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假球如雪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2/1/15 23:47:09 作者:摇摆C 来源:17K小说网
假球如雪
假球如雪
作者:摇摆C来源:17K小说网
中国足球20年,被黑哨、黑帮、黑官包围,一直假到透顶,一直“惨案”连连。直到有一天,一个以打假球为生天赋演技的足球“影帝”破茧破茧重生,一个不懂足球只为救父的学生女神足球经理强势插足,带领一群各具缺陷的问题球员,对抗一个控制外围球盘的恐怖黑帮,掀开一张藏于水线之下盘根错节的暗黑官网。是近墨者黑,还是逆天改命逆转球场?对伤心的中国球迷,对迷茫麻木的中国球员来说,答案很简单,只要心向光明,必会战胜黑暗。

且说林海一朝病逝,黛玉病痛,姨娘管家等诸人也是伤心欲绝,不过因为林海生前早有安排,兼之外客有贾琏接待,林府的各色事宜安排都是井井有条的。

新任的巡盐御史郭闽虽然已经到了扬州,但并没有催促林家人快快离开。毕竟林如海在江南为官十数年,故交颇多,且林如海病逝于任上的折子送到了京城后,今上也颇多感慨,明言可惜林公病逝。这些种种,让继任的郭闽就算心里不以为然,也不敢明言了。

林如海在扬州停灵七天,接受了扬州众多官员的祭奠后,便在贾琏的主持之下,黛玉、姨娘及原来从苏州来的老人,一起扶灵往苏州去了。

未到苏州前,贾琏原先以为林家的族人会有纠缠,没想到林如海生前已经和族人说清了。故直到林如海下葬林氏祖坟,也不见林家人来分说什么。他还以为是林家人畏惧贾家国公府的权势呢,心里对于林家的几百万家产又热心了几分。

林家祖宅正房的东厢里,不时传来咳嗽的声音,窗纸上不时能瞧见几个丫鬟来回走动的身影。

“姑娘,天也不早了,早些安息吧!琏二爷说京里有信来,不几日咱们就要启程回京了,若是老太太和宝玉看见你又病了,定是会担心的。”紫鹃看着卧在床上,脸色苍白,身形更加纤弱的黛玉劝说道。

黛玉却看着窗格黯然道:“这林家祖宅,我还是当年母亲过世时来住过,哪里想到,今日再回来竟是父亲仙逝呢?也不知道下回再回来时是不是我不好……”

紫鹃听了此话,心中伤感,但是却强笑道:“姑娘这话真是差了,若是让老太太和宝玉知道了,不定多么伤心呢!姑娘好好的,以后肯定有机会再回这祖宅来的。”

黛玉心中感伤不已,以后自己依靠的就只有外祖母和宝玉了……她抬眼看着紫鹃道:“紫鹃你也累了多日了,去睡吧,我也睡了。”

不一会儿,便见房中的灯光熄灭了,也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

此时已经是戌时初了,整个林家祖宅的后院一片寂静,仅仅有着树叶飘落之声和树枝在秋末冬初的冷风中的咯吱咯吱声。谁也没有想到,本来应该身死魂赴黄泉的林如海,居然也在这祖宅之中。准确点说,应该是林如海的魂魄,在这里。

林如海听见黛玉和丫鬟的话后,暗自叹息。他看着自己的身影,不由得纳闷。要说起来,他读的是圣贤之书,与鬼神之说并不尽信。早年初初得了黛玉后,来了一个赖头和尚说是要想女儿一生康泰,则不得见外男亲友,且不能见哭声方可。初时林如海和贾敏俩个都不相信,因此后来贾母来信屡次提及接黛玉进京,自己才应许了……如今见自己身死后,魂魄存世,且不见有阴司鬼差来引自己去黄泉幽司。林如海顿时便相信了这鬼神之说。心中着实后悔了当年送黛玉往京里去,担心她身子衰败下去。因此这一路往苏州来,倒是大半时间都跟在黛玉身边。

见黛玉睡下,林如海飘至半空之中,见前院客房里还有灯光,不由得往那里去了。还没进院门,便听见了贾琏和几个小厮吃酒嬉闹的之声。

隆儿最是得贾琏的宠爱,也知道贾琏的为人,奉承话儿说的比兴儿和昭儿都好听:“恭喜二爷了,谁想这次下江南,不光是能发了一笔财,以后更是国舅爷了! ”

兴儿和昭儿也忙附和道:“恭喜国舅爷贺喜国舅爷了!”

