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最爱你的那十年:不若初年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54:31 作者:公子序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最爱你的那十年:不若初年
最爱你的那十年:不若初年
作者:公子序一来源:晋江文学城
此篇文cp三对!主蒋文旭×贺知书!副李泽坤×程夏!出自《最爱你的那十年》!还有一对王学渣×张学霸!出自扶他柠檬茶短篇小说《学霸》!自看耽美小说以来,《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学霸》和《最爱你的那十年》就成了我的意难平,每次想起来都要难过好久。这篇文不涉及《我等你到三十五》,斯人已逝,何堪回首。不能冒犯。《最爱你的那十年》里,艾医生对知书很好,但是对不起,个人认为知书爱的是蒋文旭。所以哪怕蒋文旭再渣,我还是决定不拆他俩。毕竟,知书死时的最后一句话还念着他的蒋哥。我也知道蒋文旭配不上贺知书,但贺知书心

走出帐篷,坐在门口的穆青已经朝我一比手指,示意小少爷去了隔壁的帐篷睡。我点点头,没问他为什么一句话都不来劝,便慢吞吞地走过他身边。心想这家伙倒是聪明,知道劝人这事儿定是个体力和脑力双重折磨的活,谁都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么?可我现如今还真的没法搁下这两兄妹的事不管。路家处境本就水深火热,这关键时刻意见又出现分歧,帮哪边都不是个标本兼治的解决办法,唯独能做的就是调和矛盾,再想对策。二小姐没她哥哥那么执拗,女孩子家毕竟心思细腻,能瞧出些端倪,而小少爷这些天的不与寻常凭我这大老粗还真是没察觉到一分一毫,不禁心下惭愧。

我踱到隔壁帐篷,心下揣摩着这下进去该怎么说,却听见穆青在一边吹起口哨,我连忙朝他做了个静音的手势,小声道:“嘘,都睡下了,谁让你这时候吹口哨的!”他打了个哈哈便闭上了嘴,只听帐篷里面的小少爷不知什么缘故猛地咳嗽起来,我连忙掀起帘子进去看他发生了什么事。

没想他只是翻了个身便止住了咳嗽,面朝里躺在地上,身上兀自没有盖毯子,只身合着衣服在睡。这帐篷没像刚才那个帐篷一样点着暖炉,待久了寒气逼人,我找了一圈只找到条破旧的羊皮,似乎是打猎打来的,还能闻到阵阵陈旧的血腥味儿,但总算能凑活着用,便给小少爷盖上,自己在他背后坐了下来。小少爷察觉到了我,却还是一声不吭,假装熟睡,我坐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下去了,便开口道:“小少爷,这里忒冷了,咱回去大帐篷里睡吧,那里暖和。”

刚说完就听到他“呿”地啐了一声,裹了裹衣服,没有听我的话,头朝里独自闷睡。我继续道:“二小姐她回心转意了,说你讲的没错,咱还是不要了那龙鳞,去过那隐居的生活来得安稳。”

他根本没有中招,头回也不回,还微微地装出熟睡的样子发出鼾声。只是身子不住发抖,掩饰不了他冻得睡不着的事实。我拿他没辙,便道:“你要是不回去,我就在这里陪你睡一晚。反正咱俩一起挨冻,谁也不会欠谁。”便躺了下来,拿羊皮一角盖到自己肩上。他动了动身子,显然是知道我睡在他边上有些难受,忽地说道:“你骗我,阿花不会说这话的。”

我一看有转机,连忙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唯恐不回话他又要沉默了:“是是是,我刚才是骗你。二小姐没说这话,是我觉得你说的比较对。”

他又“呿”了一声,慢吞吞地转过头来,见我就贴在他背后说话,不禁大皱眉头道:“你想证明什么?平时在路家没见你附和过我,一说到这种事儿上就变成墙头草了么?别靠得这么近,离我远点!”

