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全职)那家伙退役后每天都在搞事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2/6/24 18:07:16 作者:烟霏雨散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职)那家伙退役后每天都在搞事
(全职)那家伙退役后每天都在搞事
作者:烟霏雨散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曜,第一赛季出道,第四赛季退役。荣耀联盟里最透明没有之一的职业选手。偏偏靠着好到爆表的人缘成为了选手群群主。作为一只万年装尸体的透明人物,沈曜表示:-_-为什么那家伙退役后每天都在搞事情

“玉儿,你怎么啦,你可不要吓萱娘啊!”芸萱急忙跑近,搂住苏玉,问道。

“萱娘,洞外边有个浑身是血的人,他的眼睛睁得好大,好可怕,他还往我这边看了一眼呢!”苏玉惊魂未定,带着哭腔。

“玉儿,你先待在这里别乱走,萱娘自去查探一番,若那人活着,我便接他入谷救治,若那人重伤不治,我便替他寻处好风水,也免得曝尸荒野,萱娘知道你心肠软。”芸萱道。

苏玉止住颤抖的身体,水汪的眼睛里泛出感激的神色,道:“萱娘您真好,您好像什么都知道,我替他谢谢您啦。”

芸萱叹气道:“你这孩子就爱给我找麻烦,不过萱娘也不怕麻烦,你还是尽快想个妥善的法子,给他在谷里安排个身份。”

芸萱将凤尾钗插入石嵌,窟门处闪过七彩光,那半隐半现的流光幕正是洞源绝谷出入红尘的门,只见芸萱的身影一闪而过,那门就已回复原状,再无丝毫异色。

苏玉静思而坐,开始思考起芸萱的话来,可是她实在难找一个恰如其分的理由来安置,或许只有行使圣女的权利,将这素未谋面的人招作近侍,这才能够获得族人们的支持。

瞭窗里仍能吹进寒冷的风,苏玉又在这高处打量着外面的世界,这时候,窗外的人已经不见了,想来萱娘也找到那人所处的位置,正带着他赶来。

果如所料,光幕里出现扶持的影子,萱娘带着那位生死不知的人出现了,但令苏玉惊奇的是,那人的血似乎已凝结,不再如她初见的汩汩而流,而芸萱二话不说便将他丢在地上。

“玉儿,你要救的这个人可不简单,来的路上我已经看过,他修炼了《不死奇功》,你可得考虑好是否接纳于他,虽则我洞源绝谷不惧,但这麻烦还是少些的好。”芸萱道。

“萱娘,您是说《不死奇功》!那号称九死一生,破而后立的天品功法?”苏玉惊声道。

“没错,就是那《不死奇功》,修炼此功法者只需有心性坚韧即成,真元九境,可谓毫无阻滞,大道通途,但有所得必有所失,此功虽门槛极低,但凶险不可比,初时血气沸腾杀念不止,即癫狂无状而失智,多为江湖所剿。”

“渐进至高深而敛,便有九重关劫,一劫一死生,熬过去便鱼跃成龙,若为其乱,则身死道消。因其天困,地浅而人敌,故少有人修,亦少有人成,而辨识之道极易,取其血而观,胭脂色,置水即黑。”芸萱道。

苏玉默然,她似乎觉得自己做错了,但看着这人的可怜样还是心软了,思索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道:“萱娘,我决定收他做我的近侍,他既与我有缘,我便要导他向善,既然他到了我们洞源绝谷,就让他忘记以前的痛苦吧,我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想来他也会感念我的恩情,愿意留在我们这里,远离江湖里的风风雨雨。”

“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萱娘也没什么可反对的,只是玉儿你可别轻信他的话,要知道大劫就快到了,说不定这是外边人投进的内应,我和你阿爹虽不惧,但唯恐有人伤你,你一定要警醒些,免得到时候着了道!”芸萱道。

“知道啦,萱娘,玉儿不会那么笨的,这不是还有您教我习武练功嘛,到时候您可要看我大发神威,把他们给打的落花流水!”苏玉兴奋道。

琉璃洞外,怜香还在候着,她正别着草把做着蚱蜢,裙边已围了一圈,正当她将新做好的收在袋中时,突然间听到苏玉的叫喊声:“阿香,过来搭把手!”

