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完美时代怪谈(1)

2022/1/15 10:36:36 作者:风若琉璃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完美时代
完美时代
作者:风若琉璃来源:飞卢小说网
上一世,他为天帝,不得不为人族而战。这一世,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大明星。奈何,天地异变,诸神降临,武侠,玄幻,仙侠世界中的人物降临都市,为了守护,他不得不再一次的举起屠刀,威压九天十地,捍卫自己的完美时代。(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整个上午,元宝都待在职务室中学习事务,跟在身边的正是新上任的近侍压切长谷部,并在对方的协助下,粗略地学习熟悉本丸内的各项事务安排流程。

本丸内的人员众多,在没有政府安排战事的时候,闲置的人员要如何安排相应的任务。

“如今您已经接手本丸,倘若您有别的想法,内番的工作也可以重新安排,”打刀青年指着刀剑男士的名单,特意翻到了每日的名单安排给元宝看,“内番一般包括有马当番、畑当番和手合……”

元宝只是瞄了一眼,却突然问起一个让人预料不到的问题:“为什么没有马?”

她来本丸好几天了,马厩也路过了好几次,可没一次见过马,连声音也没听见过。那么马当番却没有马,不是很奇怪吗?而且据称,有时候出阵、远征也是需要带上马匹的,可这些天也确实没见有任何刀剑男士出过本丸的大门。

“诶?”压切长谷部的表情一滞,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滔滔不绝的话语戛然而止。

一个问题问出来,剩下的也就轻易地一并道出来了。

她伸手去拿放在一边的刀帐,上面记录着本丸内所有刀剑男士的名字信息相关来历等,按照近侍的说法,只要是被收集到的刀剑男士,无一例外地都会被记录下来。而就在刚才翻看名单的时候,元宝却无意间瞄到了几个没见过的刀的名字,但更加令人在意的是,压切长谷部给她介绍讲解的时候,偏偏跳过了这几个名字,这就不得不令人心生疑惑了。

“三日月宗近,山姥切国广,髭切,膝丸……”她翻开刀帐特意将这几个人的名字一一点出来:“这几位,我好像没在本丸内见过呢,他们去哪里了吗?”

转头却见近侍低着头,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元宝不由地心底咯噔了一下,语气也不禁放得小心翼翼的:“怎么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压切长谷部回神就看到新主人脸上挂上了几分不安,他条件反射安抚一笑,答道:“没什么不能说的,这几位……他们——”对方好似在斟酌着用词,表情带上几分纠结和犹豫。

“失踪了。”

二人的对话中突兀插进第三人的声音,元宝一个激灵,扭头就看见反而是真正“失踪”了好几天,现在又突然出现的付丧神少年。

后者不知何时来到了门外,身上照旧披着出战用的护甲,也不知是不是特意护理修整过,看起来整个人都干净清爽了不少,他腰板挺直单膝跪下,光秃秃的膝盖抵在木板,看着都让人觉得疼。

“药研!”只听见一声惊喜的欢呼,跟着几声脚踩在地板上的咚咚响,药研藤四郎微微抬眸,他的新主人已经冲到他面前,少女此刻身上套着红白巫女服,有那么一瞬间,他恍惚以为是回到了从前。

“药研,你这几天去哪里了?突然间就不见了,问他们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好担心啊。”药研微微垂头,身前少女脸上的表情不似作假,她似乎想触碰自己,明明手已经伸出来了,却又克制地收了回去。

啊啊——

药研藤四郎心底不由得发出了几声意味不明的叹息。

不等他做出反应,原本跪在新主人身边的打刀青年突然出声了。

“主公果然很偏爱药研呢。”

抬眼望去,曾经共同侍奉过同一位魔王旧主的打刀同僚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药研藤四郎微微低垂着头,眼前的少女仰脸,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却没有做出任何反驳。

——是吗?

他在心底发问。

药研藤四郎的重新回归确实让元宝的心情好了不少。

可以说这个本丸里,她最熟悉的就是他了,或许是雏鸟情节作祟吧,对比起其他的刀剑付丧神,她更加喜欢这位看起来有点冷漠的少年。

不过关于他这几天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并没有追问他,而是乖巧地在长谷部的辅助下,迅速熟悉本丸的事务操作。

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元宝特意发了话,午餐打算在职务室自己吃,让其他人随意。不过原本本丸也没有那种吃饭也非要一起的硬性规定,既然审神者都发话了,压切长谷部也没有多说什么。

近侍去通知厨房了,药研藤四郎还同先前那般候着身边。

天师少女伸了个懒腰,起身走了几步便踱到窗户。不远处的小短刀呼啦啦走过,远远瞧见窗口这边的审神者,一个个举起小胳膊跟她打招呼。

职务室的窗口正对着院子里的那棵巨大高耸的八重樱,说是长年不败还真是一直繁花如画,看着就让人神清气爽。

不过看了一会儿,元宝就觉得不太对了。

“诶,奇怪了,”也不知是不是元宝自己看错了,她惊疑不定了一小会儿,还是决定回头询问一直安静不语的少年付丧神:“药研,你来看下,这花的颜色是不是变淡了?”

