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待浮花浪蕊俱尽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2/1/15 20:36:53 作者:夜凉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待浮花浪蕊俱尽
待浮花浪蕊俱尽
作者:夜凉时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可曾恨过爱你的人,你可曾爱过你恨的人?灵坠,这本就是一个不吉利的名字,但这一种花,却承载了世间万千生灵的灵愿,长在十重天海之尽,花开如雪,不生不灭。她这一世,都说她生得一个好命,生来便是灵坠花仙,有十重天的上神罩着,无忧无虑,潇洒至极,活得风生水起,哪儿明白情为何物。三万年前,十重天尽,他放弃一切,为她自囚于牢笼,意念不散,只为给她一个成全。三万年后,灵坠花海,他为她挡住九十九道灭魂天雷,摒弃六界,只愿她尘寰无恙。孰是孰非,谁对谁错,终究不过一场轮回。这一场旷世的爱恋,灵坠不谢,何处才是终结?

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前,韩乐曾经想过很多对方可能得回答,但在这些想象中,没有一种如乔艺雨的回答这般,自然、直白,特别是自信,是的,自信,其实这话中的道理并不算深奥,比这更深奥、更复杂的道理都无数次在小说、电影、电视中,在那些被完美设计好的情节中,以非常合情合理的方式出现过了——每一个人都有其独特的光辉,每一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价值,灵感不需要理由,艺术不需要理由……类似的大道理如果稍加整理,每一个人都能编出一箩筐。

但知道是一回事,在生活中如乔艺雨这般,自然坦率的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起码在韩乐自己这二十几年的生涯中,是没有听过这类话的,也许每个人都在内心深处认同这种价值,但是一回到现实社会,又都会不自觉戴上一副面具,不要说和陌生人,就连谢永青这样的十几年的老朋友,平时谈话也不会接触这些——这些语言给人的感觉太书面化,太虚假了,只有在聊的非常投入,说话者几乎忘我的时候,这些词汇才会如金属碰撞的火星般迸溅出来。

其实每一个人都在潜意识里有一种恐惧,这种恐惧源于对其他人的不信任,更是因为对自己的不自信,他们恐惧自己一说出这种话,就会立刻被听众报以一阵哄笑,换做任何一个韩乐认识的人来回答这个问题,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最大的可能恐怕就是说:“随便画的而已,没想那么多。”这是一个永远不会被戳穿的谎言,因为说话者掌握着完全的回旋余地——对方不可能真正知道自己的想法,也永远不可能拥有指责自己的立场,但这种语言的劣势也同样明显——正如之前提到过的,语言的效率低的几乎为0,唯一的作用就是向听话者表明一种态度: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我就像路边的一棵树那样无害。至于听话者听完信不信,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

乔艺雨本来是打算把电脑装好之后就出去继续逛的,短短两天时间,她只是对这个时代产生了一点基础印象,比如落后的科技以及人与人之间那种陌生疏离的关系,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乔艺雨自然知道这只是表面现象,历史的不可思议之处,或者说文明的不可思议之处往往也就在这里——在业已形成惯性的秩序中,总会存在那么一股陌生的力量,这股力量就像深藏于地下的熔岩,在绝大多数时候,熔岩总是安静着,沉默着,不知不觉的积蓄着力量,当这力量足够强大的时候,就会火山爆发一般蓬勃而出,给世界带来改变——不管这种改变的结局是什么。

研究历史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在于依靠已经发生的事实来观察、判断、体验乃至预测这股力量,从它经过的轨迹中,猜测它最终将到达何方……

大多数历史爱好者都喜欢那些波澜壮阔的改变时代,但乔艺雨却觉得,在那些“爆炸”般的时代里,因为变数太多,反而失去了去研究价值,反而是在那些看起来死气沉沉的时代,正因为所有的力量都还在集聚,所以反而能让人看清楚这些改变是如何一步一步发生的,在她眼中,21世纪几乎就是这样一个最完美的标本,就像一颗刚被点燃导火索的炸药,导火索缓缓的燃烧着,无声无息,整个人类如躺在摇篮中的婴儿,安静的沉睡,没人意识到这之后会发生什么,当导火索燃烧到尽头,一夜之间,人类忽然就发现自己已经面目全非。