怜香听闻,即刻跑到苏玉的身边帮忙,而芸萱则待在琉璃洞中还未出来。

“小姐,你是从哪里找来的俏郎君啊,看这打扮装饰不像是我们这里的人,难不成是你从外边抢来的!对了,夫人呢,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怜香笑着打探道。

“阿香!我告诉你,以后可不许喊我小姐啦,还有,你比我大,我应该叫你姐姐,你应该叫我妹妹,萱娘也是你的娘,要记住喔。这人可不是我抢回来的,是我捡的,待会你去喊卢伢子给他换身衣裳,从今以后,他就是我的近侍了。”苏玉道。

“真不是抢的?”怜香疑问道。

“捡的!”苏玉有些愠怒。

“哦,我知道啦!”怜香拖长调子,故作高深道。

“你知道什么!”苏玉气得吹起自己的角发,强问道。

“你找了个沙包啊!难不成你以为我会说你春心萌动啦!”怜香轻笑道。

“我,我,你!怜香,你可真要气死我啦,要不是拖着他,我非要打你一顿不可!”苏玉皱着眉,鼓着眼珠对着怜香凶狠,颇有一番目光交锋的意味。

“我的玉儿妹妹,你不用这么看着我,生气呀对你来说可是件好事情,你难道没有发觉自己的变化?如今的你笑得出来也哭得出来,不然我又何必来逗你?”怜香嘟着嘴道。

“我,我,你是说我!”苏玉结巴道。

“没错!怎么样,够惊喜吧!”怜香眨了眨眼,道。

苏玉的心像是突然被一股温热的泉水包容,那份说不清缘由的快乐像决了堤,她那悲伤的脸颤抖着,突兀间滚出两行晶亮的热泪。

以前的苏玉虽有完整的情感体验却难以表达而出,就像是木雕成的美人,永远都不会有灵动的表情,困顿在一处无形的监牢。

她那从未开口的艳羡,从未有人触及的不足,如今已被呵爱她的怜香冰消雪解,她此刻才明白,拥有笑容与哭泣的感觉是多么美好。

苏玉沉浸在喜悦中,往日种种情形在她的脑海往复出现,她自然未曾注意到走过门户之时,族人们对于外来者的打听,怜香自承起解释的当口,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府门前。

“玉儿妹妹!该醒醒啦,到家了!”怜香挥舞着手指,叫着苏玉。

只见苏玉突兀间往后大退一步,才缓慢地回过神来,拍了拍胸脯道:“怜香姐,你又来吓我,我已经好啦!”

怜香不再言语,只扶着这人去找卢伢子清洗。而苏玉则回到自己房中休息,今日她已太累,她感觉自己十多年的人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丰富多彩过,她甚至一时间接受不了赋予的真相与责任,好在她如今有梦境可以寄托,再不像从前那样昏沉。

三日后,客房边传来了响动。

“怜香姐姐,那人醒了,要问话呢!”卢伢子跑到怜香门外,敲门问着。

“知道了,伢子,你先去后山捡些柴,回来姐姐给你做好吃的。”怜香迈出门,摸着伢子的黄发道。

“哦!有好吃的,怜香姐姐你真好!”伢子高兴道。

“好啦,赶紧去吧,可不要太贪玩!”怜香挥手道。

伢子自听从怜香的话,从柴房背起篓子出发了,而怜香也很快向客房走去。

客房是族府接待的地方,一直都有打扫,所以无论何时都是素净而整洁,宽门净白的堂内并无多饰,只有简单的座椅床铺。

若说有什么值得欣赏的,恐怕也只有怜香与苏玉的涂鸦之作,山水临摹得似模似样却又无章,完全是天马行空的想象,此刻,那蹲坐着的男子正看着墙上的画出神。

“公子你醒了,可曾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怜香问道。

那人踌躇了半分方道:“多谢姑娘搭救,方才望见这壁上书画失神,实在失礼,敢问姑娘,这里是什么地界?”

“此地乃洞源绝谷,世外桃源,你也是机缘巧合才到这里来的,救你的人不是我,是我家苏玉小姐,她才是你的救命恩人,我观你眼清神明,并无嗜杀之意,足见是个纯良之人,又怎会修炼那《不死奇功》呢?”怜香问道。

那人刹间收起警惕的神色,却不料怜香已看在眼底,他叹了口气,终道:“世间纷乱,实在身不由己,我若有所依靠,必不会修炼这奇功,奈何大仇未报,只得如此!”

