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庶女狂妃之讯问(7)

2022/1/15 3:12:27 作者:小妖重生 来源:言情小说吧
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作者:小妖重生来源:言情小说吧
她:宰相府庶出的四小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琉璃国第一美人,一直以为自己嫁的是芳心暗许的四皇子,成亲当天才发现自己要嫁的居然是戴着面具,癫狂痴傻的七皇子,恍若晴天霹雳,羞愤难当的她选择撞墙尽。她:武家第三十七代掌门的继承人,嚣张狂妄,为人奸诈,却在喝了所谓的掌门圣水以后,死于非命,附身在莫夕颜身上,代替她嫁给传闻中的七皇子,开始了她护夫的旅程。此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坑品保证,故事精彩,欢迎收藏。女主强大,有实力有势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故事。男强女强,强强对抗,强强联合,男配多多,坑品保证,故

送走卫褚之后,苏闲回到办公椅上,坐了片刻,拿起桌角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苏副处长这么闲?这才上班多久,就有空打私人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调侃的笑意,让苏闲也跟着笑了起来:“不闲,忙得很,只是有点担心你。”

“这么多年朝夕相处的,我的身体状况你不清楚吗?没什么可担心的。”对方说的云淡风轻,却令他的眼神黯淡了一下。

许是没有等到他的回复,那头的人再次出声:“倒是苏副处重操旧业,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苏闲跟这人相知甚深,哪能听不出他是在有意转移话题,笑了笑,也就顺着他说了下去:“还行吧,目前为止,底下的人还是挺给我面子的。”

“我们苏副处的面子当然大了。”

熟悉的揶揄让苏闲哭笑不得:“要我说,你可比我膨胀多了。”

“可以啊,中老年人终于学会流行语了?”那边笑完之后,语气正经了起来,“那说点正经的,现任的一把手是什么态度?”

“还没见着,李东平到燕城出差了,不过早上他跟我通了个电话,还挺客气的。”

李东平便是特监处的处长,真论起来,在退休前,他其实是苏闲的下级。

法律规定就是那样,纵使苏闲各方面都不是李东平可以相提并论的,但他就只能呆在副职的位置上。

跟曾经的下属对调了位置,要是换个人,估计很难过得了这一关,不过苏闲不是一般人,他是特监处的创立者之一,曾经参与了每一条法规的起草,不会因为这种事而烦恼。

可他不在意,不代表旁人也这么想——他才回来一个上午,已经不止一个人旁敲侧击,试探他的态度了。

看得出来,有人想借此事做文章。

其中不乏从前与他关系很好的老部下。

苏闲摇摇头:“现在的特监处真的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一个个心思都太活络了。”

电话那边的人自然听得出他的失望,也跟着叹了口气:“人就是这样的,趋利是天性,反而你跟霍璟这样一心为公的,才是少数呢。”

苏闲又笑了:“钟大顾问就这么把自己摘出去了?”

“哈哈,我当你是在夸我了。”

“特监处现在变得乌烟瘴气,也不能全怪杭承宇周叙那些人。”苏闲的语气变得低落,“我跟霍璟都要负责任,其实当初就已经有苗头了,只是我们都选择了忽视。”

“不是你的锅就别乱背了。”手机里的声音淡淡的,“这分明就是这一届的领导班底的责任,其中问题最严重的就是那个李东平。要不是他默许甚至推波助澜,局面怎么可能恶化到这个地步。”

苏闲默然,对方虽然很早就离开特监处,但最早的雏形就是他提出来的,要说失望和心痛,他不会比谁少。

“但我想,情况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所以你才会回来,不是吗?”他笑,苏闲却是苦笑:“可刚来半个上午,我就开始怀念我们的退休生活了。”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吗?心里装着事儿,还怎么逍遥的起来?”对方毫不客气地奚落他,“你就是天生劳碌命,受着吧。”

苏副处无可反驳,只好转移话题:“我问过周叙的状况了,他从四楼摔下来,情况不太妙,医生说,一周之内醒不来的话,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那边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出声了:“可惜了。”

“我记得你当初好像还挺欣赏他的。”苏闲回忆起旧事,“你们都是精神系异能者,你还指导过来着。”

“他很聪明,业务能力也很强,否则也不会升这么快,不是吗?”

