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风仙传在线阅读第10节

2022/1/15 3:51:20 作者:风柒辽 来源:纵横中文网
风仙传
风仙传
作者:风柒辽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对性格迥异的师兄弟,追寻恩师仙迹,搅动天下风云,无意却堪破尘世天机!有诗曰:玉京万仙不曾愁,迷胧星辰花阙楼。岂知凡尘俗世梦,竟有残春与悲秋!

七月敦煌,酷暑难耐,烈日灼人。这里距阳关和玉门关都很近,是河西走廊重要的枢纽,也是丝绸之路必经之地。

城外停满了驮马车乘,街上行人熙攘,摩肩擦踵。与扬州城的十里繁华相比,全然一派边陲重镇的忙碌富庶。东西方文化交融,西域人和汉人之间的生意往来格外密切。

除此之外,很多商旅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出关做生意,遂开辟了敦煌到中原的商路。货品运到敦煌,可以出关的商人就在敦煌买卖货品。

不仅省去了旅途的时间与花费,大量货品的交易,还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每天都有中原丝绸茶叶和西域玉石良马进出敦煌。有的向东,有的向西。

城门前人流涌动,官道一侧站着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都穿着青色祥云道袍,后背长剑。

看着来往的马车,其中个子稍矮的男子问道:

“大师兄,你说师父怎么不让咱们去双塔寺拜访普行大师?双塔寺就在这敦煌城北,何必非要去河南那么远?”

高个子男子道:

“你和沐师妹都是第一次下山,走得远一些,也是种历练,而且看看沿途的风俗景色岂不是好?当年普行大师与师祖平辈论交,若师祖还活着少说也有九十岁了。普行大师年纪大了闭关清修,外人也不好打扰。

再说我们一行去菩提寺拜访清惠大师,说不定会安排别的师兄弟去双塔寺。”

矮个子男子听了,又道:

“可我听上官师兄说咱们天墉城很多年不和双塔寺来往了,平日里也几乎没有走动。”

“这些事上官师弟怎么会知道清楚?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矮个男子诺诺应了。他名为刘灏,高个男子名为张明轩,他俩是同门师兄弟。刘灏从小在天墉城长大,除了和师父学艺,就是由大师兄教导。所以对这个师兄言听计从。

“临行前师父叮嘱我。进中原之前换一身行头,别让人辨出身份。咱们就在这买几件衣裳换了,再雇辆马车去河南。”

又问那姑娘。

“沐师妹,你看怎样?”

那沐师妹道:

“张师哥,出门时候我爹爹跟我说,什么事情都听你的。你是师哥,我与刘师哥没有你见识多,你打主意就是了。”

“沐师妹说这些就客气了,我无非比你们早生了几年,很多事咱们三个还是得一块拿主意。”

那沐师妹名叫沐筱筱,修为也还罢了,是天墉城掌门的独生女儿,在天墉城如同公主一般。虽不谙世事,却温柔可人,从来不骄横刁蛮。所以天墉城的师兄师姐们都喜欢她。

“张师哥,我什么都不懂得,都听你的。”

刘灏也道:

“大师兄你就别谦虚了,我俩第一次下山,能有什么见识?”

张明轩这才应了。本来去菩提寺不是什么大事,天墉城每隔两年就派弟子去拜访交好的各派,送上名帖礼物。

两年前他就随同师父走过一趟。当时在玉门关外换衣买马,一路骑马到河南,无聊之极。师父说怕贼人暗算,耽搁行程。他心中却道:

“天墉城这般大的名头,哪有贼人敢与我们作对?”

他始终认定尽管师父平素好酒,修为在当今天下则必定数一数二,更觉得师父杞人忧天。别说贼人不敢来,就算敢来,自也能轻松对付得了,怎会耽搁什么行程。

然此行带着沐筱筱,纵使胆子再大,也不敢轻率。否则的话,莫说换衣服骑马去菩提寺,早就御剑堂而皇之的赶赴河南了,余下来的时间多半还要四处逛逛,找些事做。

当下咳嗽了声。

“那咱们就先去城里找家客栈住下。我去买衣服来换,刘师弟你去买马匹马车。”

沐筱筱抢着道:

“张师哥,我也要骑马。”

张明轩点头:

“既然沐师妹这么说,就买三匹骏马,捡好的买。”

刘灏应了,微微想想,又道。

“师兄,好的马是什么样的?”

张明轩也不懂,却装作很明白的样子。

“你就挑贵的买,贵的就是好的,懂了吗?”

刘灏茅塞顿开,连连点头称是。

三人选好客栈,沐筱筱留在房里休息。他二人分别去采购。

刘灏第一次花钱买东西,兴奋不已。到了马市,也不去多逛,看准了一匹健马,便问道:

“老板,这匹马多少钱?”

