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海贼:洛克斯归来猎鬼背面

2022/1/14 19:52:57 作者:昊天圣尊 来源:飞卢小说网
海贼:洛克斯归来
海贼:洛克斯归来
作者:昊天圣尊来源:飞卢小说网
“卡普!我要像锤死小弟金狮子、白胡子那样,也一拳锤死你!并施展秽土转生之术,把已死多年的罗杰、龙马、小弟约翰、王直、银斧等旧时代强者,跟你们一起另类复活,驱使你们成为我的【世界最强新洛克斯海贼团】中的不死战斗员!”洛克斯死去36年后,终于借体重生在儿子香克斯的船上,成为新人船员洛克斯达。当洛克斯达被四皇儿子和小弟白胡子,暗中试探受辱刺激后,刚觉醒的洛克斯灵魂记忆,与日漫爱好者携带火影李洛克八门遁甲体忍术的灵魂记忆,最终三魂融合归一!他以逐渐恢复的体术剑法、火影忍术,从白胡子黑胡子身上,夺回原本就

大概是见面时产生的误会,这位炎柱以为我是意外遇见鬼的弱小女性,又得知认识缘一和岩胜,便不可思议地放下戒心,带我去了有着藤花家纹的宅子。

他让我好好休息,安心等待,他已经送了信给缘一和岩胜,他们应该会过来的。

其实我也没打算见他们,只是对所谓的呼吸很感兴趣,我的剑术是随便学的,后来在实践中完善至臻。

在我解剖了无数的尸体和鬼体之后,我才稍微了解了一点自己的情况,大概是潜力值比人更高,用后来的用语是每一个细胞都很坚韧,没有什么不好的异变,而妖怪是变异的,我的细胞就像是冲破了他们的细胞结构,大概对他们来说是急性癌细胞吧,对人是不顶用的,因为结构和人的是一样的。

无惨这类鬼则是因为不知名的药变化的,他们没死,只是有了奇怪的血,也属于异变,不是人类,但还是由人变化的,和妖怪那纯粹的变异不同,因此我的血对他们效果没有那么强,不过依旧是没有抗性的病毒。

正因为我的细胞的潜力,才让我有强大的武力,也让我坚信我不是人类。

我和人,妖怪都交过手,其中也有很厉害的技能和天赋,但是没有一个像缘一那么小就有出众的剑术。

我不会那些阴阳术,就只凭自己的□□,他发明的什么呼吸法,和我走的是不同的路子,我想多学一点,我越强越开心。

不过缘一应该不知道我是女人吧,而且名字也换了一个,不知道信里是怎么写的,缘一可能不会来吧?

岩胜有一半几率不来,他可能会猜出来是我,但我先一步跑掉了,可能会生气吧。

没想到,两个人都来了,看上去现在的关系还不错,我很欣慰。

缘一和岩胜两个人看上去一模一样了,脸上一样的斑纹,一样扎起的束发,一样严肃的表情。

缘一是一副冷淡的神情,却说出了让我惊讶地话,“果然是那时的剑术老师,好久不见。”

我愣了一下,看向一边的岩胜,“你告诉他了吗?”

岩胜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摇摇头,“我什么都没说。”

缘一解释起来,“我能看到人肌肉的伸缩和血液的流动。”

如果是这样,看穿男女也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过那么小就有这种境界了吗?着实厉害。

我直接问了自己好奇的事,“呼吸法是什么?”

岩胜却打断了,“没必要了,这是很难的技巧,再者你也不会去杀鬼,不需要学。”

缘一却接着讲下去,呼吸法是通过肺部呼吸,汲取大量氧气,让人拥有和鬼一样的体能,再用吸收日光精华的钢铁铸成的刀剑施展剑技,便能斩杀鬼。

这么说来,因为细胞的缘故,我体内的氧气值一直维持着较高的水平,但是认真的去练习一下,的确更加有力了。

人类真的很厉害,能够通过各种方法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不像我,遇见厉害的人了,才想起来学一学,没遇见就混着过日子。

