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创世魔王是我爹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7:56:29 作者:胡言懒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创世魔王是我爹
创世魔王是我爹
作者:胡言懒鱼来源:飞卢小说网
平平无奇的一个送死小职员,每天为了生计困苦,28岁了还是处男一枚,没钱没房没车没女朋友,突然有一天自己家亲爹车祸去世,更加震惊的是居然在亲爹去世以后得知自己亲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居然是被称为**魔王的男人,带着疑问,屌丝男开启了自己成魔之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今科参加复试的贡士共有三百零五人。

黎明时分,天未大亮,贡士们便准备妥当,由贡院来人引至宫门,经过宫内守卫盘查,一一验明身份,再随小黄门过奉天门,沿路经过奉天殿、华盖殿,最终抵达谨身殿。

谨身殿为三大殿之一,其后即是乾清宫,为天子寝宫。

永乐之后,历代天子皆于乾清宫召幸嫔妃,观赏歌舞,享受娱乐。弘治帝坚持一夫一妻,始终不纳妃嫔美人,常宿在皇后的坤宁宫,干脆连这一项都省了。

弘治十六年前,乾清宫都是少有的冷清。

这种情况下,不只中官打不起精神,连宫人都没有成化年间的好颜色。

待弘治帝病体渐弱,开始服食丹药,乾清宫才恢复“热闹”。

讽刺的是,于寝宫中伺候的中官和宫人而言,难说这是一件好事。

复试的主考官不再是张元祯和杨廷和,换做了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马文升和户部尚书韩文。监考官和阅卷官多出翰林,自学士、侍讲以下共五人。

辰时中,新科贡士立在谨身殿前。

依定制,无论年龄,皆头戴四方平定巾,身着玉色或青蓝两色儒衫,宽袖皂缘,自领缘缀下软巾垂带。

步履行过,衣摆微动,墨香萦绕,风度翩翩。

依定制,贡士只随身携带笔墨,佩贡院发下的腰牌。除表明身份籍贯之外,也明示榜上排位。

几位考官立在殿中,另有中官带着长随安置桌椅,以待开考。

从上方俯视,三百人站在一起,排列有序,黑压压一片,颇具气势。

开考之前,众人屏息凝神,不敢随意说话,更不敢大声嘈杂。

等到主考官率众拜先师孔子,对照滴漏明确时辰,燃上檀香,方由中官长随引众人进入考场,逐一落座。

复试的座位,完全依照春闱名次安排。

会员至榜上第十坐在殿中头一排,于杨瓒而言,其中一半都是熟面孔。

顾九和、董王已不必说,都在放榜当日互道过姓名籍贯,有过交谈。坐在第三的贡士姓崔,据言其为关陇世家后裔,族中藏有众多典籍,习文好武,风度气质颇为不凡。

坐在第四的,便是对杨瓒观感颇佳的谢丕。今日的谢贡士较往日有所不同,卓然之气呈现,愈发显得五官俊朗,正直豁达,有明士之风。

谢丕之后即是闫璟。

杨瓒微微垂眸,哪怕同此人不睦,知晓其心思深沉,惯于做表面文章,仍不得不承认,他的相貌颇具优势。

但凡不曾同他对面,不知晓底细,对他的第一印象都会不错。

在才貌并举的大明官场,如闫璟这般人,只要不是蠢到冒烟,为上位者所恶,多会官途顺畅。做不到登阁拜相,也会安稳做个京官。

而闫璟的期望显然不止于此。

抿了抿嘴唇,杨瓒十分清楚,不想被踩到闫氏脚下,他必须比闫璟立得更高。

第六位之后,杨瓒均不熟悉,也没说过话,大致略过,再不做关心。

宫廷之内,自不会有乡试、会试之类的号房。考试之时,也不会分殿安排。谨慎殿内坐不下,只能在殿外答题。

以杨瓒和王忠的名次,恰好留在殿中。

百名之后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如李淳和程文,都被安置在了殿外。

春寒料峭,且因宫廷内规,不许多生火盆,对新科贡士们是不小的考验。弱冠而立之年、身强体健者尚罢,年逾不惑、将近半百的老明经着实难捱。

好在天公作美,既无雪花落下,亦无雨水纷纷。虽然风大了些,紧紧衣衫,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一切为了金榜题名,荣耀里中,更为了加官进爵,鱼跃龙门。

端坐桌前,杨瓒一边磨墨,一边默念昨日读过的几篇诗文,很快平静下来。待翰林行过,发下试题,还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

此等表现,加上他的年轻,不期然引来一名主考官的留意。

这名主考官不是别人,正是四朝元老,历仕五十年,经土木堡之变,又曾以文官领兵平叛的吏部尚书马文升。

六部之内,吏部为首。

马文升虽未入阁,然以他的资历声望,刘健等人也不敢小看。

年届七旬的马尚书眼清目明,弘治帝问及政事,每有发人深聩之语。因其立身持正,官任御史时不畏强权,惩奸罚恶,更被世人尊称为“弘治君子”。

现如今,这名历经四朝,不晓得评鉴过多少一甲状元、二甲传胪的名臣,略过顾九和、谢丕等人,直接将目光定在杨瓒身上,苍老的面容闪过一丝讶然,单手抚过颌下长髯,不由得微微点头。

发完试题,一名翰林侍讲回到殿前,见马文升面带笑意,遂开口问道:“今科多有良才,三鼎甲实难决出。不知马冢宰可有良才举荐天子?”

