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嘻哈将军重生路第八章

2022/1/15 22:58:26 作者:蒙面书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嘻哈将军重生路
嘻哈将军重生路
作者:蒙面书生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什么国际玩笑,一帮舞刀弄枪的古代军队去跟现代特种兵打,你确定不是在玩杀人游戏!报……….报告将军,大事不好!前线敌军将一巨幅“LUO女”画像悬挂在了刚搭建好的木结构框架上,引得我军士兵争先抢后前去围观,个个看的心花怒放早已无心作战,还起哄大声嚷嚷着要回家,要回家抱女人。只见江小白拍了拍脑袋,捶胸顿足的道:“哎,这**中计了,肖云小儿竟用如此下三滥手段扰我军心,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覃遥觉得自己应该是进入了类似于幻境一样的地方。

魔气出现得太过突然,她还没有来得及辨认这是什么魔物,但她觉得,现在她的视角有些奇怪。

此时的她正仰面躺着,周围的幻境很混乱。她隐约听见有人交谈的声音,很焦急,甚至还带着哭腔。

覃遥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很痛,就像前段时间碰到魔物的那两次一样,阴冷又尖锐。她听见自己在哭,声音很小很虚弱,但她能分辨出来,这声音分明是一个小孩儿的。

【来不及了,这东西已经被放到了遥遥的心脏里面了!】覃遥听见身边的女人哭着道。

【那就封印起来。】

场面一转,覃遥发现自己被人抱在了怀中,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勉强看见,抱着自己的人模样和覃阿婆很是相似,就是年轻了不少。

【阿妈,你带着遥遥快走吧。】覃遥感觉到有个小盒子被塞到了自己的身边,坚硬的棱角咯得她有些疼,【这个您拿着,等遥遥长大之后再给她。】

覃阿婆和女人争论了一番,最终还是带着小覃遥离开了。

覃遥隐约看见和覃阿婆争论的女人在抹眼泪,那模样分明就是照片中的云茗,是覃遥的母亲。

场景还在不断地变化,小时候第一次碰到魔物被吓坏了的时候,在学校被人欺负的时候,得知覃阿婆快不行了的时候……

还有在发现自己的胸口出现不明灰色痕迹的时候。

这究竟是幻觉,还是自己以前的记忆?

覃遥有些怀疑起来。她一开始觉得这是魔物拉她进的一个幻境之类的地方,但是除了一开始的几个场景她没有印象之后,后面的那些事情都是她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并且都是那些曾经给她带来过负面情绪的经历。

而现在,这些负面情绪随着场景的重现,又一次在试图影响她。

覃遥大概知道这是什么魔物了,通过唤醒悲伤、难过甚至憎恶等情绪,来控制人的心情吞噬他们体内能量的魔物。

应该是一直魇魔。

而对付魇魔的方法也很简单,那就是尽快回忆起曾经快乐的时光,去驱赶内心的负面情绪。

意识到这件事情之后,覃遥便冷静了下来,试图靠自己来突破魇魔带给她的影响。

然而有人比她更快一步。

黑灰色的色调被那人暖橘色的色调驱散开来,覃遥看见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小女孩站在婴儿床的旁边,试图逗笑婴儿床上的小孩儿。

那应该是还很小的白迩,婴儿床里的,应该是出生没多久的她。

场景变换得很快,覃遥看到了很多白迩小时候的趣事,也看到了最近让白迩心情很好的事。

她甚至在白迩快乐的记忆中看到了自己。

魇魔终于受不住白迩过于温暖的记忆,尖啸一声从覃遥的体内逃了出来,被白迩眼疾手快地抓住,并迅速地念咒消灭掉了。

覃遥睁开眼,发现自己正靠在白迩的怀里,她的呼吸很急促,但身体却并不寒冷,反而很温暖很舒适。

覃遥看了一眼自己被白迩握住的手,慢慢平复了呼吸。

白迩又在给她传输灵力。

“感觉怎么样?”见覃遥醒了,白迩松了口气。

“好多了。”覃遥坐起身,揉了揉眉角。是自己太大意了,居然被一只魇魔钻了空子。

“没事就好。”白迩扶着覃遥站了起来,“是一只魇魔,已经被我消灭了。”

覃遥晃了晃还有些昏沉的脑袋,看向了躺在一旁的女孩子,“她怎么办?”