岩胜见我当场就学会了呼吸法,脸色更加差劲了,缘一没有注意到,还继续解释了他的日之呼吸,岩胜的月之呼吸,还有水,雷,炎,岩,风,这五种呼吸。

我刚刚只是提高了身体的含氧量,但没有合上几种呼吸的技巧,也算不上完全入门。

缘一还想教我他的日之呼吸,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学,这个呼吸法听上去就是为杀鬼而存在的,我要是学会了岂不是抢了他们的事,既然有了鬼杀队,也就平衡了,我也不需要杀鬼了。

但另一方面我又很犹豫,这种技巧没见过啊,实在是好奇极了,心痒难耐,好像小奶猫不停地抓挠,喵喵叫着要我抚慰。

我提出了想要一睹他出神入化的剑技,缘一什么都没说,就打算去开阔一点的地方演示,而岩胜就非要拦下人来。

我真的是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是我身上这套精美绝伦的由丝绸制作的上等和服吧,以前一直是穿男装,这次让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我的女性魅力,是看着女性拿着刀剑让他不爽了吗?

岩胜不愿意让缘一教我,缘一疑惑地停了下来,“兄长大人,不是想让人继承我们的呼吸吗?”

岩胜呆住了,他一言不发地推开缘一,自顾自的把配合月之呼吸的剑技都展现了一遍。

缘一也紧随其后。

日与月的光辉相映,一模一样的姿态,永不相称的对面。

两个兄弟面对面而立,斑纹不和谐地错开,日光与月色相交,化作无边的气势,如虹如山,沉甸甸地压了下来。

我拔出自己的剑,乘着鼓动的风势,迎了上去。

我如朝露,又似狂风,将二人的势导在一起,向我攻来。

我们三人形成鼎立之势,稍稍僵持片刻,便都收起了刀剑。

岩胜对我的怨气似乎减少了很多。

“您不需要学习日之呼吸,您已经自成章法了,普通的呼吸就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可以自行演变。”缘一刚刚仔细观察了一番,破天荒地笑了,像是柔和的暖阳,很舒服,但是岩胜见了他的笑容却又升起了怒意。

岩胜的情绪总是很难搞懂,武士要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他似乎只掌握了皮毛。

缘一看上去也很严肃认真,但其实有点呆,似乎发现了我和岩胜之前的关系,跑来找我,“您是担忧兄长大人才找来的吗?”

这句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了他一定是察觉到我隐藏的实力了。

但我很诚实的告诉了他真实想法,“是因为缘一你的呼吸法,我才过来的。”

缘一有些吃惊,瞳孔稍稍放大,解释般的掩饰道:“我很高兴兄长大人与我一起杀鬼。”

我欣慰他们关系很好,轻轻笑了笑。

缘一可能是小时候留下的怪癖,和谁搭上话了,以后就经常跑去聊天,那天之后就总是来找我。

还懂礼貌,知道带礼物上门,有时是刚盛开的紫藤花,有时是可口的点心,有时又是巷子里小孩玩的玩具。

这种感觉还蛮新奇的,像是新认识的朋友正在交友一样。我也就欣然接受了这份好意。

但其实相处的时间很短,他们就要去猎杀无惨。

岩胜在出发前专门找我说话,巧合的看见缘一和我的会面。

岩胜大步走来,穿过树影,打扰了这几分静谧。

他死死盯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我转过头去,缘一见此就自觉的离开了。

岩胜走近握住我的肩,力气慢慢变大,有点疼,我轻轻挣脱。

他回过神来,缓缓开口,“你没有学会呼吸法也是件好事,很多人出现斑纹后,都没活过25岁,你虽强,但也只能止步于此了,这样也好。”

这是在关心我吗?真是,让我不知说什么好,明明自己也快死了。

我叹息般地抚摸他的斑纹,“那你怎么办呢?”

岩胜将我拥入怀中,身体紧紧相合,却一言不发。

他们都离开了。

我心知肚明可能会见不到全员归来,可我没想到缘一归来后讲的事。

岩胜化作了鬼,因此缘一没能解决掉无惨。

为什么会有人自愿做鬼呢?

那等姿态是值得向往的吗?还是说为了永生,为了更强,作为人的尊严可以抛弃?

