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何时缚苍龙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2/6/24 18:31:59 作者:命方寸 来源:纵横中文网
何时缚苍龙
何时缚苍龙
作者:命方寸来源:纵横中文网
讲台上,著名教授的演讲着“在我们这个末世的环境下,上个时代的电车难题得到了完美的解答。”“当一辆列车朝着全人类驶来,另一边是少数人,理所因当的应该放弃少数人,保全人类社会。”“这是站在人类一体的角度上的完美解答。”“就像人类作为个体,可以放弃双手来保护大脑,可以放弃肩膀来保护心脏一样。”闻人天成有些疑惑。“既然这辆列车是向全人类驶来,打飞这辆列车不就行了?”

离开荒败多年的院子,韩楚,转到了城中最大的成衣铺子锦绣坊外,她信步走进店内,不到半个时辰又从里面出来,再不逗留,直接回到了黎纲他们暂住的民宅。

是夜,暮色四合,万籁俱寂。

萧景睿白日里陪莅阳长公主待了一天,直到天黑才回到府里,进了侯府大门,莅阳便让萧景睿自己休息去了。

知子莫若母,萧景睿这几日虽然伴在身侧言谈举止一如往常,但莅阳长公主还是看出来他有心事,她素知长子秉性,并不担心,也并不过问。

萧景睿心里确实有心事,他心性温和敦厚,自与梅长苏相交以来,都对梅长苏人品才华极为敬慕,此时哪怕明知梅长苏已经隐隐卷进了夺嫡之中,还和自己的父亲站在对立的阵营,他对梅长苏的态度也没有因此改变。

只是他近来隐隐感觉到,他们之间已经不像进京之前那般随意了,连谈笑风生都拘束了许多,似乎平添了一层隔阂,他却不知如何打破。

知道今日梅长苏受蒙挚所请出门看宅子去了,送走母亲,萧景睿随手招了个下人,问:“苏先生受蒙大统领邀约出门看宅子可曾回来?”

下人答:“回公子的话,苏先生早回来了。”

萧景睿挥退下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往雪庐的方向走过去,他并不是愚笨之人,自然察觉得到自入金陵以来,许多人,许多事,都远远超出了他原先的设想,正朝着一个不可预见的方向发展。

原本他邀请梅长苏来金陵小住只是很单纯地为对方的身体着想,但他渐渐觉得,梅长苏答应随他到金陵来,似乎并不只是为了养病那么简单。

这种感觉直到前几日谢弼向他透露自己看似中立的父亲大人——宁国侯谢玉其实早就投入太子阵营,以及梅长苏曾在出门看宅子回来的路上遇袭的事之后更加强烈。

不知不觉间,萧景睿揣着心事不知不觉走到雪庐外,见暗夜中一片漆黑的雪庐悄无声息,便知道梅长苏早就歇下了,他无意打扰,转身便要走,没走出几步,他脚步一停仰头望去,目力所及,周身飘下了一层薄雪,入冬多日,这是第一场雪,就在这样的夜里静静地落了下来。

若是没有这些纷扰,明日银装素裹,邀上三五好友围炉赏雪,该是人间乐事,只是人心已变,萧景睿心生感慨,耳边忽然捕捉到一丝细响,他循声直视对面房顶,几道黑影一闪而过,直接落进雪庐里。

萧景睿暗道不好,闪身便进了雪庐,看到院中有人仅凭一己之力将五六个黑衣人困在院中,一步也靠近不了主屋,正是飞流,他心里愈加佩服,看出那几人并不是飞流的对手,便没有急着出手。

几道身影交错,其中一人低声喝道:“撤!”便齐刷刷地跃上房顶,飞流闪电般跟上去,院中立刻安静下来,萧景睿看到飞流迅速消失的身影,却见同飞流追去的方向完全相反的另一面房顶又跳下几个黑衣人。

眼见他们直奔主屋而去,像是对雪庐的情况十分熟悉的样子,萧景睿眉眼一跳,“不好,是调虎离山!”他话音一落,人已经冲过去,阻在那几个企图破门而入的黑衣人面前,厉声道:“什么人胆敢夜闯谢府!”

这些人虽然意外萧景睿忽然出现,但反应也算迅速,有两人迅速持剑迎上萧景睿,另外几个目标明确,直奔主屋,萧景睿没有兵器,来人武功不弱,他下手毫不留情,不过三招便夺了对方兵器,另外几人速度奇快,眨眼便破门而入。

“苏兄!”