马商赶紧过来招呼。

“客官好眼力,这是西域良马,我见客官面善,这匹马四十两银子就卖给你。”

其实那马成本不过十几两。马商见他不似本地人,才敢要这么高的价。

刘灏哪里明白这些伎俩?天墉城极俱奢华,很多物件都价值连城。他从小在天墉城长大,好东西见得多了。

总觉得四十两实在太便宜,这个价格的马肯定不会是好马。摇摇头转身就要走。

马商忙拉住他。

“客官,这匹马的确不怎样。您再看看这匹如何?”

拉着他到一匹高大健硕的马匹前。那马腿肌肉纵横,眼中精光闪闪,一看就擅长奔跑。刘灏颇为喜欢。

“这匹马好,多少钱?”

马商见他没看上西域普通驮马,还道他是内行。不敢再叫高价,想了想,道:

“这匹马最少一百二十两,您看怎么样?”

刘灏大失所望,又要离去。马商咬咬牙:

“一口价,一百两。客官,可不能再低了。您是行家,一看便知。我绝对没敢骗您呐。”

刘灏苦笑,不知说什么好,反正一百两的马他不要,坚辞走开。

马商大急,在敦煌卖马并不容易,有人上门就不能随便错过。虽然不少商贾在这换马。毕竟走一次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两年三年。

但驮马出去老的死的,一次也用不着换上太多。那些良马就如同赌博一般,价格太贵。这地方买马多是驮马,也有些旅客为了赶路买些良马。

碰上识货的卖不出高价,不识货的往往又没那么多钱。若是能碰见人傻钱多的买家,随便赚上百十两都不在话下。

这马商此次的运气就不好,手中这一匹良马在手里快两个月了,每天只是犯愁。马匹和丝绸茶叶不同。丝绸茶叶保存得好了,几年后也可以卖。

马匹却天天要吃草料。敦煌地处大漠边缘,草料非常贵。为了不让马匹消瘦影响了价钱,还需喂上好的草料。

现在这马已经开始赔钱,再过个把月,手里这些银子恐怕连草料钱都付不起。到时候只得将马匹贱卖,甚至很有可能倾家荡产。

只得先把这良马赔钱卖掉,一来节约草料,二来不致赔得太惨。这才气苦的道:

“客官,价钱好商量。实在不行您给个价,只要差不多您就牵走。”

刘灏看他诚心卖马,道:

“你这最贵的马是哪个?”

马商一愣。他手里最贵的就是这匹骏马。他经商多年,早学得期间狡狯。并不直接道破,反问道:

“客官,多贵的都有。您打算买多少钱的?”

刘灏想了想。

“少说也得五百里一匹。”

马商还道他说笑。五百两的马除非是绝顶神驹。那种千里马万里挑一,除非有机缘方能碰上?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刘灏有点不耐烦。

“到底有没有啊,要是没有我就去别家买了。”

马商不及多想,忙道:

“有有有,在我这买就对了。您等会,我去给您牵来。”

走到马厩后,犹豫了好半天。眼看着都是些老马病马,晚上就要送去酒楼宰杀了。这马牵出去,如何唬得了人?刘灏在外面大声催促。马商无奈,随手牵了匹病马出来。

“客官,您看这匹怎样?”

刘灏看看病马,看看骏马,但凡生了眼睛的都能分出优劣。不过那骏马要价一百两,听马商的意思似乎还能再便宜些。

瘦马则是五百两的,相差整整五倍。大师兄的话肯定是没错,贵的就是好的。瘦马虽然表面难看,定是有它的特异之处。师父不也说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那这马自然也不可貌相。指着瘦马道:

“这是五百两的吧。”

马商心里惴惴,不知对方身份,生怕是存心试探。从刘灏表情上又看不出是喜是怒。始终不敢明说这瘦马价格。万一被扭到府衙,也来个死无对证。

他倒是聪明,也不直言:

“客官,其实用不着买五百两的马。我看您还是买一百两的吧。”

刘灏大怒:

“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你别骗我买一百两的劣马,我就要这个了。”

从腰间解下钱袋,数出十五锭银子。

“这是一千五百两,你数好,我要买三匹。”

马商后退一步,狠狠的掐了大腿一把,怎么感觉是做梦一般?心中只道:

“世上哪里有这等好事?竟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白白送我一千五百两银子!”

咬破舌头,将血咽进肚里,才敢伸手去接银子。他双手颤抖,牙齿打战。见了银子哪怕是要人赃俱获也顾不得了。忙到马厩后拽了两匹瘦马回来,交到刘灏手中。

刘灏见有匹瘦马比其余两匹精神许多,有些诧异:

“这也是五百两的,怎的不太一样?”

马商忙解释道:

“这匹是七百两的。您看这毛色...不,看这马蹄...哦,这眼神,对,对对对对!这眼神!您看这眼神就比那两匹精光。青里透绿,绿里透黄,黄里透红,红里透黑,绝对是万里挑一的良种啊!”

