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甜入她心在线阅读第7节

2022/1/15 19:44:40 作者:南轻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甜入她心
甜入她心
作者:南轻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温柔似野风》,可点进专栏收藏哦。厉琰从前叱咤校园,谁都不放在眼里,却在碰见林渺后被收拾得服服帖帖。见到林渺的第一眼,厉琰终于体会到心口小鹿撞成脑震荡是什么感觉。****人人都说厉家小少爷不近女色,只有林渺知道,他有多无耻地整日缠着她。某个夜里,他分明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警告:“不准跟别的男生聊天,要是不听话我就亲你了。”林渺还未出声,就被男孩紧紧地搂入怀里,耳畔有温热拂过。“渺渺,跟我在一起好吗?只有我的怀里才是你人间天堂。”他炙热的深情里带着偏执,令人无法招架。厉琰的心里在想:你如果犯错

纪忆不认识这里的路,只知道跟着许越走。

他的声音似乎有种不可抗拒的能力,让人觉得……相信他没错。

许越带她进了一个小型诊所。

他似乎跟老板熟识,直接领着她进了里面。

许越指着那边的凉沙发,语气自带命令口吻:“坐下。”

纪忆手臂上的纱布已经渗出血的颜色,牙齿紧咬着下唇,抬头一看,见许越从一个抽屉柜里拿出消毒碘盐和药膏。

许越手法娴熟的做了一切准备工作,引导她抬起那只受伤的手臂。

拆绷带的时候,纪忆开始绷着脸,随着许越的动作,她的小脸都要皱在一起,紧紧闭着眼睛。

纱布掀开,里面已经被血染红,模糊了一片。

“疼,疼——呜呜……你轻点行不行……”

“艹!”

许越忍不住爆粗口。

他妈的头一次伺候人,竟然还是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碰一下就哭。

他当初血流了一地都是自己爬起来找医生,就吊着最后那口气,苟延残喘。

“不擦了,我不要擦药了!”

棉签擦在伤口边缘还是忍不住喊疼,纪忆伸手想要阻止许越的动作,却被另一只温暖厚实的手掌握住。

她的左手被许越控在手里,一动也不能动。

接着便听到许越冷冷的质问:“是你叫的警察?”

“是,是啊。”

“为什么要这样做?”

“报警是最安全的做法,还好警察叔叔来得够快,不然现在都不知道躺哪个医院了。”

许越抬眸睨了她一眼,哂笑道:“纪忆,你有病?”

“你才有病!我帮了你,你还骂我?”纪忆有些无法理解,对救命恩人都没有好脸色,反派大佬怎么能变态成这样?

就因为她是女配角色?所以不像女主帮个忙都能让反派大佬记一辈子?

她不满受到质疑,微微鼓着腮帮子,像是包住了一大口怨气。

许越差点就被气笑了,“是你出钱让他们堵我,到最后自己冲过来挡刀子,不是有病是什么?”

“我……”纪忆顿时哑口无言。

大佬一记冷眼扫过来,纪忆麻溜低头改口承认,“好吧我就是有病。”

“我说我之前生病,脑子不清醒,做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我想通了,重新改过你信吗?”

“不信。”

这两个从嘴里冒出来没带半点犹豫。

纪忆差点没被他这话噎住,轻轻哼哧了声:“可这就是事实。”

如果不是畏惧许越反派大佬的身份,她甚至想补上一句:爱信不信。

“好了。”

手下的力道忽然一松,纪忆才发现自己的伤口竟然已经包扎好。

所以刚才许越是故意跟她讲话,以此分散她的注意力吗?

反派大佬应该没有这么贴心吧……

纪忆不敢再想,轻轻抬着手上的胳膊,跟他说:“谢谢。”

她撇头看见旁边垃圾桶里染了血的绷带,想起当时在外面许越掏出绷带暂时给她抱住伤口的情景,忽然有些好奇,“你怎么随身带着绷带呀?”

许越眉头一皱,显然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

纪忆有些无奈。

反派大佬真是不可爱,又冷又凶,动不动就吓唬人。

从小诊所离开的时候,许越站在收银台前跟老医生说了几句,老医生看纪忆的穿着是好学生的打扮,忍不住提点了许越几句:“以后别惹事,就算躲不了也不祸害了人家小姑娘。”

这老医生是在教训许越吗?

纪忆好奇的打量了老医生几眼,他的头发间已经有了白色银丝,带着个老花眼镜,身子骨看起来还挺精神。

对上老医生的视线,纪忆冲他露出友好的浅笑。

老医生和蔼的目光看过来,缓缓说道:“小姑娘,别看他长得好就犯傻,想要安全,以后就离他远点,不然有得罪受了。”

“???”

纪忆实在没明白老医生为什么对她说出那些话。

许越回到她身边,在她耳边发布下一个指令,“走。”

路边刚好有辆的士停车,上一位乘客打开车门下来,许越边将她推上去。

等坐稳之后,许越的声音从前面副驾驶的位置传过来,“地址。”

“什么?”