他和我说话向来辛辣无比,我平时都懒得回应他,此刻为了他和二小姐这事却不得不想办法极力调和,不禁暗暗叫苦,答道:“平时是我不对,小少爷责备的甚是。”

我这么一说,他已经伸脚朝我这儿踢过来,我连忙起身躲了开去,猜不透他是觉得我假仁假义还是畏首畏尾,于是等了一阵子不敢发话,直在那揣摩他的心思。离他这么近,那羊皮又盖在他身上,只觉得大半夜的非但不能取暖,刚才那姿势还甚是不雅,想话不投机半句多,荒山野岭的还不能睡个安稳觉,气不打一处来,不禁暗暗咒骂。

没想这时候小少爷却掀开羊皮坐起身,直盯着我道:“卫戎,你别假惺惺了。你这样怎么让人睡得着?说实话,你想劝我听阿花的话对不对?”

我被他一句话打回原形,胸口像被压了重石,只好道:“我……我哪里假惺惺了?我这还不是为了家庭和睦?我在路家就是拿钱办事,要不是二小姐说我才不会巴巴地跑过来白现殷勤!你要独来独往那是你的事,别让二小姐挂心就成,要是她的病再复发,你也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我这话虽然直接,却也出自肺腑,小少爷知道二小姐是多亏了邑云枫山寨里的药才缓解了咳嗽病,一时之间没有还嘴。我见他倒有点自知之明,于是道:“你也知道二小姐这病是怎么好的。说来邪门,这一路上路家都是靠外人逢凶化吉,说出去怕真是失了路家的脸面。”

小少爷白我一眼,忽然道:“卫戎,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家阿花?”

我万万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在那呆了半晌,他见我神色犹豫,已然心知肚明,摇了摇头,叹口气道:“你这么为阿花着想,定是要被她利用,她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不是路家的嫡亲,和我顶撞之心是万万不会根绝的了。”

我好不容易坐起身,心里有无数念头涌出来想要反驳他的话,却觉得他这话说得滴水不漏,不知从哪里开始辩驳,不禁涨红了脸道:“二小姐聪明机灵,任谁见到都会喜欢。路家也就只她一个女孩,又天生病弱,不是应该多照顾着她么?”

我越是解释,他越是觉得好笑,回我道:“你怕是被这感情冲昏了头脑,已经辨不清是非。我已经说过,龙鳞留着便是祸患,迟早一天会害死所有路家的人。既然会威胁到路家,那便让我一个人承担责任,让仇家只杀我一个人就好。你要保护阿花,那是你的事情,我只能做到和你们划清界限,把意见不合的人全都逐出家门。”

这大半夜的听到小少爷斩钉截铁地说出这一番话来,我听得背后的凉意增强了三分,不禁问道:“什么只杀你一个人就好?仇家找上门来,难道不会见人就杀?你以为你一个人能挡得了他们全部吗?”

小少爷使劲摇头,道:“你刚才听到那钟啸天说的话了么?”

“是说二小姐不是路家嫡亲的事么?”

“不,在这之前的那句。”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钟老大很含糊地说了祖辈定下过什么“盟约”,但却没有和二小姐细说,似乎因为二小姐不是路家的人而诸多避讳,于是问道:“怎么,之前路家和钟家的祖宗还定过什么劳什子的约定?”

“定过,而且要不是路家反悔了,合并了顾家,钟家也不会找上门来。我想那钟老大也不一定知道事情真相,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这……听起来挺复杂的。”

小少爷点点头道:“你要听么?听了可跟路家脱不了干系了。不过既然你要帮阿花,你也就不是路家的人了,给你讲讲也无妨。”

我想小少爷这逻辑有点儿不对头,他接下来要讲的怕是路家祖宗的惊天大秘密,怎么会让路家跑堂的知道了秘密还会气定神闲地划清界限的?想他在路家的时候就是这副自以为是的模样,倒是见怪不怪,于是沉下了气,盘腿坐起来,认真地听他讲解。

