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靠着反派走上人生巅峰!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2/1/15 20:34:39 作者:言不合 来源:晋江文学城
靠着反派走上人生巅峰!
靠着反派走上人生巅峰!
作者:言不合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白绑定了一个系统后,兴奋的在一本小说中自由奔放,人人都畏惧她,满朝都在忌惮她,天下人更是恨不得杀之后快,苏白才不管,谁让她是这本小说中活到了最后的反派boss。除了主角,谁也别想杀死她,苏白依旧沉浸在反派‘暴虐凶残’中无法自拔。直到,直到有一天,她便宜的皇帝老爹给她娶了个媳妇......司慕卿虽为双s级Omega,京城第一美人,但却红颜命薄,天赋被废,成为人人嘲讽的废物,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退了亲,骂她居心叵测、自作自受,交好的人全都疏远了她,一道圣旨,她被指给暴虐凶残,手染数万条人命的贤王,全京

打扫了一下倒骑驴附近的垃圾,沈寅初准备回家的时候,小广场也开始慢慢挤满了人。

无数老头老太太,甚至不乏一些正当壮年者,头上顶着一只铝锅,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集体发功。

——九十年代并不是人们记忆中的朴实保守,反而充满了疯狂动荡。

全国人民都在练气功,电视台公开播放的电视剧电影偶尔还会出现露丶镜头,学校组织小学生去电影院看鬼片,报纸上经常看见无头冤案……

沈寅初听着旁边老头收音机里头的广告,那声音属于九三年的超级流量马俊壬。这个以马家军教练出名的老骗子这时候还没被揭穿,正充满力量地给保健品打着广告:“我们都喝众华鳖精!”

这是个朝气蓬勃而又疯狂的年代啊……

深深地吸了一口朔方的冷空气,他匆匆数了一下纸盒子里的纸币:去掉他之前放进去用来找零的零钱,一共赚了38块钱!

这三十八块钱里头还有一些是成本,但是第一次出摊就能够赢利,已经足够沈寅初兴奋了。

他之前购买食材的成本一共是二十六块,大概能做三十多份饭包,现在卖出去了一多半,就已经把成本收回还多了十块钱。

十块钱看着不起眼,但这可是他第一次出摊啊!生意肯定是会越来越好的。

不过,随着今天出摊,他发现了饭包比较严重的缺点:因为蒸锅体积限制,米饭和土豆泥都要在家准备,不能在小摊上直接做,而且需要二次加热。

这样的情况下,他就不得不奔波于家里和小广场之间。好在距离不远,暂时他还应付得来。

趁着上午又补充了一趟食材,忙忙活活下午晚上各出了一次摊,沈寅初最终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得透透的了。

把车子停到自行车棚里,提着剩余食材往家走,沈寅初习惯性地往家里的那栋楼看。

他前世看见过一句话,记得很清楚:有人等你回去的地方,才是家。

生病的二十几年,他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并不仅仅是因为体弱多病不能出门。

俗话说得好,久病床前无孝子,反过来也同样成立。

他前世的家庭经济条件非常好,可除了提供足够的医药费之外,也实在是没有付出什么其他精力。他理解他们对自己冷淡,也理解他们把精力都花在弟弟身上。

只不过,那个家他实在是产生不了什么感情。

被楼宇间的一阵寒风打断了思绪,沈寅初抬头往二楼看去,正看见一个顶着两朵头花的小脑袋。

小脑袋兴奋地起伏了一下,离开了窗子,转眼又换成了苏鲤的身影。

苏鲤在家里头等沈寅初回来已经等很久了。

这年月的治安可不怎么太平,天一擦黑她就开始惦记着,只勉强自己在书桌前写教案罢了。刚听到大闺女报信,就赶紧走到窗前朝下面望。

沈寅初挥了挥手,加快了脚步进了楼道,蹭蹭几步就上了二楼,正好苏鲤也刚开了门。

“回来了。”

门开了,沈寅初一眼就看见桌上还没动过的饭菜,他心里头有点愧疚。

接俩孩子回家,还做了饭,他其实一点也没给苏鲤分担到什么。

“要不,下次你跟俩孩子在娘家吃吧,我自己卖小吃,随便吃一口怎么不是了。等我这么长时间,给我闺女都饿坏了吧?”

