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元与灵之曲在线阅读第八章 水劫

2022/1/15 9:58:21 作者:本洁小哥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元与灵之曲
元与灵之曲
作者:本洁小哥来源:纵横中文网
以元气固体,以灵气练魂,这是一个充满元气和灵气的异界,称之为元灵位面。但是位面内强者们的连年争斗,早就让这个位面伤痕累累。主角本源一路披荆斩棘,逆流而上,与同伴们一起前进。在内外强敌环伺下,他们能否扛起维护位面秩序与和平的大任?

肆坂舔了舔手指,斜看了灵思蝶一眼,用那种平常的口气说:“切,便宜你了,本大爷可从来不会对任何人要是尊敬,若不是看在这么好的东西要被你糟蹋了的份上,才懒得这么做。”随即一口吞下丹药,满脸的幸福感,飒爽的身姿消失在我的眼前。

过了好久,灵思蝶才摆脱了大脑当机的状态,重新感觉到自己能够呼吸了。她整个人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好像全身的力量都被抽走了。

回想起刚才的场景,脸早已红透,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感觉好奇怪啊……我这是怎么了?

片刻,微起风。

掠起蓝色长裙。

红柱后,则是女子捂zui,梨花带雨。

自然,从纸窗边无意中看见了一切。

不明白自己哪一点不好,论外貌、才华,她都是这溧阳绝顶的……

可如今却得不到他?连余光也未曾停留……

明明自己比她好了不知上百倍,但是刚才他却……

泪水决堤,却恨从心生。

只要她不在……

你就会看我一眼了吧?

月夜朦胧,渐隐渐现。

万家大院后,居然有一处天然形成的水脉,谭光掠影,月光追逐,实为半点天山之姿。

百般无聊地站在隔栏上,灵思蝶幽幽的叹了口气。

万员外反应过来后虽然不甘心,但也没办法,不能强求,只好主人般的挽留他们住下一晚,反正这里空房也多住一两个人也没什么的。本来肆坂是很不情愿的,但是……猜都猜的到……他的节操在看到那一堆堆山珍海味后就早已不知道是何物。

“啧啧……”

站着好生不舒服,灵思蝶便换了个姿势,坐在了木板上,脱掉鞋子,小心翼翼地把脚探到了潭水中,那冰凉一下子浸.透我全身。

一个字,爽!!!!

清水泡脚,无聊的撩动淡如薄雾的水花,她的内心终于缓慢的平复下来了,只是一想到下午发生的那件事,却又不禁透红了脸。

一颗丹药而已……这算什么啊……

心情过于紧张,脸红也控制不住,脚也用力划起了水花,晶莹点点。

“切!本姑娘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脸红呢!!!”她小声念叨着,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溅起的水花上。

也许兴奋,也许紧张。

反正都过去啦……

完全被情绪控制的灵思蝶,完全放低了警惕。

低到……有人站在自己的后面也不知道。

长甲紧紧地抓住粉嫩的裙摆,下唇紧咬。

不知道……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很紧张,也很害怕。

青丝掩盖住她的眼睛,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万凌雪那耀眼的光辉,似乎因为这感觉批上了一层yin霾。

粉色百搭千褶裙轻轻落在檀香木板上,上好的丝绸编织的裙子,走路时几乎发不出一点声音。

不,她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就这样让出来,让出他。

那一瞬间,好像有什么毒蛇溜进了她的思想里,侵蚀她。

默默地看着眼前开心戏耍这清水的女孩,她紫色的光显得无比纯真可爱,笑容面黛如花,虽平凡,样貌不及她,却也有能让人动心的感觉。

她要是死了就好了。

对吗?

另一道长长的走道上,人影缓缓的走进,手上抓着一块类似于年糕的点心,边吃边摇摇头:“唔……不行,味道还是差了几分,还是落金香药更能适应本大爷的胃口啊……人间美食也不过如此……”

金发晃荡,无意中走到了那后院潭水之边。

“哦?这户人家屋子下居然有水脉?难得!”肆坂也是一愣,随即看见最靠近潭水中央的那块结构突出的木板上,他熟悉的人影,还有一个……

……恩?

紫红瞳孔猛然一缩。

“喂!你……!!”

他声音不小,灵思蝶吃了一惊,便想转身回头去看时,却来不及了。

只感觉背后,有人重重的一推,力道不大,却足够将她整个推入水中。

根据物理学定义,她现在是被某不知名物体给推动,虽然根据力的相互作用性那人会后退一步,但是……

很明显灵思蝶更吃亏啊!!!

