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鬼尸血法在线阅读第9章

2022/1/14 19:01:24 作者:竹清 来源:纵横中文网
鬼尸血法
鬼尸血法
作者:竹清来源:纵横中文网
尸体,往往是人们对于死去生物肉体的称呼,鬼魂,在传说中往往是人们对于死去生物所残留精魄的称呼,即便是二者结合,譬如亡灵或僵尸,也只是一个完整的,死去了的生物。但在黎明所获得的传承中,却明言尸鬼是活着的,甚至可能形成过一个种族。而当尸鬼的道降临在无限的世界里,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来?敬请期待:无限尸鬼道

当天晚上,孔宣想了许多杂七杂八的事情。

其实哪怕到了如今,他脑海里最深刻的事情其实还是温度高到发黑的岩浆,和搁岩浆里泡着三个蛋蛋。

蛋蛋们在长久的高温环境中也不知道泡了多久,反正是渐渐有了意识,但灵智还没有完全形成,说不了话也啄不开壳,因为没腿也不会啥法术的缘故,就只能搁原地待着,最多就是在岩浆里左边游游右边荡荡。

那个时候身边都是那种燥热的,若非顶级火属性灵禽绝对受不了的温度,三个蛋蛋固然都是顶级灵禽无疑,也能直接利用不死火山中纯粹的火属性修炼,但到底是幼生体,在一片能逼死人的恶劣岩浆之中,偶尔还是需要一点冰冰凉凉的慰藉的。

于是在偌大的岩浆之中游来游去,唯二能稍微带着点凉气儿的点就是另外两个蛋蛋。

也因此,原本元凤是下饺子似的“扑通扑通”把自己生的一系列蛋蛋往岩浆里倒,打定了“受得了这个温度今后就是我的宝贝蛋,受不了这个温度今后就是我的温泉蛋”的主意,蛋蛋们在岩浆中的原始位置都十分的随机,活下来的三个蛋蛋那站位其实相当的天南海北,但在长久的岁月轮回之后,三个蛋蛋十分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

接着就是开开心心地隔着蛋壳相依为命,靠着彼此吸取火属性灵气之后提供的半点凉意儿过活,没有吸收灵气的时候彼此之间就着蛋壳蹭来蹭去嘻嘻哈哈。

反正想一想对方蛋壳的触感就很开心!

现在想想,也都是特别特别美好的回忆。

越怀念越觉得今天的夜晚格外漫长,东方的启明星总是不升起,金乌啥的更是睡了个死,打坐打不安生,冥想又心不静,对着黑黢黢的东方发了好久的呆,好不容易才等着了朝霞满天,金乌东升。

孔宣直接嗖地一下就往通天的居处扑了过去。

然后被碧云童子拦在了门口,理由是元始师伯和老师在里面呢,师兄这会儿进去肯定会遭元始师伯冷脸,不如等元始师伯走了再去见老师也不迟。

师兄便压抑住了自己的小暴脾气,搁通天门口硬生生又立了快有一炷香时间,待感应到房中灵气流动渐渐舒缓下来,自己整整衣服准备老师相召,却在这时候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威压。

碧云童子和孔宣一道跪了下去,房间中翻涌不息的灵气也很快收束了起来,想来房中的两位大能应也是感受到了这股威压,低头聆训。

不过片刻,众人耳中便传来一个极威严的男声:“吾将于明日在紫霄宫第三次讲道,有缘者皆可前来。”

话音落下,那铺天盖地的威压也便消失而去,这时原本紧闭的房门“吱”的一声打开,还未来得及站起的孔宣只见通天伴着元始走出来。

元始从来讲繁文缛节,对孔宣的观感也是兼有“这是天下间第一只孔雀的好跟脚”的欣赏和“再好跟脚这特么也是只湿生卵化”的嫌弃,两相比较之后,一旦见着孔宣,只要这师侄不挑事,他便当做没见过。

孔宣也知道元始的臭脾气,便只跪在原地不曾动弹,免得再被师伯喷上一脸的“湿生卵化之辈就是不懂规矩,连见长辈的礼仪也学不来,见面都不兴行礼的”。

而元始果然是没看见一边的孔宣,继续和通天交流:“既道祖要开讲,我回去换身衣服,叫上大兄,你这边也准备准备,我们一并去紫霄宫罢。”

