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帅哥修魔吗在线阅读第3章

2022/1/14 20:31:34 作者:徒陌 来源:红袖添香
帅哥修魔吗
帅哥修魔吗
作者:徒陌来源:红袖添香
【新人1V1女强文,大女主,微养成,微慢热】且看张扬护短女魔尊【倒追】根正苗红修仙小弟子!PS:不是女尊!粉丝对自己偶像的那种不顾一切的守护,呵护,保护——并不因自己是男是女而退缩!懂的人会懂的!男主后期也很强!【正文】回到魔界的两百年后,还是公主的男身凌落偶遇才十五六岁,刚刚进入修仙门派的小偶像。偶像单纯得像小绵羊。于是小粉丝巴巴凑上去,把他放在心上呵护,一不小心让他住进了心里。钱被偷了,送!麻烦上门,打!试炼被围,揍!修为太低,丹药武器装备通通上!后来——偶像咋不理自己了?这怎么行?凌落像打

顾熙月被赤赢抱入帐子,整个人紧张的不行,缩着身子僵硬不已。她从小到大,长在深闺,从未与男人这般亲密接触过。之前,她逃跑被赤赢抓住甩在马上抱在怀里时,那种接触就已经让她受不了,没想到此时此刻更加过分,这种令人窒息的亲密,真是时刻都让她想要挣扎出去。

眼瞧着还有两步就要到了帐子里的床铺上,顾熙月的身体不自主的挣扎的更猛烈了。赤赢立即顿住了脚,双手一松,顾熙月毫无预兆的就从他怀里掉了下去,“嘭”的一声,整个人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帐子的地面上,离床铺仅有一步之遥。

顾熙月头脑发晕的从地上爬起坐着,怒目瞪着将她扔下来的罪魁祸首,眼里都是讨伐的目光。

赤赢满脸胡子,看不清表情,她只能从他微微歪头的动作推断,他一定是故意将她扔下来的。

“想到我的床上去吗?”赤赢抱臂垂头,似笑非笑的问她。

顾熙月扭头不说话,她知道以她的短胳膊短腿儿,今晚想要逃跑成功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赤赢转身出了帐子,不多一会儿,提了两桶热水进来,然后转到帐子里的一个长方形屏障之后,之后就传来了倒水的声音。

不大一会儿,赤赢从那个屏障之后走了出来,“喂”了一声,指了指屏障后面,说:“热水,你洗澡。”

他一直都在跟顾熙月讲汉话,以保证顾熙月能听得懂。尽管如此,顾熙月还是发觉赤赢的汉话水平应该不算太好,有的时候,会把一句完整的话说的一顿一顿的,但他和汉人交流起来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赤赢这个名字应该不是汉名,而是赤赢本族语言发音的音译,顾熙月在心中给他音译成了“赤赢”两个汉字。此时此刻,顾熙月虽然不开心,但是她是个识时务的,就算千万个不愿意,她也斗不过人高马大的赤赢,如今只能尽量顺从他,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所以,当赤赢提出让她洗澡时,她没有反抗,乖巧的站了起来,径直走向了屏障后面。

看着她那么听话的就去洗澡,赤赢奇怪的朝着屏障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就转身出了他的帐子。

屏障后面只有一个大木桶,里面是赤赢刚刚倒进去的热水,不算多,只有多半桶,但这些也够顾熙月把自己洗干净了。因为知道赤赢出去了,她放心大胆的脱了衣服,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洗完澡穿了衣服出了屏障到了帐子中间,赤赢也还没有回来。

她悄悄的往帐子门口处走去,掀起帘子的一条缝,不远处就是点着篝火的地方,大概今夜是这个部落的庆功宴之类的活动,这群蛮匪很是亢奋,到处闲逛。除了闲逛的一些蛮匪,还有一些尽职尽责守护营地的汉子们,应该是负责今晚的营地安全保卫工作的。