“放心,已经处理好了。”白迩道,“给了她一点心理暗示,忘记了自己要跳楼这件事。如果不是魇魔的影响,好好的她也不会想着要跳楼。”

“话剧还没有结束,我们要不先回去?”白迩提议,“我已经联系小双了,她说马上就过来照顾这个女孩子。”

覃遥点点头,等冬双和白辰赶到了之后,就和白迩离开了学校。

回到家以后,覃遥照例洗了个热水澡,在镜子前站了很久。胸口的那一片浅灰色痕迹还是和刚发现的那次一样,没有任何扩散或者加深的痕迹。

覃遥摸了摸胸口挂着的护身符,里面的灵力因为今日的魇魔又消散了一些,摸着却依旧还带着白迩特有的暖意。

好在魇魔只是在勾起她回忆往事,而不是在攻击她,如果换成其他直接攻击的魔物,这个护身符内的灵力恐怕今天就会消耗殆尽。

今天遇到魇魔完全是一个意外,但覃遥却因为这次意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

那些太过久远的、她根本就没有印象的记忆片段。

覃遥闭上眼睛,回忆着那段很短很短的记忆场景。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她胸口的这片痕迹应该确实是一个封印禁制,并且是由她的父母亲手下的禁制。

只是她不知道,她的心脏里面究竟被放进去了什么东西,让她的父母不得不将之封印。

但她能确定的是,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

自那晚从冬双的学校回来以后,覃遥便又开始了宅在家里的生活,她一直在琢磨那些零碎的记忆片段,试图从中找到一些相关的线索。

她也确实找到了。

她隐约记得,有一个记忆片段中,她的母亲似乎给了覃阿婆一个什么东西,并且嘱咐覃阿婆让她等自己长大之后给自己。

那会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覃遥回忆了一下,覃阿婆还在世的时候,并没有给过她类似的东西。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也有可能是阿婆忘记了,或者是还没有来得及给她就已经不行了。

覃遥琢磨了很久,决定还是要回一趟A城老家,去看看覃阿婆留下的东西中有没有这样一个物品。

这段时间白迩来得很频繁。

虽然她并没有别魇魔勾起痛苦回忆的经历,但她能想象得到被迫回忆起各种不好记忆的人会有多难受,因此白迩格外担心覃遥的心理状况。

好在覃遥这几天除了看起来有心事之外,并没有做出什么其他的举动。

这天白迩来的时候,覃遥和白迩说了自己要回A城一趟的打算。白迩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来自己这儿,她担心若是不提前和白迩说一声的话,白迩还会继续来。

却不想,白迩听到她的话之后道:“我和你一起吧,正好出去走走。”

覃遥下意识地想拒绝,但白迩看着她的视线太过明亮和诚挚,她开不了拒绝的口,只能点头同意。

白迩当即买了第二天去A城的车票。

回到熟悉的A城,覃遥只觉得满心感叹。她在A城生活了二十多年,而现在不过离开A城一个多月,她就觉得恍如隔世。

这一个多月发生了太多太多事。

覃遥直接带着白迩回了家,家里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人居住了,落了一些灰,覃遥和白迩花了一会儿工夫才收拾好。

收拾好屋子以后,白迩以出去放松的理由把覃遥拉了出去,让她带着自己在A城逛一逛。

覃遥无奈,只能暂时放下了寻找东西的打算。

覃遥花了三天的时间带着白迩把A城比较出名的地方逛了个遍,虽然有些累,但她确实觉得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这是白迩特有的魔力,只要和她在一起,就能让人感觉所有的事都不是大事。

玩够了以后,覃遥终于有空来干正事了,她翻遍了家中可能会藏东西的地方,最后在覃阿婆以前的杂物柜里找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木盒。

找到这个小木盒的时候,覃遥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其实是见过这个盒子的。那应该还是她还很小很小、刚开始接触玄术的时候,她有一次看见覃阿婆正拿着这个盒子偷偷地流眼泪,但是覃阿婆在看见她之后就把这个盒子收起来了。

那段时间她对这个小木盒很好奇,可惜那之后她便再也没见过这个盒子,应该是被覃阿婆藏了起来。

小木盒并不大,看起来有些老旧,但没有破损的地方,一看便知是被保管得很好。

覃遥试着想打开它,但掰了又掰,还让白迩也试了试,都没能打开它的盖子。

覃遥摩挲着小木盒上一个奇怪的凹痕,觉得这个盒子应该有什么机关。

“用你的项链试试?”白迩提议道。

覃遥取下项链,把坠子放在卡在凹痕里,试着转了转,小木盒发出‘咔哒’一声,弹开了。

里面放着一把钥匙,以及一封信。

白迩拿出钥匙看了看,指着钥匙上的云家家徽道:“这应该是云家老宅地下室的钥匙。”

覃遥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把钥匙收了起来,然后拿起了那封信。

也许是因为放了太长太长时间的关系,这封信看起来已经有些泛黄了,字迹也看起来有些微的模糊,但好在并不影响覃遥辨认。

信的封面上写着‘遥遥亲启’这几个字,还盖了一个很可爱的印章。

这几个字很娟秀,覃遥之前在照片的背面见过母亲曾经写的字,因此她认出来了,这是她母亲的字迹。

这封信,应该就是云茗写给覃遥的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和皇甫同学的相识第一章在线阅读