通天伴着元始往外走:“好。”

“上次我带广成子去,道祖也没把他赶走,可见他不在乎这个。”元始想了想,又道,“你也带几个门人过去罢……我看赵公明他们就挺好,他们若能得道祖些许眼缘也是好事。”

通天笑了笑:“是。”

“我知道你喜欢你那些门人,可该管的也得管。”元始这么一个具有强烈控制欲的弟控,为了通天的各种事情也是操碎了心,“镇元子大度,和你我的私交也不错,我们的门人去五庄观玩玩倒也无妨,可次次都失败也实在是太丢昆仑山的脸面,就不能压压你家门人们,等学有所成再去?”

偷听的孔宣默默憋笑——爱面子爱到不让自家弟子出门和旁人切磋(生怕输了丢脸)的程度,也无怪广成子他们个个娇花似的经不起风浪。

完了孔宣还悄悄抬头瞅瞅通天,确定自家老师肩膀也有可疑的抖动,孔宣更是忍俊不禁,还看到通天负于身后的食指微微往上勾了勾。

孔宣:???

然后通天大概是猜到了孔宣看不懂,便又做了个全套动作——指了指孔宣,指了指地,再往上勾了勾。

孔宣一脸懵逼地揣测,通天的意思应该是……小可爱,地上凉,快起来?

然后他试探性地站起来了半个身位。

通天满意地把手指给收了起来,孔宣便知道自己是理解对了,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

元始如何不知道通天和那只小孔雀玩这种你画我猜的游戏,不过通天没在他面前热爱毛茸茸的话他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次提醒通天:“说你呢,能不能管管你那些有事没事就去五庄观的徒弟了?盗不着就好好待着,见天儿的出去丢人现眼!”

老哥给了自己面子,通天也会投桃报李,温和地道:“他们傲气得很,每学了个新的法子就想去试试,弟想着镇元子既乐见其成,这才不曾多管。”看着老哥还要再说,想了想,懒得杠,便改口,“也罢也罢,待从紫霄宫回来我便紧紧他们的皮,兄长满意了?”

兄长满意,又思路十分发散的说:“说起来,天池深处的黄中李最近都少了一个,黄中李算个没有灵智的大罗金仙,我算不得它果子的去处,唔……是不是……”眼神十分危险地看了看通天,“你干的?”

通天赶紧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兄长,我去过哪里您心里没数?”

那倒是确实有数,三清彼此之间俱有感应,通天皮归皮,可这两天确实是除了出去捞一波自家徒弟们之外是根本没去过天池,确实没有作案空间。

那偷的人可就有本事得很了……

“也罢,我先回去换衣服,这次道祖就给了一日时间……我们得略抓紧些。”元始终于叨逼叨完了,黄中李啥的他也不好在这时候穷追猛打,“回头再查吧,你也快些准备。”

通天点点头,又礼貌性地弯了弯腰:“好,兄长慢走。”

兄长微微颔首,这才走远了。

通天回身,招呼孔宣:“行了,你的来意我已经知晓,想去灵山见见你妹妹也是人之常情,要去就去罢。”

孔宣都给通天整懵逼了:“???”

“不然你以为这一大早的我请你元始师伯过来是做什么呢。”通天失笑,“我看凰凰便觉得眼熟得很,记忆中却实实在在没收过这个徒儿,昨夜多宝走了之后还想了许久,今晨想起来凰凰的气息是和你最像,便掐算了一番,果不其然她就是你那个走丢了的妹妹。完了我还怕算错了空欢喜一场,便请你元始师伯过来,他算出来无误,我才敢告诉你。”

老师竟这么记挂自己,搞得孔宣心里暖得不行。

但同时他也忍不住多问一句:“之前不是说算不出来么?怎么现在……”

通天有点尴尬地说:“之前的算法不对。”

“不对?”