观察了一会儿,顾熙月发现似乎这个蛮子部落很有领地意识,因为赤赢帐子周围几米内的范围内是空敞的,然后不管是那些巡逻的守卫还是闲逛的蛮匪,他们都在接近帐篷几米远的地方转头到别处去,像是那里有一条无形的线阻拦了他们似的。

不仅赤赢帐子是这样,紧挨着赤赢帐子不远处也有几个类似的帐子,也依然是这样的,只是帐子和帐子空敞之间都会有蛮匪的巡逻看守,想要借着这些空敞之地逃走是不可能的。

顾熙月只能放下门帘,垂头丧气的走回帐子中央。时间慢慢的流逝,顾熙月实在是太累了,索性跑到赤赢的床铺旁侧,半倚半靠的闭眼养神了。赤赢的帐子里设施很好,床铺脚踏上铺着一整块毛皮,顾熙月坐在上面不觉得冷,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她是被一阵说话声吵醒的,说话声在帐子门口的方向。听不太清,应该是两个人对话,其中一个声音可以肯定是赤赢的。

说了没几句,声音就停止了,不一会儿,赤赢的脚步声就传来了。顾熙月继续闭眼装睡,希望今晚赤赢能看在她睡着了的份上,大发慈悲放过她。

赤赢并没有发现顾熙月装睡,他把睡在地上的顾熙月抱了起来,塞进了床铺上,随即去了屏障之后,传出一阵水声,应该是简单洗了洗,很快的就光.裸上身走了出来。

此时,顾熙月有点装不下去了,因为躺在床上的她已经隐隐约约听见从别的帐子里传来的暧昧的声音,有女人的挣扎尖叫声,还有男人的粗吼喘气声。陪嫁之前,母亲给她看过小册子,她多少也明白一点,何况此时此刻,想不明白都难。

走到床边的赤赢已经发觉床上的人是装睡的,她不自觉的浑身发颤无情的出卖了她,想掩饰都难。

顾熙月索性坐了起来,懒得掩饰了。她抬头看着眼前半.裸的男人,一咬牙便开了口,声音带着哀求:“今晚,能不能放过我,我……我还不适应。”

赤赢掀开被子,坐到床上,盯着顾熙月看了一会儿,笑着用不太流利的汉话回答:“你们东擎国成亲,男女双方洞房花烛,第一次见,都很适应,怎么遇到我就不适应了?”

他的汉话如果不仔细听,会觉得说的条理分明,但仔细听,会听出他一个句子偶尔会停顿,顾熙月分析了他说话语调一会儿,才回过神,应答他的问题:“我……害怕!求你……放过我吧……”她特意软了下来,最后不说话,闭了眼,等待着眼前的人最后的宣判。

因为现在四面八方都传来那种男女之间暧昧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眼前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受那些声音的蛊惑,而做出冲动之事,顾熙月虽然求饶了,其实心中没有抱太大希望。

果不其然,就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赤赢就把她扑倒在床上。他脸上又浓又密的胡子扎在她脸上、勃颈上,一瞬间她白嫩细腻的皮肤就泛起了小红点,又痒又疼,顾熙月吓得都忘记哭喊了,木愣愣的仰躺着,任由他的胡作非为。

男人高大的身体将她严严实实的包裹住,随后一声闷笑传来,闷笑声带动了胸腔的震动,把顾熙月丢掉的魂给唤了回来。赤赢贴着她的耳侧说:“睡觉吧,我今晚不会动你,你放心。”

这一句不太流利的汉话,听在顾熙月的耳朵里,竟然像是天籁之音,她几乎凭借本能就相信了赤赢的承诺,她信他绝对不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

果然,赤赢说完这话,就下了床,熄了帐子里的油灯,又走回床边,掀开被子,爬上床,手一捞,把躲在角落里的顾熙月抱进怀里,然后一动不动的闭眼睡觉。

顾熙月在他怀里警惕了很久,最后实在困得不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睡得不踏实,梦里梦见有人抢她的衣服,一层一层的把她的衣服抢走,她试图抢回来,却都是空手而归。

