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带着系统重启天庭阳阳家

2022/1/14 19:30:38 作者:狼鬼墨 来源:17K小说网
带着系统重启天庭
带着系统重启天庭
作者:狼鬼墨来源:17K小说网
李白都已经三十岁了,还在做着小说能成功的美梦,结果处了两年的女朋友跟一个有钱大胖子走了,随后又为了救人失去了生命,却不想人生没有划上句号,他竟然穿越到了自己写的小说里?!然而还没开始高兴,却发现自己穿越的不是主角而是无法修炼的配角……但是还没开始失落,又发现自己竟然拥有了一个杀怪升级系统?!好吧,人生果然是大起大落的,这一世他决定不当穷屌丝,系统在手,天下我有,配角也是能够逆袭的!

三天后,咸阳迎来了一qun特殊的客人,咸阳宫内,赢政一袭黑袍坐在金銮殿的王座上,在下方是一个美得yin柔的男子,一头飘逸的红发,周围散发的yin冷之气,不过因为年龄的原因,还显不出来他的强大。

少时,那个少年男子开口说话了,

“大王,今天的密报来信说,阳阳家的人似乎来到了咸阳!”

阳阳家,浑身充满神秘的家族,据传五百年前因与道家理念不同,剑走偏锋,追求天人合一,从而分裂出了道家,自创一派,形成yin阳。

“咸阳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人流动,诸子百家的人也是不计其数,区区一个阳阳家有什么值得关注的,莫非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赢政仍然还是在批改手中的揍折,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这一个小小的消息还不足以引起他的兴趣,不过却是把赵高接下来要说的事情给说了个七七八八。

“大王英明!”

赵高小小的拍了个马屁!然后继续汇报道

“当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阳阳家弟子而已,否则赵高也不敢来打扰大王了,下面来的消息上提到了月神”

月神,阳阳家第三把手,又是一个神秘无比的角色,似乎这个阳阳家每一个人物都是那么的神秘,不过作为阳阳家对外的代言人,月神确实在七国之中的名气很大,甚至超过了排在月神之上的东君,而这个时候,月神出现在了咸阳,这就让赢政不得不关注一下这件事情了。

“如果没有出现意外,月神这次应该不是独自一个人来的,赵高,我要在天黑之前看到罗网的能力,五年了,罗网值不值得我的付出,就看这一次的结果如何了,查出这次和月神一起的是东君还是东皇太一!”

赵高知道,赢政说话从来说一不二,所以赵高第一次感到危机,想要在宫里混,手里必须得有筹码,罗网就是当初赢政看到他的第一眼,给他的筹码,至于以后这个筹码还会不会存在,就全靠着一次了。

“是!大王!”

得到赢政的吩咐,怀着野心的赵高退出了大殿。等到赵高走了以后,赢政的脸上漏出来莫名的笑容,罗网有多强大,赢政会不知道,当然不会,罗网的强大赢政比它的执掌者赵高还要清楚。

只不过是因为无聊,另行打压一下赵高罢了,根据脑中的记忆,赢政大概知道yin阳家这次的意图,不过这也是赢政想要的,只要上了船,就没有下去的机会了。

更何况,每征服一个势力,系统就会有一次召唤机会,三天前的召唤让赢政尝到了甜头,所以不管东皇太一有什么目的,赢政都会接纳他,不过要是他敢在背后玩幺蛾子,大秦百万军队可不是摆设。

别看动漫里盖聂一人就杀了三百将士,如果当时是五百人,甚至八百人呢?盖聂还能杀得完吗?那就是未知数了,或许会有人能杀几千人,那一万呢,十万呢?

所以赢政不会怕东皇太一乱来,相反,赢政还比较希望东皇太一乱来,那样,赢政就有机会铲除阳阳家了,卧榻岂容他人安睡,对于一个不知道目的的人,才是最危险的。

知道阳阳家的出现,赢政也没有心思看揍折了,索性就先出去会会阳阳家的人,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一袭王袍,赢政觉得不能直接这样出去,得稍微地改变一下。

走出了咸阳宫的赢政一副浪荡公子的样子,这个时候就算是蒙恬看见了赢政也不会相信,这货就是他们每天都为其工作的赢政吧。

就是能认出来,也会有一段时间的错鄂,毕竟在古代,从来没有像赢政这样的异类了。

走在石板铺垫的咸阳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qun、四周林立的建筑、街道两边的商贩、卖弄FengSao的酒楼文人墨客、庄严的巡逻军队……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和谐。