少女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和几分慌乱,不过听闻话中的内容,便是沉静入水的药研藤四郎也不禁面色一变。

八重樱在本丸里有一个重大意义,那就是审神者与本丸的契约证明。

元宝还记得契约的那天,光秃秃的树干瞬间生机勃勃,无数的花苞肉眼长成,几乎在同一时间绽放的盛大场景,美得令人不禁心神澎湃。

按理来说,八重樱的颜色在契约成立时就已经定下来,除非审神者人员调动或者意外死亡,颜色才会产生变化,但这种情况也不多见,尤其是,现在的契约还是元宝,而元宝还活着,也并未断开契约离去。

看着药研藤四郎脸上神色变幻,元宝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但不知为何,药研藤四郎却没有任何表示,他只是让她稍安勿躁,不要轻举妄动,跟着,又再次消失在她眼前。

是的,他消失了。

又一次地在她眼前,如泡沫一般,无影无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为贱独尊之魔兽白狼

    侍者疑惑的看着阿骨,年轻人手中的长矛看样子并不短。比这个还要重?这个难道是木头做的?疑惑的接过长矛,侍者一个趔趄。他没有想到这根长矛这么重。这家伙是在逗我开心吗?这根可是钢铁打造的。他拿着都有些难以举动,若是再重一些,难道只是为了扛着?“您请稍等,我去叫下店主。”侍者重新将长矛递还给了阿骨,便回头朝

  • 网游之贼法传奇在线阅读季樾回来

    “我听人说季樾,季大将军要回来了”“嗯”陌怀桑应道“呵,没想到陛下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了”涯香轻笑着拿起茶慢悠悠的喝了口放下转而看向陌怀桑。陌怀桑看上去心情也颇好“人是回来了,只是……”“只是什么?”“人疯了”“疯了?”涯香惊讶的提高了声音,似乎是有些无法相信。“听他手下说是他生了一场大病,后来病虽医治

  • 伪装者之桃夭宜楼凄惨经历

    很快少年带着一行人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发现还有一个局外人。准确来说,是局外魂。邪奇停顿片刻,飘过去查看了一下夜临的伤势。一剑刺中心脉,还拖了这么久,怕是某陀神医在世也无力回天。胸口最为明显的剑痕倒映在眼底,再次扫了一眼瘫在地上进气少出气多的少年,邪奇眼中流露出一丝少见的怜悯,随即在原地消失。几个呼吸的

  • 白布回忆录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样啊,你是顾乐的朋友。”在盖医生与顾安在路边遇见了之后,经过了简单的交谈之后,盖医生便邀请顾安到卫生院去坐一坐。村里不是很大,从村门口到卫生院走了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在盖医生给顾安倒了杯温水之后,就已经明白了全部的事情。第一次遇见顾安的那股剧烈的心跳,也渐渐被盖医生压了下来。其实,盖医生并非花痴的

  • 北辰以北歌声浅之已成陌路

    “水精灵,你说的……都是真的……”在一处破败不堪的大厅里,一位金发少年眼神颤抖的看着面前至尊无上的女人,回答道……“没错,你姐姐就是为了她的神使而变成现在这样,这都是她自找的,你们这群贪婪的人也一样,践踏我父亲大人的完美世界而参加凹凸大赛你们都是一样的!”“可是,凹凸大赛不就是创世神所留下来改变命运

  •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在线阅读一字一天

    白磊听完,颇为赞同,看来古人也是有大智慧啊。怪不得这位张大人能位极人臣,果然有两把刷子。张长遥是黑衣使两大敛事之一,算是黑衣使的二把手。他主外,也就是主要处理江湖上的事儿。另一个敛事,黄启恒主内,主要负责盯着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事实上,朝堂和江湖千丝万缕,两人虽然不想有瓜葛,但总会不得已互相配合。至于

  • 总裁轻轻亲:丫头,好久不见在线阅读第二章

    天庭。凌霄宝殿内,玉帝高坐于九龙椅之上,面色凝重的看着下面的文武众臣,商讨着今日的一些琐事。突然,一个双眼冒着金光的天将跑了进来,单膝跪地:“报……启禀玉帝,刚刚人间界天罚突至,属下探查之后发现有人因意外砸死了天定取经人。”轰……话音落地,整个凌霄宝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听到了有生之年

  • 命劫断情在线阅读第6节

    林星儿早早的就在君豪酒店预订了房间,所以我一直跟着五位美女一直走到房间,心里乱跳着。来到房间,点过了菜,美女们逐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李静,听说你叫林枫。”说话的正是刚刚那个说话比较严肃的美女,一身工作白领装,胸前的对34D,还有一张绝美却带着严肃的容颜,然后她伸出了手。“你.你好。”这时候我完全

  • [文野]横滨日常第3章在线阅读

    话音落下,那李元霸已然准备动手。在他看来,自家主公让杀的人,便是该死,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缘由。而李儒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后者连忙退后几步,躲在西凉士卒群中,方才是稍微安心,但是其目光中,依旧有些忌惮地感觉道:“镇北王,你未免是过分了吧?在下奉董相之命,诚心诚意,前来邀请你前往皇殿观礼,你竟然不问青红皂

  • 蜕变重生:总裁大人,滚出去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嘀~黑暗中响起手机视频录制开始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倒袋声,屏幕中终于出现了一张小脸。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手电筒当做照明,她身后是一堵斑驳的白墙,在灯光的晃动下,隐约可见墙上有许多的像硬币大小的孔,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有些孔里还残留着大大小小的子弹。她低着头好一会儿,隐约能听见低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