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谁为夜雨写梧桐之基地(8)

2022/1/15 10:50:42 作者:笔胆文心客 来源:飞卢小说网
谁为夜雨写梧桐
谁为夜雨写梧桐
作者:笔胆文心客来源:飞卢小说网
最初良好的开端,一段真挚的情意。明知没有牵手的可能,却也心甘情愿的固守着友谊的神奇。彼此的深情厚意,幻化成各自奋斗的动力。让明月见证了夜雨梧桐的静谧和凄迷以及缠绵的缱绻的心迹。想用什么样的方法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不离不弃!该书不见得能够让你痛哭流涕。但是,多愁善感的人,定会边看边掩面而泣。感动于角色的酸楚,动情于真情实感的流露。不见得牵手才是爱的最终的归宿。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网络覆盖全球的时代,相见恨晚的痛楚,恪守约定的尊重,也能书写可歌可泣的新时代的梁祝寄语。(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

凤凰走进一扇大门,打开后,里面布满灰尘污垢,堆积如山的破碎的木头装具,整个房间充满着浓浓的古香味道,转了一圈之后,两个人又回到原点,青禾想到她们是不是中了回笼术,凤凰也感到不妙朝她吼道:你站着别动,我来找。

手持沙皇剑的凤凰,用力使剑锋芒毕露一道劈开,地上裂开一条缝细,露出牙齿般的骷髅图案,慢慢包围她们,四周全是浮着骨头,凤凰感到十分危险,这是藏了多久的阴湿,如果被它们吸附人体内,人则瞬间会变得迷惑,体质虚弱无力,最后阳气被它们吸干衰竭致死;两个人背靠背,剑气如光照耀她们,抵抗那些阴湿的骷髅,要说凤凰没用全部武力,在青禾面前不敢暴露自己的功力;青禾背着她,根本没有察觉出来她的心思。

破...凤凰念叨一句,轰一声巨响,整个房间陷入地下,一座雄伟建筑展在她们面前,骷髅图案全部散开碎成粉末。

哎呀,我还没玩够呢?没一点劲,青禾坐在地上逞能说道。

凤凰对她无可奈何,摇摇头没有看青禾,她先去找出路,然后看着四周都被堵死,摊手耸着肩说:我们好像被埋在地下了。

什么,这时青禾才后知后觉,发现真的掉了下来。

青禾大口大口喘着气,在这里面严重影响到她两人的呼吸,好像青禾被砸伤了胳膊,她捂着伤口笑道:我这一世英名要葬送在这了,哎,还没有找个喜欢的人,感受一下心灵共鸣的感觉,我说凤儿,你应该也没有喜欢的人吧!

青禾,呵呵,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先休息一下。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凤凰默念静心咒,让青禾伤口愈合快点,不一会,青禾只觉得眼神迷离,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看着睡着的青禾,抬头仰望空中,乌漆抹黑什么都没有。只要有一点光进来也好啊,凤凰心理想着,事与愿违,她只好放弃寻找,坐在青禾身旁,把自己的披肩盖在她身上,又帮她包扎伤口。自己也慢慢进入梦乡,猛然不知过了许久,一个人影在空中盘旋,栩栩如生地声音传入她们耳朵里,你们是谁,竟然敢闯木族基地。

你是谁?青禾艰难的支撑自己起来。

哈哈...我是这里的守护精灵。

凤凰想到了江湖第一大家族,木氏家族。

木族,难道。

对,这是百年前的木家。

那位虚幻的小影子飘飘渺渺,但这个幻化的声音也给她们带来了希望,青禾虔诚地问:打扰了,前辈,能不能让我们出去。

好啊!不过,你们答应我一个条件。它却很爽快地告诉她们有办法出去。

什么条件?忧心忡忡地凤凰问道。

那就是你们要留下一样自己的最贵重的东西来交换你们的自由,你们可愿意。

这个黑色幽灵感觉是聚宝盆一样挖宝。

好,我们答应你。

青禾想只要出去什么都可以接受。

说吧,你要什么东西。

你们最值钱的东西。它毫不客气地说。

凤凰只想到她们有沙皇剑和罂鞭,算是比较值钱了,那是她们的兵器,它真是眼睛很毒,凤凰觉得自己没有剑也无所谓,可是她想要留下剑穗。

能不能留下这个。凤凰摸着剑穗和它请求道。

不行。

黑色声音毫不留情回绝,这个小东西难道很值钱。

听到这青禾连忙睁开眼睛,摇晃着凤凰,低声说:你就给它吧,先让我们出去,我给你买一百个这个东西。

可是凤凰没有听青禾的话,她捧着剑穗恳求:她是我一个重要的人送我的礼物,我答应不弄丢的,前辈,求求你,把它留给我做个纪念好吗?