这是最淳朴的社会的一角,在街上没有出现乞讨的人,没有看见有饿的骨瘦如鳞的人。然而在这平静的外表下,又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窥视。

叹息一声,赢政发现自己最近太容易感慨了,未来的还太遥远,还是先把眼前事情摆平了再说。

按照影密卫给的信息,赢政走进了一家客栈,不过在进门时,不经过的看了一下客栈的招牌“悦来客栈”,果然,武侠世界的连锁客栈,到哪里都有,不过这也让赢政想到了一个收集情报的好点子,那就是开客栈,客栈来往的人很多,带来的情报自然也就很多了。

按照影密卫的情报来说,只有月神一个人在客栈里,所以赢政没有丝毫准备就走了进去,果然,在客栈的一个角落里,月神独自一人坐在那里。

月神的穿着整体以紫、蓝为主色调一头浅紫色长发盘在头顶,而两侧则各垂下一缕。

天蓝色水晶发簪发饰,还有银色枝叶雕花及银珠点缀,外罩浅蓝色短袍,背后以月状纹路装饰。深蓝领口,腰间有海蓝底紫蓝与深蓝相间腰封。

内穿海蓝色广袖长裙及月白色交领中衣,长裙曳地,裙下摆有紫罗兰色条纹,裙摆呈花状外加一对浅蓝珠水晶耳环。

天蓝色的眼纱(近乎于透明),上有枝叶暗纹,长垂及腰,额前缀有冰蓝色水滴状吊珠,由一根蓝紫色有浅蓝色暗纹缎带吊下

不过有一点让赢政疑惑,为什么月神会自己出来这里吃放呢?

怀着这个疑问,赢政丝毫不知廉耻的直接走过去坐在了月神对面,然后换了一个自认为和善的表情,开口问的

“这位女侠,不介意凑个桌吧!”

不过赢政口上问着,手上动作也没停,这货直接招来了小二,点起了菜。。

这种事情估计月神也是第一次遇见,想她自从当上了月神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搭讪她,所以反应有了一丝的迟钝,然而当她反应过来了之后,就看见那货已经在点菜了,绕是月神在强大的心理,也有点怒火了。

何况还是月神这种杀人像弄死蚂蚁一样简单的人,随即原本正常的气场突然画风一变,围绕在月神和赢政周围的气温一下就下降了。

作为罪魁祸首的赢政,还有点不自觉,感觉到温度下降了以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zui里还嘀咕了一句“怎么天气还下降了呢”。

看着赢政这幅无辜的样子,月神似乎善心发了,收回了自己的气势,周围的温度自然又回升了,月神又恢复了木头的样子,就这么坐在那里。

感受到月神的变化,赢政虽然觉得奇怪,按照常理月神应该出声叫他离开的,不过最大的正常就是不正常,赢政这厮又要花式作死了……

“女侠,你贵姓啊?”

“女侠,要去哪里啊?”

“女侠,芳龄多少啊?”

“女侠,……”

就在赢政正准备再说的时候,月神直接用她那冰冷的刺骨的声音说到,

“不想死,就闭上你的狗/zui”

“唔”

也许是觉得对面的女人真的生气了,在招惹就要暴力解决了,赢政终于安静了,然而赢政可不是那种老实孩子,所以注定了月神今天要倒霉。

一顿饭就在一个看一个吃的情况下吃完了,或许对于别人来说,有人这样看着会不好意思,但是对于赢政,这货每顿饭都是有人伺^候的人来说,这都是小场面。

所以,在没有任何压力并且在月神的注视下,吃完了这顿饭,饭吃完了,差不多赢政也该回宫了,不过在走之前,有必要给月神留点深刻的印象。

起身!结账!然后转身离开,就在月神以为赢政已经离开的时候,在月神的背后,赢政瞬间发动圣王真决-圣王身法,原本安静的月神在赢政发动圣王真决之时,一下神经紧绷,yin阳大道的心法也瞬间催动。

整个客栈一下就安静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不开口,埋头吃放。赢政发动了圣王真决,然后一个瞬身,圣王身法催动,目标月神,在赢政面相月神时,月神就感觉到了,这是属于武者的直觉。

闪!阳阳家功法本来就自带身法,而且轻盈,所以月神一下莲步轻移就闪开了,可是月神不知道赢政的速度有多快,不然的话,她就不会是选择闪开了。

赢政身上最大的秘密就是,速度快,快到了极致,所以在月神移动的那一瞬间,赢政也跟着月神移动的方向移动,显然月神也注意到了赢政的速度,比自己快!

