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一念化苍穹现

2022/6/23 21:47:10 作者:越青岚 来源:17K小说网
一念化苍穹
一念化苍穹
作者:越青岚来源:17K小说网
我若成仙,定要让诛天万域、六合八荒皆尽臣服于我。*********************欢迎各位书友,在阅读本文之后,能在闲暇之时,到本文的书友群去逛一逛。群号:387274808

是夜,有些许冰凉。

街上冷冷清清,安安静静。

芙蕖照例多添了一件衣服,济南道长还是老样子。待到戌时便一同出了客栈。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如何行动,早已商量好了。

芙蕖一路走到昨夜跟济南道长待过的地方,轻巧地飞到白卿卿闺房窗前的一棵树上。

一个小石头打响了白卿卿的窗户。

“谁?”柔柔的声音传了出了。

“是我。”芙蕖没有变声,很直白。

“芙妹妹不走正门,那么晚还来拜访,有何事?”白卿卿没有开窗户,冷冷问到。

“我跟师父要走了,准备把那首诗给你,你是要还是不要?”芙蕖笑着问到。

白卿卿一时间沉默了,她不相信芙蕖那么好心,夜晚找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不要的话,我便扔了啊。”芙蕖威胁着。

“别。”白卿卿连忙开窗,看着树上的芙蕖还惊了一下,那么高,也不知道她如何上来的。

“把诗给我吧。”白卿卿向芙蕖伸出手。

趁白卿卿没反应过来,芙蕖一把抓住白卿卿细嫩的手,将她拖出窗外。

“啊……唔唔。”白卿卿想叫,却被芙蕖点住哑穴。

飞身,带着白卿卿落到地上。

白卿卿惊恐的看着芙蕖和济南道长。这两位是什么人?小女孩力气那么大,还能飞!

“白小姐,还请麻烦跟我们走一趟了。”济南道长给白卿卿贴了一张符,行动将受他控制。

芙蕖和济南道长走在前面,白卿卿不受自己控制的跟在他们身后。

没多久,他们三人便停在了曲青家的桃树下。

白卿卿看见那颗桃树,惊讶地盯着济南道长和芙蕖。

也没有说什么废话,芙蕖直接拿出一把小刀,划开树皮,看见里面流出鲜艳的血。

白卿卿惊呆了,她知道桃树怪异,却不知道桃树会流血。

“曲青,我知道你跟桃树有联系,识相就现身,毕竟白卿卿在我们手上。”芙蕖冲着桃树喊道。

可是却没有任何回应,就像芙蕖在自言自语一般。

芙蕖给了济南道长一个眼色,让他控制白卿卿走到自己面前。

“她可不是,我可不会心软。”芙蕖邪魅地勾起嘴角,拿刀子削了白卿卿一缕青丝。

白卿卿惊恐地想叫出声,奈何发不出任何声音。

青丝落地的瞬间,狂风骤起。

桃树在发出颤抖的声音,仿佛很愤怒。那些花瓣也由红夹黑全部变成了黑色。

白卿卿不停地摇着头,她希望曲青看见,希望曲青不要出现。

一道由黑色桃花瓣组成的旋风,由远及近,停到白卿卿的身边。

芙蕖和济南道长连忙与他们拉开距离,暗测对方的实力。

旋风退去,出现一个拉着白卿卿手的男子,扯去了她身上的符咒,解开了哑穴。

“你们到底想干嘛?”

只听见一身蓝色锦袍,那如丝缎般的墨发却用一根桃枝做的发冠随意束起,俊秀的脸庞带着清冷的眼神,嘴唇微薄也毫无血色的男子质问道。

这便是曲青了。

看着像一名教书先生,看着又不像。

但是他身上的魔性很重,这是毋庸置疑的。

“崭妖除魔,替天行道。”这是师父常说话,经典台词。虽然芙蕖经常嗤之以鼻,但不失为是一个好回答。

“哦?这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曲青一点也不感到惊讶,他不会认为这两个人是来帮他的,或者找他闲聊了。毕竟那么多臭道士想消灭他,他也不会客气。

“不,不要。”白卿卿拦在曲青前面,双眼已经微红。

“卿儿,你走开,他们已经知晓我们的秘密,必须除掉!”曲青小心地拉着白卿卿的手,很怕伤害到她。

“阿青,不要再犯错了。”白卿卿知道曲青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昨夜去找曲青,询问一切,曲青也跟她坦白了。

“不行,还差一点,我们就能成功了,现在谁也不能阻止。”曲青不会放弃,现在只要融合完,他就能救活白卿卿了。

芙蕖和济南道长在一旁默默的,没有搭话,就静静地看着他俩一言一语,无形之中吃了不少狗粮。

成功?曲青在做什么大事??

“喂,曲青,请问你想怎么除掉我们呀?”芙蕖好笑的盯着曲青。看来是第一次入魔啊,都没有什么悟性。

“你们放心,就关你们几日,只要你们乖乖的,便不会危害你们性命。”曲青解释。

他已经罪孽深重,不会再害他人性命,但挡他者,也只有死。

“哈哈哈。”芙蕖毫不顾忌地笑了起来。难道他就没发现自己已经被师父控制住了吗?还一直大言不惭。

“你就没发现自己的变化?”济南道长忍不住问出声。

这孩子是不是傻?

如果不是真的能感受到自己现在能控制一股魔力,他都要怀疑,自己的咒术是不是失效了。

“嗯?”曲青一时摸不着头脑。他刚从城隍爷入魔没多久,也不能很好的掌控自己的魔力。

“阿青,你有没有事?”白卿卿紧张地询问。

“没事,只是不能使用魔力了。”曲青检查了自己身体,没有不适,只是魔力使不出,像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

想来是中了符咒吧!