马文升笑笑,并不理他。

以马尚书的身份地位,翰林学士当前,爱理不理也是正常、

侍讲讨了个没趣,知晓马文升不会漏出半点口风,只得退到一旁,专心监考,不再多言。

记时的檀香烧去小段,殿前飘起一缕青烟,轻盈飘渺,牵连不断。

考场中的贡士或蹙眉沉思,或奋笔疾书。周围只有笔端行在纸上的沙沙声,连风声都渐渐不闻。

区别于春闱,作为殿试前的最后一次考核,复试考的也是策论。

拿到题目,杨瓒心头微沉。

开中法?

搜寻杨小举人的记忆,此法是洪武年间颁布,目的是为解决边军少粮的问题,鼓励商人运粮到边塞,计量后换取盐引。

后经永乐、洪熙、宣德等朝,法度变得松弛,勋贵朝官开始私占盐引,大肆压榨商人,谋取钱财。到成化年间,终无法续行,为朝廷废弃,转而令商人向户部纳粮,换取盐引。

至弘治年,边疆商屯多已不存。

现如今又提此法,还是在殿试之前,究竟是什么缘故?

沉思半晌,杨瓒无法确定,这究竟是考核贡士,还是朝中的官员在角力。

如果是前者,自可畅抒己言,发表意见。如果是后者……答案越深刻,越振聋发聩,死得越快。

既无法肯定,理当藏拙。

小心无大错。

在复试中出风头实无必要,老老实实做一片文章,行文间规规矩矩,定不会引来太多主意。

状元榜眼探花,他都没有指望。二甲传胪也是幻想。既然这样,做个老实刻板的“小夫子”,应是当下最安全的选择。

思定,杨瓒终于提笔。

不知不觉间,记时的檀香烧去一半。

有贡士已书就全文,正在向卷上誊抄。

杨瓒加快速度,落下最后几行字,检查没有错漏,立即重新蘸墨,一笔一划写在卷上。

考官自桌旁行过,见到杨瓒端正的台阁体,不禁点了点头。

不提文章内容,单是这笔字,已足够赏心悦目。

当今阁臣李大学士,担任主考的马尚书,对此都很是推崇。

这名贡士面带稚气,尚不及弱冠,能不以巧进,不追逐风头,甘于安守本分,取以拙道,这份心性定力实在是难得。

考官很是满意,顺带看几眼杨瓒的文章,见同样的中规中矩,四平八稳,没有半点出格,不禁失笑。

在遍举英才、以敢言能言为佳的弘治朝,这样的“小夫子”当真是难得一见。

抚过长须,半掩着下巴,考官匆匆览过余下几人,回到殿前,仍是笑意未减。

“贯道笑什么?”

马文升颇为好奇,见韩文摆摆手,仍是暗笑不停。略挑起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眉毛挑得更高。

“负图兄为官四朝,这样的贡士可曾见过?”

年少登科,必有几分锐利。不骄不躁,沉稳如斯,实在是少有。

纵然是十二岁中举的杨廷和,十五岁上书朝廷针砭时弊的王伯安,未及弱冠之时,也没有这份定力。

马文升目视韩文,后者示意他走到近处,看看杨瓒的文章。

“只要一观便知端的。”

马文升难得有好奇之心,步下考场,貌似不经意的停在杨瓒桌旁。

不到两息,马尚书嘴角直抽,想笑不能笑,表情很是奇怪。实在忍不住,干脆背过身去,咳嗽了两声。

韩文负着手,险些喷笑。

杨瓒正专注于誊抄文章,丝毫不知道,出格会引人在意,小心谨慎得过头一样会引来关注。

如果他是前生年龄,这份沉稳并不出奇。

但杨小举人才几岁?

十七!

十七岁的小夫子,不引人注意才怪。

和历经宦海的马文升等人比心眼,杨瓒还太嫩,委实有得学。

恍然不知间,想安静做只小虾米的愿望,已同杨瓒渐行渐远。

巳时末,复试将近尾声。

多数贡士已答题完毕,端坐在案后。

马文升等考官看着滴漏,取下只剩不到半个小指的檀香,自殿前开始收起考卷。

殿外,一身大红盘龙服的朱厚照正立足观望,几个宦官小心的伺候在侧。

等到他看够了,终于转身离开,几个中官才暗地里舒了口气,小跑着跟上。

“孤去见父皇。”

朱厚照正逢变声期,连续半月守在弘治帝身边,端茶奉药,声音很是沙哑。

宦官中一人忙捧出荷包,小心取出瓷瓶,送上太医院配制的糖丸,道:“殿下仁孝,陛下龙体必将大安。”

含着糖丸,朱厚照笑道:“刘伴伴忠心,孤知道。”

刘瑾登时笑眯了眼,愈加奉承。

同行的谷大用和张勇狠狠盯了他两眼,暗恨慢了一步,让这龟儿子抢了先,讨了殿下的好!