萧景睿目呲欲裂,据他所知,梅长苏身边只有一个飞流,而如今飞流不在,屋里只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梅长苏,结果如何可想而知,他冲到门口身形一顿,只见门内不远处立着一个人影,屋子里重新亮起清灯,昏暗的光线里,那人长身玉立,眉眼冷清地看过来。

“韩姑娘?!”

“景睿,这么晚了,你怎么会过来?”梅长苏举着一盏烛火缓步走近,语气十分意外,见他安然无恙,萧景睿放心至于,这才看到,地上倒着几个黑衣人,都已经绝了气息,面上的黑巾都被挑开了,萧景睿的视线扫过其中一人时,整个人仿佛凝滞了,只因那人他认得,是他父亲宁国侯谢玉身边的长随。

黎纲很快带人进来,不多时便收拾干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告知了自己已经买下宅院,很快就要搬走的消息,目送萧景睿心事重重地走出去,梅长苏叹息一声,“对于景睿来说,这才只是开始,希望以后他能承受得住。”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这些事他迟早要面对的,只是可惜了他这般难得的性情。”韩楚把软剑缠回腰间,闻言收回目光道。

梅长苏没再说什么,等飞流从外面回来便回床上睡了,第二日一早,他带着几样简单的行李,于雪中悄然迁了新居。

黎纲早带着人提前住进了宅子收拾齐整,找的人效率很高,当天大门口就正式挂上了“苏宅”的门匾,三进的院落并不十分宽敞,梅长苏住进来之后,挥手又把旁边的园子也买了下来,推倒了隔墙,面积就整整扩大了一倍。

韩楚搬进了苏宅,住在了梅长苏隔壁景致还不错的小院里,房间窗外光秃秃的树枝上覆着一层厚厚的雪,她随意转了转便十分满意地点头,然后出了门,晏大夫正在特地给他准备的药庐里,他到金陵来是跟蔺晨打了赌的,因此一住进来就给梅长苏仔仔细细地诊了一回脉,列了好几条注意事项。

梅长苏一边听,一边点头,心里却有几分无可奈何。

蒙挚和誉王一前一后,一暗一明地造访了苏宅,后者得知了主审滨州侵地案的人是皇七子萧景琰之后仍旧不肯死心,上门请教梅长苏,言语之间还是希望梅长苏能想法子保住庆国公,梅长苏花了点时间与他周旋,回来的时候看到韩楚在院中指点飞流堆雪人。

飞流努力了半晌勉强拼出了个人形,虽然在韩楚看来有些不忍直视的,但她也不好打击飞流的积极性,对飞流她一向是鼓励为主,不时给点建议,看他认真地一点点做着调整,又从屋里拿了梅长苏一件披风来给雪人披上,不由摇头。

“飞流,雪人是不怕冷的,你给它披这个做什么?”

飞流头也不回地说:“苏哥哥。”

韩楚理解了一下飞流的话,“你的意思是,你堆的雪人是苏哥哥?”

“嗯。”

韩楚笑了,眼睛一转又指着旁边那个绝对看不出人形来的雪堆,上面稀稀拉拉的落了不少枯枝散叶,侧边还插着一把不知道哪儿来的折扇,忍着笑问:“那这又是谁?”

飞流皱着俊眉偏过头看了一眼,“坏人!”说着顺势丢了一团雪过去,勉强可以视为脸的部分立刻塌了一半。

别说韩楚,连梅长苏在一旁都有些忍俊不禁。

飞流终于满意了,回头看到梅长苏,眼里亮晶晶的带着期待,梅长苏走近,摸着他的脑袋夸了两句,少年得了夸奖很高兴。

正说着话,黎纲走过来,“宗主,您找我?”

“嗯,”梅长苏拢了拢身上的披风,道,“我明日要去一趟靖王府,你准备一下。”既是要上门拜访,加上靖王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梅长苏的主君了,礼物自然是不能含糊的,黎纲得了吩咐转身去准备了。

“庭生!”飞流忽然叫道。

梅长苏摸着他的头,“嗯,飞流还记得庭生弟弟吧,他上回不是送了一只小鹰给你吗,明日苏哥哥带你去看他,你也给他准备一份礼物,好不好?”