我无法理解岩胜,可能是我变懒了,哪怕陪伴一个人十余年,也没有去思考。

我只是在缝隙里稍稍瞥见了他的憧憬与无力。

但是变为鬼是最后的下策,没有什么比人更美妙了,以己胜天,凭那羸弱的肉躯便想战胜天敌。

可每一次都赢了,这才是让我为之不倦的热爱。

缘一带着疲惫回到了鬼杀队,之后无数次想要去找到无惨和岩胜,可他们似乎被缘一吓到了,就躲了起来,怎么也找不到。

每当他带着一身血气回来,尽管没有受伤,精神上却累极了,我让他枕在我的膝上。

我坐在门廊下,微风把阳光的暖意吹了进来,风铃一阵阵地响起,清脆悦耳,缘一呼吸变缓,眼睛轻轻阖上。

他在鬼杀队里又呆了几年,有一天突然给我说,他要离开了。

缘一有些腼腆的发起邀请,“您愿意与我同行吗?”

我一直住在鬼杀队的藤花家纹宅子里,曾经有过一个带着神官气息的美丽女子拜访过我,她似乎知道我的情况,在得知我不愿插手后,还是放任了我的停留。

不知道她有没有说出去,但是缘一应该知道了我的不同。

陪着缘一的感觉更舒服,他并不热烈,像是春日里的太阳,将冷意吹散,我只能感受到温暖。

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我和缘一就四处流浪,碰见鬼了就杀掉,没有碰见便随意走走。

救下来了一对卖炭维生的夫妇,男人有一头深红色的发,在火神节的时候,脸上带着面具,站在雪地里跳神乐舞,火很热烈,火星迸溅,白色的雪被火光映照得发红,这方圆数里都被火神注视着,舞是取悦神明的,是在祈祷火势更旺,羸弱的人却仿佛神明降临,有着无比的气势,神接收到了。

男人名为炭吉,妻子朱弥子温柔贤惠,很快与缘一成为了好友,我也被他们的热情感染了。

他们刚迎来新生,婴儿的小手胡乱在身前乱动,朱弥子让我抱抱他。

我见过村子里的女人下地干活时,背着的箩筐里是他们的孩子,也见过贵族对孩子要求严苛学了无数的礼仪,但是我没有真实的亲近过他们,太弱小了,总担心自己把他们弄坏。

我很不熟练地抱起他,大概姿势不对,小孩子很不舒服,哭了起来,缘一在一旁指导,他也不帮忙,就看我手忙脚乱的。

朱弥子看我们照顾的来,就放心的去休息了,她平日里的劳作也很多。

我把孩子哄睡着,但是不想继续抱了,就送到缘一怀里,“你也抱一会儿。”

缘一低下头望着怀里的婴儿,极其温柔的笑了一下,可能只是我觉得他笑了,他轻轻晃着手臂,似乎抬头看了我一眼,低声道,“这样真好啊。”

他是在羡慕普通人的生活吗?

天才总是孤独的,怪物也是,所以我们两个相处起来没有一丝障碍。

缘一话不多,但还是会和我讲讲他的想法。

他在人类里面算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了,也是一个天才,但他很谦卑,总认为会有人超过他的成就。

“穷其道者,归处亦同”这是他的理念。

但岩胜和他不同,岩胜觉得他们这一代是最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传承下去是浪费。

真是狂妄自大,所以他才会那么执着自己的强大不放手。

眼界太窄了,我真为他感到悲哀,真以为变成鬼就能维持强大吗?