“就是心术不太正。”苏闲想起他干的那些混账事儿,还是挺失望的,“升得快又怎么样,一个副处也就到头了。”

那边又笑了:“苏副处,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淡泊名利的。”

“我现在还挺头痛的,时隔五年,我不知道部门里还有多少人可以信赖。”

“招一批新的?反正公考也快了。”

“我也这么想。”苏闲想了想,忽然想起卫褚,“不过有个情况特殊的人,还是可以用一下的。”

“哦?”

“还挺年轻的,原本是名监察员,后来跟周叙不对付,被塞到了档案处,应该跟高峻玮他们没什么牵扯。”苏闲笑道,“今天叫来见了一面,是个可造之材,就是有点谨慎过头了……不过也正常,毕竟吃过亏。”

“那不挺好……”

苏闲发现对方的语速变缓,还夹杂着一丝不太明显的疲惫,急忙打断他:“你累了是不是?不说了,你休息吧。”

那边苦笑起来:“也不至于……”

“别忘了吃药。”苏闲提醒道,语气严肃,对方只好应下来:“知道了,你好好工作。”

他停了一下,又叹了一声:“周叙在哪儿?我想去瞧瞧他。”

“在隐山医院。”

他笑了:“那巧了,算是我的地盘儿了。”

“之后我陪你一起去吧。”

“好。不耽误你了,忙去吧。”

等那边切断电话,苏闲又拿起座机的话筒:“杭承宇还是一言不发?”

“是,他坚持要我们取掉项圈,否则拒绝交流。”

苏闲一声冷笑:“都到了这时候,还摆着臭架子呢……行吧,安排一下,我去会会他。”

这个房间除了一套桌椅和一张床之外什么都没有,在苏闲到来后,多了两杯水。

杭承宇差一年满四十,混到这个位置上,也算是年轻有为了。不过他们这类人情况特殊,再年轻再能干也就止步于此了。

杭承宇应该是不甘心的,否则这几年也没必要这么折腾。

他也算是资历很深的异能者了,梦川未开放之前就是特监处前身治安管理局的一员了,他没在苏闲手下做过事,但苏闲对他还是蛮有印象的。

拼命三郎。认识杭承宇的人基本都会对他做出这么一个评价,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很拼,中年上位后依旧如此。

杭承宇的异能体现在超强的身体素质上——强化的体力、速度、耐力、敏捷性,这些经过特训的非异者也可能达到,而让他脱颖而出的是常人难以拥有的快速自愈能力。

这些受到强化的特质已经让杭承宇的身体素质超越了最顶尖的运动员,但他并不满意,在能人异士众多的治管局乃至后面的特监处,他的异能显得相对平庸。

有人刀枪不入,有人飞檐走壁,有人快如闪电,有人能在水中闭气数小时……他好像什么都还过得去,偏偏哪项都有人比他强。

因为中不溜的水平,杭承宇年轻的时候常被拿来取笑,兴许是这个缘故,让他比旁人要努力也敏感得多。

他时常被拿来跟前辈霍璟对比,事实上,他们各方面确实都挺相似,包括那股子不肯落后于人的拼劲。

可问题是,霍璟是非异者,而他则是异能者。

这种比较,本身就是一种奚落。

苏闲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昔日的下属,他天生老相,二十岁的时候就长得像四十的,现在真到了四十,却又跟二十岁的时候没多大变化。

杭承宇端坐在床边,背脊挺直,衣着整齐,并不显狼狈,深陷的眼窝和紧绷的嘴角令他整个人显得有些阴沉。

他们的目光相接,杭承宇略微变色,苏闲莞尔一笑。

“好久不见。”

情况确实如此,五年前,苏闲从副处的位子上退下来后,一次也没回过特监处。杭承宇事务繁杂,跟苏闲关系平平,自然没有走动的必要。

而他们的关系之所以“平平”,大概是因为苏闲离开的时候,向上边推荐的继任者人选里并没有他。

不过就算在那之前,他们也不是一路人。

苏闲从来不认为杭承宇跟霍璟像,尤其是这几年杭承宇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人失望之极。

“原来是你回来了。”杭承宇也扯了扯嘴角,比起先前对别人的不理不睬,他这算是给苏闲几分薄面了。

苏闲拉开椅子,隔着桌子,与他相对而坐:“你见到我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闻言,杭承宇那点本就勉强的笑意顿时消失无踪,他语气冰冷:“何必装模作样,我知道你回来的目的。”

苏闲笑容不变:“既然你知道,那就配合点呗。”

杭承宇没吱声,手上却有了动作——他指了一下脖子上的项圈。

苏闲当然清楚他的意思,他也坐着没动:“这不符合规定。”

杭承宇瞥了他一眼,笑的嘲讽:“怎么,还怕我逃跑不成?”