“你家地址。”

“我现在不回去。”

许越的目光看过来。

纪忆连忙解释道:“我得去舞蹈班,今天是第一天报道,结果没去成。老师肯定对我印象不好了。”

“地址。”

“阳光路23号。”

达到目的地,纪忆站在高楼前,抬头望着周围的建筑,一时之间分不清方向。

她想拿手机收搜索地图,结果因为右手受伤连放下书包都不太方便。

干脆直接弯起左手向后面的背包摸索,拉链偏偏不听她控制,扯了两下都没拉开。

一道清新的薄荷气息靠近。

书包被人提起来。

许越一伸手就将她书包的拉链完全拉开。

“帮我把里面的手机拿出来吧,谢谢。”

“哼。”

这蠢丫头,指示他做事儿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许越把手伸进那个浅紫色的书包里,里面似乎装了很多小玩意儿。

手机似乎被手机线缠绕住,他一把将那一团东西拣出来,还顺带套出了几种不同味道的糖果。

“啧。”许越把糖果一一挑开扔回书包里,终于把手机弄出来,凭着自己的身高直接从她肩膀往前递出去。

纪忆稳稳地抓住手机,用左手别扭的操作,搜到舞蹈室的大致方向。

许越就站在她身旁,随意一瞥便将那段标注着目的地的黑字收入眼底。

纪忆在地图所指的楼下绕了一圈也没找到上去的电梯,正打算随便上一个楼道找找,忽然又感到背后一空。

许越拎着她书包上的挂孔,动作粗暴的把她往另一个方向拽。

看到电梯楼层标注了舞蹈室的名字,纪忆心中一喜,“太好了终于找到了。”

幸好有许越在,不然她还得在这里绕圈。

“谢谢你许越,你真是个大好人!”

她高兴夸人的时候就喜欢使劲儿吹,说些好话给对方听。

许是被人充满愉悦欢喜的声音带动,饶是反派大佬也忍不住勾了勾嘴唇。

她居然那么容易得到满足,仅仅是找到一个地方就能露出那样灿烂的笑容。

他坏心思的想要毁掉。

“我是好人?你没听那人警告你?叫你离我远点?”

纪忆不太赞同他的话,反驳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能力,我为什么要听别人的话?”

觉得这句话力度不够,她又补充:“许越,不要从别人口中了解我,我对每个人都不一样。”

纪忆表面上平静得像一汪清泉,心里却不太淡定,她是想借此扭转许越对她的看法,最好能抹掉之前犯的错。

许越直视着那道炯炯有神的眼睛,她说的每个字仿佛都很认真的在告诉他:我对你跟别人不一样。

一时之间,他忽然分不清以前的纪忆跟现在的纪忆哪个是真。

不过,看在那一刀子的份上,他可以勉强做一回她口中的“好人”。

许越微微低头,目光沉沉的落在她的脸上,薄唇轻启:“纪忆。”

“啊?”

“他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别靠近我。”

少年的声音有些哑,不知道什么影响他的情绪,脸色竟比刚才阴沉了几分。

他靠得近,纪忆甚至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

许越伸手推了她一把,将她送进电梯便转身离开。

纪忆站在电梯里,眼前仿佛出现出许越那道厌世的眼神,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由内到外,看不到一点鲜活的生机。

电梯门渐渐合上,她突然伸手按下三角向外的开门符号,等电梯开到一半就冲了出去。

纪忆拿出了长跑冲刺的速度跑出去,却没见到许越的身影。

这里四面八方都有路,不知道许越从哪个方向离开。

她站在中央,明明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眼中的焦距仿佛都消失了,所有任何事物都变成虚拟模糊的画面。

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许越经历了最悲惨的童年,可他没有一生。

他仅有的短暂生命里全是痛苦,他的人生灰暗到没有一丝光亮。

以前的朋友都说她是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还是被爸妈养得最娇贵的那种,她从书里看遍了许越整个人生,会因为意难平的剧情掉眼泪,但远远没有接触之后的感受来得真实。

许越他……明明就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啊!

“纪安安,你在找谁?”

一道熟悉的声音敲打在她心上。

纪忆蓦然睁大眼,僵硬的转身回望,只见少年姿势慵懒的靠在墙角边,手里夹着一根烟。

“许越!”

