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因为画的太好所以穿越了?雨

2022/6/24 19:22:30 作者:吃鱼的猫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因为画的太好所以穿越了?
我因为画的太好所以穿越了?
作者:吃鱼的猫来源:飞卢小说网
吴言是一个顶级的游戏插画师,过着高工资低支出的优越生活。他随便设计的一款游戏人物皮肤都能创造一晚上为公司进账千万的业内记录。父母健康,长得小帅,讲道理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想穿越。可是他就是因为游戏中的人物创建系统做的太好,一时手痒使出了毕生所学,创建了一个完美到不像话的人物,结果他就穿越成了他自己设计的人身上!醒来的他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难道我因为画的太好所以穿越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天气湿润,空中下着微微小雨,带着些许微风,是个不错的天气。

卢遥焕与李扬天站在上清宫顶上,感受着今日的天气。雨水一滴一滴的落于两人的身体之上,仅仅一会功夫两人的全身已经被雨水侵蚀。

卢遥焕道:“扬天,你我虽然是师徒关系,但是我什么也没有教过你,我只是帮你稳定心性。我想你也应该发现了,白恺身上存有白洛的气息,这件事情没有几人知道。其实白恺就是白洛的儿子。”

李扬天道:“这件事情我知道,自打我第一眼见到白恺时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恩公的孩子。”

卢遥焕接着说道:“扬天,我希望你可以来亲自传授白恺剑术。”

李扬天道:“我的剑术本身就是恩公教的。当年五方杀害恩公之后我一直在追查五方的消息,至今都没有五方的下落。白恺的剑术我会亲自去教,这也算是为恩公做一点事情吧!”

卢遥焕道:“那好,今日你就开始教白恺剑术,我会继续追查五方的下落。还有就是千万不要告诉白恺当年的事情,白兄告诫过,他不想让白恺伤心,怕他承受不了。”

李扬天道:“告辞。”

说罢,李扬天一跃而下,到达了地面。

雨越下越大,细丝的小雨夹带着雾气,慢慢的便笼罩了整个沧澜峰。

卢遥焕纹丝不动,依旧站在上清宫顶上。

李扬天回到自己的房中换了件干净的衣服,直接去往剑阁的方向。此时白恺已经在剑阁等候李扬天,带着那柄明德剑。

此时李扬天走进剑阁,看见坐在一旁的白恺,向白恺挥啦挥手,示意他过来。

白恺知道李扬天的意思后走了过来。

李扬天道:“把明德剑拿来我看看。”

白恺把剑递给了李扬天,李扬天拿起明德剑看了看,说道:“还像当年一样锋利。”

白恺问道:“你认识这柄剑?”

李扬天笑道:“岂止认识,这柄剑当年救过我的命。”

白恺点了点头。

李扬天指了指白恺,一本正经的说道:“从今日起就由我来传授你剑术,我会把我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你。”

白恺的气息沉重起来。

李扬天可是出了名的严格。

白恺犹豫片刻,还是向李扬天走了过来,取回明德剑。

李扬天从腰间取出陌剑,意味深长的说道:“白恺,我先教你七十二式剑法。此剑法高深莫测,不亚于任何剑法。七十二式剑法关键取决于自身的能力,以及速度。该剑法要的就是速度,速度越快,越杀人于无形。”

白恺听得很认真,一直看着李扬天。

李扬天接着说道:“想要杀人于无形,就要先练速度。正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李扬天意味深长的说道:“练剑莫先于练气,练气要首在于存神。存神之始功,根于固精。夫剑贵乘机以进,无隙则退。故奇正明,剑法成;精神全,神力猛。古语之,一声吓断长江水,乃神威并作也。浩然之气,至刚至大,直养无害,塞于天地之间。夫浩然之气,以之生成,在人则空灵无间之气也,即真气。”

白恺道:“明白。”

李扬天又说道:“你要记住六字诀:一精气神,二刚柔力,三遐妳相当,四阴阳相济,五剑逢双刃与双锋,六遇敌人不死不休。还有你要记住,气俞下兮身俞轻,神居上兮心生灵。精常固兮法术行,形自空兮玄妙通。外固则内壮,心静则神安。欲为人上人,且莫行捷径。”

