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降临!全球铠甲时代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2/1/14 19:11:18 作者:铠甲一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降临!全球铠甲时代
降临!全球铠甲时代
作者:铠甲一哥来源:飞卢小说网
五百年后地球异变,无数生物受到天外魔气侵蚀变成强大的魔兽,十位全球顶尖科学家共同制造出了铠甲系统。弱小的人类与铠甲**与变异魔兽战斗,用血与泪来证明谁才是地球真正的主宰。而林御正是降临到了这个时代……(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七章

面对猫崽子的如此谄媚,薛向陵挑了挑眉,他的眼波肆意流转:“怎么,这是勾引我?”

浑厚沙哑的声音听得顾湄一个激灵,她脑子里的弦一下子绷紧。

你,你这是和猫说话的语气吗?!

顾湄瞪大一双猫眼,因为受到惊吓,她狠狠咽下一口唾沫。

从它的嗓子里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它根本不敢抬头看。

薛向陵的眼神一向是似有意若无情,尤其是那勾人的眼尾儿。

从前倒没注意,现在才发现,这货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闷骚。

而且脑子还不大清楚,对着人冷冷淡淡,对猫却是万种风情!

顾湄从他怀里跳出来。

它站在地上,适才被薛向陵拿在手里把玩的猫爪子好像都染上了一股狐狸味。

怎……怎么办!

是去和驴睡,还是在这里继续遭受非人的折磨?

它很快失去了选择的权利。

薛向陵弯身将它从地上抱起,看样子,是在往后院的方向走。

或许是出于薛向陵的爱好,淮阳侯府的后院修缮地很大,占地宽广,更有许多绿荫用来纳凉。

后院里除了小山流水和石桌石椅以外,隔着稍远些的右手边,便是那座让顾湄“魂牵梦萦”的荷花池了。

左手边有条幽静的小道,小道后头应当是薛老侯爷养的那些莺莺燕燕的聚集地——

那里有股十分冲人的胭脂香味。

然而,胭脂味儿再重也盖不过这些畜生们的味道。

顾湄知道自己不该这么不友好地称呼它们,只是一想到今夜它要与这些鱼啊鸟啊同住,它便克制不住自己想挠墙的欲望!

李管家额外在这棚子里给十七收拾出了一块空地,连原先的金丝笼子也被他贴心地送了过来。

薛向陵拍拍顾湄的小猫屁,将它放进笼子里:“进去睡觉,明早我再来瞧你。”

顾湄哼哼唧唧,心里几百几千个不情愿。

它磨磨蹭蹭地钻进笼子,四个肉爪子全都踩在了冰凉的铁丝上头。

薛向陵关上笼子门。

顾湄立即哀鸣起来:“呜。”

“呜呜。”顾湄趴在笼子里,它的小脑袋倚在门前,露出了肉嘟嘟的肚皮。

“呜呜呜。”它生怕薛向陵就这么放下它,于是持续不断地哀嚎着。

它从笼子的缝隙中伸出爪子,再将自己的爪子塞进了薛向陵的衣袖里。

“舍不得我?”

薛向陵放低声音,他眉峰微挑,定定地瞧着它。

顾湄使劲点头,也顾不得薛向陵的嗓音有多温柔婉转了。

反正它晚上不能睡在这儿!

只可惜,它脖颈上的肉和毛都太多,点头这个动作完全让人看不出半点痕迹。

薛向陵轻轻地拍了下它的脑袋,将它的爪子放回笼子。

他说:“我走了。”

不,不要走啊!