贾琏自接到京城来信说元春已经擢升为凤藻宫尚书,加封为贤德妃后,心里自是高兴异常的。以后自己家可算得上是皇亲国戚了。虽然不想快些回家去受到凤姐的管束,但是此时毕竟是林如海热孝期间,自己虽然是侄儿,若是公然去找姐儿,未免又是一场口舌。加之他对林家的财产,有墨下一些为自己做私房的打算,这回京的事儿,晚个几天也没什么。

“昭儿,明儿你就先行启程回京去,将林家的事儿一一和二奶奶说了,对了,这天气也冷了,让你奶奶给爷收拾大毛衣裳来,爷不日就带着林妹妹回京去。”

昭儿长相不及隆儿、兴儿清俊,知道贾琏和他们俩的关系。因此也不推辞,领了命不提。

四人吃酒多了,自然就做出了荒唐不雅之举了。况且贾琏是最少不得女人的,在扬州时,先是碍于林如海还在世,后又是在扬州众多官宦商家眼皮底下处理林家财产,落人口实着实不好。贾琏就没有出去找女人,这时日一长了,他自然是忍不住,只能按着隆儿和兴儿胡来。两个小子如今不过十六七岁,长相也清俊,虽比不得女人的娇媚,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只见贾琏仗着酒劲,将兴儿和隆儿都拢在身边,更是双手不停,将两人的衣衫都扯了开来。

昭儿也是半大的小子,见状也是血气上涌,只得出门自己弄去了。

林如海在墙边将一切都看得清楚明白,若是有身体,一定能听到林如海的怒哼声。饶是如此,林如海本来惨白的脸色,也气得发青!

林如海想到贾琏如此行事,那未曾见过的贾宝玉又是何种德性?据说到如今还被老太太养在内宅,那行事岂不更加荒诞?想到刚刚贾府给黛玉的那个叫做紫鹃的贴身丫鬟,口口声声说宝玉担心什么的。林如海更是怒气冲天了!

从茅房将自己弄出一发的昭儿,在进屋前生生打了一个寒颤,左右看了看,不见什么人影,只见树影重重,似有鬼魅。不由得一阵心惊,慌忙进屋去了。

林如海皱眉看着作乐中丑态白露的贾琏三人,怒哼一声才飘然而出。

其后,林如海见贾琏做主,将林家之事处理一清,倒是黛玉,对于内务处理完全放手不理,任凭贾琏和林忠做主,并无什么意见说法。林海便很是疑惑,贾母到底是如何教养黛玉的?虽然黛玉的性情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于女子十二三岁该学习的理家内宅之事,她似乎颇为生疏。

直到上京去之后,林如海见了贾母“教养”三春及黛玉的情状后,才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不说黛玉不过十二岁年纪,只说贾赦之女迎春,如今已经快十六岁了,不要说有人教她管家理事了,就是许亲说人家,也不见有人提及。几个女孩子凑在老太太身边大多是说笑凑趣,于女子该会的事务,并不见老太太提点什么。虽然黛玉越过三春更得老太太喜爱,但是也不见老太太多多教导黛玉女子该学的东西。

林如海要说没有失望是假的,但是让他最为震怒的却是贾母不顾世俗礼仪,让宝玉和黛玉还住在同一院落里事情。虽然说林贾两家的主子对于两人的婚事已经明了,但是如此一来,玉儿若是不嫁宝玉,岂不只有死路一条?

林海日日愤怒之中,将原先想去探望故人的心思抛却,日日留在了贾府之中,从荣国府到宁国府,一日日的熟悉了起来。看着宁府众人的荒诞肮脏,看着荣府中自上而下的奢靡,奴才摆着主子的款儿,主子们呢?男的要么贪花好色不思进取,要不清高自诩目下无尘!看到了贾宝玉不思上进,时时和丫鬟厮混打趣之事,看到了二舅兄之妻王氏的佛口蛇心,更有王熙凤放银子钱和包揽讼司的种种后,再看到贾家挪用林家半数财产用于大观园的修建,林海已经早没有原先的惊讶和愤怒了。他此时只是深深后悔将黛玉托付于荣国府了。即便林家宗族多年无往来,小辈之中无杰出之人,但是也有性情老实憨厚的,比之贾家人来,也是值得相信了。然而事到如今,他能做的也唯有看着了。