白恺道:“我明白,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

想当年李扬天只戴着一副鬼面具与一柄剑便冲进庆亲王府,屠杀庆亲王府一家一百三十二口,血腥味一个月才消散殆尽。此事轰动了天下,李扬天发狂时就像是一个魔鬼一样,见人就杀。据说庆亲王被砍成了八块,恶心至极。血液撒满了庆亲王府,地染红了,树与花草也都染红了,就连当晚的天空也被染成血红色。

李扬天屠杀庆亲王府的事情人人皆知,只是人们不愿以再提起这件事情。

“一窍开时便通天,初时幽暗玄又玄。

静候静待无烦恼,灵根洞开入九渊。

霹雳声声飞龙起,一片通明九重天。

此时天人合一体,便与天地通气机。

可借精华补自己,灵神圆满香寰宇。

根窍通时百窍通,此窍通时知天机。

踏遍江山九万里,一剑遥指毁天地。”

李扬天开始手把手的教白恺,向传授白恺剑术精要,后练精气神。

剑术玄之又玄,高深莫测,白恺要想学成七十二式剑法,必须要稳下心来,勤学苦练。

雨越下越大,外面雾气缭绕,沧澜峰这次真的变成了仙境。

这时有一人带着面具举着一把油纸伞站在沧澜峰的峰口,四名守门弟子也打着油纸伞在盯着他。

此人腰间还有一柄佩剑。

一名弟子站出来问道:“你何人,来我沧澜峰作甚,快快离去,我沧澜峰向来不欢迎外人。”

只见那人笑了一笑,没有说话就像沧澜峰走去,四名弟子急忙拦住他的去路。

那人扔掉了油纸伞,做出了拔剑的姿势。只见一阵光亮,剑被拔了出来,一名弟子也倒了下去。

“你到底是何人?”

那人不屑一笑,声音很是沙哑,说道:“我来找李扬天,与你们没有关系,再加以阻拦的话,尔等将丧命于此。”

剩下的三名弟子拔出了佩剑,向那人冲了过去。

那人是左手握剑,向后一伸,再次做出向前冲击的姿势。三名弟子冲了过来,那人眼睛闭了起来。只见一道身影在四周快速闪过,三名弟子便慢慢的倒了下去,脖颈处有一到裂痕,没有出血。这招直接要了他们的性命,剑上也没有沾一滴血,可见此人剑术之快。

那人把剑收回剑鞘当中,捡起油纸伞,继续向沧澜峰内走去。

一步一个脚印,扎实、稳重。

雨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滴答滴答的声音致使峰内弟子没有办法听到峰口的打斗声。

虽然没有打斗声,但是杀气已经传满了整个沧澜峰。

李扬天好像察觉到了危险,望了望窗外。

“该来的总要来的,想躲也躲不掉。”

李扬天告诉白恺,让他在这里安心的修行,他去去就来。

李扬天拿起陌剑走出剑阁,一直跟随着杀气。

卢遥焕依旧站在上清宫顶上,没有下来。卢遥焕察觉到了杀气,他看着李扬天拿着剑四处游走,他知道李扬天一人就可以对付了。

金不器则在教白瑾剑术。金不器好像也察觉到了危险,急忙拿起剑走出房间。

这时金不器与李扬天撞见了,金不器便询问道:“我察觉到了浓郁的杀气。”

李扬天道:“我想是他来了。”

李扬天说罢便跃上屋顶,四周张望。

那人举着油纸伞来到剑阁,看见了手里拿着明德剑的白恺,走了进去。

“孩子,这柄剑是你的吗?”

“是啊!怎么了?”白恺看着那人,总觉得怪怪的。

“你的父亲是谁?”那人问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白恺道。

“凭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现在就告诉你凭什么!”

那人扔掉油纸伞,用右手掐住白恺的脖子。“说,你爹是谁?快说!”

那人的力气越来越大。

“救命啊!救命啊!”白恺尽力的喊道。

李扬天这时察觉到了白恺的呼救声,急忙赶去剑阁,在屋顶上面跳来跳去。

“臭小子,快告诉我这柄剑到底是谁给你的,是不是白洛?不会的,不会的,他不是死了吗?臭小子,你到底是谁?快说,快说。”

那人的力气越来越大,白恺的脸色已经发白,像是快断气的样子。

“住手!放开他。”李扬天这时赶了过来,用陌剑指着他说道。

那人把白恺甩到一边,晕了过去。

“李扬天,你总算来了。”那人说道。

李扬天一个箭步来到白恺的身边,扶了起来。

“白恺,白恺,你快醒醒,我来晚了。”李扬天扶着晕倒的白恺,把他抱到了墙边。

李扬天站了起来,用剑指着那人,喊道:“你为什么要对一个孩子下手?”