苏鲤也没跟他争这个,点了点头道:“东西给我,你快点进来洗个手。”

桌子上的饭菜算是挺丰盛的,周日剩下的一盘排骨,一盆香喷喷的酸菜、里面放了五花肉和血肠,一小碟酱黄瓜。桌上没什么新鲜蔬菜,现在的反季节蔬菜远远不像十几年后那么普遍,酸菜和窖藏的白菜土豆萝卜,几乎是东北人冬天能吃到的全部蔬菜了。

“我妈做的酸菜,说叫我给你好好补补,猪血都是自家弄的,干净。你尝尝?”

“好,这就吃。”

沈寅初洗完了手,没坐下吃饭,而是走到挂起来的外套前面,先掏出了两个小圆盒子。

虽然只回到了这个家两天,但是他观察下来,也对这个家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

老式结构的房子,除了铺了地板革之外几乎没什么装修,更别提儿童房了。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沈寅初一直不怎么回家,两个小女孩已经习惯了跟妈妈在大床上一起睡,次卧基本上相当于客房。

整个家里头的吃喝穿用,也都跟房子一样朴素。一对双胞胎穿得干净整洁,但是也称不上是时髦漂亮。家里头没什么零食,玩具也不多,一个纸箱子就全都装下了。

想起之前躲开他的小闺女,今天路过商店的时候,沈寅初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买了两盒大大卷回来。

这东西九三年刚推出的时候,两块五一个,简直堪称奢侈品。苏鲤平时过日子俭省,又不喜欢给孩子吃零食,两个小女孩看见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

“先收起来,吃完饭再吃!”苏鲤眼疾手快地先拦了下来,又看沈寅初,“瞧瞧你,还没吃饭呢就给零食。”

苏鲤嘴上抱怨,脸上却微微漾开了笑。怎么看都带着三分娇嗔。她自己也醒悟过来,微微清了清嗓子低下头去盛饭。

“嗯嗯,我知道了,下不为例。”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姐姐不停地把泡泡糖吹出泡泡又吹破,妹妹看了半天,掐下来一段大大卷递给沈寅初。

“霜霜想让爸爸给你吹泡泡?”

为霜点点头,漂亮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

可是……

沈寅初把大大卷塞进嘴里,一边偷看旁边白露的小嘴,有点犯愁。

——他也不会吹啊!

于是,第二天上午去买食材的路上,沈寅初特地买了块泡泡糖练习了一路。

白露不但能连吹三个泡泡,甚至还施展了泡中泡这种绝技,瞬间把他这个当爹的比下去了!

沈寅初也几乎没有过什么童年,他格外喜欢昨天晚上跟两个小姑娘一起玩的时间。但是昨天妹妹都一直跟在姐姐屁股后面,要是不会吹泡泡以后不带他玩了怎么办?

不过,一直到买完食材,沈寅初还是没能练习成功。眼看着小吃摊前面已经围上了人,他也只能吐掉泡泡糖包好丢掉,开始准备卖饭包。

抬起头目测了一下,沈寅初估摸着,今天中午的生意,能比昨天还好一点。

“来两个一块五的,白菜切碎,肉酱辣椒酱。一个要葱花一个不要葱花。”

这一听就是熟客,沈寅初虽然没认出来,还是寒暄了两句:“哟,今儿又来捧场了啊。”

“可不是嘛!”

来人有点兴奋,把手上两个饭缸子碰得叮当作响:“我昨天晚上跟你这买完,回家就剩下一口,我媳妇儿尝了非得叫我今儿再买两个。”

沈寅初刚想再客气两句,突然听见后面一阵起哄。

“哟,这不是咱沈技术员吗?”

“不对,我记得沈技术员要提副队,应该叫小队长了吧?”

“你们没听说吗,小队长可是停薪留职了!”