“要是不想逃跑,为什么非要摘下项圈?”苏闲反问,他眼底讥诮更甚:“那你和外面那帮人都是摆设吗?”

里里外外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唯有苏闲不怒反笑,他笑着下令:“你们都出去吧,我单独跟他谈谈。”

下属们听命行事,正要退出,却又听到苏闲出声:“对了,他那项圈的密码跟我说一下。”

一名女下属当即变色:“副处,这……”

“没关系。”苏闲语声温和却坚定,“如果出了事,责任我会抗。”

这话一出,也就没人再作声了。

门被带上,一时间,单间里只剩两人。

苏闲手里拿了个手表样的东西,按了一下,表层的玻璃罩一分为二,他的指尖飞快地在数字刻记上点了几下,杭承宇颈上的项圈一直闪着的蓝色光点转为红色,项圈随即脱落。

杭承宇缓缓地吐出一口气,随手将项圈放到一边。

“满意了?”

苏闲淡声发问,杭承宇望向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

“我没想到你这么好说话。”

“反正你打不过我。”苏闲说的云淡风轻,却有意无意地戳中了杭承宇的痛处,后者冷笑:“一把年纪了,对自己还这么有自信。”

“也就比你虚长几岁。”苏闲并不吃激将这一套,甚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难道你以为你还很年轻?”

杭承宇的反应可比他大多了,他脸颊的肌肉抽了一下,显然正在咬牙。

“好了,我今天可不是来跟你叙旧的。”苏闲拿起水杯,碰了碰嘴唇,“说点正事吧。”

杭承宇对他的来意心知肚明,对自己的处境亦是心中有数:“周叙那小子跟你说了多少?”

苏闲失笑:“你们俩这关系,还真够塑料的哈。”

杭承宇面色铁青,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对于出卖了他的周叙显是恨之入骨。

他语气十分轻蔑:“不过是条狗罢了。”

苏闲嘲笑道:“被自己豢养的恶犬反咬了一口的人,你又算什么呢?”

杭承宇怒目而视。

苏闲完全不受影响,他从周叙的告密中拣了两项最严重的说:“第一,他说你才是‘坟场’的内应。”

杭承宇破口大骂:“他放屁!”

苏闲面带微笑:“第二,他说你为了提升异能,一直在断断续续地服用禁药。”

杭承宇一下子哑火了。

苏闲察言观色,挑了挑眉:“看来,至少这第二件事你是真的干过。”

杭承宇仍是没吭声。

“按照周叙的说法,你近两年应该没有再用过了——可问题是,只要异能者摄入过那种药物,血液里的成分就无法完全代谢干净,就算痕迹再轻微,张既白也能验出来。”苏闲自顾自往下说,“你也是想到这点,所以才没否认吧。”

杭承宇的脸色很难看,服用禁药这件事他谁也没告诉,没想到早被周叙那祸害给看出来了。

偏偏他还秘而不宣,在最关键的时候抖落出来,狠狠地坑了他一把。

杭承宇恨不得生啖其肉,在他自觉对周叙不薄,没想到养了头白眼狼出来!

“内应的事目前还没结果。”苏闲淡淡道,“不过你的职位是肯定保不住了,搞不好还有牢狱之灾,怎么样,要不要戴罪立功一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主刀剑)遥远的归途之请柬

    一直等到傅老爷子吐完,被扶着躺好,兄弟俩才缓缓舒了一口气。傅景多看了两眼那堆呕吐物,似乎想找点什么,但实在是太恶心了,又听顾笙说里面有蛊虫,没敢靠太近。傅老爷两个多月没有任何运动,身体状况十分不好,但人却精神十足,想必之前睡的太久,休养好了。早在傅老爷子吐的时候,傅恒就把下人喊了进来,等到吐完,又漱