下一眼在她面前的就是那波光粼粼、金光掠影、看起来无比深厚的!潭!水!

水花高高溅起,全身仿佛被压入一个蓝色的罐子。

冰凉的湖水直透过单薄的衣裳,仿佛利刃般侵蚀皮肤,灵思蝶浑身只有一种感觉——好冷。

不对……不是一般的冷。

意识没有消失多少,她努力想游上去,但周围水压的强大超出了我的想象,而且不论她怎么动用法力,都无法将自己托上去!!只能这样沉下去,看不见底。

这水脉……有蹊跷!!

她突然想起那本古代百科全书上的关于水脉的介绍。

水之一脉,可源头,可尾终。

十年水脉盛世一华,百年浮精,千年孕龙!!!

这是……

千年水脉!!!

不可能!这里怎么可能有千年水脉!!

千年水脉,在昆仑山自不少见,汇聚一处,只留下一道水脉,名曰弱水。

弱水之中,鸿毛不可浮也。

简单的来说就是这里的水让人,哦不妖怪都浮不起来!!

“咳咳!!……”灵思蝶被吓得憋不住气了,一下子呛了不少水,冰冷的潭水直入口中,顿时感觉难受万分。

好痛苦啊……

从下往上去,宁静的月光铺在水面,十分安宁,美丽无比。

头好痛诶……眼睛渐渐模糊了,意识似乎在一点一点散去。

难道要看着这月光去死了吗?

意识模糊,她连想想遗言的办法都没有了,只是在这宁静的怀抱中慢慢的迷失。

“扑通!!————”

……谁?

水浪激起,灵思蝶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这么不自量力的跳下来,却没办法,只能任凭身体继续往下坠落。

浑身知觉没有了,却还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手。

很温暖。

感觉到有几丝柔柔的东西在脸上划过,身体被轻轻托起,那温暖的手抓着灵思蝶,将她整个带了上去。

……是谁?

再次冰凉的感觉,却带着空气的味道。

好像出来了吗……?

感觉到被这人一个类似公主抱般抱在了怀里,似乎让灵思蝶有了依赖的感觉,而且对方令人很熟悉……

月光照耀着,眼睛再也无力看着前方,她的手下意识的紧紧抓着这人的衣服,身体被冻得直哆嗦。他似乎一抖,却也没说什么。

……算了,不管他是谁。

看不清那耀眼的颜色,便整个昏迷了过去。

偌大的房间中。

青丝乱落,衣裳被堆落在地上,只身着单衣,此刻的她花容失色。

被看到了……

刚才如此失态之举,被他看到了!!

不,她不想这样的……她并不像这样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

眼泪从眼角溢出,万凌雪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感到害怕不已。

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可现在呢?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扭曲了她的心灵。

如此纯洁美好的大小姐,却因此而变得犹如恶毒妇人一般?

这就是人心。

不……

贝齿咬唇。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能得到!!

万凌雪像疯了一般在房间里四处寻找,良久,才翻出一个铁盒。

如今,要用到这个了吗?

这可是她无意中得到的……一个机缘啊。

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将手中的铁盒打开,里面锦衣玉帛铺垫着,只奉这一件东西。

一颗普通的珠子,银色,带有光泽。

颤抖着,轻轻拿起那颗珠子。犹豫了良久,最终下定决心,将珠子整个抓起,轻轻捏破,空心的珠子,露出淡淡的烟。

突然,安静的夜晚,月色笼变,似乎有道淡影掠过溧阳城,却无人知晓。

破空声,风翩舞。

木窗边的绫罗纱帘,在舞动的那一瞬间,似乎停滞了时间。

一个黑色的人影突然出现于此,静悄悄的,来无影去无踪,黑暗笼罩着他,看不清次的的样子,但淡淡的轮廓,却已表明他身材的完好。

此人口气淡淡,依旧冷声:“找予何事?”

