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诸天最强农药系统之第十章

2022/1/14 21:29:01 作者:谪星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诸天最强农药系统
诸天最强农药系统
作者:谪星子来源:纵横中文网
农药是农药,正不正经我就不知道了……前途渺茫,本想平平淡淡了此一生,可竟意外得到一个金色药瓶?灵魂穿越到玄幻世界?从此解锁最强农药系统!用21世纪的改良版化学农药吊打玄界科学!你有吃草羊,我有百草枯;你有犁地牛,哥有拖拉机……从此一路吸药练级,原地种草螺旋升天!

忽然被凶了盛耀也委屈,他只是正常地打了招呼,吓到人能怪他吗?

简星允问道:“门口是不是你搞的鬼?”

盛耀摇头,“是芷秋,吓吓他们,人太多不好办事。”

“然后这一带就彻底成灵异场所了。”简星允说着跟盛耀一起从墙角出来往花坛走。

全梓的尸体已经被收走了,现场就留了个浅浅的坑。简星允走近了才发现,原本放着尸体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人形痕迹,看样子应该是全梓的尸体留下的。

简星允蹲下身想碰,却被盛耀伸手按住了:“别动,危险。”

“你知道是什么?”

盛耀点头:“是怨,从尸体里流出来的,阴邪得很。一般人看不到,不小心碰到的话很容易沾上,会生病的。”

简星允闻言笑笑,有些不以为意地推开盛耀的手,“这种东西……”她说着换了只手过去在地上抓了把土,盛耀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那抔黑色的土在她手里冒出黑色的烟,好像烧焦了似的,不一会就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简星允手一翻,把土都倒到地上,拍干净手,笑道:“我要是能阴邪入体,这人间就要变地府了。

盛耀:“……”

盛耀一直都知道简星允的阳气很重,他最早会注意到她也是这个原因,只是不曾想会到这个程度,他忽然有点好奇,问道:“你长这么大,就没碰到过什么解决不了的怪事,或者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

简星允摇头,说:“上一个想试着接近我的,坟头连草都不长了,不怕我的,你是头一个。”她还在纠结地上的怨,绕了几圈,有点苦恼,“我本来以为来这边应该可以见到全梓,现在看是不是太天真了?”

盛耀问道:“你找全梓做什么?”

“那还用问,当然是为了解决这件事啊。”简星允伸出食指在自己脖子上横向轻轻一抹,“她报仇我不管,但是残害无辜就不行。”

盛耀在简星允头上揉了一把:“你也断太快了,说不定席俊明其实不无辜呢?”

简星允耸耸肩,说:“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她还是得解释清楚,不然我肯定不饶她。”她说着看了一眼站在委屈巴巴不敢走近的盛芷秋,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赵旭衡打了个电话,叫他拎上昌宇一起过来。

听见通话内容,盛芷秋眼睛都亮了,简星允见状用手指指了她一下,算是个小警告,盛芷秋见状立刻竖起三个手指在耳边,又指了指自己以证清白立场,浑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简星允交代完挂了电话后,盛耀问道:“你对全梓的处置,就没情讲了?”

“讲什么,你跟她很熟吗?她是你谁呢你就讲,没有的事。”简星允睨了盛耀一眼,“人鬼两不相犯,她想自己动手报仇那是她的事,但是快意恩仇这种事哪有那么多,反正到下面去报道的时候自然会清算功过,这些事我不管,也管不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的事,但滥杀无辜就另当别论了,尤其还杀到我身边来,我不拆了她算客气的。”

盛耀闻言无奈:“你这样要是碰上太厉害的怎么办?”