一个看起来像是带头的几下挤过来,斜靠在窗口旁边,一脸玩味笑容看着沈寅初:“沈老弟,挺能耐啊,那么好的职位说不干就不干,看来卖这小吃……能发大财啊!”

说完这句,他还特地回头跟几个人抬了抬下巴:“你们瞅瞅人这思想觉悟,说下海就下海!说摆摊就摆摊!这才是劳动人民呢,那叫什么……勇于从基层做起?是不是?”

“哈哈哈哈,哥你可不能小看人家,现在下海发财的可多了,没准儿下一个就到寅子了呢?”

“就是,寅子啊,咱哥儿几个给你捧个人场,请咱一人吃一份?”

带头的姓李,叫李敏贵,是沈寅初从前的狐朋狗友之一。他年纪比沈寅初大,但是学历不行,是个初中毕业。虽然顺利地进了矿里头,但是想当小队长却是妄想。

为着这个,他平时明里暗里也没少损沈寅初。偏偏原主是个傻大方,浑听不出来,又好面子。随便吹捧两句就行,没少请这帮“哥们儿”喝酒。

“李哥啊,”沈寅初嘴上搭了话,手上活计却一点都没落下,“您可甭损我,谁不知道我是把脑袋撞了动不动头疼才停薪留职的?摆摊一天能有块八毛的不错了,还不知道能不能赔本呢。”

“不过,兄弟几个给我捧场,我是真心地感动。小本生意,可不就全靠咱乡里乡亲地帮衬着么!”

李敏贵听着这话有点不对,可是他几时看过沈寅初这傻大方这么客气地跟他说话?

忍不住就点了点头:“那是,要我说,你当初考上矿院回来能当技术员,也就是运气好一点……”

“是是是,对对对,”沈寅初今天做饭包的手明显快多了,眼看着面前的几个做完,捧起来小纸盒伸到了李敏贵跟前,“我知道李哥是来帮衬我,我也不客气了。大家也不用太夸张,一人来个两块的加根香肠就行,四个人加起来十块钱,我这就做,咋样?”

周围安静了一瞬间。

“寅子,你……”

不等李敏贵把话说出来,沈寅初赶紧先一步张嘴,笑呵呵地看着对方:“哥,给十块钱就行了!给我这小吃摊捧个场就行,多给我绝对跟你急!”

“别看谁都知道我李哥大方,但是我也绝对不能占你便宜,我可不是那瘪三儿!”

小广场离着医院最近,很多护士过来买饭包吃,被一圈女孩子看着,李敏贵就算有心思赖账、他也豁不下去那个脸去!

狠狠心,从兜里头掏出一张大团结扔进去,沈寅初乐呵地把纸盒子收回去,高声道:“谢谢我李哥给捧场嘿,四份饭包,这就做好!都要啥酱?要不要葱花?”

李敏贵木着一张脸,随便指了指,一边觉得刚刚沈寅初这小子的话不对味儿……

啥叫“绝对不能占你便宜”,啥叫“我可不是那瘪三儿”?

这小子骂人呢吧?!

几个人买了饭包,也没心思继续在这叫人看笑话了,李敏贵边走边咬了一口饭包,差点一口都吐出去。

“这孙子!咋这么辣!”

偏旁边还有人不识趣:“李哥,辣椒酱不你自己要的么?挺好吃的,你不吃给我,别白瞎了。”

“滚犊子!”

李敏贵没好声气地骂了一句,心里暗自想着,等哪天的,肯定叫沈寅初他好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剑指青空在线阅读第4节

    余晓和陈旭阳约在校外的咖啡店里见面。一年没见,他身上的气质明显变得更成熟了。待走近后,等看清了,才发现他脸色不是特别好,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余晓坐下后,他问她:“你要喝点什么?”“就橙汁吧。”余晓的作息一向正常,这个点喝咖啡的话,晚上会睡不着。也许是自己放不开,余晓觉得两人之间的氛围有点尴尬。听着他