乔艺雨本来觉得,自己只要多走多看,迟早能够发现一些这力量的苗头——比起技术领域,她更关心的是人文方面,所以她已经开始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和更多的人更深入的接触一下,应该努力去融入他们的生活,而不是见面简单说几句废话,而她现在已经基本了解,这个时代人们生活的主体就是“工作”,所以她觉得自己也有找一份工作的必要性。

但是刚才一个意外的发现,让乔艺雨决定暂时搁置自己找工作的想法,她觉得看到了一种更有意思的东西,也是这个时代留给后世珍贵的艺术形式之一——电影。

作为一种集合了视觉和听觉这两种最直接感官体验的艺术形式,电影几乎是21世纪人最主要的娱乐方式,一般来说,一个时代的艺术往往能够映射整个时代的精神面貌——艺术是生活的升华,乔艺雨几乎想不到比看电影更理想的方法了,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习惯了信息管制下的生活,乔艺雨或许会更早想到这个主意的,不过自然现在已经到了这里,那就不太需要注意这方面了,只是必要的防护措施还是需要的,虽然知道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但她还是让辅助程序做了一下备注,然后又将观影地点从房间里转移到了客厅。

“韩乐?”乔艺雨看着百度搜索的“推荐一部好电影”那一长列的单子,觉得还是问一个具体的人更靠谱。

“什么?”韩乐正在房间里胡思乱想,听到乔艺雨叫他立刻出来了。

“能推荐一部好看的电影吗?”

“电影?”韩乐抓抓头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爱情、战争、历史、科幻、灾难、艺术……”乔艺雨犹豫了一下,有些不能确定,不过她马上又反应过来,她看电影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而只是为了了解这个时代人的想法,于是反问韩乐,“你喜欢看什么类型。”

“科幻和战争吧,”韩乐说,又加了句意见,“不过女的应该不会喜欢。”

“也未必吗,”乔艺雨笑笑,“你推荐一部我看看。”这个时代的电影几乎就没有能够完整流传到乔艺雨时代的,能够留下来的通常也是一些零星的画面或者故事,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些疏散者将过去的信息带回去,不过往往流传的程度有限,除了信息管制的因素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对于一个存在时间相当久的文明来说,最不缺少的东西就是艺术。

韩乐仔细想了想:“《12只猴子》,看过吗?”

“没有,”乔艺雨听完,就在电脑上开始搜索,同时也顺便问韩乐,“听起来是关于动物的。”

“12只猴子只是一个名称,电影和猴子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讲时空穿梭的。”

“哦,”韩乐这么一说,乔艺雨倒是更有兴趣了,“那肯定很有趣。”看看21世纪的人如何看待时间的,这个问题即使在乔艺雨的时代仍旧被整个文明所关注,要不然她现在也没必要在这了。

韩乐在心里不认为乔艺雨会喜欢这部电影,说老实话,这部电影虽然在科幻电影里比较有名,但韩乐也是很晚才接触——比其他科幻都要晚,也许电影最后里表达的那种时间的逻辑性,或者必然性比较让人印象深刻,前半段的确让人感觉乏味,其实现在想想,这部电影也算不上韩乐“最”喜欢的电影,只是具有一定代表性而已,记得他第一次看的时候,十分钟不到就关掉没看,韩乐觉得乔艺雨应该也差不多。

所以他没急着回房间,而是在阳台上拉拉臂力器,大约过了几分钟,韩乐回到桌子旁,看见乔艺雨的视线还是全神贯注的集中在屏幕上,便走过去看了一眼,影片正放到男主角去已经被病毒毁灭了的地面抓虫子,韩乐问了一句:“觉得怎么样?”

