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能预见一亿个未来重新开始,创造回忆吧

2022/1/15 21:17:46 作者:扶摇直上八万光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能预见一亿个未来
我能预见一亿个未来
作者:扶摇直上八万光年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人任何一个举动,都有可能改变未来。而他却能预见一亿个未来,并选择最好的未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喂!于熙,走啦!放学了,还在发什么呆啊。”李奕明说。“哦,哦。”于熙下意识地点点头。

“你现在怎么傻傻的。有什么心事吗?”李奕明看着于熙问。于熙勉强一笑,说:“没,没什么”

李奕明沉吟了下,说:“你有什么想不通的事可以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到你。”

于熙看了他一下,低下头犹豫了起来,李奕明在旁边等着,没有任何催促。半晌,于熙点点头,开口说:“好吧,那我们找个地方说说吧”

“那我们直接去昨天说的那家新开业的披萨店好了。”

“披萨店?”

“昨天说要一起去尝一尝的那家呀?你忘了?”

于熙挠了挠头,郁闷地说:“哦,呵呵。确实忘了……”

两人收拾好书包后,去了离学校不远的那家披萨店。两人相对坐下后,李奕明点了个披萨和两杯饮料,然后看着于熙,等他说。

于熙眼睛不安地四处瞄了瞄,犹豫了一会后,才看向李奕明的眼睛。李奕明一直微笑着看着他,于熙鼓起勇气,低声说:“我……失忆了……”

“什么?”李奕明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

于熙有些痛苦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失忆啊,昨晚醒过来,周围都是陌生的。要不是看到自己的照片和日记之类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就……这样失忆了?你不会是唬我的吧?”李奕明一脸难以置信。

于熙默默地低着头,没有说话。李奕明看到他的表情也慢慢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于熙低沉地说:“我只记得……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好像什么东西给抓住了,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然后有个人,她抱住了我……然后将我拖出了一个什么地方……”

李奕明困惑地摇摇头,“你这是什么梦啊?”于熙迷茫地摇摇头,“不知道,但是我脑海里只有这么一点印象了。”

李奕明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于熙也沉默了下来。过了会,李奕明问:“你……不认得我了吗?”于熙看了看,然后艰难地点点头。李奕明眼睛微张,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只成为一声叹息。

这时,披萨做好送上来了,正好给了两人思考的时间,两人沉默地吃着……于熙心里极为不好受,自己遗忘了亲人、朋友,他很害怕他们以后会将自己当作陌生人,离自己而去……

最后,李奕明坚持付账,于熙默默地点头。出了店门,快分别时,李奕明转头叫住了低着头要走的于熙,说:“那个……即便你不认得我。如果……你不介意……”李奕明微笑着说:“我依然是你的朋友!”

于熙看着他灿烂的笑容,心中有些感动起来,眼眶有些湿润了!他笑着说:“永远!都不会介意!我的朋友。”李奕明笑着伸出拳头,于熙怔了一下后,微笑着与他的拳头碰在一起。

李奕明正低着头走回自己家。“小明,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快点来帮忙。”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对着他大声呼叫着。李奕明抬起头,赶紧笑着跑过去,“来了来了,跟朋友去吃了点东西嘛。”

“这个时间店里忙,要早点回家知不知道。不要总想着玩”中年妇女一边忙活着,还一边训斥李奕明。

“不用管你妈,我们忙得过来。年轻人,总要有自己的时间去做想做的事,多和朋友玩玩。老了就没机会了。不过你的学习不要落下了!”这时,李奕明的爸爸过来说。李奕明笑着点点头,伸手接过爸爸的餐盘。

于熙则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在家里面对着陌生的爸爸妈妈,于熙总会感到莫名的悲伤。现在与他们的相处,感觉倒像是过家家般的演戏!自己扮演着儿子这一角色,而他们却是将父母的角色演得那么地认真……

“嗯?那不是……额,谁来着,不知道以前我知不知道她名字。”于熙目光看到了在公交车上遇见的那个少女。看起来,她应该是在跟家人吃饭吧。

她的爸爸西装革履,拿着刀叉平静地吃着西餐,面容与举止上尽显父亲的威严。她的妈妈则微笑着和东方问雅说笑,有着妈妈的慈爱和蔼。东方问雅一边缓缓地吃着面前的面,一边微笑着与妈妈聊天,一家人其乐融融。于熙怔怔地看了会,这就是家人吗……

然而事实上并不是于熙认为的那样,东方问雅只觉得这顿饭吃地很是辛苦!爸爸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妈妈也一直没有跟爸爸说话。尽管看上去很和谐,但东方问雅却很清楚,这是多么压抑的一顿饭!他们即将要离婚了,爸爸却如此地平静,妈妈很平静地与自己聊天,这种平静让她这个女儿都觉得痛苦!