林如海冷笑看着贾府诸人将无数金银洒出建起了奢华美丽的省亲别院。要说今上让皇妃们省亲的原意,林如海其实早在大半年前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同窗好友户部左侍郎李清源曾经来信提及过此事。今上可不同于太上皇,世家奢靡无度,国库却空虚。且数代下来,世家因联姻早就盘根错节树大根深,还和从前的义忠亲王一系颇有纠缠。今上怎么可能容得下他们?林如海原先以为贾家在京中居住数十年,应该很清楚朝廷时局才对,理应不会搀和进王爷们争斗之中,毕竟如今贾赦不过是世袭的一等将军,空有头衔并无实权,贾政也不过是五品小官。只要他们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谨慎小心,就算是今上下定决心动世家,贾家也不会有大事。

但是如今亲眼所见贾家的男人的行事,林如海顿时有些无言了。当年贾敏嫁与他时,岳父贾代善还健在,国公府被称为公府并不为过。但是如今贾赦降等袭爵,荣国公府理当将门匾楼额等违制的地方改了才是。但是时至今日,贾府还挂着国公府的牌匾!林如海只能轻叹一声太上皇的糊涂。

看到贾府如此行事后,林如海如今更加愧对黛玉了。贾府一旦败落,谁人能护得了她?老太太年事已高,已经无力压制生育了皇妃的二太太王氏了。他可是清楚的看出了王氏如何待黛玉的。

林如海将一切看在眼里,哀怨自己不能和黛玉说话,便是托梦也好。可惜只能看着她在贾府中飘零。当听到她说出“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时,当看到便是贾母也放弃了黛玉之时,林如海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个聪慧无双的女儿,只怕不久就要凋零在这贾府之中了!

林如海所看之事,果然一一成真,今上肯定已下定决心收拾四王八公了。贾元春在宫中去了,贾府的臂力顿时少了一大半,不久之后,王子腾也去了。与之相对的,却是贾家众人丝毫不改的奢侈与作恶。是自己女儿被逼到连丫鬟婆子都不将其放在眼中的地步。终于,自己亲眼看到自己的女儿吐血而亡。

林如海想到自家血脉尽绝,不禁悲伤难耐,即便可能见到女儿魂魄时,也不能减少这份悲愤!但是待林如海在潇湘馆外静候黛玉的魂魄之时,却并未等到,只听了一阵乐鼓之声,随即一阵微风拂起,林如海便觉得身体一阵撕痛,无法接近潇湘馆,且被风卷起,如同活人昏死过去般,失去了意识。

当林如海再醒来时,却见到了已经多年不见的贾敏,她正在床前垂泪,看起来倒是比她刚去世前年轻许多。莫非自己一家人在死后重聚了?

贾敏一看林如海醒了过来,惊喜道:“老爷醒了?”忙将对着身后的丫鬟说道:“快去告诉大管家,就说老爷醒了,让大夫速来看看。”

贾敏见林如海一副茫然的样子,不由得想道,莫非老爷还在怪罪自己将意蓉那个贱人责罚的事情?

“老爷,你可是还在怪我?许姑娘虽然出身良家,但是既然是老爷的人,自当要接到府里来才是的……”

林如海本来还在模糊中,但是当他瞄到贾敏微微隆起的腹部时,顿时记起这一幕似乎自己见过。虽然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但是林如海想要证实,这到底是一个梦,还是真实的发生着。

“夫人,我没有怪你。好了,你有孕在身,下去休息吧,让大管家过来见我就行了。”

贾敏虽然听出了林如海话中的不耐烦,但是见他没有提及许灵月,便也不多说什么了。起身扶着丫鬟出去了。

大管家林忠如今也不过三十来岁,他进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大夫。他见林如海果真醒了,双眼里有激动神色。高兴道:“老爷醒了就好,余嬷嬷听说老爷昏迷了,也急得什么样子呢。”

林如海伸手让大夫诊脉,问起了林忠自己昏倒之事。待林忠说完后,林如海已然知道自己回到了十五年前,自己女儿黛玉还没有出生的时候。至于自己为何会昏倒,却是因为自己刚来扬州上任一路奔波,到任后不待休养几日,便忙于公务,且回内宅后,还要分神和贾敏争执,这才晕倒的。想到了贾敏口里刚刚提及的许姑娘,林如海不由得心头一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定麟第6章在线阅读

    “啊,好疼,疼死我了……咦?难道……我,我还活着?这是……在哪里?”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阵烈焰焚身、万蚁啃噬般的无与伦比的痛苦,让丁浩略微恢复了一点神智,他本能地想要动,身体却像是铁铸一般僵硬,根本无法动弹,下意识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视线所及,是一片乳白色的光焰,看不清楚任何其他东西。身边似乎