通天便解释,之前是直接算最后一只蛋蛋到底花落谁家,算不出来的原因是元始通天和接引准提都是大罗金仙,同阶之内不可算,精通卜算之道如元始也搞不明白最后一个蛋蛋去了哪里,但如果只想算小凰凰和孔宣是不是亲兄妹的话,天道也不会藏着掖着不说。

“总之你想去就去,但紫霄宫开讲在即,接引准提两位前辈约莫不在家。”通天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你肯定焦心如焚,这紫霄宫一讲三千年,让你等三千年也实在不妥当……这样,你自去你的,我在紫霄宫中见着了准提便与他提一声,告知他你是我的弟子,与凰凰是兄妹,这兄妹久别重逢,一时情急便去灵山拜访,也不算我们昆仑山失了礼。”

顿了顿,又考虑了一种可能:“但若是你去灵山扑了个空,那他们肯定是把凰凰带去紫霄宫了,我若在紫霄宫见着了凰凰,便多叮嘱昊天一声让他给你留个门,你有五色神光,能走过三十三天外的乱流,待你赶来紫霄宫,也能见着你妹妹。”

孔宣这时候只剩下了感激,双膝一软就跪在通天面前:“多谢老师!”

通天温柔地摸一摸小孔雀的脑袋:“不必如此。不过话说回来……我有一事想问你。”

孔宣小少年乖萌乖萌地露出一个“什么呀”的表情。

小可爱太配合了,通天一个没忍住,多撸了两把孔宣的头毛,笑道:“刚才你也听到了,你元始师伯的黄中李少了一个……你老实与我说,是不是你干的?”

孔宣头皮一紧。

通天长眉扬了扬:“真的是你?”

孔宣表情扭曲了半天。

终究没办法对着一直爱护自己的通天撒谎,只能从长袖中取出半截树枝,高举递给通天:“弟子也不是稀罕这么个果子,只是元始师伯说什么哪怕我拿到人参果又有什么稀奇,盗得了黄中李才是真本事,您听听这是个师伯该说的话么,不拿一个显得我没本事似的……”

然后小少年的心里还有点不服气,小声逼逼:“其实也没多厉害啊,我浑身包着五色神光就能进去,禁制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我就想着摘个果子下来先用五色神光养着,待元始师伯发现少了一个,四处捉贼捉不着,我再悄悄潜进去把果子接回去,再在果子上放一根孔雀毛,告诉他我不只是能无声无息地盗,还能无声无息地还,看他还嘚瑟什么!说我湿生卵化那是事实我不能分辩也就算了,说我法力不行修为不够,哼!这么目中无人的!”

这番思量,通天不觉莞尔。

并且还真别说,这句“我不稀罕黄中李”要是别人说可能还不可信,但孔宣说这个是真的有底气——至少他拿出来的黄中李是连果带树枝的,而孔宣也确实有那个本事把掰下来的树枝给插回去,这也是通天亲眼见过的。

于是通天含笑问:“现在他知道果子没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还回去呀?”

“趁着师伯在家多没意思,就要在他在家的时候还回去才够打他脸的。”孔宣蔫儿坏得很,但说到这里又有一点纠结,“但……现在弟子有一点点犹豫,不太想还给师伯了。”

“为什么?”

孔宣低头对手指,小声道:“没有妹妹那会儿,弟子不为衣食发愁,并不会把这么个黄中李放在眼里,但如今有了妹妹,怎么着也要给个像样的见面礼才算个好哥哥,就想把这果子留下来……送……送给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乌鸦和两个人生活的家在线阅读大湖城

    大湖城是一个临靠碧水湖而建的大型城市,它是冰皇帝国内的商业之都,正如它是商业最发达的城市,被人誉为“商朝都”一个披着蓝色披风的少年坐着小船游荡在湖面上,碧水湖很广大,一艘船至少要一个半小时才能游完整个湖,少年岸靠码头,登陆大湖城,大湖城内商业繁茂,行人不停的购物,买卖奇珍异宝,少年穿着裹着全身的大外

  • 雪落清城第六章在线阅读

    17.依旧是部活结束后回到家里,迹部刚走进大厅,一如昨天的架势他甚至连书包都还没来及放下,就直接被留在家里的爷孙两只勒令向家里的甜点师傅学做甜点。迹部妈妈估计是今天的事情比较多,这时候还没有从公司回来,所以暂定只有迹部爸爸和小家伙两只坐在沙发上等待着试吃。虽然昨天一时脑热被激得答应了下来,但迹部原以