简星允微抬起头看着盛耀,秀眉一挑:“试试?”她说完便见盛耀脸上的无奈加深,乐了起来,“在这等着。”

盛耀闻言就真的乖乖等在了原地,等了好半天简星允才回来,手里还搬着挺大一张折叠桌。他见状赶紧上去帮忙,嘴上还有点不满:“这么重的东西让我来就好了。”

“不重啊。”简星允有点不以为然,“就一张桌子,能花多大力气。”

盛耀“唔”了一声:“那我换个说法,给我个机会让我表现一下。”

“那还差不多。”简星允朝放好桌子的盛耀勾勾手指,“那就来吧,当回苦力。”

说完她便领着人离开了戴正志家,到附近的小卖部又拎了几张塑料椅子回去围着桌子摆好,然后就安静地等赵旭衡把人带来。

昌宇可以说是赵旭衡连哄带骗、连拖带拽愣是带过来的,要不是赵旭衡骗他说简阳承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他是连门都不想出的。

在车上的时候他就察觉方向不太对头了,奈何赵旭衡车速快,他一不敢跳车二也不敢去动方向盘,只能坐在后座干嚎,然而这招对赵旭衡也没什么作用,他现在只好整个人扒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肯进去。

简星允趴在桌上,脸贴在上面动都不想动,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盛耀,说:“去帮忙把人抓进来呗。”

盛耀应了一声,却没动,朝站在远处的盛芷秋扬了扬下巴,盛芷秋立刻会意地往门边蹦跶了过去。

看见盛芷秋过来,赵旭衡吓得直接松开了抓着昌宇的手,以光速退到了角落里。昌宇只觉着拉着自己的力道松了,面上一喜,还没来得及跑,就拎鸡仔似的被人提起来往院子里走,引得昌宇嘴里不住地求饶惨叫,甚至开始叫赵旭衡的名字,完全忘了刚刚自己就是被他硬拖过来的。

赵旭衡远远地跟在后面,心里对昌宇冒出了点同情的味道来,但也仅仅是如此,要他过去救人,那门都没有。

等盛芷秋把人扔在桌旁了,简星允才一脸绝望地勾勾手指,把怂在远处的赵旭衡叫了过来。赵旭衡这才不情不愿地走近了,在几人的位置中犹豫了一下,愣是把自己塞进了简星允跟昌宇中间,提在手里的袋子往桌上一甩,缩过去小声问简星允:“这男的谁?你朋友?”

简星允淡淡地扫了赵旭衡一眼,答道:“他姓盛。”她说完看赵旭衡脸色变了变,补充道,“芷秋是他妹妹,还不快叫大舅子。”

赵旭衡:“……”

盛耀闻言掀起眼皮淡淡看了赵旭衡一眼,没说话。

赵旭衡被看得缩了一下脖子,往简星允的方向又缩了一点,又被扫了一下,只好识趣地坐远了些,才继续问道:“你让我带这些工具来真的想……”

简星允点了一下头,划出一个自认阴森森的笑容,一字一顿道:“对,我们来玩,玩碟仙。”

听到碟仙昌宇就不干了,嘴里呜哩哇啦地吐了一堆拒绝的话就想走,被盛耀一把按回了椅子上。

昌宇还在挣扎,赵旭衡在旁边看得快哭了,小声劝道:“你还是坐下吧,不然更惨。”

昌宇没明白赵旭衡话里的意思,还不消停,嘴里骂骂咧咧的。忽然察觉到肩上的力道松了,他脸上一喜,立刻朝门口奔去。

看着昌宇远去的背影,赵旭衡有点发怯地看着简星允。简星允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没起身,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盛耀:“不是想要表现的机会?”

盛耀嘴角微弯,两只手交叠在桌上,手指在手背上一下一下点着。

昌宇才跑出门口没几秒,立刻就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两人就见他慌慌张张从外头回来了,整个人趴到桌上,惨白着脸,嘴里还不住地求救:“外面、外面有、有好多鬼鬼、鬼鬼鬼……”

“鬼鬼鬼鬼鬼。”简星允学着他重复了一遍,抿着嘴把笑意全含进嘴里,摆出一张还算严肃的脸,“走呢,你是走不掉了,这地方最安全的就是我们这了,但是我们接下来要玩碟仙,你要是不想呢,就趁早走吧,就别在这碍手碍脚的。”

昌宇闻言脸上浮出绝望之色,这不就是两条死路选一条吗?