这,看样子这个人很重要啊!好吧,你留下吧。

感受到她的诚意满满,黑色幽灵声音同意了。

多谢前辈。

凤凰解开剑穗千恩万谢。

不客气,把它们给我吧!

递给它沙皇剑和罂鞭,即可消失眼前,随后一个白色圈出现她们面前,传来阵阵笑声:你们赶紧进去吧,不然一会它就散了。

谢谢前辈。

青禾也很感谢它,不然自己可能真要死在这了。

不用谢,不用谢,走吧,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以后别再进来了。

开心的声音飘过来,提醒她们快离开。

好的,我们一定谨记。青禾拉着凤凰跳进白色深渊中。

两个人回到最初进门的地方,这时已经第二天晚上,没想到一整天啥也没干。凤凰扶着青禾,这时回神来想了一下,自己的功力在这里怎么发挥不出来呢?好像一股强大的能量吸引着她,木家根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武藏国

爆教总坛中,哲思·贝雷想到一个好法子,赫然写完在符纸上,喃喃细语地说:公主殿下,这一次就要委屈你了。

转移术一瞬间哲思·贝雷来到武藏国皇宫之中,对着站在武雅门外宫女说,我要见公主。

好的,法师大人。宫女回答。

把哲思·贝雷请进公主寝殿,武雅一身紫色长裙,五官精致,皮肤白而粉嫩,舞象之年,是个美人坯子。

看到大法师武雅蹦蹦跳跳到他面前说:你是不是想武雅了。

给殿下请安,参见...没等哲思·贝雷说完就被她打断。

哎,免了,免了,你干嘛呢?这又没外人,哲思叔叔找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坐在寝殿塌上拿着一个苹果,啃了一口。每次他来找自己不是教训她,就是有事让她做。

哲思·贝雷行跪拜礼说:微臣,请殿下去夜国和亲。

就知道这个哲思来找她就不安好心,武雅赶忙站起来,冲着他气急败坏地说:什么,我才不要,听说夜国人都小家子气,我才不要嫁过去。

把苹果仍在地上,又继续道:哲思叔叔,你这是把武雅往火堆里推啊!

哲思·贝雷起身弯着腰站子她身后道:我是想让你借着和亲名义,给属下找一样东西,请公主帮忙。

哦,什么东西?

这下让她感兴趣了,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求自己。

江湖之人都说得到此物就能一统天下,难道殿下不想咱们武藏国变得更强大吗?哲思·贝雷知道这个公主也不甘于平凡。

这个,我,想是想,那你告诉我怎么做。果然还是说到她心坎里去了。

哲思·贝雷顺着她意,继续说:殿下,你嫁去夜国后,以娘娘身份掩饰到木族家基地里找到一个锦盒,里面有宝物。

很多事情她还是了解到,夜国的帝君是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大的人,再有凭她一个人力量怎么完成呢?疑问道:可是我怎么会嫁给那个老头子啊?还有木家那个地方在哪,我怎么知道呢?

这个殿下放心,那个夜放快要死了,马上夜国将要登基新君,此人就是一个废人,可什么都不懂啊,你可以利用那个女君办事,再说她是个女的,你也不会吃亏的,到时候我自会派人去接应你。哲思·贝雷连忙解释说。

女的,是女君。

从小就知道夜国民风开放,但是她没想到真的如此,竟然让一个女孩子当女帝,这下子让武雅起了好奇心。看到武雅表情,哲思·贝雷觉得此事定下来了。

骨城

城中一群人,鹜叔、灯未和约有六七位凤凰门门徒,潜于敷家堡中,他们看见府内萧瑟笙歌,客满整个敷院,敷乐现在是城主,连续庆祝很多天,灯未见这情况,实在等不下去了,便和鹜叔商量是否要把敷乐抓出来。