万凌雪不禁开始害怕起眼前这人的气场,却祥作定了定神,最终说道:“我……我已经知道我想要什么了。”

“要何物?予皆可弄来。”

“只要帮我杀人,我和你的恩情便一了百了。”

“说。”

“帮我杀了……今天在此做客的……那个金发男子!”万凌雪说此话时,眼神凶恶。

来人犹豫了一下,凛冽的眼神看了看她,冷冷地说:“非罪恶,不可惩。”

“无罪?他已经有了爱人,却来参与这比武招亲,使我心动流离,欺骗,这不算罪?”万凌雪冷声,眼泪却不禁流下。

男子沉吟片刻,转身,侧脸看她,眼睛中凶狠凌冽的光再次让万凌雪心惊胆战。

“如你所愿。”

下一刻,消失于空中。他的离开,仿佛带走了什么极其凶恶的东西似的。

她再也忍不住,瘫坐在地。

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哇哇哇救命啊!!!——————

手脚并用,灵思蝶摆出狗刨式的标准姿势,努力向前划着想游到岸上去,却不想没有冰凉的水花出现,有的只是如布匹般的感觉以及那种类似于五指的人类感官……额……

喂,你抓够没,给本大爷松手!!

果然,如此不耐烦的语气令她回到现实,睁开紫眸,映入眼的则是肆坂那俊俏的脸以及脸上种种的不满,她才发现自己并不在那潭边了,倒是回到了自已的房间。

只是……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神经瞬死,有一种末日当头的感觉,顺下看手,顿时千万只狐狸拿着小扇围着她奔腾不息的心载歌载舞。自己刚才一直……抓着肆坂的手!

哦凑我错了大爷!!!!!!!

她急忙抽回了手,脸上一副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的表情,zui里喃喃道:“对……对不起啊肆坂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切,以后小心些,不然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肆坂似乎在忠告,却又如提醒。片刻,他也未对灵思蝶做出发火的举动,只是手突然摸了摸下巴,像想到了什么,便又shen了过来,尖指直对她的额头,隔着额发,在灵思蝶发愣的情况下,毫不犹豫的一弹——————

“哦痛痛痛痛!!!!你干吗!!!”

万宅外

远离了万员外的大宅,手里拿着被一整个大金元宝,肆坂表示热切希望能够马上去那寒香楼。灵思蝶十分无语,但毕竟对不起他很多次了,而且这次也不是她出钱,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嘛哈哈!

于是她爽快地点头同意了,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那个大爷已经不见了。

找了好一阵子的路,灵思蝶最终走进了寒香楼,里面肆坂早就坐着了。

看着他风卷残云的样子,灵思蝶叹了口气,回头刚走出门槛,却不想抬头一看时,被一件明亮的东西晃瞎了眼。

What?什么玩意??

是对面的一个小摊子上,摆着些美丽的饰品,正眼望过去,那个明亮的东西似乎是一个玉镯。

她的好奇心马上就来了,快步走上前去,仔细的斟酌这玉镯子,眼睛一亮。

我的天!!!!这种翡翠绿!!上好的羊脂玉镯!!而且还是风纹啊什么情况!!!老早就想要这么一个镯子了,现在上好的东西都摆在眼前还不快买!!

在玉镯和金钱的激烈搏斗中,她终于忍受不住女性的爱美心理,果断地选择了玉镯。

“这玉镯多少钱?”

“小姑娘好眼色啊!这可是上好的羊脂玉,只要三两!”那老婆婆一脸和蔼可亲的。

“好!我要了!”

说着,她便shen手想要拿下那玉镯,却不想在碰到玉镯的一瞬间,一只纤细白嫩的美手也同样shen了过来,互相看到后,都同时一愣。

……咦?有人也想要?

灵思蝶抬起头,还未见其人,却先闻其声:

“姑娘,我们都是同道中人呢~这个玉镯就让给人家,如何?”

那美人的微笑,犹如温暖的风,丝丝点点,透露出大家闺秀的举止之气。

她是谁?

寒香楼

“客官,这边请。”小二微微一弯腰,带着这金发男子便上了二楼,指引他到了天字号包厢外,并回答:“就是这里了,菜肴已经备好,若您需要,随时叫我。”

“恩,快点开门!!”肆坂已经饿得不行了,现在他只想好好坐下吃顿饭,要是有谁惹他不爽了绝对是死翘翘的。

“哦,客官请。”小二急忙推开了木门,刺眼的阳光最先she了进来,等光亮一阵子过后,先进去的小二首先愣住,只见华丽的房间内,桌上是有不少美味佳肴,只不过却有一人坐在其中,看到他们,顿时一愣。

“你呆在门口干吗?!”肆坂不爽的推开小二,走进房间,正好和那人打了个照面。双方表示都很奇怪,不约而同的对望着。

“恩?!”同样不屑的语气,意味着即将爆发的战争。

小二惊了,他很快知道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时一个前来上菜的小厮正好路过,小二急忙抓住他问:“怎么天字号包厢内有人?”