“没事的。”赵旭衡拍了拍昌宇的肩膀,安慰道,“星姐命硬,是出了名的鬼见愁,有她在,什么灵异游戏都玩不成的。”

昌宇脸色稍缓,结果放下的心又被简星允一句话提了起来:“也不一定啊,咱们这有三个阴气重的,抵消一下就平衡了嘛,毕竟我也不是万能的是吧。”更何况全梓的目标也在这呢,成功率还是很大的……当然后面这句话简星允没说出来,昌宇现在已经被吓得快昏过去了,一会真不省人事了她就白来了。

“旭衡,东西拿出来。”

简星允朝赵旭衡点了一下头,赵旭衡便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玩碟仙的纸,一个碟子,还有一只红色的记号笔。

简星允拿过笔拔掉盖子,在碟子边缘画了一小道充当箭头,等赵旭衡把纸摊好了,便把碟子倒扣在中奖,玩碟仙最基本的的准备就算完成了。

“来吧。”简星允率先伸出一根食指放到碟子上,盛耀跟盛芷秋也跟着做,赵旭衡还有点犹豫,被催了一下才不情不愿地跟着放了上去。四人一起看向昌宇时他脖子一缩,眼睛死死地盯着简星允的手。

简星允皮肤很白,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被衬得很是漂亮,但是昌宇却欣赏不来,因为全梓也喜欢涂红色的指甲油,她死的时候手上涂的就是这个颜色。

“嗒——”

涂着红色甲油的手指在碟子上不耐烦地敲了一下,简星允催促道:“快点,磨叽什么呢。”

昌宇愣了一下,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嘴里不停的喊“不”,大有再离开位子往外跑的意思。

然而这次他却没那么幸运了,退意刚萌生上出来,就感到肩头一重,紧接着手便不听使唤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右手手腕像被什么捉住了,一直将他往碟子的方向拉,那力气极大,无论他怎么努力抽回手都无济于事,只能向其他人投去求救的目光。

然而和他同桌的四人,三个是不想管,还有一个是不敢管。

简星允面上没什么表情,眼睛却一直仔细地打量着盛芷秋的神色。

换做之前,她是绝不会同意盛芷秋跟赵旭衡一起玩这种灵异游戏的,但是盛耀之前的话让她有点在意,这才没说什么任由她一起玩。而盛芷秋的情况也跟她料想的有点相似,看到全梓时她的表情非常地震惊,后面再看向昌宇时脸上的表情尽是愤怒,甚至到了有些扭曲的地步了。

然而赵旭衡现在却没心思去注意那么多,身上抖得比昌宇还厉害。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此时垂在昌宇两侧的头发,和那只紧紧钳着他的纸一样白的手,红色的指甲油像血一样,刺得他眼睛生疼。而手的主人此时正跪在昌宇肩上,弯着腰,抬起头时两只空洞洞的眼睛看着围在桌旁的人,嘴角勾着一抹阴恻恻的笑,看得人心里生寒。

见其他人无动于衷,昌宇只好用左手抓着自己的右手,试图把手抽回来。然而这个动作毫无用功,甚至连减缓一点点速度都做不到,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伸到碟子旁,又被掰起食指,最后敲在了碟子上。

“嗒——”

五根手指都按在了碟子上,简星允道:“开始了。”

昌宇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发白的唇抖个不停,好像下一秒就会厥过去一般。耳边传来其他四人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明显,低沉又整齐,就像索命的咒语一般。

“碟仙碟仙,请你出来。”

“碟仙碟仙,请你出来。”

“碟仙碟仙,请你出来。”

第三句话音刚落下,所有人都感觉碟子明显动了一下。简星允看了一眼按在上面的第六根手指,同样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却比她的皮肤要更加白,透着活人不应该有的死色。

“是全梓吗?”

听到简星允的提问昌宇浑身一僵,接着碟子便缓缓移动起来,一点一点的,就好像移动这件事对于操纵的人来说有些困难一样。红色的记号掠过无数的字,最后落在一个“是”字上时,他简直要疯了,下意识就想抽回自己的手。

“手别动。”盛耀忽然出声喝住了昌宇即将收回的手,“会死的。”

他后面三个字说得极轻,像是小声的嘟囔,但落到昌宇耳边却像一声轰鸣的雷,一下就把他的理智拉了回来,想起碟仙的禁忌,手指死死地抵在碟子上不敢再动。

见昌宇安分了,简星允才继续开口问道:“你跟着昌宇,是不是想杀他?”

