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生死狼人杀在线阅读第3章

2022/6/23 22:06:26 作者:友赞筹梦中庸 来源:17K小说网
生死狼人杀
生死狼人杀
作者:友赞筹梦中庸来源:17K小说网
水平有限,但敢创新,此书属于烧脑游戏类,生死局中求生,像无限流。文笔佳,故事烧脑,看够了小白文,可以费点劲看我这个新书占且孕晾梦中庸超高智商且有内涵群569646758

天南参长于凤凰山,却只在传闻中出现过,萧浩明见她此般言之灼灼,还以为她又在强言诡辩。

“好,那我就给你七日,若是带不回天南参,我就亲手杀了你这不孝女!”

“七日?这莫不是闯了祸就逃?然儿可是萧府的嫡子,容你如此儿戏?”

杨氏夸张的用帕子捂着嘴,好似多么担心萧然一般。

“这个,就不劳烦姨娘费心了。”

一句姨娘气的杨氏脸色通红,她嗓音陡然升高,“一个闺阁女子就敢这么说,莫不是外面有……”

躺在床上的萧然被惊的一个瑟缩,萧浩明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呵斥一声。

杨氏还想添油加醋,看他这个态度,只得讪讪的闭嘴,杨敷衍行了个礼退下。

她一双眼眸闪过一丝恶毒,给一旁的小厮使了个眼色。

这些,萧挽歌全收入眼底,她不动声色,转身抚摸着萧然的头,“然儿,别怕,姐姐这次一定把救你的药带回来,等你病好了,我就带你逃离这里。”

萧然点点头,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萧挽歌帮他掖好被子,暗下决心,原主将命给了她,她一定会替她照顾好萧然,立起医女的名号。

萧浩明负手而立,“为父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但你既已经夸下海口,就最好别再胡来!”

“这是然儿的命,我自会小心。爹爹我此去凤凰山路途艰险,所需准备东西不少,还希望爹爹可以帮我!”

“这自然不缺,府中没人会难为你。”萧挽歌点点头,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足足两天,萧挽歌才凑齐所需的东西。

凤凰山满是毒物瘴气,她偷拿了些萧家宝库里的草药,炼好了药丸,才踏出府邸。

对于杨氏的那些小动作,她只假装看不见。

凤凰山地势险要,奇峰怪石遍地皆是,萧挽歌方踏入其中就感觉到了满山的灵气,毒障却也层层环绕。

她含了一粒自制的解药,快走两步直接冲入毒障中,越往内越是寂寥可怖,几具黑衣人的身子横在四周,看血迹像是刚死没多久。

萧挽歌警惕的掏出腰间的佩刀,一阵利器穿林声猛地在耳边响起,她连忙侧身避开,一抬头便瞧见了立于竹上的银面男子。

怎么又是他。

“不想死就出去。”男子语气又冷又拽,萧挽歌看了一眼他淡白的唇色,知他已经中毒,只是靠着内力硬撑。

她丢出一颗药丸,“这一枚解药是谢你当日落水救命之恩,今日山中之物,你我各凭本事。”

他接过药,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今日进山寻宝本是秘密行动,萧家最无用的棋子却恰恰出现在此处。

凤凰山的毒瘴是有名的凶险,几百年来无人化解,这女人敢独自进入,她有什么依仗?

想到此处,楚沐风眸中深了几分。

萧挽歌也不管他,径直朝植物向阳面而去。

她才走了一炷香,就听见背后一阵山摇地动声,她猛的回头,见那白衣男子正朝自己快速奔来,他背后跟着一头巨大的蟒蛇。

萧挽歌心里想要骂娘了,这男人在搞什么?

“我靠!别过来啊,往那边跑!”

楚沐风快速飞身两步,接着石头的力道往上跃去,蟒蛇见目标不在,只好转移了对象,它凝视着萧挽歌,蛇信子处似乎有液体流出。

“靠!”萧挽歌低骂一声,原主没武功,她就算是跆拳道金带也不可能飞天入地啊。

蟒蛇猛的扑来,萧挽歌掏出怀里的匕首一把划在它的七寸处,蟒蛇吃痛一个摆尾将她摔打在一旁的巨石上。

灰烟四起,萧挽歌半咳着后退几步,眼看蟒蛇越发的身影,直接把袖中的包好的鸢尾花打开朝银面男子扔去。

鸢尾花香气异常,最吸引动物,蟒蛇猛的扑上去,楚沐风一手捧着花,脚步快移,直接一跃而上,一剑打入蟒蛇背背部,与此同时,萧挽歌快速起身,将匕首射进了蟒蛇的咽喉处,蟒蛇挣扎几番,跌落下来。

楚沐风自蛇背跃下,一剑指住萧挽歌,“这是什么花?”

“哼,要你命的花!”萧挽歌冷哼一声,一脚招呼上去,却被他扣住脚腕死死的摔在了蛇背上,血腥味混合着粘稠感显些让她呕吐出来。

银面男子微微皱眉,“你想杀我?”

萧挽歌忍住想爆粗口的心思,“你把那蟒蛇往我这引,分明就是想致我于死地,你还好意思说我?”

楚沐风收起长剑,简洁明了,“报恩。”

报恩?什么鬼?萧挽歌僵硬的转过头,看着那血肉模糊的大蛇。

“你以为我想要这条大蛇?”