两人互相看看,目光都有些意味深长。

暂且先让这老小子得意几日,骑驴看账本,咱们走着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年华之守护在线阅读第7章

    凌晨。硕大无比的叶宅里,一个人彻夜难眠。他是谁?辰。“惜梦,你还过得好么?我想你了!”辰大吼,眼角划出泪水。林惜梦,在辰失忆后救了他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很爱他,可以为他去死。(去吃屎么?)可是没有办法,为了继承吸血鬼家族,所以吸血鬼至亲也可以结婚,林惜梦是人,辰是吸血鬼,两人怎么走到一块去?天际,渐

  • 血色王权第四章

    我一夜都睡得很踏实,因为没有楚茉闯入,也没有高木的尖叫,可是当我早上揉着睡意蒙昽的双眼时,让我震惊的事情出现了。彻夜未归的楚茉现在正坐在自己的镜子前化妆,她的五官很是清秀,有种江南美女的感觉。她虽然有着清秀的五官,却喜欢化着浓厚的妆。她发现我在看她,便友好地微笑。这时高木和欧阳晓雪也醒来了。“你们好

  • 妖王食用指南之顺着心意走(8)

    俗话说,有付出终会有回报的,陈诗妍这次是真的信了,因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萧逸庭终于约她了,陈诗妍别提多激动了,唯一让她不满的是萧逸庭居然让她多带几个小姐妹去,原因是他一个室友生日,没什么女同学,他女人缘好,就派他多叫几个,这就叫上了陈诗妍,,,陈诗妍在自己的白马面前当然要好好表现,拍胸保证一定办到,,

  • 灵能卡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路无语,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一个保卫极其严格的别墅区,这里都是国家的武力部队守护着,在门卫通传了以后,两人又在勤务兵的指领下快速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一进门也难得寒暄几句,就被一位年纪花甲却非常有威严的老人喊了过来。老人一过来王法哲浑身一个冷颤,这个萧杀之气飘散在空气中。一身红光时隐时现的出现在老人身

  • 臣妾失礼第十章

    “恩。我明白的哦。”幻小心翼翼的搂住八田“我明白八田你的心情哦,没关系的,我在你身边哦,不要担心,来,你先回到床上去。”幻将自己的身子从八田身下抽了出来将八田架了起来,虽然她想直接用抱得,不过想想还是将这种事留给伏见会比较好。扶着八田躺回床上又细心的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压好被角,将准备好的橙汁一点一点的

  • 魔教教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夜天凌听了律的话也不生气只是瞪了瞪律然后又笑眯眯地对着翼柯说到:“快说。说了有赏。”而翼柯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夜天凌见翼柯不说话也不发怒,只是转头看向律说到:“你的手下真听话。”“谢了,翼柯说说情况如何?”律听了夜天凌的话笑着说。而翼柯听到律让自己说说情况,便开口说到:“如王爷所想,謝家大公子也就是謝

  • 小别离续集在线阅读松小姐钦点探花郎 佳公子共作寻香客

    话说李、许二位,来约会试,宝珠不便推辞,只得收什,同他们进场。三场完毕,彼此看了文章,果然是篇篇锦绣,字字珠肌,互相赞叹。到了放榜的日期,李文翰中了会元,许翰章、松俊皆五十名之内,两人又是同门。三家新贵,喜不可言。转瞬殿试,一个个笔花墨彩,铁画银钩,金门万言,许翰章竟大魁天下,榜眼是个姓桂的,镶黄旗

  • 海洋之歌在线阅读第8章

    汐被那个吻搅得心神不宁,有时候满脑子都是他的笑,他的脸,他的一字一句。以至于她那个晚上失眠。第二天挂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去学校。汐一来到学校就很自然的对他们说:“早啊!”银看着汐说:“晴,早啊!对了,你昨晚失眠了?”汐的眼里很平静,脸上也是一副埋怨的表情说:“是啊,昨晚看书看的很晚啊!”诺掐着汐的脸说

  • 九龙灭天第2章在线阅读

    女人身上散发出来一团血雾,将他们两人给包裹在一起。伴随着一股触电般的感觉,孟良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下一刻,无力感瞬间袭遍全身。他整个人精神都不好了,那种感觉仿佛是加了几天几夜的班一样。疲惫不已!“叮,元力—10!”“叮,元力—10!”……“叮,元力低于10!”“叮,元力低于9!”……“叮,元力

  • 五灵修炼者之新的守护蛋

    那条很平常的上学之路,今日显得是那么的寂静。亚梦虽有四个不同性格的小甜心陪伴,内心却依然很孤单,不知心遗落到那里。或许,或许在几斗离开时心就空了。但不知为何,今日美琪提到几斗时,心有点激动。就好像几斗今日就在自己的身边。无奈,真是无奈,完全忘记了现在是什么最重要。结果勒,迟到了。或许这是不祥的征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