再次睁开眼睛,天外已经大亮了。赤赢正站在床下穿衣服,听见她醒来的动静,指了指她脚下的床铺,开口说:“你穿这个,这里冷,你原本的衣服会冻死你。”

听完赤赢的话,顾熙月才算是真正醒过来,她迅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外面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掉,全身上下只剩下白色的里衣里裤。她脚下摆着一叠厚实带毛的皮衣,做工和材料都跟赤赢他们部落蛮子们穿的十分像。

既然有衣服穿,顾熙月也不矫情,立即快手快脚的穿上那套衣服。厚实的毛皮很是保暖,比她之前丢失的那件大氅还要舒服暖和。这套衣服有些大,衣服裤子都长了一大截,她把袖子挽了几下,又弯腰把裤子挽了起来。好在之前出嫁的时候,为了适应西梁国寒冷的气候,顾熙月的嫁妆里有准备厚实的靴子,她几天前已经穿在脚上,这么一来,她原来的靴子,配上这套便于活动的长裤长袍,倒是十分的合适。

赤赢看了她一眼,似乎对她能快速适应环境的能力很满意,伸手拍了拍她的头,笑着说了几句话。

顾熙月愣了愣,摇了摇头,告诉赤赢:“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赤赢的所有表情都藏着了他的胡子里,但是顾熙月猜测他应该是笑着跟她说话的:“我在说,你适应坏境能力很好。”

两人现在的气氛很融洽,顾熙月把关于对他说汉话的好奇问了出来:“你的汉话是后学的?”

赤赢点了点头:“是的,跟着三哥学的,学的不久。”

三哥,应该就是昨晚首领叫的那个“老三”。

顾熙月好奇追问:“学了多久?”

“不到一年。”赤赢很诚实的回答。

顾熙月吃惊,不由的夸赞:“那你的汉话说的很好。”

赤赢似乎有点害羞:“骗骗外行人很好,骗你就不行,你发现我说话,会不自觉的停顿。”

顾熙月冷笑一声:“你抓我的时候,我没发现,之后才发现的。”

这回赤赢笑出了声:“我抓你时,你太紧张了,总想着跑,所以没发现。”

顾熙月强忍着没去追问他“你为什么抓我,就不能假装看不见我放了我吗?”,而回了他一个笑容,又好奇的问起了自己关心的问题:“你们部落为什么要打劫东擎国的公主送嫁队伍?”

这一回赤赢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指了指外面,问她:“要去吃早饭吗?”

顾熙月知道他在故意转移话题,也不好继续刨根问题,于是点点头,表示自己饿了,但是心里却想着如何才能避免和赤赢一起吃饭。

赤赢领着她掀开帘子,给她指了一个方向:“战利品,都在那里吃饭,你自己走过去吧。”

战利品就是指她们这群女俘虏。

顾熙月:“……”原来人家根本就没想着和她一起吃饭,她之前还担心个什么劲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客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蔡镭和蔡雄的盛情邀请下,李锋和古柔暂住在了蔡家。当然了,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李锋也不会这么随便就住在蔡家。但蔡镭说过几日风雷城就会举行一次比武大会,届时李锋和古柔可跟随蔡家的队伍前去观礼。李锋虽然有了这个世界的基础知识,但对目前的环境还是不了解的,所以就答应了下来。这几日李锋闲来无事在古柔的指导下开始

  • 为贱独尊之魔兽白狼

    侍者疑惑的看着阿骨,年轻人手中的长矛看样子并不短。比这个还要重?这个难道是木头做的?疑惑的接过长矛,侍者一个趔趄。他没有想到这根长矛这么重。这家伙是在逗我开心吗?这根可是钢铁打造的。他拿着都有些难以举动,若是再重一些,难道只是为了扛着?“您请稍等,我去叫下店主。”侍者重新将长矛递还给了阿骨,便回头朝