  • 超脑特工第5章在线阅读

    隔日,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天气阴沉,往窗外望去,山间似乎萦绕着一层浓雾一般,朦朦胧胧的,雨滴落在树叶上、湖泊里,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屋内光线昏暗,只有床头亮着一盏暖黄色的台灯,余绥正躺在床上查看着论坛的留言。或许是因为工作包饭,留言意外的多。思索片刻,余绥置顶了自己的新帖子,决定在今天下午来个面

  • (琅琊榜)轮回之末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秦岚还没反应过来,她不知道是谁做的。看着满脸笑容的林凡走了过来,难道是这个瘦弱少年做的?不可能,但还是下意识问道:“是你做的?”“额,算是吧!”林凡笑笑。“你知不知道杀人是犯法的?!”秦岚怒道。“那不是我做的吧!”林凡依旧笑着,不把这当回事。“你……”秦岚还想说什么,发现苏小小过来了。“哇

  • [老九门]佛爷,一起倒斗否?在线阅读第六章

    “这三人地天赋还真不咋的,排除着莫多杂质,这种天赋真令人头疼啊”跳进河里才洗了几下,河水就黑了,黑黝黝的河水流向远方。“天杀的,到底是谁,这是谁干的,这的多少年不洗澡”河里下方传来一整整的咆哮声。可是却没有一个上来讨说法的,上面的领地可是大佬们住的地方谁敢去,所以就仅仅抱怨谁上前理论谁就是在闲自几命

  • 才子撬佳人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回诺伊泽大陆的边缘,一个被密林泥沼断崖所包围的小板块,名字叫做东玉诧岚洲,基本与世隔绝,在东玉诧岚洲的边缘,有一个被密集的热带雨林所隔断的国家,名字叫吒寒帝国,吒寒帝国的一个角落,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只拥有一条通往大城市公路的小镇,名字叫岐木镇,岐木镇的一个小角落里有个穆家村,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

  • 丁见月历险记第10章在线阅读

    圆房?本大小姐自然不可能这么傻傻的呆在宫殿里等着自己成熟了跟那个脑缺太子陌皓轩圆房。自从结婚之后我又开始每天过着睡觉吃饭的日子,皇帝依旧三天两头的前来打搅我。不过总算没有碍着本小姐成长……时间哗啦一下过去了四个年头,在本小姐5岁的时候已经可以绕着宫殿将整个皇宫闹得起飞狗跳的了。因为在皇宫里……没有人

  • 英雄联盟之战国尴尬的场景

    徐然回过头来再是狠狠瞪了周龙飞一眼之后便是从口袋中拿出钱递给了林晓婷。林晓婷伸手拿过钱之后便是小跑着朝着门外走去,丝毫没有理会一旁哑然的周龙飞。“嘿嘿,原来她就是林晓婷呀,我还以为是小偷呢。”周龙飞在顿了顿便是朝着徐然讪讪的笑道。徐然本来是凤目怒视着周龙飞,却是没有料到这个家伙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 极品松鼠在线救夫在线阅读第8章

    杨济豪看老厂长对他的建议一一采纳,随口就想说改换产品牌子的事儿,他心路一拐弯:慢!改牌子是件大事儿,语言不能太直接,还是委婉些说比较好,他说,“何厂长,咱们的产品牌子是不是也该换换了?”何自谦惊讶而温和地说:“这是多少年的老牌子了,以后只要生产、销售能上去,这牌子还是别动了吧。”杨济豪笑了说:“何厂

  • 宇幕之有仇(8)

    “你怎么会来到我家?!”苏千棋憋着怒气,他的眼角还残留着前几天留下的淤痕,尽管颜色已经淡化,但他只要一看见楚承洲,就不可抑制的想起他毫不留情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的画面。并且两个人的体能根本不是在同一条水平线上的,他处处受限只能落在下风!楚承洲眉头频蹙,眼神深邃犀利,维持着原姿势不动,似乎在很不满意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