“恩?刚才就已经被预定了,哦,对了,我忘记把牌子放好了。”小厮好奇的往里面看了一眼,“发生何事?”

小二突然有些无语了,他疏忽了。

“……不知道,不过肯定有大事……”

依旧是繁闹的市集上,却有一块地方的空气凝固住了。许多往来的人,都不禁望向了这一处令人晃眼的地方。

灵思蝶就这么的愣了大概几秒后,开始仔细地打量起面前的人来。

面前的女子笑靥如花,桃白色的头发犹如绽放的hua瓣,让人不禁觉得很奇葩。但这也仅仅是发型问题而已,其余可以说……简直完美无缺。

淡淡鹅huang色的绒羽轻轻晃荡,红绸束着纤细的腰,雪白如玉,头上红色犹如小学生简笔画的太阳。婀娜多姿,一举一动都不失大家闺秀的范,而且似乎可以从她身上,感觉到像春日阳光般的温暖。

如此美丽的人儿,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玉指仍旧放在玉镯上。

哇塞好美腻啊……要是放现代那一定会有人追的啦……就是这头发看着怪怪的啊……

“姑娘?让给人家如何?”见灵思蝶不回答,她又再次轻柔地开口。

灵思蝶这才发现刚才盯着她太震惊了一直没有听到她说什么,现在终于把魂追了回来。先是马上愣了一下,然后随口一说:“啊?什……什么?”

“呵呵,姑娘你真可爱,既然我们都为同一目的,而人家见这玉镯欢喜得很,不如这样,人家出双倍买下这玉镯,姑娘你忍痛割爱一下如何呢?”大美女性格非常好,不但没有生气还详细地解释了原因,这让灵思蝶更感觉到要是不让给她还真的对不起我祖宗十八代。

而且这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如此想通后,灵思蝶换上一脸笑容:“啊,这点小事的话当然可以啦~你想要的话就拿去吧!”

听到灵思蝶的回答后,她明显喜出望外:“实在是太感激了!姑娘你真是个好人啊!”于是便拿下手镯,戴在了白如雪的肌肤上。翡翠绿搭配冰肌玉骨,更显的美丽无比。

我次奥差点亮瞎我的狗眼!!!在这种人面前最讨厌的就是作为女生的尊严全无啊!!!还是赶快离开为妙……

灵思蝶憋了一口气,快速转身离去,准备回到寒香楼寻那吃货。还未走几步,却被后面一阵叫声给叫住了脚步。

“姑娘等等!!”

……日,怎么还追上来了?

灵思蝶无奈地转身,在之前还特意揉了揉眼睛以防被亮瞎。那个白发女子一路小跑的跟了过来,她腰上的玉佩发出清脆的鸣声。

“额……那个……有什么事吗?”

“刚才还真是谢谢姑娘了~没想到姑娘你这么大气度啊~”白发女子的脸上似乎每时每刻都在笑,“人家还在想这玉镯这么值钱你会不答应呢……毕竟人家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啊~”

灵思蝶的脸凝固了,她缓慢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用不确定的口吻开口:“……值钱?”

“对呀~这跟普通的羊脂玉可不一样呢~这是凌仙羊脂玉,玉中极品,遇风则鸣,遇水则亮,平日中与普通翡翠无异,但却是稀世珍宝,除了今扬玄宫外,人间再无第二。这是从宫中流落出来的,没想到竟被一小小摊位给捡了去……”美女还在说着,却没见到灵思蝶此刻眼中包含的热泪。

扬玄宫……凌仙羊脂玉……明允帝宫里剪出来的一块地板砖都能卖个天价了……更何况这种稀世美玉……

灵思蝶内心翻江倒海,美女却依旧笑嘻嘻的和她打招呼。

不行……我不能失态……我……我要hold住……

灵思蝶严肃地咳了几下,直到把眼中包含的热泪都给收回去了之后,才勉强的撑起微笑想跟她说点什么,谁知道她直接来了一句瞬间将灵思蝶踢向二次深渊。

“姑娘你不是人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超级英雄亚瑟王的日常第3章在线阅读

    春去夏来,转眼间已过了四五年,这期间林海夫妇却始终未能再有个嫡亲的儿子承继香火,故对顾睐爱若珍宝,顾睐虽无法真正将林如海夫妇当作亲生父母,但也放下心防,视其为亲人。林如海为聊解膝下荒凉之叹,把这个独生女儿提到男子的待遇来抚养,从小便教她读书识字,而顾睐本就是成年人心智,自然学的快。见顾睐如此聪慧,林