“那钟啸天口中所谓的‘盟约’,其实涉及到江湖上几个大的锻造宗派。古时候战乱多,兵马耗损严重,皇帝会聚集全国的能工巧匠进行武器的冶炼,以备不时之需。冶炼之风全国盛行,到了三国时期更是达到了顶峰,但精益之作甚少,废铜烂铁层出不穷。山矿开掘严重,资源却得不到完全地利用,当时魏文帝曹丕见状,立刻下令精简冶炼人员,将上等工匠收编皇家,次级配给县市衙门,只会磨铁挖矿的,就打发回家种地养猪。这样一来,真正挖矿的其实都是皇家的军队,而从此废止了人人采铁锻铁的风气。但是很快就流失了一大批民间高手,那些人要么是没有被国家选中而埋没的工匠,要么就是不想为国家卖命的极端人士。真正在为皇帝锻铁的,只留下了很少的一部分人。”

“那么路家祖宗就是留下来给魏文帝造龙鳞的那些人吧?”

“是的,”小少爷见我问,点了点头,“虽然回乡的人已经被勒令禁止锻铁,但因为强烈的利益驱使,民间秘密锻铁的情况还是存在。而且这种势力逐渐发展壮大,在江湖上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魏文帝死后,这些势力便联合起来形成了所谓的同盟,制定缜密的规章制度与锻铁程序,将兵器流通于各种地下的贩售渠道,甚至通过丝绸之路、海上通路运送到国外。到了南北朝时期,江湖上已经形成了十大锻造门派。路家因为曾为魏文帝锻铁,地位显赫,积累了许多财富,已然成为了名门望族。但实际上从江湖路数来讲,路家也是这十大门派的其中一员。”

我眼睛睁得老大,连忙问:“你跟我说说,这十大门派到底是哪十大。”

“按照锻造的武器种类,分八大明器与两大暗器。钟、萧、路、梁、郑、葛、易,皆为明器辈。造明器的门派中有一支非常奇怪,他不造兵器,只造防具,这就是第七世家顾家。暗器辈更神秘,至今为止只知门派,不知姓名,江湖上有称姓唐、李,也有称暗器辈早就绝迹,再无现世。十大门派为了相互利益不发生冲突,曾于京城萧家老宅定下‘盟约’,称门派之间不得相互冒犯,不得在交易中损害各自的利益,不得争夺代表各门派权力象征的世传武器;若进行争夺,并进行两家或两家以上的联合,则其他任何门派都可群起而诛之。自从定了盟约以后的几百年都相安无事,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早就不太记得祖宗当年定下的规矩,而十大门派到底还在不在经营锻造生意也是个无法证实的事情,毕竟这许多年改朝换代,经历了诸多兵荒马乱的年月,十大门派早就不如从前那样联系得紧密了。”

“那顾家呢?你不是说顾家只剩下二小姐一个人了?”我问。

“这是个意外。”小少爷皱了皱眉头,回忆道,“顾家与萧家、路家各居京城一隅,且来往频繁。顾家因为自古造防具,于生意上最无兵戈之争,经营稳当,处世淡然,因此在势力上没有任何嚣张的气焰。别派窥见顾家如此自持,纷纷打起了合并的主意,其中以地处雁瓴的易家表现最为明显。但是这种企图在盟约中实为禁忌,易家居然不顾盟约的条款要强制合并顾家,在当时那个时代,是守规矩的人眼中看来非常出格的举动。那年是民初六年,顾家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到了易家百余名身怀绝技之人的血洗。”

我听得心中一凛,想这破坏盟约之事古来王侯将相皆有之,所谓人善被人欺,这可是说书人最为中意的段子之一,指不定给添油加醋地描绘一番其中生灵涂炭的场面,于是赶紧问:“这易家破坏了盟约,不是要遭惩罚么?”