“孩子?李扬天你还有脸跟我提孩子,你当年屠我满门何曾想过孩子。”那人气愤的说道。

李扬天道:“当年你父亲庆亲王带人屠我满门时,何曾想过我们李家的三十三名未满十三的孩子,何曾想过那两名刚出生的婴儿,何曾想过我李家的一切的一切,我屠你满门有何错。赵构你可真是厚颜无耻,当年我未杀了你是我的错,早知今日,我又何必留你一命。”

“留我一命?可笑,我当时跪下来求你放我一命时,你是怎么做的,你难道忘了吗?”

赵构摘下面具,面具下面是一具特别恐怖的脸,数道剑痕,一只眼睛当中已经瞎啦!

“你好好看看我的脸,这都是你造成的,你是没有杀我,但是你却让我生不如死。”

赵构指了指白恺笑道:“李扬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臭小子应该是白洛的儿子吧。那我今日就先杀了白洛的野种,再杀你个狗杂种。”

说罢,赵构拔出剑冲向了靠在墙边的白恺,李扬天急忙挡住了赵构。

“赵构,多年不见,剑术有长进啊!”

“李扬天,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生不如死,被人嫌弃,当做狗一样欺负,我受够了。我要杀了你,为我们一家报仇。啊啊啊啊啊啊啊!”

顿时,赵构的身体发生了变化,肌肉膨胀起来,衣服瞬间被撑破了,头发像是爆炸了一样。

是无涯阁,这是无涯阁的秘术,他跟无涯阁做了交易,李扬天想道。

“赵构,你莫要再用无涯阁的秘术了,鲍秋山是在害你,快停手啊!”李扬天喊道。

“李扬天,只要是能杀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报当年你屠我满门之仇。”

赵构举着剑向李扬天冲来,只见李扬天轻轻一挥剑便挡住了赵构的攻击。

“扬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这时金不器赶到,冲了过来。

赵构的身体一直在发生着变化,体积越来越大,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

“师叔,不对劲啊!赵构的体积怎么越来越大啊!”李扬天道。

金不器说道:“这一定是鲍秋山这个老头搞的鬼,我们尽量跟赵构保持距离。”

金不器以赵构为中心,使出了苍天剑法,一剑一剑的打在了赵构的身上,但是赵构的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扬天,没有动静啊!这家伙的体质怎么这么强了?这鲍老头搞的什么鬼?”

李扬天见赵构一直护着天灵盖,便跃到了赵构的头顶上,向天灵盖一剑砍去,只见赵构用双手挡住了天灵盖。

“师叔,师叔,他的弱点是天灵盖。”

李扬天说罢,举起陌剑,一阵操作使出了水龙吟剑法。御水为剑,今日外面的雨特别大,正是水龙吟最厉害的时候。

雨水涌进剑阁,迅速形成一个水牢,包围住了赵构,李扬天再次跃上赵构的头顶。

雨水瞬间包裹住了剑锋,只见李扬天一剑刺穿赵构的双手,直接刺进了赵构的天灵盖。赵构的身体越来越膨胀,像是真的快要爆炸了一样。

李扬天急忙喊道:“师叔,快带着白恺离开剑阁,这家伙要爆炸了!”

金不器急忙抱着白恺冲出剑阁,李扬天拔出陌剑,跃出了剑阁。

只听见‘膨’一阵爆炸声,剑阁成了一片废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机关兵神之开学典礼(3)

    我推了推米多多,说你离我远点,你不知道你这样靠着我很热吗?还有咱们准备一下。等会新生都要去大礼堂开开学典礼呢?该带的本子,笔记本都不要忘记了。你这脑子总是丢三落四的,不提醒你一下都不行。你说你都多大了。还以为你是小孩子吗?哎呀,米多多微笑道:亲爱的羽墨你说你这性格能不能改一该,总是管东管西的跟个老妈