碟子转了一圈,最后再一次落在了“是”上面,昌宇身上瞬间就被冷汗打湿了。

“为什么?”简星允问道,“因为他是凶手吗?”

“我没杀她!”

听到提问昌宇忽然大声吼了起来,碟子也像要回应他似的,又动起来,最后落在了“否”字上。

昌宇刚松了一口气,简星允下一个问题又戳到他痛处上:“那是因为你的眼睛吗?”

碟子又缓慢地转了一圈,然后一次落在了“是”上面。

“那如果我能让他去蹲大牢,你能就此收手吗?”

“否。”

得到这个答案,简星允并不意外,但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说话也带上了劝诫的意味:“害死你的人你自己已经亲手杀了,你这样做只会加重自己的罪孽,将来清算功过的时候你也不会好过的,何必呢?你要怎么样才肯收手?”

她话音刚落,碟子忽然拉着所有人的手在纸上转起圈来,速度极快,力道也极大,昌宇几次都差点脱手,想到松手的下场,他还是咬着牙愣是撑了下来。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撑不住的时候,碟子忽然停了下来,除了他以外的四个人的手全像被弹开一般松了手,愣在原地看着他手上的碟子。

手边传来“啪”一声,像是瓷器裂开的声音。昌宇此时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连吞口水的动作都变得小心翼翼,眼球微微动了动,在眼眶里小幅度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没忍住往下瞥去。

白色的碟子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缝,和红色的记号重叠在一起,指向了一个字。“死。”

看到箭头指向字的时候昌宇简直要疯了,手抽了抽,抽不回来,整个人抖得跟筛糠似的,嘴里不住地求救。

全梓跪在她肩上,弯下腰慢慢地圈上昌宇的脑袋,手慢慢收紧。感受到脸上似乎贴了什么昌宇吓得更厉害了,嘴里全是惨叫,然而手指却好像黏在碟子上似的怎么都拿不下来。

简星允在一边看得直摇头,劝道:“你不要太害怕了,你越怕她越吓你。”

全梓好像要回应简星允似的,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写,勾得他脸憋得通红。

“救、救救命……”

简星允叹了口气,劝道:“全梓,算了吧,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客客气气说话,如果你还是要杀人,那我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

“你少管闲事。”

全梓说着手一挥,骤然刮起一阵大风将桌子掀了起来,整张桌子都往简星允的方向翻了过去。她没想到全梓会忽然发难,没来得及反应,盛耀先出了手。他一把按住飞过来的桌子摔回地上,微微蹙起眉:“星允说的你最好想清楚,不然吃苦的是你自己。”

全梓只是阴恻恻笑起来,又收紧了力道,简星允看昌宇脸憋得都开始发紫了,叹了口气,走了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稍一用力就掰动了一些。

全梓手上被简星允的阳气烧出一个重重的印子,“滋滋”地往外冒阴气,一股难闻的臭味随着飘了出来。她痛苦得一直惨叫,另一只手却死死地掐着昌宇的脖子不放,无论简星允手上多用力都无动于衷。

看昌宇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简星允立刻去掰全梓另一只手。她却剧烈挣扎起来,简星允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有点生气了,手上一用力,直接她把她的手扭到了后面,这个动作本身杀伤力就大,然而对全梓来说最痛苦的还是简星允本身对她造成的伤害。

见全梓准备还不死心地想去掐昌宇的脖子,简星允又加重了力道,但全梓却下了死劲,大有要跟她较劲到底的气势。盛耀见状绕到全梓身后,手掐上她的后颈,简星允手一松他立刻往后用力一拉,全梓便整个人被扯开来。

盛耀松了手后她还捂着脖子在不断惨叫:“你们为什么要管我的闲事!!难道他不该死吗!!!”

“该,该死。”一直沉默着的盛芷秋忽然开了口,接着将目光投到盛耀身上,语气带了点哀求的味道,“哥,咱们不要管这件事了好不好?”

盛耀没答,目光落在简星允身上,她只是淡淡看了盛芷秋一眼,随即便走过去检查了一下昌宇的情况,确定人还活着后,说:“他顶多就是破坏尸体,你杀了他,太过了。”

全梓怒道:“那要我咽下这口气吗?!不可能!!!”