既然速度没有那么快,那就用暴力解决--yin阳手印,yin阳术里最长用的一招,察觉到月神使用了yin阳术,赢政速度更快了,毕竟月神又不是站在原地使用的yin阳手印。

yin阳术虽然强大,但是它的使用有一个缺陷,那就是时间,在使用yin阳术之前,必须得要有一个准备的时间,赢政知道这个缺陷,所以抓住了这点,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yin阳术的缺陷赢政知道,作为使用者的月神自然是更清楚,所以一边在客栈里不停的移动,一边发动手印,在赢政和月神看起来很长的时间,在外人看来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yin阳手印——就在月神完成的一瞬间,同时从双手上传来了一个感觉,她的双手就被抓住了!!然后,她就被赢政牢牢的抱在了怀里,原本没有杀气的月神瞬间杀气大发!

“放手!”

充满杀气的声音从月神神秘面纱下穿出来,冰冷刺骨。

“不放”

从始至终赢政都是一种浪荡公子的气息,现在还是,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是一股浪子气息。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没能从赢政怀里挣脱出来,月神咬牙切齿的再说了一次,

“放开,不让你会死的很惨!”

赢政直接不说话了,唰——唰——唰——,几个瞬身,赢政直接把圣王身法的速度用到了极致,月神还在赢政的怀里不停的尝试着摆脱赢政,不过赢政就像石头一样,没有丝毫的松动。

一刻钟后,咸阳的后山——骊山,咸阳最美的自然风景区,对于赢政的速度,月神已经彻底服气了,仅仅一刻钟,就从咸阳到了这里,月神承认在自己的记忆里,还没有一人人能够做到。

所以对于赢政的身份,月神有了好奇,赢政感觉月神有点奇怪,刚开始月神深山的确是有了杀气,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月神是想杀了自己的,不过现在又恢复客栈里的样子,冷清!

通过了先前和月神短暂的一瞬间交手,打概了自己的实力,不如月神,不过自己占了速度的便宜,所以才会困住月神,这就是赢政抱着月神不放的原因,不是不想放,而是不敢放,谁知道她会不会随手给自己下个六魂恐咒什么的。

“说吧,你把我引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

明明就是被虏过来的好吧,赢政在心里暗暗吐槽到,不过zui里却说到

“其实在下仰慕姑娘已久了,只是苦于一直无缘见到姑娘,不料今日会在咸阳遇到姑娘,所以才出此下策,还望姑娘不要生气!”

对于赢政说谎不带脸红的人来说,编一段话,简直不要太简单,

“哦,既然是这样,那你还不放开我”

对于赢政说的话,月神压根就没有当真,要是真的仰慕自己,那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天底下又有谁敢这样对自己,只是在这之前没有。

“不不不!”赢政赶紧摇头说到

“我又打不过你,要是放开了你你打我怎么办?”

这种相当于耍赖的方式,让本就不擅长说话的月神不知道该怎么回了,不过自己还在这个混蛋的手里,必须得想办法逃脱他的“魔爪”!

“你放开我,我不会打你的”

月神这个回答让赢政无语了,这种回答方式不应该是少司命那种单纯少女的方式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能造型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对于伯爵大人来说,儿子学武的希望算是彻底破灭了,委实让其很是失望了几天。不过在善良美丽的伯爵夫人安慰开导之下又重新振作了起来,毕竟,那是自己唯一的孩子,同时在孩子出生到现在自己还没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虽然海威伯爵罗余年大人的家族一直以来是以武勋而立足于皇朝的,可是在历史上不免会出现几个异类,其中就有

  • 通天剑神杀伐之气(求收藏)

    早晨的阳光,带着温暖透过窗户,散漫房间。房间之中一个少年正盘膝端坐在床都,额头上的点点汗珠象征此人正在艰难的修炼某种功法。少年此时的呼吸急促,脸上时而露出痛苦之情,时而平静。若是有天元境强者在会发现此时这个房间之中聚集大量的元力,而且这元力的源头赫然就是端坐在床头的少年。少年此时心情急迫他想要多吞噬