“礼物……”少年重复了一遍开始苦苦思索到底什么才能当做礼物。

飞流扶着梅长苏往屋里走,韩楚走在另一侧,道:“郡主招亲我没有亲眼见到,结果却是一进金陵就听说了,另外还听说郡主对招亲并不上心,倒是对苏先生你青睐有加,难不成她……”

“霓凰并不知道我身份,”梅长苏明白韩楚话中未竟之意,摇了摇头,“整个京城知道我回来这件事的人,除了蒙大哥也就只有太奶奶了。”

“我知道你和蒙大统领早有联络,他知道你的身份实属正常,但太皇太后怎么会。。。”

“我也不清楚太奶奶为什么能那么轻易地认出我来,”梅长苏语气低了一些,“她记性已经很差了,连常在她眼前的景睿,豫津他们都不认得了,我容颜大改,霓凰招亲那日意外见到她,她开口就叫我‘小殊’。”

韩楚心下叹息,她幼时因身份所限并不能时常进宫,但每逢太皇太后在的场合,连她也是可以不拘身份随意玩耍,甚至还能从太皇太后那里得到赏赐。

太皇太后对所有晚辈都十分疼爱关心,而林殊可以说是太皇太后最喜爱的一个孩子,一桩惊天逆案,把她最疼爱的几个小辈都葬送了,对她的打击有多大可想而知,涉及到旧案,总是不自觉地让人心情沉重,尤其是这件案子的罪魁祸首同自己有无论如何都无法斩断的联系。

“霓凰到现在也没有嫁人,林大哥,你有没有想过……”

梅长苏摇头,“我是梅长苏,也只会是梅长苏,而霓凰,等旧案昭雪之后,她就能放下那些旧事,再无后顾之忧地真正敞开心扉去接纳一个人,能够陪她白头偕老。”

韩楚惊讶地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很难,你不想把她牵扯进来,可是将来旧案昭雪,你恢复了林殊的身份,也要让自己置身事外吗?”

“子玉,这些话以后都不要再提了,”三人一道进了室内,梅长苏捡了离炉火最近的地方坐下,眉目疏淡,语气如常,“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的身体状况你也知道的,已经耽误了她这么多年,实在不能再拖累她了。”

韩楚想说霓凰郡主并不会觉得那个婚约拖累了她,这些年霓凰一直都是一个人,除了因为穆青年纪还小不能承担起云南王的重任,也许更多的,还是因为她始终不曾放下她的林殊哥哥,她回京后还没正式见过霓凰,她记忆里的霓凰是个娇俏灵动的天之骄女,但这些年关于霓凰郡主的传闻她也听说不少,从不谙世事的闺阁千金到如今执掌南境十万大军的统帅,甚至琅琊高手榜上都有她的名字,韩楚能够想象她会是何等飒爽英姿。

“更何况,”梅长苏继续说,“不论最后赤焰这件案子翻得多彻底,我都永远只会是梅长苏,不可能再恢复旧日身份了。”

韩楚沉默良久,“。。。对不起。”

梅长苏偏头看她一眼,“你不必说对不起,这件事同你没有丝毫干系,说起来,当年你离京之前送来的锦囊,后来父亲交到了我手里。”

韩楚道:“那是娘嘱我一定要亲手交到林帅手里的,我并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梅长苏几不可闻地叹息,“父亲和我都知道,只可惜,当时我们谁都没有在意。”若早生警惕之心,或许当年也不会走到那样惨烈的地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虐恋系统逼我攻略反派之有能耐来追我呀

    此时,李浩天已经彻底熟悉了运转轻功时候的感觉,正当他欢快的朝着崖下掠去之际,迎面却有一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来。还未等他说话,那人在见到李浩天的瞬间,身躯却是明显一顿,直接就落在了地面上,拦在了李浩天的身前。“你这逆徒!今日我便替华山清理门户!”说话这位不是别人,正是朝着思过崖赶来的岳不群。在见到李浩

  • 重生之千金不能惹在线阅读黑狗,白鱼》

    第2章《黑狗,白鱼》这肉身,从上到下,没有一星半点儿与众不同的地方。周天龙在光溜溜的上身套上一件黑色的背心,打开卧室虚掩着的两扇木门,快步走到后院。从瓦缸里舀出两瓢清水倒在铜盆里,快意地抹抹脸和脖子,“噗”地把水泼在院里的地上。看着世上最灵巧的物体,“嗞”地钻进青砖地缝里,冒出一股蒸汽,转眼在烈日下