  • 殖民异界在线阅读第10节

    听到声音,王瞬楞了一下后,便转过身去。看到身后的人的一瞬间,他的神情恍惚了一下。那是一个有着一头赤色长发的女孩,如同瀑布一样的秀发自然的从她那精致可爱的脸颊两旁垂下。微风吹动之下,隐隐的能闻到一股令人心猿意马的幽香。女孩有着一双让人看了后就无法忘记的美丽大眼睛,那黑白分明的双眸所发出的眸光,给人一种

  • 永恒校园第九章在线阅读

    “无妨,我可以帮你,况且你是我凌家血脉,遇到此事也都怪我啊!我自然要为你解难。虚影说道,虚影右手一挥,一颗散发金色光芒的珠子缓缓飘到凌天手中。“这是我特殊炼制的破厄丹,吃下他自然会突破练气初级境界。还有这本九天决,分九天和九转,九天炼功,九转炼体。你好生学习,我送你上去,天元世界看你了。说完手又一挥

  • [综]妄想学园之修炼,修炼,修炼(第二更)(7)

    “先锻炼着吧,接下来还早呢!”自语了一声,鸣人摇摇头没有去多想,事实上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查克拉已经极为的庞大,甚至身体有着抑制不住了。如果有人用白眼来观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经脉当中充斥的全是查克拉,丰腴的几乎让人崩溃的层度。不过好在。明显负责监视他的暗部,或者根的成员当中没有日向一族。当然也许发现

  • 丑女入学记之装备(6)

    姜神医这个名号绝对不虚,绝对是中医界的泰斗,也就是今天苏家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才能请的动,平时都很少出现的。如果能够被他看入眼,随便指点几下,都是每一个学中医的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尽管秦辉现在已经有了游戏面板的加成,但是心中对泰斗的那种敬仰之情还是散不掉的,因此他在听到姜神医主动邀请他的时候,简直兴奋到无

  • 此情为劫渡来生在线阅读第2章

    黎静愣了一下,仿佛没有想到我会是这么一个反应,但是脸上仍旧维持着很得体的扇形统计图。眼睛里带着一分凉薄二分讥笑三分嘲讽四分虚伪。眼底还藏着幽幽的暗光和精明的算计。身为主角,别说扇形统计图,就是一个柱形图我也能看出来。“千千姐,你别生气,刚才嘉哥哥帮我挡酒,真的只是嘉哥哥人好,我和嘉哥哥,真的只是朋友

  • 皇极惊天之重生小学生(1)

    叶晓晨抬起头来,睁开了茫然得眼睛。面前就是一台亮着的崭新液晶屏幕的电脑,还处于玩游戏的界面。四周喧嚣热闹,都是狂按键盘,疯点鼠标,大呼小叫的声音。不对啊,我之前用的电脑屏幕根本没有这么大,而且还脏兮兮的,自己也没有玩过这个游戏?再看身上,居然是小胳膊小腿。尼玛,这怎么回事?叶晓晨记得自己在网吧里玩了

  • 金庸学院群英录在线阅读第7章

    ‘扑通……’天空一声巨响,儿童劫闪亮登场。戴着面罩的劫,依然还是那么流氓混混气息,大摇大摆地朝着梦想酒馆走去。当他看到亚索,盲仔,提莫等人时,脸上露出一抹阴翳的笑容来。“是谁?竟然敢欺负我影子帮的人?站出来?”众人齐齐后退,将亚索三人推到最前面,这下,他们三个人,可以说,是瞬间到达高潮。“给我围起来

  • 平行世界的我是男神基友太后责罚人

    “不用准备了,您先请!”贺亦瑶自然听出她是客套话,连忙伸出一只手让她先请。以桃点了点头,直接走在前面带路。整体来说,她对六局的人不算陌生,但也绝对不亲近。贺亦瑶能从浣洗房的末等宫女,爬到尚宫之位,自然是有过人之处,而且她十岁才入宫,现在十九岁,当上尚宫也有几年了,当初被老尚宫选中的时候,可是引起了不

  • 不要让我上头条[重生]在线阅读第6章

    自邵岩说要带她去参加宴会之后,宋娇儿每天都很认真的对着镜子护肤,那些瓶瓶罐罐一个不落的都用到了脸上。力求让自己容光焕发的站在他的身边。“你还不睡觉吗?”十点了,邵岩有些睡意,上了床准备睡觉,可宋娇儿还在前面不停地飞舞着手臂。“我打扰到您了吗?那我去其他房间。”宋娇儿拿着手机准备跑去客厅。她问舍友们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