薛向陵慢吞吞地起身,顾湄立刻再接再厉。

它站了起来。

这张金丝笼子不算大,顾湄站起来后便占了一多半的位置。

它将整张猫脸凑在笼子前,冰冷的铁丝将它脸上勒出几团肉的痕迹。

“呜、呜、呜……”

顾湄扬起一只爪子用力晃笼子,它眨着眼睛,巴巴地看向薛向陵。

薛向陵的脚步不由顿住。

他似乎有些无奈地回过头:“十七,你这样不行。”

剩余的说教的话还卡了另外一半在喉咙里——这小猫崽的眼神实在太惹人疼了。

它滚圆的眼珠湿漉漉地。

见薛向陵看过来,它甚至欲说还休地低下了头去。

它伸出舌头落寞地舔了舔脸,而后,单独地跑到了笼子角落里去趴着。

比起哀嚎,薛向陵明显更吃这一套。

他蹲下身,犹豫了良久,最终他打开笼子门,揉了揉小奶猫那软趴趴的小耳朵。

顾湄听到了薛向陵轻微的叹气声,或许,可以说是妥协声?

它被他重新抱回怀里:“你也怕黑吗?”

小猫崽无精打采地瞅他一眼。

薛向陵道:“丑话说在前头,十七,我带你进房里,你要是不听话,我会把你赶出府。”

咩咩咩,不听话是什么意思?

随地拉屎拉尿当然是不会啦,不过,如果你还是让我说笼子里,那可难说。

顾湄在心里腹诽着。

下一刻,却听到薛向陵招来了李管家,他道:“阿瑶小时候睡的床还在不在?搬到我房里去。”

“十七以后和我住。”

床,可以睡床啦!

但是……是薛瑶的。

顾湄心里百感交集,眼睛立刻灵活地转来转去。

李管家道:“我去搬张新的床来罢,小姐睡的那张有些发霉了。”

薛向陵颔首,他低头看着自己怀里那一团小小的东西,补充了句:“不要太大的。”

“是。”

“呼。”

顾湄从胸腔里大大地吐出一口郁气,这才真正眉开眼笑起来。

本来如果是睡薛瑶睡过的床,她还觉得有些膈应呢。

换张新的最好。

她和薛瑶的那些是是非非,如今还没清算清楚。

她真不想碰她的东西。

其实说起来,如果不是出了荷花池的那桩意外,顾湄和薛瑶只能算是闺中恩怨,小女儿家拌拌嘴,并不算多大的事情。

顾湄从前也没放在心上的。

她出身贵戚,南阳郡主也是个大方的人,从小对她的教导多是积极向上,所以顾湄还真没觉得自己是个小气的性子。

在京城的贵女圈子里面,与顾湄结过仇的没几个。

甚至因为她身份尊贵,许多人还上赶着巴结她。

唯独薛瑶是个例外。

薛家人都长着一副好相貌,薛向陵如此,薛瑶也如此。

顾湄记得,她有一双很大的杏眼,眉目灵动,眼里尤其多姿多彩。

两人每每吵架时,薛瑶那双眸子便格外飞扬跋扈。

顾湄不喜欢薛瑶,很大原因便是她的这对眸子。

薛瑶这人太过桀骜,每回有了什么争执,薛瑶眼里的那副高高在上的神情,实在是不讨人喜欢。

尤其是,在顾湄一次次被她说成“傻缺”时。

顾湄其实不大懂“傻缺”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想一想也能知道,带“傻”字的能有什么好话吗?

若不是顾湄已经死过一次,她真的想象不到,薛瑶竟然有这么恨自己!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顾湄已经断定,幕后真凶是薛瑶的可能性最大。

除了她,还有谁会想害自己呢?

顾湄猛地一下子又想到了午时时,薛向陵的瘟疫论。

顾湄真的从没觉得自己做人到了这么失败的地步。

与她交好的姐妹,明明很多呀。

顾湄抬起爪子搔搔头,心里的那团毛线越滚越大。

这时候,李管家已经让人将小床搬到了薛向陵的居室里。

外居室每晚都会留个仆从守夜,所以顾湄和薛向陵一同住到了里间。

只不过,一人一猫的距离挨得有些远。

挺好的,顾湄很满意。

它雄赳赳气昂昂地扬着脖子,像是巡视领地一样,先四处观察起它的房间。

嗯……

顾湄细心地在每个角落里都闻了一遍,居然真的一点女人的味道都没有?