几个人在鸿运客栈商量着,灯未这火爆脾气喊着:鹜叔,我去直接把她引出来不就行了。

鹜叔看这孩子的匹夫之勇,怎么一个女孩子,动不动就不考虑清楚冲动行事,作为凤凰门三大堂主之一,还不够理智;要说其实只有两位堂主,凤凰只是以堂主身份在江湖行走方便而已。这丫头心思还是不如青禾,哎,他可不想凤凰门在江湖地位有日渐衰落之相,压低声音对她说:不可鲁莽行事,目前未发现异常,也没有什么异国人走动,我们凭什么抓她,江湖之中也没人能定下她篡位之事,她名义是替母报仇,家事天下人难断啊!只有找到她与敌国之间交易才能有权利抓她,有通敌之罪,这对江湖也有交代了,我们凤凰门才能做这明目之举,能够参与骨城之事,以堵天下人之口。

知道了。

灯未心想还是鹜叔想的周到,怪不得门主要他和自己一起来。

你知道就好。

鹜叔很欣慰,每次她都认真反省自己,知错改错是非常积极的。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灯未打开门,看见两位门徒站在门口。

进来。

其中一位高个子进屋说:启禀鹜老,灯堂主,我们发现了一群不明身份之人,穿的衣服很奇怪,而且说的话也不像夜国之人,他们已经进入了府内。

哦,好,现在可以袭击城主府了。听完之后,鹜叔窃喜说,看着兴奋的灯未,知道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和敷乐打一架了。

灯未。

在。

鹜叔顺水推舟地让她去和敷乐交手,到底看看这个敷乐的能耐有多大,尽然杀父弑兄,你带五个人去把敷乐拖住,最好抓到人,不过一定注意安全;我和另外两人去寻找敷衍父子,有情况传密语。

是。

灯未带领两人跑得飞快。

分开行事后,要说鹜叔三人到敷府前后找了很多地方,没发现什么能关押人的房间,忽然鹜叔在离爆霏入口处,看见许多脚印。鹜叔打着手势,让他们先观望一下周围,他摸索着这附近肯定有机关,果不其然脚下踩到一块石头,密道口打开,三个人进入漆黑洞口中,一开始洞口只有一个人行走,越往里面越宽广,鹜叔走在前面,门徒跟在后面;浮现眼前的景色愈发壮观场面,道路只有五个人行走之宽,两边悬崖绝壁,不见谷底,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才看见路的尽头是非常庞大的铁牢,敷衍父子关在里面。

看一脸污垢的敷家父子,鹜叔轻声唤他:敷城主,敷佑。

敷衍望见鹜叔几人,心里很感激,鹜老,你来了。

多谢前辈搭救之恩。

鹜叔把铁牢锁一拳击碎,扶出敷衍父子,敷佑满脸泪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赶紧起来,我们先出去,离开府中。一把拽起敷佑,现在可不是哭哭啼啼的时候,搀扶他们走出密道。

不行,我还有东西在我房间中,我要去拿。敷衍忽然想到自己有重要的东西没拿,挣开鹜叔说。

什么东西,那么重要吗?鹜叔问他。

这个是当年师傅交给我的,我一定要把它拿走。敷衍眼神闪烁,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不能让它落到敷乐手上。

这,什么东西,我去帮你拿。看着坚持下去的敷衍,鹜叔觉得只有自己才能做到。

关于木家族基地的宝物,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吧!敷衍看着要去冒险的鹜叔,觉得还是要告诉他一些。

嗯。

鹜叔震惊,真有那个传说的东西。

这个秘密,我只有见到帝君才能说,夜莫那孩子现在就是帝星,我想要去帝都。

敷衍想现在一切来得及时候,把真相大白天下,木家基地里有重要的东西。

好,我答应你,敷佑,你们先走。什么东西比自己的命还重要,鹜叔很难理解。

多谢前辈。

敷佑还要磕头,被鹜叔抓住,让他们赶紧离开。

快走。

帝都

皇城内,龙微来到夜莫房间,把夜放的生疾病一事告诉了她,还把她十年前失忆之事都说给她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轻纱(花千骨杀阡陌轻水同人)之第四章

    月亮悄悄爬上墙壁,白霜霜洒在弯弯曲曲的对角巷,阴影角落,雪莉坐在台阶旁,安静盯着摆放在扶手边的、被擦拭蹭亮的一枚银西可。一到夜晚几乎比白天冷一个季节,起了夜雾,雪莉把羊绒衫好好穿回身上,除去幻术,然后趴在膝盖上。如果拿走这枚西可,就是接受了那对待乞丐似的施舍怜悯。——想喝一口苦巴巴的豆子汤。想知道家