“最诡异的就在这里。因为既然知道不遵守盟约便会遭到诛连,十大门派本就不会轻易动手。会对顾家下如此重手,想必也有不得不做的道理。但是易家人向来行踪诡秘,简直比那暗器世家更为奇特,其他门派在得知血案发生后立刻开始调查此事时,易家人早就销声匿迹了。从那以后,就没有再看见易家人出现在江湖上。”

小少爷一边说着,一边因为寒冷而将羊皮裹在了身上。我越听越不对劲,问道:“可这易家图的是什么?他合并顾家,只是杀了人,能得到什么?最后落得个隐姓埋名的下场,不是白忙一场吗?”

小少爷摇摇头,苦笑道:“卫戎,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单纯。易家为何以合并顾家为开端,以隐姓埋名为结束,这当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要是当事人不说,我们便完全无法猜测得准确。”他伸出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只觉得他这会儿言谈举止一反常态,开始语重心长起来,“卫戎,易家和顾家平白无故地消失,那你觉得,钟家和路家的下场,会是正义战胜邪恶这么简单么?”

我被他这句话问得一时语塞,只觉得肩头如压重物,根本使不上力来,于是不自觉地朝肩头望去,却见他那只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还在微微地发颤,想是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不禁问道:“那这事儿,二小姐她知道么?”

小少爷叹了口气,道:“卫戎,我从来没有告诉过阿花这些事情,也没对家里人坦白过我的想法。今天晚上是第一次对你说,对你这个外人……”

他眉头皱紧,慢慢地垂下眼帘,似乎不让我看见他踌躇的表情,接着道:“我自打知道过去的那些恩怨纠葛之后就在思考解决的办法。年纪小时不懂事,净想些和阿花一样的想法,以为有了龙鳞就能万事大吉,就能把那些仇家都吓跑,但是接触的事情多了,就会慢慢觉得要摆脱那些利欲熏心、勾心斗角的人和事并不是那么简单。”他说着,猛地摇了摇头,“就算我把这些事情坦白,你们也不一定会相信我吧?只有我一个人死的话不是很好吗?反正路家最后也只会剩下我一个直系。我想要路家的人都能活得更久些,尽量离是非远些,不需要与仇家相杀,究竟是哪里做错了?如果将这种想法告诉阿花她会听我的么?”

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如果我是路家的一员,我当然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会和小少爷共赴生死这样豪迈的话来,但是我的本性并不是这样。拿钱办事是我的原则,或许小少爷早就看穿了我的本性,才会断然地说出“你不是路家的人”这样绝情的话来。或许当时听到小少爷这句话的时候,我也是因为被他截中要害,才会恼羞成怒要与他干架的吧。

可是这当口我却根本放不下脸来拍拍屁股走人,于是也只好装作担忧至极的样子,将双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用力拍了拍他道:“既然事已至此,也不用去多想以前的是是非非了。怎样想出万全之策才是最重要的吧?”

我本想说的是能够想出所有路家的人都能存活下来的方法,但是小少爷却会错了意,忽地用手掩住了低垂的脸颊,不住颤抖起来。我从来没见过小少爷露出如此心神不宁的样子,不免有些发慌,边想着该如何表达些安慰的话,边拍着他的肩膀。只听他哑着嗓子道:“不,我……我一直都很害怕……我死了,老爷、父亲,阿花,还会不会遭到追杀?那些已经成为仇家的门派,还会不会撕毁条约,对路家作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路家还有二叔和三姨他们两家人,还有我啊!”我一时激动起来,使劲摇了摇他的肩膀,大声道,“小少爷,你不把我当路家人么?虽然我功夫底子不行,做事也偷懒,总是想着拿钱办事,可是路家没有亏待过我,我对路家可是一心一意的啊!你连我也不信么?”

小少爷被我摇得抬起头来,用迷茫的眼神望了望我。

“……你?”

“二小姐说得对,这种时候就要团结起来共同对抗仇家,说什么一意孤行的话,那就是对路家人的不信任!就算你死了,仇家照样会找上门来的!那你死得岂不是太冤枉了!”