  • 逐梦江湖——记忆修复系统之卷 古城之谜

    四秦玉娇我再次来到了董奶奶的身边,鼓励她把蟾城的闲话讲下去,意想不到的是,董奶奶讲起蟾城来,竟是滔滔不绝,俨然是一位知识渊博的辽代历史学家,我的文学才华忽然显得非常贫瘠了,董奶奶的故事直装得我盆满钵漾,只好慌忙恳请作家左一相来帮忙,令人惊喜的是,竞整理出一部气势恢宏的长篇闲话来,它给我的印象是不亚于

  • [家教]D·斯佩多的几件小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段时间时间就像灌满沥青的沼泽,一不小心就陷入了关于M姐的记忆。一个人走进你的生活,越是浑然不觉就越刻骨铭心。还好有写不完的代码,不至于闲着出神时脑子里突然闯入她的影子。本以为可以慢慢一如往常上班下班,风平浪静。偏偏下午改代码时看到一段M姐做的注释,短短几行字竟然叫我陷入了不可逆转的漩涡。那是刚入职

  • 神域求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5胡柚犹豫了很久,出于同学关系,还是接了。“胡柚,这学期快要实习了,我大姨妈有个还算小有名气的报社,我和你一起去实习,你愿意吗?”张毅是个比较阳光的小伙子,和女生交流方面很腼腆,等了许久,听着胡柚没有出声,急忙开口解释,“你放心,我叫了一些同学和我们一起,反正人多了也好交流。”和任何人说话,胡柚本身

  • 兽神龙尊婚宴

    梁逍把李璐璐加入黑名单,定好闹钟睡了过去,等到火车到站,梁逍打个辆车,在订婚宴的酒楼旁边找到最近的一家的旅馆。梁逍知道,所谓的“订婚宴”,只是纪龄的一种玩法,纪龄完全可以利用家族实力对姐姐梁欢用强,但这个人渣偏偏要用骗的。酒店前台是个20出头的女孩,身段不错一脸浓妆艳抹,看着一身普通衣着打扮的梁逍,

  • 神奇宝贝之女帝之梦第4章在线阅读

    雪地被血污染红,寒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和刺鼻的腐臭味。阮秋秋双.腿发软的攥紧了手里的兽皮袋,紧张的抬起了头,望向了突然出现在山洞边上的那头狼妖。那头浑身血迹的狼妖。他妖形巨大,略佝偻着身体,有近三米高,将不大的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她得努力仰着脖子才能看到他庞大的身体。那是一具伤痕累累的身体——

  • 渡仙缘之风云起•中品蛊种

    看了几家人多的面馆,打量了一圈,然后找了家比较干净整洁的。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价格表,嗯,价格也不算贵。再看了看吃饭的几位客人,眼前突然一亮,目光停留在一个正在等吃的小美眉身上,不错,就是她了。小美眉身着清凉装扮,露出两条粉嫩修长的细腿,低头正拨弄着最新出来的iPhone7,不知道玩什么,正面露微笑,

  • 星石计划镜魔

    砚归也不知道有没有转换场景,还是后宅内,这一次,只有镜魔云妍一个人在,她坐在梳妆台前发呆,忽然用手捂着脸,摸索着。裴度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女人名是小蔷,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云妍不知道,这个事情在整个城主府是个禁忌,即便是想打听也无人知晓,可是她知道一件事,她不想做别人的替身,她是个魔族,魔族女子从来不

  • 纵剑第五章在线阅读

    定国公高峻年轻的时候就是个风流人物,出身世家,又文武双全,赢得不少贵族女子的青睐。在妻子齐氏死后,不知出于什么心情,他不再续娶,反倒将家中的内务交给妾室柳氏,也就是高纯名义上的母亲来管理。说起来柳氏也是出身士族,这样家族出来的女儿给人当妾室,是会引人非议的,但是年轻时候的柳氏看上高峻的丰神俊朗,甘心

  • 重生之逆转仙途在线阅读第10章

    轩辕释音微微一笑,拍拍他左边的榻,“离我那么远做什么?过来坐。”白落是这样想的,人家法力深厚,自己是个识时务的狐狸。她慢吞吞的走过去,轩辕释音也很有耐心的这么看着她走过去。“你不用理会那对母女,往后再碰上了也不必理会她们。”刚一坐下,轩辕释音开口道,“那对母女很擅长蛊惑人心,这九重天的人都觉得那对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