“还在看……”没有对比,也就无所谓好坏,这毕竟是乔艺雨看到的第一部电影,哪怕是一部A*V,乔艺雨也不会觉得奇怪,更不会去评价好坏——都只是研究对象而已,就像让一个现代人去看古代歌舞,再好恐怕也就是“哦,还行”,再差也会说“可以理解”。

见韩乐似乎没有离开的样子,乔艺雨往里面坐了过去,并邀请:“要不一起看吧。”

韩乐求之不得。

乔艺雨毕竟不是来享受电影的,影片情节发展的时候,乔艺雨就开始和韩乐讨论,韩乐当然也乐于讨论这些,在看到主角在精神病院里和一帮专家折腾的时候,乔艺雨就不理解道:“这么急干什么,话都说不清楚,浪费的时间都够他解释一万遍了。”

“剧情需要吧,要是让主角安安静静坐在家里和人聊天看电影,谁爱看啊。”编点情节容易吗,你能不说话不。

影片进入高潮部分,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韩乐是因为看着看着把自己看了进去,而乔艺雨则是在不断将影片中关于时间的描述和自己所了解的知识相印证,很显然,没什么新的发现——毕竟这只不过是一部21世纪的电影。

影片结束出字幕的时候,韩乐先是看了一下乔艺雨,没什么疑惑或者思考的表情,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又问:“你觉得怎么样?”

“哦,最后那段情节挺出人意料的,不过我觉得,要是真有人能够回到过去,应该是能改变的。”

“那不就是时间悖论了吗?”韩乐小小卖弄了一下自己的科幻储备,又解释,“要是真把历史改变了,那哪里来的他啊?”

乔艺雨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永远不要和古人争论技术问题,第一你永远说服不了对方,第二,如果不幸说服了,那最大的可能就是给自己带来麻烦,这就好像如果回到史前社会,不要教会他们生火一样,因为恐怕他们学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烧成灰来永远的纪念你这位火神。

在这之后,乔艺雨又陆续看了几部,都是韩乐给推荐的,《2012》《战马》,最后还有《泰坦尼克号》,在这过程中乔艺雨虽然说的话不多,但韩乐已经从她对电影的熟悉程度,大概验证了自己的猜测——乔艺雨要么是从外星刚来的,要么就是有什么特殊情况,韩乐当然更相信是后一种可能。

能够让一个人在一天之内把字从幼儿园级别练到超过正常成年人水平,记住一天前经过的每一条路,但又几乎对电影以及其他外界的知识毫无所知,而且本人智力水平正常,能够符合这些条件的,除了失忆,韩乐想不出更能说明问题的原因。

虽然这个想法是狗血了一点,仔细认真的想一想,一个刚刚失忆的,有钱的,身材好的,非常漂亮的,会体操、会美术的,不矫情的女孩,通过租房网站认识了自己然后什么都不计较主动求合租,住下来的第一天先和自己吵架,然后和好,第二天自己发觉错怪对方,然后两人坐在一起看一下午的电影……这比韩乐见过的最狗血的偶像剧情节还要狗血,如果照这个节奏下去,也许明天自己就绝症,要么就是还会有一个和乔艺雨不相上下的女人来抢自己,又或者……哦,对了,谢永青!还真是没看出来啊,近十年的朋友,竟然是终极大反派!