  • 重生之吸血鬼之恋之早纪开始爬山

    于是,早纪被送去了前雷柱--柴崎大勇的三三木山上。怕修炼的时候无法好好照顾弥彦,也害怕自己因为弥彦分心,不能全心投入修炼。于是弥彦就留在了蝴蝶屋,由蝴蝶屋的姐姐和阿姨们照料他。早纪看着面前的干瘦老头,还没她高呢。但是身上却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你就是早纪?”老头早就知道了早纪的名字,还有早纪的“

  • 毒医鬼才锦瑟兮在线阅读第六章

    人生在世,遇见已经是一件极小概率的事件了,那么两个世界的人在分开之后还能够重逢又是什么样的概率呢?大概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让人更无法轻易放手吧。当然,这些感触只是对他们来说是这样的而已,对于片雾天音来说,所谓重逢只是让她回忆起了当年那些差点自闭的日子而已,实在是谈不上什么美好。即便诚然曾有过非常美好

  • 网游之丧尸召唤师之进入地府

    使命?切我还维护和平呢,搞的那么神秘,不过这个黑的像碳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啊?神器?法宝?薛建出了欧阳大师的院子,在村子的路上,手里抱着蛋形物体,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亥!靠~来头不小啊。薛建包着蛋形物体,翻开物品介绍,被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控制住了情绪,看起了介绍,真没有想到这家伙,黑乎乎的,原来居

  • 一生一世小甜文集GL之第二章(2)

    单贵天又喝酒了,单鱼挨打是免不了了,但是他不愿意像个死狗一样趴在街上被人围观。还要见人,他咬牙把头埋进臂弯保护着脸,这样好歹不用被人当面指着鼻子议论,看,这人被他爸打了,真可怜。单贵天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给人一种随时都能倒下去的错觉,但打人的力道证明,不把单鱼打残他是不会轻易倒下去的。再疼他也不能表现

  • 冥渊界在线阅读残笔

    ……齐国雍州吴山县天虞山脉,方圆连绵数百里,山岭险峻、树木葱郁,各种野兽猛禽层出不穷。古槐村就是天虞山下的一个小村子,因村头的古槐而得名。都说靠山吃山,这古槐村村民自然也不例外。大多数以耕作为主,但在农闲之时,都会进山打点野味,到集镇出售贴补家用。少部分则是以打猎为专职营生的猎户,和进山砍柴贩给那些

  • 山村鬼事之重生之303宿舍

    王成龙来到班上,把事情的经过告知了韩风、史大友二人。韩风正色道:“确定没有看错吗?”“应该不会,林胖子这人眼神好。我跟他说清楚了要找的那人脸上有刀疤,高高瘦瘦的。”王成龙肯定道。“妈的,还能有谁,肯定是蒋昊那混蛋指使的!”史大友满脸的怒气,腾地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韩风拉住他的臂膀,对王成龙道:“问

  • 我的女友是狐妖在线阅读第2节

    十分钟后,考核室的大门再次拉开。走出来的少年,就像被提住脖子上小软毛的幼猫,耷拉着脑袋一片茫然,满脸写着我是谁我在哪我刚才做了什么。半掩的考核室内,三位考官正在和节目PD(导演)激烈争执。“不会压枪,一半脱靶。手抖,急救知识为零。我们不需要在这种选手身上浪费时间。”收到报告后,节目PD迅速表态。考官

  • 都市妖孽高手之人心动

    要是按照正统的方向,慢慢的施为,徐渭的目的就是获得这三个村子零零闪闪将近百人猎人的香火。猎人也有家人,慢慢的也会供奉,到那时真正的凑够百道香火,自然不成问题。前世传说,尤其是在西游记之中,一村一河一山皆有神,小神之位其实也不是那么珍惜。但那都是天庭所封的正统神灵,虽然需要香火,都是身为神灵之后的事情

  • 我,开局崩死一个魔王在线阅读第二节

    当赵刚醒来以后不尽揉了揉脑袋,这时候,左飞燕道:起来了,告诉你,别喝多,你就是不听,这下好了吧,脑袋疼了吧,给喝点醒酒汤。赵刚笑笑道:没想到这酒后劲这么大,有点低估了,燕姐,几点了,叔叔呢,一边说一边接过汤。左飞燕道:我爸早走了,现在都九点多了。赵刚道:这么晚了,我该走了。左飞燕道:上哪去,最晚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