  • 网游之贼法传奇在线阅读季樾回来

    “我听人说季樾,季大将军要回来了”“嗯”陌怀桑应道“呵,没想到陛下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了”涯香轻笑着拿起茶慢悠悠的喝了口放下转而看向陌怀桑。陌怀桑看上去心情也颇好“人是回来了,只是……”“只是什么?”“人疯了”“疯了?”涯香惊讶的提高了声音,似乎是有些无法相信。“听他手下说是他生了一场大病,后来病虽医治

  • 伪装者之桃夭宜楼凄惨经历

    很快少年带着一行人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发现还有一个局外人。准确来说,是局外魂。邪奇停顿片刻,飘过去查看了一下夜临的伤势。一剑刺中心脉,还拖了这么久,怕是某陀神医在世也无力回天。胸口最为明显的剑痕倒映在眼底,再次扫了一眼瘫在地上进气少出气多的少年,邪奇眼中流露出一丝少见的怜悯,随即在原地消失。几个呼吸的

  • 白布回忆录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样啊,你是顾乐的朋友。”在盖医生与顾安在路边遇见了之后,经过了简单的交谈之后,盖医生便邀请顾安到卫生院去坐一坐。村里不是很大,从村门口到卫生院走了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在盖医生给顾安倒了杯温水之后,就已经明白了全部的事情。第一次遇见顾安的那股剧烈的心跳,也渐渐被盖医生压了下来。其实,盖医生并非花痴的

  • 北辰以北歌声浅之已成陌路

    “水精灵,你说的……都是真的……”在一处破败不堪的大厅里,一位金发少年眼神颤抖的看着面前至尊无上的女人,回答道……“没错,你姐姐就是为了她的神使而变成现在这样,这都是她自找的,你们这群贪婪的人也一样,践踏我父亲大人的完美世界而参加凹凸大赛你们都是一样的!”“可是,凹凸大赛不就是创世神所留下来改变命运

  •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在线阅读一字一天

    白磊听完,颇为赞同,看来古人也是有大智慧啊。怪不得这位张大人能位极人臣,果然有两把刷子。张长遥是黑衣使两大敛事之一,算是黑衣使的二把手。他主外,也就是主要处理江湖上的事儿。另一个敛事,黄启恒主内,主要负责盯着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事实上,朝堂和江湖千丝万缕,两人虽然不想有瓜葛,但总会不得已互相配合。至于

  • 总裁轻轻亲:丫头,好久不见在线阅读第二章

    天庭。凌霄宝殿内,玉帝高坐于九龙椅之上,面色凝重的看着下面的文武众臣,商讨着今日的一些琐事。突然,一个双眼冒着金光的天将跑了进来,单膝跪地:“报……启禀玉帝,刚刚人间界天罚突至,属下探查之后发现有人因意外砸死了天定取经人。”轰……话音落地,整个凌霄宝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听到了有生之年

  • 命劫断情在线阅读第6节

    林星儿早早的就在君豪酒店预订了房间,所以我一直跟着五位美女一直走到房间,心里乱跳着。来到房间,点过了菜,美女们逐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李静,听说你叫林枫。”说话的正是刚刚那个说话比较严肃的美女,一身工作白领装,胸前的对34D,还有一张绝美却带着严肃的容颜,然后她伸出了手。“你.你好。”这时候我完全

  • [文野]横滨日常第3章在线阅读

    话音落下,那李元霸已然准备动手。在他看来,自家主公让杀的人,便是该死,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缘由。而李儒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后者连忙退后几步,躲在西凉士卒群中,方才是稍微安心,但是其目光中,依旧有些忌惮地感觉道:“镇北王,你未免是过分了吧?在下奉董相之命,诚心诚意,前来邀请你前往皇殿观礼,你竟然不问青红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