其实这可以预见,必然会有更强的人出现,也会有更具伤害力的工具出现。

哪怕是我,也要不断锻炼才行,但是我最讨厌努力的,我也想早点死,可是已经成为了这样的怪物,要为自己的性命负责。

缘一不知为何活过了二十五岁的槛,可能他是第一人的缘故,或者是因为日之呼吸的不同。

让人无奈的是无惨他们怕极了缘一,可能以为他死了,还要把那些知道日之呼吸的人杀死,胆小的让我发笑。

也正因此,缘一改变了想法,将日之呼吸留给炭吉一家。

我们闲居在一座山里,自己种地生活,真是阔别已久的闲适时光。

缘一和我日复一日的过着平淡的生活,粗茶淡饭,如靖节先生一样,归隐山林,自给自足。

他让我佩服的一点就是在这一个乱世,不愿意使用超乎寻常的武力去参与战争。

曾经的队友有埋怨他不继续猎鬼,也有失望他没把无惨杀掉的。但我从不会有这种期待,缘一再强大也到底是一个人,他不是万能的。

他会疲惫,会受伤,也会害怕。

缘一有时隐隐透露出的自卑,想必其他人知道了会大吃一惊吧。

强大的武士不能展示软弱,这是他们的信条,就像他们认为女人不能握剑。

人就是用这些话语把自己束缚住了。

缘一似乎察觉到自己的大限将至,我陪着他回到了故乡,他固执的相信岩胜会来。

漫长的等待中,他的脊梁从未弯下,只是用已经老皱的手握住我永远滑嫩的手,轻轻笑着,“姬君,谢谢你。”

我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值得道谢的事,反倒是我要谢谢他,我活得时间很长,但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度过,就算是供养我的人也不会亲近我,只要他们知道了我的情况,便是害怕与敬畏相依。

缘一平静地接受了我,让我久违的感受了一次平淡的日常生活。

六十年,对我来说是弹指间便过去的时间,对缘一来说就是大半个人生。

岩胜最终还是出现了,他的姿态奇异,脸上有六只眼睛,剑还带在身上,却缠绕了一层肉色的不明物质。

看得我浑身难受,不是因为曾经的相交,而是这幅样貌和他身上的腐臭血肉味让我受不了。

缘一流了泪,他同情自己的兄长。岩胜见状怒气更胜。

我躲在树上,中立立场的我不会插手。

这一对兄弟的最后一次交手,一人死亡,一人存活结束。

但胜负却相反。

岩胜没被砍断脖子,却输掉了,他气极,将手中的刀一扬,就要砍到站立着死去的缘一,被我用短刀拦下。

缘一的衣襟破开了,掉下来一只木笛。

我没注意岩胜的神情,护在缘一身前,“不要侮辱他。”

岩胜的眼神从地上的木笛移到我的脸上,六只眼睛真是让人浑身不舒服,我很想抓挠自己。

他收回刀,“无惨大人让我带话,想与您合作。”

哦?岩胜也知道了呢,难怪一点也不想和我叙旧,虽然我也不想和他叙旧。

“这还真是意外呢,那个胆小鬼不害怕我了吗?”我知道什么话最戳无惨的痛点,谁叫这个人太好看透了。

“......无惨大人希望您能保持中立。”岩胜顿了顿,补充道:“像刚才那样。”

“我一直是这样做的哦,岩胜,缘一让我把他葬在这里,你不要再干一些让我生气的事。”我转身抱住缘一。

“……黑死牟。”

我停下了脚步,这还是第一次与变成鬼的家伙相交,我们曾经相识的那十余年与现在他的鬼模样,让我产生了一股荒谬感。

他抛弃了自己曾经的名字。

名字就像是咒,所以我会谨慎使用。我忘掉了曾经的名字,给自己换了新名字,秦姬是我认同的新名字,也因此很少使用,而去用不同的假名。

自己选择的名字是重新定义自己。

岩胜,不,黑死牟是选择了鬼的身份。

他捡起木笛,一言不发地跟在我身后,看着我埋下缘一的身躯,没有帮忙,我念了一遍往生咒,撒了些清水做供奉。

起身后,背后空无一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剑指青空在线阅读第4节

    余晓和陈旭阳约在校外的咖啡店里见面。一年没见,他身上的气质明显变得更成熟了。待走近后,等看清了,才发现他脸色不是特别好,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余晓坐下后,他问她:“你要喝点什么?”“就橙汁吧。”余晓的作息一向正常,这个点喝咖啡的话,晚上会睡不着。也许是自己放不开,余晓觉得两人之间的氛围有点尴尬。听着他