顾湄吃惊地吐了吐舌头。

原先长姐议亲的时候,她便听她娘私下里与她爹说起过。

说淮阳侯虽是个好人选,但如今也没有通房,怕是有什么隐疾哦。

本以为这是个夸张的说法,可瞧见了薛向陵对春姨娘的态度,又瞧见了薛向陵的屋子,顾湄觉得,薛向陵没准还真有什么隐疾。

会不会……

他不喜欢女人,喜欢母猫啊!!

顾湄越想越害怕,她一个没有绷住,浑身都要打起寒颤了。

薛向陵道:“又在怕什么?”

“怎么身体这么差。”薛向陵见它忍不住在发抖,还以为是哪里被冻到了。

他又让下人加了一床小棉被来。

不不不,不能这么想。

一种罪恶感迅速蔓延上顾湄的心头,他是个好人,对猫还不错。

这些日子还得靠他赏饭吃呢。

这两面三刀的小家伙,随即伸出猫头去蹭了蹭薛向陵的手背。

毛茸茸的触感,薛向陵一笑。

他轻轻地挠了挠它的下巴:“明天我让人去集市里给你买点零嘴儿回来,不过,羊奶还得每天喝。”

明显是看出了顾湄对羊奶的排斥,薛向陵给一颗甜枣,又给了一根棒子。

顾湄也知道作为一只猫,是没有抗议的权利的。

它蔫蔫儿叫了一声,算是应答。

“行了,很晚了,睡罢。”

薛向陵把小被子给它盖好,最后伸出手去褥了把猫头。

头顶的碎毛被揉得有些乱,顾湄晃晃脑袋,方才在薛向陵低沉的嗓音中慢慢闭上眼睛。

这一夜,比想象中要过得快些。

顾湄没有做梦,只是依稀在睡梦中翻了好几个身,似乎睡到半夜时,还有人不知死活地摸了摸它的肚皮。

手真欠。

顾湄打了个哈欠,它用爪子揉揉眼睛,然后舔了舔自己的脸。

外头晨光熹微,天还未完全亮。

薛向陵高居侯爷之位以后,便是正经的列朝在班的大臣,这个时辰,应当是上朝没回。

左右闲下无事,顾湄跳下床,呼哧呼哧地将放在地上的羊奶吸了几口。

好在这只猫崽子的胃小,否则就顾湄这个吃法,迟早得饿死。

它踏出房门,侯府的下人们正在各忙各的。

十七这具猫身虽胖了点,到底还不满三个月,所以没几个人注意到了它。

正中下怀。

顾湄偷偷摸摸地从房里钻出来,她还记得荷花池的方位。

虽然如今是元光十八年,但过去先踩个点,总可以吧?

顾湄夹着尾巴,悄不做声地溜往荷花池跑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王妃不要怂之偶像

    樱桃的周围总是比别人来的热闹。下课时分,总是会女孩子三五成群的集聚于此,讲着各种满是青春的话题。恋爱、时尚、学业。“这种东西说的真的有用吗?”骤然的安静让樱桃回过神来,抬头对上三双惊讶的目光,她才意识到自己将心中所想说出。也不慌乱,樱桃眨了眨眼睛,白皙的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声音柔柔的。“我的意思

  • 良婿美夫在线阅读第4章

    邢如诗心中一动,她在学设计这个专业的时候就一直想进维新。稍微犹豫了一会,问道:“什么时候可以去面试?”“明天,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你带上需要带的证件还有简历,到时候来了给我打电话就行。”蒋飞燕温和的说道。邢如诗点点头:“学姐,谢谢你。”“这有什么好谢的,我要是能够跟你在一起工作,那是我的福分。好了,