“如此说来,倒也是个可怜之人!如今你先安心在谷中养伤,三月过后,若你想得报大仇,也可随我家小姐出谷,对了,你在这谷中的身份是圣女近侍,这是小姐吩咐我给你的令牌,你先收着,我去伙房给你煮碗粥,你便好好休息养养神!”怜香道。

自怜香出了房门,他便多喃喃自语,心下的紧张亦消失大半,却穿起靴子往门外走去,他自想尽快逃离,多年来的历练让他难以轻信他人,就算是这样的关怀他也觉得自己无福消受,他捏剑的手更加紧了,虽然他现在也没什么力气。

他踉跄着,似乎再也直不起身子,胸前仍挂着那块沉甸的银色令牌,他终究是高估了自己,不多时已将长剑当杖,他甚至有些后悔走出这道门,但他终究没有回身。

这处世外桃源,他不愿用自己肮脏的血玷污,他要寻找回归的路,他不属于这处,这里的一切美好就让它继续美好下去吧,或许死亡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但那股复仇的烈焰中燃烧着的熟悉的脸驱使着他残破的身躯,意志支撑着他所有的行动。

“哎!大块头,你这伤还没养好呢,跑什么!”苏玉刚好经过,叫喊道。

或许是受这声音的干扰,他那薄弱到极点的意志终究是倒下,随即倒下的还有他那沉重的身体。

“怜香!快过来帮忙,这人又昏迷了!”苏玉大喊道。

怜香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盖上铁锅,急匆匆地赶到客房外无苏玉会合。

“玉儿妹妹,他这又是?”怜香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一来他就倒下了,怜香姐姐,莫不是你说了什么话,吓得他只管逃跑了?”苏玉反问道。

“我哪有说什么话开吓他,我又不是什么凶神恶煞,估计他啊,是想家了才出门乱跑的,嗯,一定是这样!”怜香道。

“不,你就是凶神恶煞!肯定是你用花言巧语偷了他的心,让他怀疑自己到了仙界地府,这才落荒而逃的。”苏玉调笑道。

“好啦,我的苏玉妹妹!等他醒了,一问便知,又何必拿我相貌玩笑,我比不得你美,这你总该满意吧,若是还不满意,我去拿我煮的红豆薏米粥来,这总能堵住你的嘴了吧!我们还是先把他扶进去吧。”怜香指着倒在石阶前的人说道。

“嗯,此言不差,甚合我意!怜香姐姐果然了解我,竟然知道我肚子饿了。”苏玉绽开笑容,肚子却应景似的咕咕叫起来,她只好再次用笑容遮掩尴尬。

“那不如今晚我们就在这客房里吃,我去多弄几个小菜,你先来一小碗粥垫垫肚子?”怜香虽是以问的语气,却已打定主意,苏玉也默然,她是真的饿了。

“萱娘这几日也不下山,阿爹也躲在静室里闭关,只有怜香姐姐还在我身边,伢子还太小和我玩不上,如今院子里虽多了个大块头,但他还未好,这日复一日地练剑确也好生烦闷,我到底该怎么做呢?”苏玉心念道。

这几日来,芸萱已传下剑谱,吩咐苏玉勤加练习,自己在琉璃洞中静修,而苏明南仍需运功养息,自无陪伴苏玉的时机,苏玉初试武道,却也难耐这等枯寂,因此多生烦闷,还未日落便回府,才有这喝断倒台的一幕。

苏玉吃着碗中的粥,回味演练着其中一式雪中红梅,不觉天色已暗,而桌上也来回着添满。

“怜香姐姐,伢子我回来啦!我今儿捡的柴不多,但篓子里却有不少伞把儿,今晚若是烧些面汤,准是鲜香!”卢伢子高兴地叫喊道。

“哟,伢子,你可长本事啦!这等山珍也让你碰上了,你今儿可赶巧了,姐姐我烧了很多菜,今晚啊,你可真的是有口福喽!对了,你苏玉姐姐也在哦。”怜香习惯性地摸着伢子的头,笑道。

“哇!苏玉姐姐,我可是好久都没看到她了,我这就去洗把脸,穿得体面些!”伢子摔下柴篓,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这伢子,什么时候见着我有这么惊喜就好了!”怜香自语道。

待伢子收拾好,怜香将他领入客房,苏玉也渐从沉思中醒来,伢子喜形于色,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苏玉,倒瞧得苏玉有些难为情,便道:“伢子,你又不是没见过苏玉姐姐,用得着这么看,吃饭吧!”说罢,便挑起几片青菜叶往伢子碗里送。

“苏玉姐姐,你好像比上次还漂亮了些,我说真的,我是小孩子,我不撒谎的!”伢子认真地说道。

“你这小嘴,怎么像抹了蜜似的,好吧,姐姐我再赏你只鸡腿!”苏玉又往伢子碗里挑菜。

有了伢子的这般伶俐,饭桌上倒也话语不绝,生生将苏玉的烦闷消散,只是这满桌的佳肴逸散而出的香气却唤醒了榻上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深渊天使在线阅读第1节