“卫戎你……”

小少爷睁大吃惊的双眼盯着我,我见他眼里布满血丝,双眼红肿,显然是忍住了没有嚎哭出来,想这小子也够坚强,换做是二小姐,早就扑到我怀里哭成一团泪人儿了,于是道:“你怎么决定那是你的事,但是我就算拼了九牛二虎之力都会把龙鳞抢回来,把你们都安全地送去二叔家!我卫戎在出路家之前就跟你们保证过了,拿了钱就一定把事情给办得妥妥帖帖,舒舒服服的!要是你再挽留一下我,指不定我哪天心情好了,就把那功夫学扎实了,一直呆在路家保护你们!”

小少爷一时之间怔住了,惊讶地望着我,忘了要抒发此时的感想,就直愣愣地坐在地上像一尊佛像似地。我以为哪儿的话吓着他了,于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问道:“喂,你没事吧?”

我刚拍他的脸,他忽然“唰”地抽出手掌来,朝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我没防备他这一手,脑袋上、脸上和肩膀全被他用拳头甩了个遍,顿时眼冒金星,好不疼痛。这样还不够,当我吃痛睁不开眼的时候,他似乎甩了羊皮站起来,用脚死命踹我胸口和腹部,一边踹一边恶狠狠地说:“原来如此!拿钱办事是吧?打算这趟儿办完就跟路家一刀两段?我想你这几天怎么就这么卖命呢,打杂的都快赶上打铁的了!好一个兵临城下的卫戎!我算是知道你这混蛋的本性了!现在立马就弄死你!”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睁开眼睛了,肚子上吃痛,心里却越来越觉得好笑,见他涨红了脸气急败坏地伸脚踢我,这时候却痛到压根麻木了,也没还手,就躺地上任由他踹。想想小少爷这反应有趣得紧,明显是不想让我送完这程就离开路家,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你,你笑什么!我弄死你!”

他见我躺地上没有还手,踹得累了,压我身上掐住我脖子。我一看不妙,他这是真在气头上,怕是有把我掐死的念头,连忙一个翻身抓住他手腕,将他扑倒在地上。我手上虽然没使力气,对付小少爷也绰绰有余,他被我压倒就大骂起来,直骂得让我捂住了他嘴巴。

“卫戎你、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最好是能自我了断,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省得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我哈哈笑笑,道:“你这是激将法么?我不保护你也要保护二小姐,我偏不走,我偏要在你眼前转悠,让你难受得要死要活!”

“唔唔唔唔唔……!”

他被我捂着嘴巴,难以发出像样的声音,我便更加得意起来,说道:“你都打不过我,还说什么承担起路家赴死的责任?你有能力保护路家人么?你脑袋好,书读得多,怎么不学学孙子孔明用计谋取胜?偏要自己去撞枪口,这和自寻短见有什么区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铠甲勇士刑天之飞影传说上册在线阅读第9节

    --------------小树林---------------日本某地的一片树林里,也就是梵顿星人将要降落的地点。五人坐着凤凰号来到了此地。“到时间了。”哲平拿出记忆显示仪看了下时间说道。身后突然传来声响。龙和贞治迅速转身掏出枪,警戒着。未来和梦羽只是把手放到枪套上,并没有拿出。梵顿星人,在宇宙中

  • 太初传之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卧槽!来不及细细打量孟吴克,周陆连忙望向10号位,顿时一个微笑袭入周陆的心头。这微笑像是一缕阳光照入心房,周陆顿时感觉整个心窝都是暖暖的,所有的慌张与悲愤都化为了乌有。【木吉的微笑:大幅度恢复理智值,并受到一个持续激励BUFF。】看到左上角出现了一个图标,周陆才反应过来,原来如此,这特么是奶妈呀,还