  • 这个主播挺会玩第7章在线阅读

    叶云一路过来的气场是在是太大。见到他过来,处于愣神中的叶炎都忍不住的后退一步,让出了首位。不过,高傲的自尊心却让他立即清醒过来,强撑着上前一步,然后对着叶云低声告诫道:“这些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现在可不能失了礼数...”叶炎的意思很明显,不想让叶云将风头抢过去。不过,他的计划注定落空。只见,他还未说

  • 重生之乘风破浪书生妙笔戏韩盈 斗酒又逢虬髯汉

    茶馆里除了卖茶的老者外,就只坐着一个年青的书手,一身白衣,脸色白净,却掩饰不住眉宇间的几分英气,腰间挂着一支长长的狼毫。韩盈和宁芳各自坐了一张桌,二人也不招呼,店家已为二人上好茶,那书生突然站起身朝着韩盈拱手道:“看姑娘的来路,可是从华山下来的?”韩盈冷冷看了那书生一眼,并不理会。那书生捋了捋了头发

  • 女配自救攻略[快穿]在线阅读交友

    一直过了差不多两年,这里的书我都看完了,我对这个小院子也感到厌倦了,我已经慢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只是看见月亮的时候会想家。“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最平常最简单的一句诗,有时都能让我泪流满曾经面。有一天我是在是无聊透顶了,就出去走走,莺儿告诉我,其实前院有个很大的花园的。进去看看,果然是个很漂亮的

  • 姐妹穿越治暴君第7章在线阅读

    “宫殿?”刀离尘向不远处的一座漆黑殿宇看去。这方虚无的空间没有一丝灵气,灵识也受到压制,只能凭肉眼看到四周悬浮着各种各样的野兽尸体,以及独立在众多尸体中间的一座漆黑殿宇。毫无疑问,这里的秘密必然藏在那殿宇之内。刀离尘在的位置离漆黑殿宇不远,只是随意两个瞬步便达到。踏!刚进入宫殿的区域,刀离尘便感受到

  • 乡野逍遥直播间在线阅读第五章

    与坂田银时不同,七月最喜欢的天气就是阴沉沉的雨天,空气压抑的像是要滴出水来,闷热过后是舒爽的清凉,这个时候七月就会站在登势酒屋的门口,在心里嘲笑那些没带伞的行人。“喂那边那个——”拿着扫帚在门口没有目的地打扫着,七月看了一眼站在眼前面无表情的栗发少年,继续扫自己的地。“万事屋请右转上楼。”“你不是老

  • 从今天开始建聊天群第七章

    无论在哪里,食堂似乎都不太符合人体的基本味觉需求。但维克托觉得还好。军队的食堂比普通食堂好多了,还管饱,起码比各种口味的营养液都好多了。而且在军事基地吃饭,几秒就咽下去了,根本不用担心吃不吃饭的问题。虽然只有在训练的新兵有时间限制,但是在吃饭的时候,一大堆人呼啦啦地涌进来,边在拿馍的时候抬头瞄一眼楼

  • [全职高手]叶家晓辞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二天是D组最后的一场比赛,乾VS龙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龙马在这场比赛里会使出另一个绝招了,而乾也是因为那个失去了正选资格,这样也好,乾能来帮我的忙倒也不错。“在想什么呢?小葵?”嗯?我听到对方对我的称呼,我浑身一颤,缓慢的回过身,不二熊站在那满脸笑意的看着我“你喊我(流川)什么?”嗯?菊丸大猫从

  • 当虫族穿越到现代第3章在线阅读

    冷透了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去外面将亲妈叫进来吃午饭。冷透了的亲妈带着墨镜款款落座,颇有贵妇的气质,但结合她那身碎花比基尼却诡异得很。“嗯~”亲妈嗅嗅饭菜的香气,十分满意。“我的儿啊,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呀!”“妈你喜欢就好。”冷透了笑笑,尽量不让表情很尴尬,他打开电饭煲,为亲妈盛饭。亲妈接过碗,拿着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