  • 看门刺客之旧金山在线阅读第10章

    方娅的开口让托尼·斯塔克斯和斯蒂夫·罗杰斯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这个时候两人似乎才注意到在洛基的身后还有一个女人存在。“哦,看看这是谁?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孩儿,你是怎么和这个小鹿斑比混在一起的?”托尼·斯塔克不愧为花花公子,一开口就哄得女孩儿眉开眼笑。相比之下,美国队长可要沉稳多了:“你是谁?和洛基是

  • 恶霸抽奖系统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个半时辰后苏怀拿着一个蓝底白点的包袱悄无声息的到了呼延傲房间背面,轻轻地将窗门推开点缝隙,发现房间内全无动静后,苏怀猛地一推窗户整个人窜了进去。呼延傲正睡得香,突然听到房间里一声巨响,沉生道“谁”。借着窗口的月光看到一黑衣蒙面人手里提着一个蓝底白点的包袱,猛地一惊伸手一摸却是发现自己身边的包袱也还

  • 复仇总裁霸妻上瘾之打斗?

    玄武反应极快,使出自身防御能力,罩住了南宫月周围,不让黑气入侵,凤凰、麒麟、青龙一脸同情的看向那无知的少年。少年反应也很快,闪身躲开,但黑气追踪着不放,速度比少年还快,没多久少年就被白虎吐出的黑气团团包围,不管怎么挣扎也无用,怎么也打不散黑气,脸色顿时涨的通红,跟他头发颜色有的相比,最后受不了了,两

  • 从今天起做吐槽大王在线阅读第2章

    冰冷毫无温度的东宫偏院,新婚奉仪古师师和太子卫长风圆房,宫里的老嬷嬷将消息传给太子正妃韩锦,韩锦气的一晚上没有睡意。然而,和古师师圆房的人并不是太子卫长风。昨夜,卫长风醉酒,不知道去了哪里,快黎明时分才被人悄无声息地送到了古师师的床上,然后被人扒了衣服,伪装出了一副卫长风和古师师圆房的假象……导致卫

  • 叁月在路上之丰饶(3)

    第二天沐晨下了飞机,直奔UnitedCenter。演唱会还没开始,现场人潮涌动,各种肤色,口音和年龄。一个高大清瘦的金发男孩儿和他的黑卷发伙伴念叨:“我在网上看到Dave(丰饶)的舞蹈视频,想学来在毕业典礼上跳。”黑卷发伙伴笑笑:“你可以试试。但你知道为什么人们叫Dave“舞蹈魔法师”么?他跳舞像我

  • 镇星海都是我老婆!

    “啧!有你这个主人怎么这么麻烦啊,动不动就濒死……”手镯又变成了小萝莉。“治疗!”小萝莉喊了一句,然后冷凌的伤开始愈合,冷凌又慢慢睁开了眼,发现又有一个人拿着火把向可心走过去。“不行!不能伤害可心!”冷凌的喊了起来。“我没能守护好我珍视的两个人……”冷凌嘀咕了一句。“不能这样……老子的青春怎么能被你

  • 寻龙秘术之最后一次生死体验(新书求鲜花月票评价票)

    沪市明珠塔,高约468米,是华夏最为出名的地标性建筑之一上午十点,风和日丽,位于180米处的的观光室内,四周的落地窗户已全然打开。此时,一个年轻男子,站在边缘处,任由狂风吹在身上,仿佛随时会失足掉下去。男子身高约188公分,体重75公斤,板寸头,长相帅气,是个十足的大帅哥。“林峰,你疯了,低空跳伞2

  • 漠视山河第5章在线阅读

    噗!尤韵沁吐血。“小糯糯,这个真不行,你爸爸已经有心上人了,如果我们在一起,我就属于小三,很不道德……”“我没有心上人!”!!尤韵沁怀疑易晟睿是不是故意的。易大总裁,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目光认真的看着风中凌乱的尤韵沁,易宸睿以为她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我没有心上人,那个女人是家里安排的,跟我

  • 乱世混江龙在线阅读第1章

    “书双,书双.....书”床上的男子猛然惊醒深呼吸了口气这是她离开我的第四年,我还是不能忘掉她咚咚咚,门边传来管家的敲门声。“少爷,该起来吃早点了”随后便听到了管家下楼的脚步声。咔哒,管家见到司深时,司深已经穿戴完毕,司深走到餐桌前拉开凳子斯文条理的吃着早餐。“昨天夫人来过。”管家在一旁站着道。司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