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道亦道不论黑白在线阅读谈话

2022/1/14 21:59:22 作者:星柒六六 来源:17K小说网
道亦道不论黑白
道亦道不论黑白
作者:星柒六六来源:17K小说网
人总是很奇怪,信命又不信,想生又想死,想要朋友却不想了解人心?你会怎么样呢?是黑是白模糊不定为了保护自己,看他怎么抉择人生的每个脚步。

卢家大院,待客厅。

今天卢家来了个和尚,听说是要见老爷,这可勾起了卢家上下的好奇心,卢家最近沉闷如水的气氛仿佛被他添上了活力,平日里大气不敢出的家丁们都活跃了起来。一大早,院里的仆人管事们就闻风来到待客厅外,争着要看一看这和尚的风采。

他们都想来看看热闹,这和尚来卢府究竟是要干什么。

待客厅中,黄花梨椅上,年轻和尚丰神如玉,浓眉星目,一手拖着茶杯,一手提着杯盖,他用嘴轻轻吹着茶水,然后静静地品着茶。

对于厅外看戏的众人和尚视若无睹。没过多久,厅外响起了管家高昂的声音:“卢老爷到。”

众人视线移向厅外,只见卢老爷大步款款地走向这里。即使这几日卢府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大事,可卢老爷的气质依旧那么稳重威亚。在众人的注视中,一步一步泰然自若地走进了待客大厅。紧随其身后的,是卢家管家。

“阿弥陀佛。”和尚放下茶杯,对着进来的卢老爷微微点了个头,做了个礼。

说话间,卢老爷上下打量着这个和尚,这和尚虽然看起来道貌岸然,长了一副好皮囊,但这复杂的尘世中,多得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人。这种人,卢老爷见得太多了。

卢老爷觉得眼前这和尚年纪轻轻,有些质疑他。这如此年轻的和尚何德何能来解决我儿的事?卢老爷嘴唇微动,正要开口询问,不料座上的和尚却先开了口。

“卢施主家门不幸,中年失子。忠信仁义一生,却落得这结果。施主若是不信,也无妨。只是苦了你这卢家家主,还有这传承了一百多年的卢氏家族,更有那失子之后肝肠寸断的母亲。”

话入耳中,卢老爷却不为所动,他刚想让管家送客,可转头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温柔女人的身影,女人回过头,满脸黯然神伤地看着自己。

卢老爷微微叹了口气,举起双手,抱拳道:“请大师指点。”

白衣和尚面带微笑,手转佛珠,看了看厅外看戏的众人,轻声地对卢老爷说:“哪有什么指点,一切造化全凭你个人。只是天机不可尽泄,你我还是寻个地方细谈才好。”

卢老爷想了想,让管家喝退众人,自己带着和尚去了书房。

时过三旬,年轻和尚打开门走出书房,被屋外的管家带去了客房。

谁也不知道和尚与老爷说了什么,只知道今晚老爷又在书房呆了一夜。

次日,清晨的宁静被吱呀的门声打破。

一位温柔美丽的妇女打开了书房的门。

卢夫人来见老爷了。

经历如此大的变故,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最沉重的打击。这位卢家夫人眼眶湿红,步伐有些不稳,但她还是一步接一步蹒跚地走进了书房。

就像她父亲说的,天大的事,也要慢慢的走。

书房里,卢老爷背着手看着这满屋的书架,听到动静,转过头来,温柔地说道:“你来了。”

这转头的一眼,包含着万千柔情,就像那年初见时的模样。

卢夫人点了点头,走上前,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打开桌上的一本画册,翻开了前头。这画册大多都是画的自己宝贝心肝幼时的模样。画师手艺的极高,册中的人物活灵活现,仿佛就在眼前。夫人沉默着,满脸柔慈的翻看,旁边的卢老爷也没有作声,他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夫人在慢慢地翻,慢慢地看,不知不觉翻到了最后一页。

这一页,画师画得是最为逼真。图上的小孩执香跪拜,地上的蒲团三座,小孩坐中朝神像作揖。神像端庄肃穆,脚下的檀香袅袅直升。升到上方,赫然有一块牌匾立于头上。牌匾上大大的刻了四个字。

“天命所归”。

卢夫人只是看着,久久无语凝噎。

这画卷上落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她想起了孩子一周岁生日那年,老爷在议事大厅放了一匹很长很宽的丝绸,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宝贝,让孩子去选。

小小的男孩匍匐着身躯,在所有的宝贝里缓慢爬行。他没有碰眼前宝剑,没有碰旁边的旧式乌纱帽,没有碰左右的琴棋书画,也没有碰周身的金银珠宝。

他只是慢慢地往前爬。

最终,他停在了一柄拂尘边。

夫人至今都忘不了,孩子当时抱着拂尘,笑得有多开心。

许久,一直没说话的卢老爷在一边悄悄地用右手按了按左手心,这是他每次做重要决定前的一个习惯动作。

他走上前,拉起夫人的手,轻轻唤了声:“夫人。”

眼前的女子终于抬起了头,梨花带雨的脸上还有着令人哀怜的目光。

四目相对,卢老爷石破天惊地说了一句:

“我们再要一个吧!”