这样大概想了想,韩乐自己也觉得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非常有戏剧性,但是回过头去想,如果不是失忆,又怎么解释这些?还有一个理由当然也能勉强说得通,那就是乔艺雨之前就认识,知道自己,所以刻意接近自己,又或者她是喜欢自己……见鬼!想到这里韩乐自己都不信了。

韩乐是那种在思维上很容易走极端的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一根筋”,如果有个问题一直挂在脑子里得不到答案,他连觉都睡的不踏实,很显然,现在的乔艺雨对于他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一个不合常理的,似乎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存在。

韩乐不知道自己这种猜测已经接近了现实,不过就算是乔艺雨告诉他这一点,他也会本能性的怀疑,到时候他会提出更多的疑问,而不是简单接受这个解释……总之,要让人完全相信一件根本不值得相信的事,这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悖论。

“我出去吃晚饭,要不一起吧。”韩乐在房间里发了大半个小时呆,也想不通个所以然,他目前只能怀疑乔艺雨应该是失忆了,但又看不出任何网上说的失忆症状——不管是外因导致还是内因导致,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对乔艺雨多观察,多了解,不得不说,韩乐做这件事显然是一箭双雕的——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找机会和乔艺雨多相处。

“哦,”乔艺雨应了一声,“不过我现在还有事。”

“还在看电影?”韩乐走过去看了乔艺雨电脑屏幕一眼,这个时候他又验证了一个关于乔艺雨猜想,她完全不介意自己的电脑屏幕暴露在陌生人眼光下,即使是在打字的时候。

“简历?你准备去找工作?”韩乐惊讶的看到乔艺雨正在填写一份招聘网站的简历。

“对,”乔艺雨似乎完全没有隐私的概念,指着屏幕上的从业经验问他,“如果没有工作经验该怎么办?”

如果换一个人问韩乐,韩乐肯定脱口而出,没有就编呗,但是面对乔艺雨他却没这么说,也许是潜意识里担心自己被乔艺雨看轻:“那就空着好了,反正你这么年轻,没经验也正常。”乔艺雨身份证上的年龄才刚刚20。

“学历……就写高中,你说你大学也不会信,工作类型,你是打算长干还是……只是积累点经验?”韩乐本来想说玩玩。

“恐怕做不长。”乔艺雨也无法想象自己一天8个小时被人支配能支持很长时间。

“那就写实习就行……工资要求,你看着填。”然后又开了个玩笑,“多写几个0,说不定有人要。”

“从事行业?”韩乐没有再说下去,他也想看看乔艺雨会选什么。

不过乔艺雨似乎早就想好了这个问题,飞快的选择了新闻媒体。

“你想当记者?”

乔艺雨没有回答,只是问:“听说现在找工作很难。”

“那得看什么人了,”韩乐在心里嘀咕,嘴上说,“如果你真的要找,其实也很简单。”

乔艺雨没明白,只是看了他一眼。

韩乐这时候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多嘴了,如果是刚认识乔艺雨那会,他肯定不会明说,或许还会在私下里暗暗期盼乔艺雨找不到工作,以便让自己多一点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即使存在自己也不会把握的机会,但是现在,一想到乔艺雨那画中的自己,他就觉得自己应该在她面前把腰挺的更直一些:“只要找一张你的照片放简历上就行了。”

乔艺雨这下明白了,不过她既没生气,也没不好意思,就和之前韩乐对她说起软面抄的事情时一样,仿佛这些在她眼里,都是再平常不过,不值得波动情绪的小事,乔艺雨只是点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把自己的新手机递给韩乐,微笑道:“那你能帮我照一下吗?我不太会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大美女房东在线阅读第七章

    将林子琪送到山道边,上面的那些人便是已经快步的向下跑过来,趁着林子琪对上面的人喊话的时间,鲁忍贾一个闪身便是钻入山林之中,等到林子琪回过头来,哪里还有他的身影!看着身边空无一人的山道,林子琪不由得有点小幽怨,这个家伙,救了自己竟然是就这么走了?不说林子琪和那些吓傻的同学老师们,鲁忍贾在离开之后,便是

  • 次元系统打造世界最肉之羿家家祭,族长弟子(9)

    风波不出意外的平息了,谁都没感到惊讶。众人此时根本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当然羿射除外。此时众人正忙着筹备家祭。家祭在人族是人之常情,人族某位儒修弥留之际还恋恋不忘自己的某件愿望,在病榻上对子孙说:“家祭无忘告乃翁!”后嗑然长辞。但在神族却是必需,这就涉及到了人神两族的力量体系了。人族身体孱弱,但却在功