  • 最强作死系统在线阅读第7节

    “我们Canon是绝对不会坑任何一位客户的!您一定要相信我们专卖店的水准!”男店员拍胸口保证,热情地拉着林娜到更专业的柜台边上,介绍厄齐尔口中“最好的”那种。而德国球星已经被店内逛相机的其他顾客和闻讯而来的球迷包围,他占据专卖店靠窗位置的休息椅,运笔如飞地签名。可签了一会儿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视线被遮挡

  • 水无月同学提不起劲来第六章在线阅读

    由于金夏星的出道时间在12月,虽然第一张mini专辑音源不错,自己也凭着两期自制的视频在饭圈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是还是没办法与各家巨头竞争,更何况自己是个小公司,也就没有争取到在年末舞台上表演的机会。所以在一片火热中,金夏星只能在家抠脚,看着电视机里各家的精彩表演,迎接新一年的到来。而金夏星新年的

  • 逃学威龙之我是周星星之第二章

    月白长衫的男子长身玉立,站在柳树下,手执一把白色折扇,衣角翩然。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素色衣衫上,柔和的像是镀了一层光晕。男人的声音如玉石般清冽沉澈,似乎带着春日槐花香的清风向她吹来,他的语气略有些埋怨,“吾漾,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你好久。”随后画面慢慢消失。两人之间突然隔着茫茫无尽,一眼望不到头的白雾,

  • 宜园在线阅读第六章

    “傻姑,你又想说什么,我还要去地里呢!”何村长的脸色不太好,陆凝安想起来,曾经原身不清醒的时候找村长说过胡话。这会儿显然,村长还把她当成不正常的疯子了。陆凝安温和的笑笑,再次对人告了一回罪。把她装疯卖傻的事拿出来再说了一说,何村长虽还是不愿意搭理她,表情却没那么排斥了。“村长,我想问问小河界边的荒地

  • 重生之大秦再起天家的光荣

    天华走后,暗风的身体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不多时,暗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在眼角有一丝泪痕,他知道要不是身上的那块石头的黑暗力量把毒素清除,他肯定会失去记忆。但是他也知道这是天华为了他好,天华不想让自己陷入仇恨之中,所以当天华走出门后,他就下定决心把铸造学好,并且也要同时修炼魔法,这才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

  • 兴趣使然的提督在线阅读第十章

    翌日清晨,一丝曙光从东边散发出来韩雨正在打坐冥想中,心心念念的声音终于响起,“叮!抽奖系统开启,宿主请尽快抽奖,过1小时将会失效!”韩雨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还有这波操作!”韩雨灵识微动,进入抽奖系统内,迎面而来的不止那巨大轮盘,还有一个竹筒,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竹签,韩雨一看,“这是抽签···”韩雨诧异的

  • 日在火影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给一个机会,我和其余两人齐齐抬起头,不同于另外两人的满脸兴奋,我则是诧异和不解,按理说陈三自加入大刀会业已两年多了,也算是资深老人,再加上陈三父亲亦是大刀会中人,这样算下来根正苗红,但上位的机会陈三从未遇到过;还有就是帮里了给个机会,而不是刘五爷给个机会,紧这一点就值得怀疑,据陈三所知,大刀会自

  • 青凕戮之暗渊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少爷,疯了!“你才是色狼呢?你全家都是。别让我抓到你们。”徐小健站在花园里大骂了几句,走回了房间。我的泡妹妹大计还没开始呢,不会胎死腹中吧!我承认我喜欢看美女,喜欢时不时想沾你们点小便宜,可是都还没开始啊。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心里越想越生气,顺手在脸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骂道,“原来你还是这种货色

  • 隔壁住着个侦探俊男靓女

    “晨曦”医院。是一家私人大医院。收费公道,大夫尽责,以服务患者为宗旨,仁心医术为核心。医院内往来川流不息。……保安室。徐坤翘着二郎腿在桌上,手中翻着搞笑漫画书。时不时徐坤嘿嘿一笑。旁边,一“全副武装”的保安戴着大盖帽,凑在徐坤身后侧,也正津津有味地瞧着那漫画书。此时,晨曦医院的高管安玉佳站在了保安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