  • 彼岸之风华女帝第4章在线阅读

    “……然后,龙之介问我是不是开孤儿院的。”她以平缓的语气作为结尾,扒拉了一口熬得格外浓厚的咖喱。额前秃了一块的店主举着燃了半截的烟大笑着:“芥川小哥竟然这么问的吗?”“嗯。”织田发出一声鼻音。那日之后织田花了几天的时间替芥川办好了手续,将他的名字落在了她的户籍下,只不过芥川坚持不更改姓氏,织田也没有

  • 喝可乐的地表最强在线阅读诡异开局03

    最近,火之国的贵族间突然流传起一个消息,传言雪之国新登基的女王愿以一座城池为聘,求娶一位忍者当王夫。先前听到的人摇头晃脑,直言此事是无稽之谈,消息证实后无不是捧腹大笑,深感雪之国新登基的女王是个傻子。“不是傻子是什么,只有傻子才会让一个身份卑贱的忍者当王夫。”穿金戴银却满肚油肠的商人把唾液喷得到处都

  • 杀手重生:腹黑王爷要休妻之狂蟒雷克(7)

    伊凡睡梦里一直有一间巨大的房子在忽隐忽现,上面的那个孽字晃的他头疼欲裂,四肢僵硬的伊凡感到自己浑身都在被火烧;但是又出奇的寒冷。胸口很闷,很难受。突然伊凡感到一记重击打在胸口上,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一阵畅快,随即是剧烈的疼痛,痛不欲生,就像绞碎了五脏六腑,斩断了四肢。眼前是一个彪形大汉,手长脚长,

  • 掌中娇妃了明因果,最后一次机会

    有人说如果能穿越一次,他就一定能干成一番大事。如果在普通世界的话,就能家财万贯,美女如云;如果在修真世界的话,他就能成仙成祖,不死不灭;如果在架空历史之中,他就能出将入相,甚至当上皇帝,成就一番事业等等。陈峰在刚穿越时也是这样想,但他失败了。第一次时,他到了完美世界的一个平行世界,想借助主角石昊成就

  • 洪荒之我为帝俊第四章在线阅读

    Chapter4所以到底是谁“对了,我叫做朱雀。”少女瞧着云笙,非常满意的样子。那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看着云笙,“白虎。”穿着休闲衣服的男人则是说道:“我叫做玄武。”云笙眨眨眼睛,“好像还差一个青龙?”“哦,他还在睡觉,暂时醒不过来。”朱雀耸耸肩,谁知道青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呢?不知道,那就暂且当做他

  • 绿了皇帝以后在线阅读禁区

    这里是墟界,一切故事都将在这个世界展开。墟界,无边无际,没有人知道墟界的尽头是什么,没人知道墟界有多大。此刻,墟界的边缘,一片黑暗弥漫之地,有一座小村子,叫做光明村。可能是因为周围终日无光吧,所以这座村子叫做光明村。因为地理环境的特殊,这里没有任何外人来过。墟界的人们也不知道在这黑暗禁区之中会有一座

  • 我真的没有信息素[穿书]在线阅读第4节

    凌飞等人立刻围上前。少女手中长剑迅速飞舞起来。竟有剑气纵横。顿时剑光肆意。“哦?不愧是我凌飞看上的人,竟然能够能够凝聚剑气了。若不是家族赏赐给我这件软猬甲,恐怕今日我还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了。”说着一掌击出。凌飞不打算留手了,带刺的玫瑰,只要拔光了就会温顺了不是。“流砂掌。”云毅正躲在不远处看着。从几

  • 三王爷心上有个小甜娇之她千娇

    她千娇百媚第一章·朝夕醒的时候已经日上枝头了。床正对着偌大的落地窗,夏日阳光日头正盛,单薄的白色纱帘并未起到任何隔绝热浪的作用,窗幔正上方有冷气喷薄而出,两股气流相撞。奶白色的气流被尘埃吞噬。不过片刻,房门被人敲响。朝夕并未出声。旋即,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朝夕接起电话。短暂的呼吸声充盈在电流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