  • 绝世仙尊第二章在线阅读

    2012年8月9日,今天是周韶坚可以查询自己被哪所大学录取的日子。“韶坚啊知道自己是哪个大学了没啊”周母对周韶坚问道。“妈稍等一下我还有一组俯卧撑没练练好了就去查”还在练着俯卧撑的周韶坚说道。周韶坚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手掌撑在地上非常的挺直标准地单手做着俯卧撑手臂上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汗水也一滴一滴往地上

  •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极域传奇在线阅读第五章

    三个月后。星斗大森林中心地带,一条三十米左右的紫色巨龙。她便是叶小小,现在的她经过三个月的成长,已经突破三万年魂兽的魂限,这三个月里,叶小小依靠着强大的实力,猎杀了接近百头的万年魂兽,而且这些万年魂兽都是五万年以上的存在。叶小小还依靠这寻宝宝树的能力,找到了两件对她非常有用的天材地宝,一件是一块巨大

  • 武侠之一代剑神之心虚的穿越

    杨府,三郎在万花楼打伤三殿下和一帮纨绔,被锦衣卫抓去的消息传回来后,整个府内就沸腾起来了。杨嗣昌上完早朝,便在书房内处理公文。说不担心儿子的生死,那是自己欺骗自己。毕竟,锦衣卫那可是一个有进无出的地方。但是,要想让他去捞人,还真抹不开面子。而此时的祖母陈氏和母亲尹氏,却是又着急又担心,双双火急火燎的

  • 攻略我方反派大佬第一章

    “蓝擎广场站到了,请带好您的行李从后门下车。”公交车上响起一阵甜美女声,昏昏欲睡的林州被那个在心里反复念叼的地名惊醒,连忙站起来,使劲揉了揉脸颊,让自己清醒起来。车门打开,人群有条不紊地朝着后门移动,依次下车。林州手忙脚乱地拎起地上的行李,两个扎口的麻袋和一个红蓝条的大行李袋,袋子上还沾着干裂的细碎

  • 印世神魔在线阅读第2章

    午夜时分,灯火阑珊,风呼呼的在吹。迎面的风吹拂着洛玫的长发,洛玫凝了眉,她感觉有些凉,便抬手紧了紧身上的薄风衣。何小萌瞧见了洛玫的动作,便将准备的小熊保温杯递到了洛玫的手中,道了句:“洛洛,喝口蜂蜜水,润润嗓子,也软和一点。”“谢谢。”洛玫拿着小熊保温杯,喝了一口蜂蜜水,便走在前面,而何小萌背着包,

  • 夫人来自山里在线阅读第九章

    刘欣眼睛睁得大大的,心乱跳,惊恐的瞟了一眼匕首,闭上眼睛摇着头,“我没有!”打了一个寒颤,“我没有说谎,真的,不过还有一件事。”刘欣战战兢兢,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什么事?”刘欣回忆:刘欣落水后高烧不断,腹痛不止,意识模糊不清,家丁一直忙,直到晚上好了一些,突然一个黑衣人进屋,用剑指着刘欣,发现吊坠不

  • 因为太帅,所以神豪第六章

    回柳家的路上并不顺利,柳汲安驶了一段距离,就被旁边的交警同志拦下来了。交警同志示意他放下车窗,车窗慢慢往下,他也将车内的情形看得更清楚了些。这位长得跟大明星一样的年轻男人,有些眼熟,开着亮眼的跑车,但这还不是最引人注意的,最吸引人的眼球的,是他肩膀上趴着的小猫。鹅黄色的软毛毛覆盖着她的全身,额头有点

  • 我在修仙界混吃等死超能力者的烦人正月

    1月1日。元旦。人很多,这是真帆唯一的感想。大毛领的外套把她的脸遮挡得严严实实,虽然对神明并没有太多指望,却仍旧在初诣来到了神社。在拜殿排了长时间的队伍好不容易轮到她,把硬币随手抛下去,摇了摇铃,真帆还是许下了一个不能称之为愿望的愿望——希望不要再与那个男人牵扯上任何关系,以及在天堂的妈妈,要幸福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