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正者为攻,副者受布局

2022/6/23 22:43:06 作者:子罗衣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者为攻,副者受
正者为攻,副者受
作者:子罗衣来源:晋江文学城
*短篇校园小甜饼。郑谦波是个暗恋同事不敢说的傲娇,打算就这样默默喜欢友好相处共事,结果听说他要结婚了……

北凌 流夜城 宫门外

两名黑色盔甲的兵士拦住了一名紫袍男子。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宫门。还不快滚开”兵士粗暴的嚷道。

“我要面见凌侯。”男子不卑不亢。

“就你,一副穷酸样也想见我们侯爷。赶紧走,不然对你不客气了。”兵士相顾大笑。

“你们在这嚷嚷什么呢”一名身着银色精细花纹铠甲,身姿曼妙,长发漆黑如墨,美丽绝艳的女子走了过来。她神情孤傲,气质清冷,让人望而生畏。她乃北凌郡主萧韵。

“郡主,他想见侯爷。”兵士低头行礼。

“你见我父侯做什么。”女子目光凌厉。

“闻听凌侯正在招贤纳士,故此特来相投。”

“我北凌向来尚武,你一个书生有何才干,值得我父侯招揽。”女子嘴角微扬。

“既然你们北凌看不起书生,那在下便告辞了。”男子转身就要走。

“别啊,怎么说走就走啊。”女子嘟嘟嘴,“我带你去见我父侯总行了吧。”

“敢问先生尊姓大名。”王宫大殿内,凌侯萧长鸾居于首位,两旁坐着文臣武将。萧长鸾年约四十岁上下。身材伟岸,脸庞棱角分明。一身华丽锦袍,金冠玉带,锦袍镶着华丽的金边,针线细致,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飞龙图案,目光炯炯,气势凌人。

“在下卓舒亦,见过凌侯。”

萧长鸾注意到了他腰间的玉佩,“先生是天极阁弟子?”

卓舒亦点点头,萧长鸾神色肃然,“那先生与绘星圣手叶冉矜是何关系。”

“正是家师。”

萧长鸾有些激动,“先生当真肯为我北凌效力。”

“凌侯若肯容纳,愿效犬马之劳。”

萧长鸾喜出望外,“好,今日得卓先生辅佐,必能使我北凌国富兵强,雄起于天下。诸位敬卓先生一杯。”众臣纷纷举杯称贺。

“我北凌土地贫瘠,民生凋敝,历来被中原其他诸侯所轻,我欲扬威于诸侯,先生有何良策。”萧长鸾道。

“如今大昭国势衰微,皇权不振。天下五大诸侯,东尧,西崇,南黎,玄虞皆有窥视神器之野心,只是心存忌惮,所以不敢妄动。北凌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而且应当先发制人,做这个乱世的开局者。”卓舒亦道。

“还请先生明示。”

卓舒亦慢慢走到殿内的地图前,“北凌崛要迈出的第一步便是--攻灭玄虞。”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群臣一片喧哗。萧长鸾也露出惊疑的神色。

“玄虞乃是大昭太祖所封王爵之国,天下公认的诸侯之主。灭玄虞,真是天大的笑话。”一名文臣道。

“不错,玄虞的确是诸侯之主。但其未有寸功,却安居中原,坐拥繁华之地。而北凌世代为大昭镇守北境,抵御戎族,流了多少血,却只能在这塞北苦寒之地,连爵位也只不过是侯爵。何等的不公。”卓舒亦道。

“说的对啊,太不公平了。”群臣纷纷响应。

“可玄虞毕竟是诸侯之主,有号令天下诸侯之权。轻易攻灭,必会成为众矢之的。何况,我们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未免太冒险了吧。”萧韵道。

“韵儿所言正是孤之所虑。”萧长鸾赞许道。“先生有何高见。”