她根本没什么胃口吃下东西,只能一点点地塞进嘴里,一边与妈妈聊天,以致这场家庭聚餐不会是在沉默与尴尬中进行。突然,她注意到窗外的于熙,于熙朝她微笑了下,然后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不想再让自己身陷于这泥潭般的沉默中了,他们要离婚了,自己再怎么做都是自己无谓的挣扎……她开口说:“我吃饱了,看到一个朋友,我去找他聊聊天可以吗?”

她的爸爸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点了点头。她的妈妈微笑着说:“去吧。”东方问雅微笑着起身,举止端庄地起身,离开前还回头对两人致以微笑,然后才离开餐厅。

“嗯?怎么不见了?”东方问雅出了餐厅后却找不到于熙的身影了。“算了,反正我只是想出来而已。”于是,她就独自一个人在街上散步。走着走着却看到于熙坐在树下发着呆。他的手肘支在膝盖上,托着腮帮,目光呆呆地看着地面,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眼神有着几分忧郁。

东方问雅慢慢走到于熙面前,双手背着背后,弯下腰俯身与于熙平视着,微笑着问:“有什么烦恼吗?”

于熙回过神,看到东方问雅漂亮的脸蛋离自己这么近,有些不自在。“没什么?你怎么到这来了?不是在吃饭吗。”

东方问雅摇摇头,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说:“吃饱了,出来散步。”于熙点点头,没再问什么。

“说起来,你好像不认识我?”东方问雅微微偏过头,看着于熙。“认识啊,我们是同班同学。”

“哼,你早上还说不认识我!我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东方问雅瞪着他说。

于熙神情低落地摇摇头,说:“我失忆了……不仅不认识你,所有人……我都忘了。”东方问雅看了下他灰暗的双眼,沉默了一会,然后微笑着说:“既然你不认识我,那我也当做不认识你好了。那么……我们重新认识一下!”东方问雅微笑着伸出手,说:“你好,初次见面!我叫东方问雅!是你的同班同学。”

于熙看着她明媚的微笑,内心有所触动,问:“被我遗忘了的人,我还可以重新认识吗?”

东方问雅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以前与你认识,却被你遗忘了,确实很让人伤心。即便你想重新认识,也肯定很尴尬,对方甚至会开始排斥你。不过……如果你能让对方觉得,你是真心想重新认识他、了解他,跟他重新成为朋友。那么我想,他是不会拒绝的!”

于熙静静地看着她的微笑。东方问雅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于熙笑了笑,握住她的手,说:“谢谢你!东方问雅。我叫于熙!很高兴认识你!”微笑着握了下手,两人就是朋友了!

“你什么时候失忆的?为什么失忆?”东方问雅好奇地问。

于熙苦笑了下,说:“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忆的,反正,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就是空白的。”

“这么奇怪?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东方问雅打量着他的脑袋。

于熙犹豫了下,说:“下次吧,快上课了。”他站起身来,拍拍衣服,“走吧。”东方问雅见他没有去医院的想法,没说什么,也站了起来。一起向学校走去。

“你父母知道你失忆了吗?”东方问雅转头问。于熙摇摇头,“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或者,我不敢说……”

东方问雅点点头,背着双手地走了一会后,转头微笑着说:“不要太介怀,失忆了,至少把痛苦的记忆也忘记了。而美好的回忆是在有美好的情感基础上存在的,感情破裂的时候,不论多美好的回忆都将成为泡影。而只要温暖的心还在,感情还在!美好的记忆就可以重新创造出来!去重新创造美好的回忆吧!”

于熙停下了脚步,然后郑重地点头,“谢谢!我有点明白了,我会跟我爸爸妈妈坦白的。我不能闷在自己心里。”

东方问雅笑了笑。两人又继续走,然后于熙问:“你是不是也有什么心事?”

东方问雅想了想,说:“没什么,我爸爸妈妈要离婚,有些……嗯……其实你也帮了我。这几天我心情很复杂,跟你在一起放松了很多。”

“可以帮到你,我也很高兴。说起来,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朋友。”

东方问雅微微一笑,说:“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呢?”于熙哈哈大笑起来。

下午放学后,于熙回到了家。多亏了李奕明和东方问雅的帮助,他可以坦然地面对自己“陌生”的父母了。没有记忆,就创造记忆!