在他心急地为卿儿私下符咒时,被这个老道中上的。

怪他太年轻了……

“大哥,你刚入魔没多久吧?新手?”芙蕖真的想放声大笑。这怕是最复杂的事情,也是最简单的魔了。

曲青汗颜,刚刚的话好像在打脸,让他的脸有些胀红。

他本就是一届书生,只是单纯教书,根本没有什么弯弯绕绕。哪怕做城隍爷的时候,也只需要简简单单的吸收一下百姓的愿力与香火,只是入了魔后,便不能控制好这些魔力。

“看样子是。刚刚的话,就当没听见啦,你们两个就乖乖跟我们走吧。”芙蕖望着济南道长,风头出太多,得给师父留点。

济南道长看着芙蕖无奈地摇摇头。

臭徒弟,脏活累活他来干,风头她来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十年梦之天下将倾在线阅读第2节

    就在大伟猜测这个中年男子身份的时候,一个青春靓丽又十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中年男人的背后。那张以前在他面前从来都不怎么化妆的脸蛋,现在画上了淡妆,原本清纯无比的样子在略加修饰以后,看起来更加精致了几分,不过也让清纯的气息少了几分。这位中年成功男身后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刘大伟的女朋友张小甜,现在称之为

  • 综 今天的纲吉依旧毫无求生欲恶毒的王后

    大灰狼看着臭美的杰克,恶心的说道:“哎哎哎,别臭美了,你还是想想办法救我出去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全靠我的那点工资呢!”作者:让我们把镜头调回2天前:杰克:“大灰狼你是不是没对象呀!”大灰狼羞涩的说:“你咋知道,人家才18,还小呢……”杰克吐着说:“略略略,你的工作证写着你都狼龄30了……”大灰狼又

  • 心理咨询手记第十章在线阅读

    11游乐园安小雅想起刚刚自己刚要上海盗船时,沈熙对自己说:“过会害怕就喊出来,就当做是发泄自己的心情。”然后自己就真的叫的“惨痛心诀”啊。想想就觉得好笑。“我们过会去玩什么?”自己渐渐的放开了,脸上的微笑也变多了。“恩,我们在去玩一个刺激的怎么样?不过玩这些你的哮喘不会复发把?”“你看我刚刚不也没事

  • 三道极功在线阅读第七章

    传音入密我对宇辉和查理说:我刚才管我叫婷姐姐的时候,我对他有种熟悉感宇辉:不会吧查理:我也有点熟悉的感觉我:哎,算了,我看他还蛮可爱的传音入蜜结束裘儿跑过来:king,尝尝我做的饼干吧我:裘儿,你还会做饼干啊裘儿:是啊,你快尝尝吧我笑着:好啊。。。。。。。。。。。。额,很好吃裘儿:宇辉,查理,军,燊

  • 踏破亘古第六章在线阅读

    “如果你早如此想就……好了!何必白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不过……他爱上的女人是谁我们一定得查出来,看我不去揪光她的头发,那个该死的死狐狸精,臭不要脸的小三……”文小雪凶狠的挥了挥拳头,打算将那个勾\引骆晚风的揪出来狠狠的收拾一顿。虽然骆晚风这些年的心是不在涯涯身上,可要是外面没有女人勾\引他,他也没有提

  • 镜子里的魔法世界力量,结局

    “路君的精神力与查克拉依旧如此强大啊,呵呵,老头却只想到封印,不知所谓。路君啊,做一笔交易,如何...”--------(我是时间的分界线)--------残月的光华笼罩着夜幕,使黑暗的地域清晰一分。此处,是【火之国】边境的一处小镇,十几里外,就是【汤之国】。正逢深夜午时,镇中绝大多数人早已睡去,不

  • 超级借贷系统在线阅读泼妇骂街

    近乡情更怯!用这句话来形容叶知秋现在的心情再恰当不过了。坐在疾驰的墨绿色出租车里,透过窗户看着外面一排排倒退而去的高楼大厦,叶知秋的心情起伏不定。他的心里既有期待,但同时又多了几分惆怅。期待的是,他马上就可以见到自己的父母,跟他们团聚了;惆怅的是,他是被迫退伍而不是光荣退伍,也不知道老爹知道了会不会

  • 此去花开难相逢小女孩

    太阳早已升上了天空,风笑瑶因肚子的叫声而起来,看到桌子上空空的,不仅叹了一口气,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受够了,自己总得开个医馆吧,不然,就真的要成乞丐了。这件事再次燃起凤笑瑶的斗志,她立马起床,穿上衣裳,看到如此单薄的衣裳,风笑瑶再次叹了口气,她猛然想起一件事:自己那倾国倾城的样貌还在吧。看见镜中的美女,

  • 噬界重生之我想在你的眼睛里,装进这世间最美的山水和最刻骨铭心的感情(3)

    年节过后便是开春,苏府的各项事务料理了数月才总算见得眉目,方获月身居万方山庄,听起来仿佛是个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但举国上下皆知,方氏一族权势之大,只在一人之下罢了。方获月的姑母便是当今皇后,上到朝堂下到江湖,方家皆位高权重,富可敌国。这日是方获月生辰,苏牧令和苏愿酒带着一众家从,前去万方山庄祝贺,便

  • 今天老婆掉马了吗在线阅读第8章

    改装过的猛禽行驶平稳,车厢内也感受不到一丝颠簸,听了杨俊杰的话后陷入沉思的靳致凡也渐渐地升起了一丝困意,他的体力透支太多了。“明明刚才的战斗除了受伤以外并没有花费什么力气,为何现在会如此疲惫饥饿,难道是像刚才杨俊杰所说的那样,自己恢复了伤势,又或者使出了强大的攻击手段,才导致体力严重透支的吗?”靳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