  • 最强作死系统在线阅读第7节

    “我们Canon是绝对不会坑任何一位客户的!您一定要相信我们专卖店的水准!”男店员拍胸口保证,热情地拉着林娜到更专业的柜台边上,介绍厄齐尔口中“最好的”那种。而德国球星已经被店内逛相机的其他顾客和闻讯而来的球迷包围,他占据专卖店靠窗位置的休息椅,运笔如飞地签名。可签了一会儿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视线被遮挡

  • 水无月同学提不起劲来第六章在线阅读

    由于金夏星的出道时间在12月,虽然第一张mini专辑音源不错,自己也凭着两期自制的视频在饭圈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是还是没办法与各家巨头竞争,更何况自己是个小公司,也就没有争取到在年末舞台上表演的机会。所以在一片火热中,金夏星只能在家抠脚,看着电视机里各家的精彩表演,迎接新一年的到来。而金夏星新年的

  • 逃学威龙之我是周星星之第二章

    月白长衫的男子长身玉立,站在柳树下,手执一把白色折扇,衣角翩然。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素色衣衫上,柔和的像是镀了一层光晕。男人的声音如玉石般清冽沉澈,似乎带着春日槐花香的清风向她吹来,他的语气略有些埋怨,“吾漾,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你好久。”随后画面慢慢消失。两人之间突然隔着茫茫无尽,一眼望不到头的白雾,

  • 宜园在线阅读第六章

    “傻姑,你又想说什么,我还要去地里呢!”何村长的脸色不太好,陆凝安想起来,曾经原身不清醒的时候找村长说过胡话。这会儿显然,村长还把她当成不正常的疯子了。陆凝安温和的笑笑,再次对人告了一回罪。把她装疯卖傻的事拿出来再说了一说,何村长虽还是不愿意搭理她,表情却没那么排斥了。“村长,我想问问小河界边的荒地

  • 重生之大秦再起天家的光荣

    天华走后,暗风的身体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不多时,暗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在眼角有一丝泪痕,他知道要不是身上的那块石头的黑暗力量把毒素清除,他肯定会失去记忆。但是他也知道这是天华为了他好,天华不想让自己陷入仇恨之中,所以当天华走出门后,他就下定决心把铸造学好,并且也要同时修炼魔法,这才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

  • 兴趣使然的提督在线阅读第十章

    翌日清晨,一丝曙光从东边散发出来韩雨正在打坐冥想中,心心念念的声音终于响起,“叮!抽奖系统开启,宿主请尽快抽奖,过1小时将会失效!”韩雨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还有这波操作!”韩雨灵识微动,进入抽奖系统内,迎面而来的不止那巨大轮盘,还有一个竹筒,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竹签,韩雨一看,“这是抽签···”韩雨诧异的

  • 日在火影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给一个机会,我和其余两人齐齐抬起头,不同于另外两人的满脸兴奋,我则是诧异和不解,按理说陈三自加入大刀会业已两年多了,也算是资深老人,再加上陈三父亲亦是大刀会中人,这样算下来根正苗红,但上位的机会陈三从未遇到过;还有就是帮里了给个机会,而不是刘五爷给个机会,紧这一点就值得怀疑,据陈三所知,大刀会自

  • 青凕戮之暗渊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少爷,疯了!“你才是色狼呢?你全家都是。别让我抓到你们。”徐小健站在花园里大骂了几句,走回了房间。我的泡妹妹大计还没开始呢,不会胎死腹中吧!我承认我喜欢看美女,喜欢时不时想沾你们点小便宜,可是都还没开始啊。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心里越想越生气,顺手在脸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骂道,“原来你还是这种货色

  • 隔壁住着个侦探俊男靓女

    “晨曦”医院。是一家私人大医院。收费公道,大夫尽责,以服务患者为宗旨,仁心医术为核心。医院内往来川流不息。……保安室。徐坤翘着二郎腿在桌上,手中翻着搞笑漫画书。时不时徐坤嘿嘿一笑。旁边,一“全副武装”的保安戴着大盖帽,凑在徐坤身后侧,也正津津有味地瞧着那漫画书。此时,晨曦医院的高管安玉佳站在了保安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