  • 皇帝陛下的小祖宗在线阅读第4章

    挂了电话,我以每小时80Km的速度狂奔到10号楼,心情过于激动,昨天学姐刚给我说无论怎么样都要竞选上班长,结果今天我就成功竞选了,所以必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学姐,激动的时刻一定要和学姐分享。嗨,学姐!有狼追你啊?没有啊!那你跑那么快干嘛?哦,我这不是怕你等着急了吗?所以就走的快了点!你是走的快啊?我看

  • 穿成猫咪后我和影帝锁了在线阅读第10节

    “其实这也没什么,主要是在称呼上有些麻烦。”星翼首先反应过来,似在思考着什么。“嘿嘿,要不,就叫我小三妹,叫芮姐大三妹吧。当然,叫姐姐的也一样。”其实这本身就是云夜自己的主意,只是由云月落实罢了。“暂时就这样吧,其实平时基本上都是叫各自的名字,很少用到具体的数字称呼。”云月倒是不太在意。不过,云月转

  • 穿错身之哥布林怒火!求鲜花,求评价票!

    此刻。江宇抬起头来,眼睛里闪动着坚定,像是一个刚刚觉醒的幼兽。他独自猎杀了一只怪物!一脚将哥布林的尸体踢开。江宇耸耸肩,微微一痛,是刚才用力太过了。他没说话,弯腰捡起了哥布林的钉棒。【武器名称】棒槌武器品质:白色品质攻击力:0—9特殊效果:击打头部有可能造成晕眩。【备注】一个机智的哥布林在上面钉上了

  • 白月光精忠报国[快穿]之每天保底四更以及加更规则(必看!)(5)

    本书每天保底四更,更新时间:第一章:早上七点半左右。第二章:中午十一点半左右。第三章:晚上六点左右。第四章:晚上八点左右。另附加更方式:1、当日鲜花2000朵(加更一章!)2、当日评价票500张(加更一章!)3、单次打赏2000点(加更一章!)4、当天打赏人数超过三人,哪怕分别打赏1块钱(加更一章!

  • 黑化女配惹不起(穿书)游乐场摩天轮上的甜蜜告白之珺瑶【已修改】

    星期六,已经到来,我们的懒chuang小公主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和周公约会,皓站在门外,轻轻地敲门,见里面没动静,便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见珺瑶留着口水,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身为杀手的珺瑶马上就听见了,并且也听出来这是皓的声音了,珺瑶本想睁开眼睛,又不知道皓要干什么就干脆闭上眼睛装睡。皓一脸溺爱

  • 娘三国第6章在线阅读

    发现了这个暗室,我自然是异常的高兴,于是赶紧将墙上的万年灯取下一盏,慢慢地丢下暗室,万年灯在空中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掉在地上,弹了几下,洒出一些灯油,但是火焰只是微微颤动一下,并没有熄灭,下面的空气应该不成问题,于是我双手撑着棺材的边缘,一个纵身,跳了下去。我点燃火把,想看清楚这个密室的情况,刘安处

  • 尘缘落满一片天(快穿)我可以喜欢你吗

    出了火锅店以后,两个人不紧不慢的走着。似乎都想和对方多呆一会。夜慢慢深了,天上的星星也冒出了几颗,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柠儿大概是喝得有点微醺。走路一颠一颤的,顾城赶紧过来扶住她。喝了一杯啤酒而已,没想到她这么不胜酒力,下次怎么也不能再让她喝酒了。不知道她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到宿舍。顾城只好拦腰把

  • 煌城在线阅读第五节

    “你说的情花,在我心中种发芽,每一分一秒,多想你在我的身旁。听这旋律。。。。。”(雨汐:宝贝们,这首歌叫情花,挺好听的)一个好听的铃声想起:“喂”雨儿冷冷的接了电话,对面的人不免一惊,然而为了正事就反应过来了“宝贝,是我,是这样的,今晚呢你爹地叫你参加一个舞会。。”雨母还是温柔的说道雨儿这才知道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