…………………………

东市坐落于天府城的东面,是由政府兴办的大集市,这里的物资丰富,质量不错,价格也中肯,来往之人的购物体验还是较为满意。

云姑娘是卢府的佣人,主要负责处理府内的杂事。平日里大家对她还算客气,可今天她却非常的不开心,至少此时的购物体验就极不满意。

身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周围的人居然都在看着自己,议论自己,时不时地还笑两声,用手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云姑娘知道,这都是购物篮里的花烛,红绸,龙涎香囊这些东西惹的祸。

年方二八的云姑娘听着周围人的私语声,脸色显得微红,她开始有些后悔答应管家的安排。

今天一大早,管家就神神秘秘地把她拉倒房屋偏角,安排她买这些东西回来。云姑娘当时满脸疑惑,欲言又止。察觉到云姑娘的疑惑后,管家又塞了几张银票过去,笑呵呵地说道:“你只管买,别的莫问,以后自然会知道。”

想到这里,云姑娘眯起眼睛,不由得开始怀疑起来。

“什么事这么神秘,难道……”

云姑娘头脑里浮现出一个想法,只是她自己又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管家要成亲了?”

怀着满心的疑问,云姑娘回府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下熙熙,独为清寒来赶考途中遇鬼怪

    “滥沟一别路弯弯,山椅鸣声拔涉难。”“绿柳红花仓有余,鸭池水深尽无滩。”一个身穿白色长衫,头戴方巾,手上拿着一把折扇的书生在小池塘边摇头晃脑的吟着一首诗。在他旁边跟着一个小小的书童,背着书篓,手拿一把伞,对着书生说道:“公子的这首诗配合着周围景色简直秒到极处了!”“呵呵!你个书童懂得什么,现在几时几

  • 妖精你别怕在线阅读第10节

    “好。”我抱着他的手微微一顿,惊疑不定地看着他道:“你说什么?”“我说好。”他转过身来,红色的发带拂过我的眼睑,带来丝丝难耐的痒意,这痒仿佛蔓延到的我的心上,我迫不及待地想要他的答案。这一次,我陷入了一个透着凉意的怀抱。刚才的怨气在这个怀抱中突然消失不见,我的内心又渐渐平静下来。然后一股迟来的羞涩缓

  • 萌炸全星际在线阅读第四节

    “什么?战场右方的防线被日向一族攻破了?”这是斑和玄赶到会议大厅后所听到的第一句话。大厅内并没多少人,只有三长老宇智波丰与那个浑身是血的宇智波族人。三长老见是斑和玄,放下的戒备的神情,也不赶他们,指了指旁边让他俩坐下,自己则继续提问。随着他们一问一答,玄在心中勾画出了宇智波被攻破防线的轮廓。本来么,

  • 末世之猫与刻纹师在线阅读第4节

    晚上十点半的医馆已经停止营业,但是大堂里依然燃着灯,大门开了半扇,好像专门在等她一样。宁樨穿过大堂,听见茶室里传来喁喁人声。轻手轻脚走到门口,还未及开口,温岭远已经抬起头来。阿婆跟着转过头,“樨樨,你下学了。”温岭远、阿婆和池小园围坐一桌,桌上铺开各种餐盒,似乎是一顿内容丰富的夜宵。池小园已经掰开了

  • [HP]当平行相交在线阅读两人的碰撞

    一年前李智迷茫无助,又想起他那瓶农药的时候,张鹏要他一起去外面打工,李智估摸着是他姑,让张鹏来找他的,毕竟当年他姑劝过他留下,这么多年也没照顾上他,他现在半大不小也没个人管,张鹏自己肯定是不想带他的,张鹏比他大了十岁,带个小孩出去他会觉得不方便。他们被几个老乡带着,到了南方的一个城市,据说这个城市靠

  •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四章被人柱力了“大家小心,一定不能让它靠近村子,四代大人很快就会赶过来的.”一个看似首领的男人大喊道:接着便冲向那正在杀戮的怪物...“该死,到底是谁把九尾放出来的,不行,一定要保护村子,在火影大人没来之前一定要阻止它”“但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啊!”“管不了那么多了,村子一定要保护好.大家上....

  • 喜欢你没道理在线阅读初见

    “呦,今天又喝绿豆汤啊,这都喝几天了,”丽姐慢条斯理地涂完了一只手的指甲,照着手指吹了吹,挑眉看了一眼纪一一,又叹了口气“不是我说,你这拖着不行的,都疼几天啦,去弄了吧,把痛苦扼杀到摇篮里才是正道。”纪一一委屈地想瘪瘪嘴吸吸鼻子,但疼的只能麻痹自己地捂着脸,然后模糊不清地吐出一句话:“唔,这次真去拔

  • 他的指尖糖[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0章

    玉帝和菩提老祖都是聪明人,尽管手段不同,但他们都选择了以孙悟空为棋,落子算计。“菩提老祖。好一个菩提老祖。可惜,这是本座的西游。”菩提老祖出手培养孙悟空,为的便是将三界这盘棋给扰乱,插手西游。古墨肆无忌惮的散发着滔天魔意,将菩提老祖留在孙悟空身体之上的各种暗手一一拔出,这是他的分身,他可不想如同前身

  • 异世界回归的勇者大人第三章在线阅读

    叶非夜没想到这个神级反派系统这么牛叉,竟然直接召唤了火影里面的暗杀部队。说起来这个‘根’确实算的上是反派军团了,为了木叶,他们干了不少违背良知的肮脏勾当,绝对是上不了台面的一群人。但也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木叶才能维持真正的‘和平稳定’,光和暗是相互的,有光明的地方,必有黑暗的滋生。叶非夜看着眼前团

  • 我和灶神谈恋爱第八章

    “方哥给你报了爱豆运动会啊!”“对啊!”“项目是艺术体操,伶姐我来接你呀!”“好吧……”伶袖衣最不喜欢的就是运动,但又喜欢跳舞。她觉得,艺术体操应该可以接受吧,只要别跑步就行。“哦,对了!还有射箭!”“什么?”我现在说视力不好还来得及吗?练习室。江童把伶袖衣接来了。伶袖衣问:“这哪来的练习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