刘灏仔细一看果然不错,点头赞许。想堂堂天墉城弟子不能占人便宜,又取了两锭银子放在了马上颤抖不止的手中。这才握着马缰昂首的大步走去。终于办了件大事,买到三匹好马。五百两的马,还有一匹是七百两的,谁敢说这不是好马?

一边走一边在七百两马匹上做了个记号。这七百两的马得给沐师妹骑,我和师兄骑五百两的就行。

马商大口喘气,头晕目眩。眼见刘灏出了马市,一跤坐倒。望着手里的银子,百感交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无尽世界在线阅读第七章

    距离太近,有时候会让我们分不清友情和爱情。KO一直都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直到吻过正在熟睡的郝眉之后,就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抱着郝眉用过的被子,大口大口的闻着早已不会存在的他的味道,无数遍的回忆当时的那个吻。KO从来都知道自己居然还有欲望,直到遇上郝眉。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KO也如此确定了对

  • 网游之坏蛋传说第七章

    “大人!空知原离村,至今不曾回来。另外,方岩在空知原离开后跟了出去,也尚未回村。”“派人去找!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空知原带回来!没有他,那个女人是不会听话的!那我们只能等着心脏爆裂而亡了。记住!不许伤他,找到他,带他回来。至于方岩……没有我的命令居然擅自离村!找到他带回来听我处置!”“是!”这就是幻隐村

  • 阳光终会破云而出落水剑诀

    “嘶~”客房之中,应天脱掉自己的上衣清洗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的伤口,刀伤不及时处理化脓就麻烦了。他到楼下取了一盆清水擦拭过后他取出师傅临别时交给自己的伤药直接撒了上去,霸道的药性使应天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还是半夜整个客栈都很寂静,借着灯光他从枕头下取出一本书简,赫然就是先前李逍遥交给应天叫他多加练习的《

  • 总有妖精想做人在线阅读风起云涌雨落

    海上某处小岛,长满了参天古树和半人高的杂草,一片郁郁葱葱。然而,在这绿意盎然的地方,居然听不到任何虫鸣鸟叫。而杂草丛里那藏着的细长蜿蜒的小径表示了,这里是有人的!崎岖的小径通向一个山洞,如果你有机会走进去,就会发现这只是一个简陋的洞府,但是如果你以为这只是一个野人或者鲁滨逊那种遇难者临时的住处,那就

  • 世子妃今天又作妖了之尹!志!平!???(9)

    这天干完活感觉有些累了,便在一旁睡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李涛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睛,李涛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眉清目秀的少年道士。少年道士看到李涛醒了便问到:“你是哪一个?怎么在我李师兄的房里?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听到少年道士的话,李涛揉了揉眼睛说道:“我叫李涛,是来拜师的,我打杂回来便没有看

  • 阴阳我独尊在线阅读第一节

    元和二十八年秋。落英山上,风起云涌。一曲《绿衣》在山中回荡,幽幽琴声如泣如诉,催人泪。山顶上,整整齐齐一排坟茔前,长发飘散在身后的女子,麻衣布裙,风骨傲然。修长的纤纤十指在琴弦上翻飞,流淌出来的幽幽琴音回荡在山间,百转千回。从山下路过的人无意中得闻此琴音,无不停下脚步静静聆听,听着听着就被充满思念的

  • 逆龙第6章在线阅读

    武冲之离奇的消失在了断魂涯,这是伍玥怎么也无法接受的事,她苦寻半月无果,只能心力交瘁的回了归雁山庄。她内心始终坚信,天生道体之人,是不会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的,他一定是摔落悬崖了。武冲之,肯定还会再出现!伍玥病倒了,伍家全乱了。张家,虽然被王家、赵家压制了三百年,可对于修道界,其龙头地位一直没变。伍家

  • 我能预知未来二章

    第二章陆浩在校成绩各方面都非常优越,越来越得金黎的赏识。一个月后……学校食堂陆浩和金黎面对面对坐着,柯灵和T先生坐在一旁。金黎:“陆浩啊,你成绩挺棒的,人品也好,不如加入我们学生会吧。”“啊~~真的吗?我……可以吗?”“当然~学生会呢,有两种方式可以加入—一种是自己填写申请书,另一种就是原学生会成员

  • 男主他长得丑[歌剧魅影]第1章在线阅读

    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感谢【天羽】投的月票!

  • 英俊的黑魔王[综]高冷影帝(1)

    洛焉只穿着休闲的T恤和牛仔短裤,因为之前在房间睡觉打游戏,下来匆忙也没来得及化妆梳头发,干净的脸蛋上没有那些多余的修饰反而更显得她五官精致漂亮,随意披肩的长发有些微乱,但也意外的有种慵懒风情。靳丰站在电梯外,看着电梯里素面朝天,衣着随便的洛焉,一时竟有些没认出来。“嗨,靳导!”洛焉巧笑嫣然朝他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