    窗外的天空一片湛蓝,万里无云,太阳高高悬挂在天边,九月的阳光又毒又辣,灼热的温度使得空气扭曲起来。天花板上的电风扇嗡嗡的响着,饶是如此,也不能驱散丝毫的热度,坐在窗边的同学都不约而同地往里移了移凳子,不让毒辣的阳光照射到自己。唯独一人,愣愣的坐在窗边,不一会儿,他的半边脸就被晒得发红了。他长及眼睫的

  • 霸道囚爱:恶魔老公放开我在线阅读仓蓦

    “需要本少爷说第二遍吗?”恍惚间,一道跋扈刺耳的嗓音传入耳朵里,紧接着就是另一道更加刺耳的声音。“老东西,没听见我家少爷的话吗!”嗓音的主人透着一股子仗势欺人的狗腿子味,让人听了打心底里不舒服,“还不把仙草给我交出来!”“少爷,真没有什么仙草……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伴随着拉扯纠缠,话没说完紧接着就是

  • 恋爱先生之别黎在线阅读第八章

    离开轻舟湖已有数日,为了行走方便,司雯通常都是男装打扮,一身青衣,一把折扇,一匹白马,虽没在江湖上闯出什么名堂,却让不少情窦初开的少女痴迷于她。“客官,打尖还是住店?”搭着白色长巾的小二见司雯骑马而来,殷勤上前,“小的来给您牵马。”司雯左脚在脚蹬上一撑,整个人轻松跃下,随手将马缰扔给小二,“一间上房

  • 90后的幻想爱情第6章在线阅读

    有人的地方总是有纷争的,利益多的地方纷争也就更甚了。云途的论坛交流区里面,本来就是各种吃瓜安利吐槽的地方。大家都是盯着云途看文的人,有的人点进去之前就知道这标题里面说的人是谁,有的人一脸迷茫却带着强大的吃瓜热情点了进去。【刷分也不罕见了!这破站哪个月哪周没有几个刷分刷收益的?但是这位新人你没入V没收

  • 恶魔缠爱:女人休想逃在线阅读弱到不想打

    打听了一番三井寿的下落,场上的热身也差不多结束了。比赛马上开始,两队队员都落好了位置。裁判则由湘北高中的一位高三球员担当。趁着比赛开始前最后一点时间,田岗教练凑到了安西教练面前问道。“我刚刚看你们球队的赤木刚宪身体挺不错的,为什么不让他上场?没有他的话,湘北的内线高度可不太行啊......”湘北篮球

  • (综)自由平等的夏洛蒂小姐之第一章 黑星C99736(一)

    “哈……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真是热闹啊。”风毫不顾忌周围人怪异的眼神,四周张望着,兴奋的说道。风是真的很兴奋,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年,这十几年除了野兽就是虫子,有时候他甚至都怀疑,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虽然说有星网,能过从那上面看到各种各样的视频和立体影像,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虚拟的就是

  • 大汉:皇室遗孤同行是冤家

    夕阳西沉,余辉宛若金霞批在鳞次栉比的老旧危楼上,充满了怪异的气息。那股暖流的作用非常神奇,它全面提高了细胞分裂速度和周期长度。如此一来,拥有它的生命的生理机能会大幅度提升,这种增长体现在各方面。可以是速度、力量,也可以是内在的伤病恢复能力,全都远超常人。就比如说罗平胸前被刀划破的伤口,才没多长时间就

  • 我的风尘你的伞之第九章

    顾南犹豫片刻后将笔墨拿了起来,道谢后拿进自己的房间放到了那张罗生不久前亲自为她做的桌子上。罗生跟了进来,将香囊递给她。顾南接过荷包,随后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荷包沉甸甸的,罗生似乎是将所有钱都放在里面了,而现在就这样随意的丢给了她。“我就是想买些菜籽,不用这么多钱的。”顾南解释道。“拿着吧,买纸也要用钱

  • 日行者与蒸汽大陆在线阅读第三节

    楚杰的意识被银光带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当中,楚杰踏入这满是银色闪电的空间感到十分惊讶,要知道雷电本就是一种十分狂暴的元素,极难控制,别人不知道,但身为人类十大高手排名第3的元素宗师肖悦的弟弟他亲眼见到过肖悦操控雷电,其手段已是出神入化,但顶多也只能将雷电暂时稳固而已,不可能让其如此安详,就像乖宝宝一样

  • [猎人]今天也在为嫁人而努力之第六章

    “铃铃铃。”七点半的闹钟准时响起。陈楚辞抱着单薄的空调被,懒洋洋的将自己翻了个面儿。“哈。”她双手捂住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嘴里像是在嚼着些什么,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须臾,摘下眼罩,露出两颗游离的小眼睛。没过多久,又徐徐戴了回去,裹着被子滚了两圈。啧,阳光真晃眼。再睡五分钟好了。可能是宿醉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