    PS:弱弱的说一句,你没看错,对,你确实没看错,整个版本我只是将某个人物的某个性别调整了一下,正如你所看到的,吕尚华丽丽的以女生出现啦!吕尚是谁?小小声:姜子牙!!!所以这是一篇百合文,□□的百合文,大大们的小花请不要吝啬哟~~~九尾:畜生,不服气么?来打一架喜媚:说的你好像不是畜生一样,打一架就打

  • 长剑指青空在线阅读第4节

    余晓和陈旭阳约在校外的咖啡店里见面。一年没见,他身上的气质明显变得更成熟了。待走近后,等看清了,才发现他脸色不是特别好,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余晓坐下后,他问她:“你要喝点什么?”“就橙汁吧。”余晓的作息一向正常,这个点喝咖啡的话,晚上会睡不着。也许是自己放不开,余晓觉得两人之间的氛围有点尴尬。听着他

  • 最强作死系统在线阅读第7节

    “我们Canon是绝对不会坑任何一位客户的!您一定要相信我们专卖店的水准!”男店员拍胸口保证,热情地拉着林娜到更专业的柜台边上,介绍厄齐尔口中“最好的”那种。而德国球星已经被店内逛相机的其他顾客和闻讯而来的球迷包围,他占据专卖店靠窗位置的休息椅,运笔如飞地签名。可签了一会儿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视线被遮挡

  • 水无月同学提不起劲来第六章在线阅读

    由于金夏星的出道时间在12月,虽然第一张mini专辑音源不错,自己也凭着两期自制的视频在饭圈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是还是没办法与各家巨头竞争,更何况自己是个小公司,也就没有争取到在年末舞台上表演的机会。所以在一片火热中,金夏星只能在家抠脚,看着电视机里各家的精彩表演,迎接新一年的到来。而金夏星新年的

  • 逃学威龙之我是周星星之第二章

    月白长衫的男子长身玉立,站在柳树下,手执一把白色折扇,衣角翩然。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素色衣衫上,柔和的像是镀了一层光晕。男人的声音如玉石般清冽沉澈,似乎带着春日槐花香的清风向她吹来,他的语气略有些埋怨,“吾漾,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你好久。”随后画面慢慢消失。两人之间突然隔着茫茫无尽,一眼望不到头的白雾,

  • 宜园在线阅读第六章

    “傻姑,你又想说什么,我还要去地里呢!”何村长的脸色不太好,陆凝安想起来,曾经原身不清醒的时候找村长说过胡话。这会儿显然,村长还把她当成不正常的疯子了。陆凝安温和的笑笑,再次对人告了一回罪。把她装疯卖傻的事拿出来再说了一说,何村长虽还是不愿意搭理她,表情却没那么排斥了。“村长,我想问问小河界边的荒地

  • 重生之大秦再起天家的光荣

    天华走后,暗风的身体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不多时,暗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在眼角有一丝泪痕,他知道要不是身上的那块石头的黑暗力量把毒素清除,他肯定会失去记忆。但是他也知道这是天华为了他好,天华不想让自己陷入仇恨之中,所以当天华走出门后,他就下定决心把铸造学好,并且也要同时修炼魔法,这才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

  • 兴趣使然的提督在线阅读第十章

    翌日清晨,一丝曙光从东边散发出来韩雨正在打坐冥想中,心心念念的声音终于响起,“叮!抽奖系统开启,宿主请尽快抽奖,过1小时将会失效!”韩雨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还有这波操作!”韩雨灵识微动,进入抽奖系统内,迎面而来的不止那巨大轮盘,还有一个竹筒,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竹签,韩雨一看,“这是抽签···”韩雨诧异的

  • 日在火影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给一个机会,我和其余两人齐齐抬起头,不同于另外两人的满脸兴奋,我则是诧异和不解,按理说陈三自加入大刀会业已两年多了,也算是资深老人,再加上陈三父亲亦是大刀会中人,这样算下来根正苗红,但上位的机会陈三从未遇到过;还有就是帮里了给个机会,而不是刘五爷给个机会,紧这一点就值得怀疑,据陈三所知,大刀会自

  • 青凕戮之暗渊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少爷,疯了!“你才是色狼呢?你全家都是。别让我抓到你们。”徐小健站在花园里大骂了几句,走回了房间。我的泡妹妹大计还没开始呢,不会胎死腹中吧!我承认我喜欢看美女,喜欢时不时想沾你们点小便宜,可是都还没开始啊。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心里越想越生气,顺手在脸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骂道,“原来你还是这种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