纪忆迈开脚步朝他小跑过去。

“咳咳。”

冲鼻的烟味让她止步。

许越掐了烟头扔进旁边的垃圾箱里。

他想起刚才那道娇小的身影从旁边冲出去,站在大厅中央左顾右盼,全然一副迷茫不知所措的模样。

挺有意思。

就是娇滴滴的喜欢掉眼泪。

“啧,又哭了。”

许越抬起手,指腹轻轻在她眼角按了按,为她擦拭去了那滴泪。

低头靠近她的耳朵,“还说不是喜欢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爸爸的病娇小狼狗之第九章(9)

    桐人像是要把犹豫不决的心情甩开似地关上状态画面后,红舞再度用搜敌技能探索周围的环境。虽然在这种最前线,换句话说也就是边境,不可能会有盗贼玩家出没,但现在有了S级稀有道具在身上,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桐人想到把这个道具换成钱之后,就可以尽情地购买需要的转移道具,桐人为了降低危险便决定直接从这里回到阿尔格

  • 我在娱乐圈带崽躺赢之H

    生活还是一样要过的2012年1月1日农历:2012年1月22日08:13分我叫幽,已经叫了两个月来了。在这里工作的时候,我只是在玩我自己的手工之类的,当然也有负责‘卖东西’和‘保存东西’的,直接的说就是不管什么东西都要‘交换’的。虽然有些时候我也会‘送东西’给人的,除了有时候要跟着舞姬偶尔出个差。没

  • 雨打梨花在线阅读第8节

    “你凑合着穿吧!”白衣女子耸了耸肩,心中暗暗发誓,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想看这家伙穿女装的。萧青臣长相本就清秀漂亮,有点像女孩子,甚至他的长相要比一些女孩子还要精致。如果不是他那双璀璨若繁星的眸子,他走在大街上,都有可能会被看成是女孩子。白衣女子十分好奇,萧青臣穿女装会不会很惊艳。→_→“真的没有

  • 都市地下城系统在线阅读第7章

    七“这都是些啥玩意儿!”成真喊道。“先生请您安静一点,大家都在认真地读书。”图书管理员制止道。“你看看,这一大堆写的糊里糊涂,都是什么玩意嘛,平常有这样说话的嘛?”“先生您看的是文言文,如果您看不懂的话可以看一看现代小说,在那边。”“文啥文?”“文言文,就是古代作者写的文章。”“哦,怪不得我看不懂!

  • 寂寞人间在线阅读第六章

    清晨总是这么美好,阳光透过窗户散在小人精致的脸上”龙马。醒醒起来了,要去上学了。“”景吾,我好累不想起。“迹部只好无奈的抱起小人位他洗漱好待一切准备好了之后,迹部便以公主抱的方式将龙马抱下楼,不是没想过牵着龙马的手走下楼梯,但是以龙马现在的情况,迹部担心龙马会不小心摔到自己,虽然有自己在场,但是,迹

  • 极品侯爷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八章快到四点的时候,言喻关了电脑,换衣服准备出门。早就等着的季启慕,蹭地一下窜到她旁边,言喻看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塞进包里。“你不带我去?”季启慕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言喻看着他,神色冷淡:“我是回家,你跟着去干嘛?”“我为什么不能跟你去,我们两个人如今是相依为命啊,”季启慕挡在她面前,明明高挑的男

  • 玄幻都市之我为天道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面对褚怀森像审视嫌疑人一样的目光时,霍离离没有露出一点胆怯的样子,她松下背上的书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塑料袋,塑料袋一层一层包裹着一个塑料饭盒,她用两只小手扳开饭盒,伸到褚怀森面前。“妈妈做了你喜欢吃的红枣糕,叫我顺便带给你。”饭盒的大小刚好可以满满当当得塞五块红枣糕。费米盯着那缺了一角的空档看着

  • 末日之试炼神秘的玉佩1

    次日清晨,宁远一如既往的买了一杯豆浆一笼蒸包坐在早餐店里大快朵颐。清晨的初阳的光芒照在脸上让人感觉全身的舒服。来到公司打卡后,宁远来到了老总的办公司商量着结了上个月的工资老板虽然很不痛快但还是经不过宁远的软磨硬泡让他去财务结了账。接着上班吃午饭无聊的度过了一个上午。当宁远想回去爬桌上小憩时,麻烦找上

  • 吾心慕雪gl之观斗

    他等了许久,眼看日头渐渐往西边沉下,大漠三凶却没有丝毫赶来的迹象,难道果真如叫花黄三所说,大漠三凶并未涉足此地?他静下心来思索这件事,倘若黄昏后其余二凶没有前来赴约,那又该怎么办?正自伤脑筋时,只见那叫花首领黄三来到酒馆中,在他对面坐下,惋惜道:“达官爷,大漠三凶恐怕无法赶来了。”朱焰燃察觉事有蹊跷

  • 我一修炼就走火入魔而死在线阅读第1章

    “路途兮兮,青山我心。看似奈何,我清贫自乐。”一处青山下,一砍柴老者怡然自乐唱着小曲儿,哼着小调。此处青云山间,仙气缭绕,当下各村落也是男耕女织,过的怡然自得。山中一口清泉孕育四方,普通人饮用却是有着延年益寿的神奇功效,被当地人亲切称之为“青云泉”“师兄,你慢一些,我这都跟不上了。”只见两名白衣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