于熙向父母坦白自己失忆的事情,父母两人惊诧莫名,然后惊慌地带于熙去医院检查。

到了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复杂的检查后,医生证实,于熙的脑部记忆确实有缺失,但是却检查出不是因为外部打击导致缺失的。具体的原因还待研究。

父母对于于熙失忆的事实难以接受,妈妈看着于熙,眼角都有些湿润。他们还想跟医生深入聊聊失忆的问题。于熙一个人心情沉重地先回到家了里。此时已是深夜11点左右。于熙洗漱好后躺在床上,尽管依然是陌生的,但妈妈哀怨的目光和爸爸沉痛的叹息还是让于熙的心里极为难受。是我对不起他们了吗?我到底是为什么而失去了记忆呢?谁能告诉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客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蔡镭和蔡雄的盛情邀请下,李锋和古柔暂住在了蔡家。当然了,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李锋也不会这么随便就住在蔡家。但蔡镭说过几日风雷城就会举行一次比武大会,届时李锋和古柔可跟随蔡家的队伍前去观礼。李锋虽然有了这个世界的基础知识,但对目前的环境还是不了解的,所以就答应了下来。这几日李锋闲来无事在古柔的指导下开始

  • 为贱独尊之魔兽白狼

    侍者疑惑的看着阿骨,年轻人手中的长矛看样子并不短。比这个还要重?这个难道是木头做的?疑惑的接过长矛,侍者一个趔趄。他没有想到这根长矛这么重。这家伙是在逗我开心吗?这根可是钢铁打造的。他拿着都有些难以举动,若是再重一些,难道只是为了扛着?“您请稍等,我去叫下店主。”侍者重新将长矛递还给了阿骨,便回头朝

  • 网游之贼法传奇在线阅读季樾回来

    “我听人说季樾,季大将军要回来了”“嗯”陌怀桑应道“呵,没想到陛下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了”涯香轻笑着拿起茶慢悠悠的喝了口放下转而看向陌怀桑。陌怀桑看上去心情也颇好“人是回来了,只是……”“只是什么?”“人疯了”“疯了?”涯香惊讶的提高了声音,似乎是有些无法相信。“听他手下说是他生了一场大病,后来病虽医治

  • 伪装者之桃夭宜楼凄惨经历

    很快少年带着一行人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发现还有一个局外人。准确来说,是局外魂。邪奇停顿片刻,飘过去查看了一下夜临的伤势。一剑刺中心脉,还拖了这么久,怕是某陀神医在世也无力回天。胸口最为明显的剑痕倒映在眼底,再次扫了一眼瘫在地上进气少出气多的少年,邪奇眼中流露出一丝少见的怜悯,随即在原地消失。几个呼吸的

  • 白布回忆录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样啊,你是顾乐的朋友。”在盖医生与顾安在路边遇见了之后,经过了简单的交谈之后,盖医生便邀请顾安到卫生院去坐一坐。村里不是很大,从村门口到卫生院走了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在盖医生给顾安倒了杯温水之后,就已经明白了全部的事情。第一次遇见顾安的那股剧烈的心跳,也渐渐被盖医生压了下来。其实,盖医生并非花痴的

  • 北辰以北歌声浅之已成陌路

    “水精灵,你说的……都是真的……”在一处破败不堪的大厅里,一位金发少年眼神颤抖的看着面前至尊无上的女人,回答道……“没错,你姐姐就是为了她的神使而变成现在这样,这都是她自找的,你们这群贪婪的人也一样,践踏我父亲大人的完美世界而参加凹凸大赛你们都是一样的!”“可是,凹凸大赛不就是创世神所留下来改变命运

  •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在线阅读一字一天

    白磊听完,颇为赞同,看来古人也是有大智慧啊。怪不得这位张大人能位极人臣,果然有两把刷子。张长遥是黑衣使两大敛事之一,算是黑衣使的二把手。他主外,也就是主要处理江湖上的事儿。另一个敛事,黄启恒主内,主要负责盯着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事实上,朝堂和江湖千丝万缕,两人虽然不想有瓜葛,但总会不得已互相配合。至于

  • 总裁轻轻亲:丫头,好久不见在线阅读第二章

    天庭。凌霄宝殿内,玉帝高坐于九龙椅之上,面色凝重的看着下面的文武众臣,商讨着今日的一些琐事。突然,一个双眼冒着金光的天将跑了进来,单膝跪地:“报……启禀玉帝,刚刚人间界天罚突至,属下探查之后发现有人因意外砸死了天定取经人。”轰……话音落地,整个凌霄宝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听到了有生之年

  • 命劫断情在线阅读第6节

    林星儿早早的就在君豪酒店预订了房间,所以我一直跟着五位美女一直走到房间,心里乱跳着。来到房间,点过了菜,美女们逐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李静,听说你叫林枫。”说话的正是刚刚那个说话比较严肃的美女,一身工作白领装,胸前的对34D,还有一张绝美却带着严肃的容颜,然后她伸出了手。“你.你好。”这时候我完全

  • [文野]横滨日常第3章在线阅读

    话音落下,那李元霸已然准备动手。在他看来,自家主公让杀的人,便是该死,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缘由。而李儒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后者连忙退后几步,躲在西凉士卒群中,方才是稍微安心,但是其目光中,依旧有些忌惮地感觉道:“镇北王,你未免是过分了吧?在下奉董相之命,诚心诚意,前来邀请你前往皇殿观礼,你竟然不问青红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