“玄虞虽富裕,但安逸久了,军队战力大大下降,且朝堂之上,主昏臣庸,我已有计策可以保证一击必胜。只不过,需要静待良机,但不会太久的。”卓舒亦胸有成竹。

“先生真乃天下奇才也。”萧长鸾啧啧称道。“你说玄虞主昏臣庸的确不假,不过玄虞世子洛寒澈却不可小觑。”

“洛寒澈。”卓舒亦沉吟道。“此人我略有耳闻,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并未见其有何过人之处。”

“先生莫要小瞧了他,他虽年少却有胆有识,聪慧过人。孤曾闻“龙凤双星汇聚,天下太平可期。这龙星或许说的便是他吧。”

萧长鸾望向远处。“孤有一种预感,这个少年将会成为我一生的劲敌。”

玄虞 浣月城

城北的常乐巷乃是玄虞最热闹的街市。街道两旁店肆林立。澹澹流水从玉带般的桥下穿过。绚烂的阳光洒在艳丽的飞檐楼阁,绿瓦红墙之间,朦胧而有诗意。商铺招牌旗帜迎风飘扬,车马粼粼而来,行人川流不息。酒客们畅饮流连的欢声笑语参杂着悦耳的丝竹琴音,卷起一片烟尘。花枝招展的乐坊歌女妩媚可人,娇颜上犹带着几丝尚未褪去的酒意。

妙音坊在众多乐坊之中并不显眼,但宾客盈门络绎不绝。除了因为里面的姑娘们个个堪称绝色,能歌善舞外,更是为了一睹号称玄虞第一美人的坊主风姿,但坊主向来不喜抛头露面,难得一见。不过越是这样,却更引人无限遐想。

“姑娘长得这般水灵,曲子又唱得好。真是人间极品,不如今晚陪公子我共度良宵啊。”一名身着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的纨绔子弟邪笑着道。

他站在一名怀抱琵琶的女子跟前。那女子是妙音坊中女子,名叫紫绡。一袭浅紫色绣花长袍,外罩粉色半透明纱衣。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楚楚可怜。

“妙音坊并非烟花之地,还请公子自重。”紫绡道。

“哈哈”那恶少猥琐的笑道。“用不着装,你不用担心,我钱多的是,只要伺候好小爷,你要多少有多少。”

恶少伸手便要搂紫绡,紫绡急忙躲开,那恶少扑了个空,但仍追着她不放。

周围人知道那恶少有背景不好惹,无人敢上前相助。

恶少再一次扑向紫绡,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这位公子,既然人家姑娘不情愿,你又何必强求呢。”

一名身着月牙白锦袍的男子悠然自若道。他身形挺拔,如芝兰玉树。墨染般的发丝随意束起,腰间朱红玉质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显得尊贵雅致。步履轻缓,衣袂仿佛无风自动,眉宇之间神采飞扬。他正是玄虞世子洛寒澈。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坏小爷的好事。”那恶少恶狠狠道。

“我不算什么,不过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光天化日之下非礼良家妇女,与禽兽有何分别。”洛寒澈淡淡道。

“我看你是找死。”恶少气急败坏,回过头对下人道。“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一群家丁将洛寒澈围了起来,他身姿轻盈矫健,家丁们近他不得,反而被打倒在地。

恶少掏出一把飞刀,想要暗算洛寒澈。还未及出手便被一把折扇击倒。

“我妙音坊岂是你们这些下作之人撒野之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身着橙红色长袭委地纱裙,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狐狸绒毛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她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挽成坠月髻。一双星光水眸灿然,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风姿绰约,身段玲珑有致。别有一番独特韵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最强仙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墨君卿似乎察觉到了白九灵的目光,于是朝白九灵看去。二人四目相对,突然二人皆感觉心中有什么被触动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涌入心中,心跳开始加快,温度开始上升……此时在不知不觉中白九灵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抹红晕,白九灵的注视着墨君卿的眼睛捂着心在心中说道:我…我怎是怎么了,为何我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在此

  • 随身仙田空间之逆袭!圣痕觉醒!