楚沐风挑挑眉,“这蟒蛇浑身都是宝,我刚刚又救了你一命,你记得报恩。”

楚沐风打量着眼前的萧挽歌,他一向行事小心,更是习惯掌控一切。这个突如其来的废物萧家大小姐一次次的出乎他意料,这引来蟒蛇,是要探她的底。

“我救你大爷!你…”萧挽歌直起身正想大骂,地面却猛的撕破开,底下金光大作,她一把抓起地上的匕首,一脚将那银面男子踹进金光里。

楚沐风借着石壁间的块石飞快跃下,腰间却猛的被人踩了一脚,萧挽歌将匕首猛的扎碎底下的踏石,借着他的身体快速朝一旁的安全处跳去,楚沐风没有踏石,被飞身下来的大石砸偏了阵脚,几个转息才爬了出来,白衣早已灰成一片。

他脸色黑如墨汁,握紧双手,关节咔咔作响,“你找死…”

萧挽歌握紧匕首站在一旁,冷哼一声,“不不不,我这也是报恩,你看这金光大作肯定有不少宝贝,你应该多谢我才是。”

楚沐风眸底复杂,他从前略略见过萧挽歌两面,也听说过萧家嫡女愚笨的名声。可如今看来,萧挽歌医术了得,且极为狡黠,半分没有先前上不得台面的样子。

这个女人,若先前十几年都是装疯卖傻,心机不可谓不深沉。而且刚才吃下她给的那颗小小药丸,明显感觉体内毒素减少。

看她轻车熟路的样子,莫不是知道这山里的路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最强仙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墨君卿似乎察觉到了白九灵的目光,于是朝白九灵看去。二人四目相对,突然二人皆感觉心中有什么被触动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涌入心中,心跳开始加快,温度开始上升……此时在不知不觉中白九灵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抹红晕,白九灵的注视着墨君卿的眼睛捂着心在心中说道:我…我怎是怎么了,为何我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在此

  • 随身仙田空间之逆袭!圣痕觉醒!

    “这人不正常吧,我刚刚只是拒绝战斗而已啊,他怎么就气成这样?这是要拼命啊!”看着不断拿枪刺向自己,阴沉着脸的齐格索伦,欧文一边拼命后退防守,一边无奈的叹道。两人不断的战斗,一条条水龙和无数冰刃冲撞在一起,化为湖水,搅起了滔天巨浪。齐格索伦伸手凝聚魔力,发动圣痕。在湖泊中央聚起了一个巨大的水龙卷,天空

  • 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危机四伏

    破旧的茅草屋中。“喂……梦儿,醒儿,不要乱跑,小心一点。”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在破茅草屋门槛上面坐着,布满老茧的手,颤颤巍巍的剥着毛豆,一双浑浊的眼眸中满是慈祥的爱意。这个老婆婆正是当年的那个老妇人。老头子因为身体不太好,早在前些年就离开人世了。老婆婆一人带着两个调皮的小家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

  • 天剑之绝世红颜威胁(1)

    今天的大好天气带动着我的好情绪,我就是个容易受天气影响的人!=^o^=看着坐在座位上的黄娜,她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身子正倚靠在座位上,一头让人羡慕的长发垂在肩上,看的出她的头发是用心保养的。黄娜很漂亮哦!她也和今竣一样的厌倦家族的包办婚姻吧。一想起她和今竣是那样的关系,我不能像昨天那样反应过激,其实黄娜

  • 诸葛大力和Rose会武功之又见三个月(6)

    距离风杰突破已经三个月了,风杰一个人呆在这个无名岛也已经有一整年的时间了,在这一整年里,风杰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最明显的就是身高了,在风杰刚来到海贼王的世界里的时候,他也就一米都不到,真真正正的是个五岁小孩的身高,现在,任何人看了都不会说风杰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他现在可以算是十一岁左右小孩的个子了,

  • 修仙是一件非常非幸福的事第4章在线阅读

    禹夏皇朝每年都会选进新一届的宫女,同时也会有不少宫女出宫。往年都是五月初择选,而今年选进新宫女的时间因着册封皇后推迟了两个月,所以云清浅才有了进宫的机会。七月初,夜,皇宫专属的驿站里。“主上,您真要进宫?”卿城换下平时的青色长裙,一身夜行服。云清浅揉揉额角,“还能有别的办法吗?三十三个二等高手都在禹

  • 元神出窍之三更令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哦。”欣琳影淡淡的说。反正也不关她事。这时从屋子里出来一个人,他看见莫浉辛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走过来朝着莫浉辛行礼,“郡公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没事,这也是临时匆忙,没来得及告知,都水监你不会怪罪是吧?”莫浉辛说。欣琳影看着两人的互动一脸鄙视,说话拐弯抹角的,直爽点不是

  • 神医掐指一算之贵人相救

    “你……你去死吧!”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还是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尹静迅速的拿起身旁的一个脸盆,用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当”的一声,百分百的砸中红心——黑衣人的脸上。“啊。。”黑衣人鬼叫一声,松开了掐着思媛的那只手,思媛失去重心的跌倒在地上。仿佛得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快断气的咽喉正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差

  • 神医的冒牌新娘第9章在线阅读

    她吸了一口冷空气,顾不了那么多了,飞快地跑开。融化的雪水淌在路上,一脚脚踩下去,溅得她满裤角都湿漉漉的……她在逃避,在逃避的过程中却又不断地劝告自己:没有错,这件事请谁都没有错……妈妈幸福了,她也终于有爸爸了,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哥哥,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家庭……可是,为什么得不到别人的祝福呢?雪花,

  • 重仙劫之神秘女人

    公元2011年2月1日,在内蒙古一个叫“满城”的地方。一个女人,她每天早上十点醒来,上网上到下午3点左右,便自己打车去酒店,要么是一个男子过来接她去酒店,亦或是她自己开车去酒店。她在过年前发了一条说说:“是谁发明的过年,能不能不过年?”今天是她家家族聚餐,地点便是这家叫“满倾天下”的酒店。还没进门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