  • 直播之地主家的傻儿子第4章在线阅读

    17.李未央比我想象的动作要快。因为李潇然喝了李长乐送来的八珍汤,身染疾病,经调查在八珍汤里发现了问荆草。而又在叱云柔房里找到了巫蛊小人,李长乐被气的乱了阵脚,竟像得了失心疯一样刺杀李潇然。最后被驱散出李府。所有人想不到,她李长乐也有今天。永远高高在上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她竟会落得如此境地。对自己的亲

  • 樱桃落尽在线阅读第3章

    因为外出寻找丢失的绿谷的关系,等众人回到镇子的时候,还能看到一行人在镇子的入口徘徊,等着他们的回归。小镇里灯火通明,很是温暖。长达四天的野外求生路,再遇见有烟火气息的村镇,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这让灵想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紧张了吗?”这位想要有一个拉拉肥那么可爱的女儿的女士,笑着询问道。只当她是见到

  • 瀚海封魔在线阅读第三章

    一早起来,阮苏就听见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这雨从昨个半夜就开始下,只是没有现在这么大而已。她从床上下来,推开窗子看见外面天阴沉沉的,豆大的雨珠不停的往下砸着。今天是和书肆老板约好要去取书,这么大的雨可能一时半会都停不了,阮苏先起来。过了会云彩撑着一把伞往这边来,到了檐下将伞收了起来,看见阮苏坐在窗边看

  • 重生之三国我是儒将第9章在线阅读

    初学乍练的不灭红莲,自然不是巫行云早已练到返璞归真的天山折梅手对手。更何况,巫行云的修为比起此刻刚刚突破先天境界的林诚,还是要略胜一筹的。所以战斗开始没有多久,仅以不灭红莲掌法对敌的林诚就已落入了下风,之所以没有立时落败,也不过是因为林诚的体魄远比巫行云强大而已。若是按照常理,要不了多久林诚就会落败

  • 长盛且华血屠十万里(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又一片山河,同样很遥远。这是一处妖族的领地,地域无疆,种族数量无数,岩石巨城一座又一座,随处可见那身形半兽化人身的妖族在走动,以及一些保持着原始形态的庞然大物穿行。在其中一座通体以黑岩砌成的宫殿坐落于中央,通体乌黑,无尽凶压至其内扩散而出,无比雄伟,如一道黑色的山岭横亘在地平线上,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

  • 恰好温柔为了以后

    这里是……林岚睁开眼睛,看见白茫茫的一片,光线的亮度令他刚睁开眼睛已经又紧紧的闭上,习惯了这个亮度后才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医院啊……唔……”林岚感觉床边压着个什么东西,起身来看,一看是可儿,便笑了,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怕弄醒她。“小笨蛋,看样子在这里守了一晚上了。”林岚俯下身去轻轻的吻了下她

  • 紫血龙珠之怪事接二连三

    两个女孩子在光之国适应良好,一个不断在磨炼自己的指挥才能。一个在磨练自己的格斗技术,男孩子们都泡在竞技场里不出来一直到……“去地球,保护人类。你是认真的吗?赛文教官。”陈樱有些不可置信,毕竟陈樱清楚地知道自己身体的变化是因为什么,手臂上的邪恶因子扩散了,现在的陈樱已经不能算是正义的战士,陈樱徘徊在正

  • 余生须尽欢第三章在线阅读

    被神宫寺财阀的三公子查出身份,星野奈奈并没有觉得惊讶。考试那天她就知道了,开车司机的袖章上绣着的神宫寺徽章,他那张俊美如阿波罗般的脸,很难不让人把他同传闻中嫁入豪门的著名女演员联系起来。神宫寺莲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少异性的环绕,前刻还捧脸笑的花枝乱颤和莲对话的女生们,下秒带着敌意的,探照灯般的眼神就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