    “这人不正常吧,我刚刚只是拒绝战斗而已啊,他怎么就气成这样?这是要拼命啊!”看着不断拿枪刺向自己,阴沉着脸的齐格索伦,欧文一边拼命后退防守,一边无奈的叹道。两人不断的战斗,一条条水龙和无数冰刃冲撞在一起,化为湖水,搅起了滔天巨浪。齐格索伦伸手凝聚魔力,发动圣痕。在湖泊中央聚起了一个巨大的水龙卷,天空

  • 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危机四伏

    破旧的茅草屋中。“喂……梦儿,醒儿,不要乱跑,小心一点。”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在破茅草屋门槛上面坐着,布满老茧的手,颤颤巍巍的剥着毛豆,一双浑浊的眼眸中满是慈祥的爱意。这个老婆婆正是当年的那个老妇人。老头子因为身体不太好,早在前些年就离开人世了。老婆婆一人带着两个调皮的小家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

  • 天剑之绝世红颜威胁(1)

    今天的大好天气带动着我的好情绪,我就是个容易受天气影响的人!=^o^=看着坐在座位上的黄娜,她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身子正倚靠在座位上,一头让人羡慕的长发垂在肩上,看的出她的头发是用心保养的。黄娜很漂亮哦!她也和今竣一样的厌倦家族的包办婚姻吧。一想起她和今竣是那样的关系,我不能像昨天那样反应过激,其实黄娜

  • 诸葛大力和Rose会武功之又见三个月(6)

    距离风杰突破已经三个月了,风杰一个人呆在这个无名岛也已经有一整年的时间了,在这一整年里,风杰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最明显的就是身高了,在风杰刚来到海贼王的世界里的时候,他也就一米都不到,真真正正的是个五岁小孩的身高,现在,任何人看了都不会说风杰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他现在可以算是十一岁左右小孩的个子了,

  • 修仙是一件非常非幸福的事第4章在线阅读

    禹夏皇朝每年都会选进新一届的宫女,同时也会有不少宫女出宫。往年都是五月初择选,而今年选进新宫女的时间因着册封皇后推迟了两个月,所以云清浅才有了进宫的机会。七月初,夜,皇宫专属的驿站里。“主上,您真要进宫?”卿城换下平时的青色长裙,一身夜行服。云清浅揉揉额角,“还能有别的办法吗?三十三个二等高手都在禹

  • 元神出窍之三更令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哦。”欣琳影淡淡的说。反正也不关她事。这时从屋子里出来一个人,他看见莫浉辛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走过来朝着莫浉辛行礼,“郡公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没事,这也是临时匆忙,没来得及告知,都水监你不会怪罪是吧?”莫浉辛说。欣琳影看着两人的互动一脸鄙视,说话拐弯抹角的,直爽点不是

  • 神医掐指一算之贵人相救

    “你……你去死吧!”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还是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尹静迅速的拿起身旁的一个脸盆,用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当”的一声,百分百的砸中红心——黑衣人的脸上。“啊。。”黑衣人鬼叫一声,松开了掐着思媛的那只手,思媛失去重心的跌倒在地上。仿佛得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快断气的咽喉正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差

  • 神医的冒牌新娘第9章在线阅读

    她吸了一口冷空气,顾不了那么多了,飞快地跑开。融化的雪水淌在路上,一脚脚踩下去,溅得她满裤角都湿漉漉的……她在逃避,在逃避的过程中却又不断地劝告自己:没有错,这件事请谁都没有错……妈妈幸福了,她也终于有爸爸了,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哥哥,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家庭……可是,为什么得不到别人的祝福呢?雪花,

  • 重仙劫之神秘女人

    公元2011年2月1日,在内蒙古一个叫“满城”的地方。一个女人,她每天早上十点醒来,上网上到下午3点左右,便自己打车去酒店,要么是一个男子过来接她去酒店,亦或是她自己开车去酒店。她在过年前发了一条说说:“是谁发明的过年,能不能不过年?”今天是她家家族聚餐,地点便是这家叫“满倾天下”的酒店。还没进门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