  • 风暴江湖堵路

    下午放学,洛小川买了几个鸡腿,便带着皮卡丘直奔家里。他家与学校之间,有一片被征收的地皮,被开发商围了起来,几年了还没开始修建。直接绕过去,至少要多花费二十几分钟。平常,洛小川都是直接从荒地里穿过去,以此节约时间。“真香,小皮,想不想吃呀?”洛小川拿着鸡腿在皮卡丘面前扬了扬,馋得皮卡丘口水直流,“皮卡

  • 武侠之逼王鸠摩智第5章在线阅读

    外面的天空快速变换,澄澈的天空消失了,出现的,是暗黑色的云层,吕风知道,自己已经接近外太空了。他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上帝工程,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议了。人力真的可以制造出这样的建筑吗?他们难道真的是神明?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停止了上升,吕风知道,自己到了。吕风收回看着窗外的目光,站在这里,甚

  • 穿越后成为最强剑神在线阅读第9章

    尽管“大哥”双手感到一阵阵的刺痛,却也不舍得放开这块玉佩,身边的几个小弟早已经看到他贪婪的眼神了。都是常年混迹在一起的“同伴”,这么多年接触下来你我之间的心性早就都让人摸清了,所以七八个小弟暗中点点头,趁着说话的功夫无意间就把罪九和“大哥”围起来了。罪九倒不担心玉佩被人抢走,这群游魂暗中的动作怎么能

  • 现代修仙之我欲修仙在线阅读八公主闯祸

    只见银河里面的水,一下子向上涨了有七八丈高,下边的水还不断向上涌出,慢慢的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漩涡,倾泻而下,直指民间。看到此状况,雨嫣早已吓得呆愣当场,心里害怕极了,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给惊吓住了。当她反映过来,意识到自己已经闯了大祸的时候,早已被天兵天将拿下。“玉,玉帝。”王母吓得赶紧看向玉帝,想为

  • 大蛇丸的神奇走向之脚踩校园双霸

    “可以,但是这种作弊手段会降低你的诚信哦,诚信下降太快,也会影响你的升级哦。”“我现在得分是多少?玩完刮刮乐还能剩多少?”赵瑞决定赌一把大的。“你现在的诚信得分是61分,用完这一次就剩59分,不及格了哦。”“那怎么才能涨回来?”“由于你等级太低,不能告诉你,”先挣着钱再说,以后再管分数的问题,生活都

  • 漫威世界中的神盾局特工之过往云烟(1)

    (一)我们登上了这座城市的最高峰,就在我们要为我们爬上顶峰而自豪的呼喊时,同事突然问我:“你爱过吗?”这句话放在谁那里不好,问谁不好,突然之间问我,我愣住了。我在想:我爱过吗?那是爱吗?那算爱吗?路过一个学校门口,我看到了一对情侣在树底下畅谈,虽然相隔甚远,听不到他们谈话,但是他们那幸福的表情仿佛就

  • 小仓鼠的美食.[末世]在线阅读二章一节 并不是所有漂亮的人心灵也漂亮

    这个人……好美……一双黑眸宛若最上好的黑曜石,深不见底,只一眼就几乎让人深醉其中,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让人感觉……就像是从林中的狮子……细长的淡眉,白皙却不苍白的皮肤,完美绝伦的五官,薄唇极其性感。漂亮的金色头发贴在完美的脸颊两边,就像童话里

  • 看那江湖之被下了奇毒

    很快,几个医护人员从外面冲进来,拿着电击器和氧气瓶,想把柳阳华给救回来。包括柳若希在内的柳家人,都第一时间退开,给医生让出了抢救空间。然而,两分钟过去,经过医护人员一顿操作之后,柳阳华依然是没有醒转的迹象。带头的医生摇了摇头,表示已经尽力了。在这期间,徐阳一直在冷静观察,通过望气术,他发现,柳阳华虽

  • 都是神仙惹的祸之总监的帮忙(8)

    “吓坏了吧,刚才你们经理和你说话,我恰巧都听到,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听得这话木紫溪两眼立马放出希望的光芒,霎时间恢复了生气。她停下手上的机械的动作,感激的看着已经站在她前面的那人,不经思考地答道:“真的吗?谢谢您。”“不用客气,当然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还要看你自己的运气。”男人收敛了笑容,严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