盛耀淡淡道:“我也不可能让你杀人的,你想怎么样才肯收手,你说吧。”

“哥!”

“盛耀!”

盛耀抬手打断了两人,朝她们微微一笑,简星允嘴一撇,拖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盛芷秋也不好再说什么,在旁边苦着脸,闹起脾气来。

全梓却没有和声和气商量的打算,“不可能,我一定要他死!!”

盛耀闻言眉毛一挑,问道:“不惜一切代价?”

“不惜一切代价!!!”

看全梓双眼泛着血腥气,盛耀笑道:“可以,我给你个机会。”他说着指向还奄奄一息坐在地上的昌宇,“你杀人,我救人。你成功了,我保证不动你,还保你减罪,你失败了,魂飞魄散,机会只有一次。”

“还有我。”简星允举起手,“算我一个。”

“二对一不公平!”盛芷秋也说道,“我帮她!”

全梓冷了一声:“行。”她话刚说完没等其他人反应,便风一样蹿了出去,手朝着昌宇的脖子伸过去,看到昌宇脸上的惊恐时笑容盛得都要溢出来。

盛耀见状冷哼了一声,只迈了小步出去,身形却已经闪到全梓面前,在她惊恐的眼神里伸过手去,手上绕上煞气直接掐上了全梓的脖子。

全梓的动作瞬间就被制住了,煞气直接钻进她体内像毒药一样把她的魂魄从里开始捣得稀烂,她嘴里发出痛苦的“嗬嗬”声,盛芷秋见状想上去帮忙,两只手伸出去,还没抓上盛耀的手,简星允率先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一巴掌直接拍到了全梓背上。

整个过程不过数秒的时间,站在一旁的赵旭衡直接傻眼了,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事情就结束了。

全梓被掐住脖子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简星允一掌打得太重把她本来就受伤的魂魄打得差点散了。

简星允吓得也是手一缩,有点不好意思:“呃——不好意思啊,我只想推开你的,第一次干这个,业务不熟练,没收住力道,真的……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散不了。”盛耀掐着全梓的手往旁边让了一点,另一只手抓过简星允的手查看了一下,“没伤着吧?”

简星允摆摆手,“没呢。”

还被掐着脖子的全梓简直苦,她都这样了这两个人还有心思打情骂俏,然而她没想到的是盛耀还不打算把她放下来了。

看着吓晕在地上的昌宇,简星允非常绝情地无视了他,把事情的大致经过发了个消息给简月咏,末了问盛耀:“全梓你准备怎么办?”

“带回去,有人会处理的。”看简星允会意地点头,一副要走的样子,盛耀又拉住了她,“送我一趟?”

简星允闻言蹙起眉,“你是鬼哎,也要人送?”

“要。”

听盛耀答得得斩钉截铁的,简星允也只好应了下来,上车时看着被他掐在手里的全梓,还嫌她有点碍事,“啧”了一声坐到了后座。

全梓:“……”委屈。

赵旭衡倒是自己开车过来了,但是盛芷秋一直想让他一起过去,还想搭他的车,简星允又是一副不打算管的样子,为了避免引鬼入室这种惨剧,他最后还是明智地选择了给简星允当司机,并强烈要求简星允坐到副驾驶去。

盛耀报了个地址,赵旭衡导航之后就直接开车离开了戴正志家。

盛耀给的地址很是偏僻,按他自己说的那里是他家,开到荒郊野外时赵旭衡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会开到坟场去。

最后车子停在了一栋宅子前,简星允狐疑地打量了半天,盛耀看她那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样子不禁失笑,说:“不用看了,是真的,人住的那种,进去吗。”

简星允这才下了车,跟着盛耀进了屋子,但眼睛还是忍不住四处看,甚至动手戳了墙壁几下,避免自己又鬼遮眼。

赵旭衡跟在后面,一直小声地提醒简星允赶快走了,说了几遍被盛耀瞪了一眼才无辜地闭了嘴,缩在她身后被迫乖巧。

元忠见人回来立刻迎了上去,盛耀便把全梓交给他,说:“全梓,直接丢给下面,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元忠应下了,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两人,问道:“那王妃今晚住下吗?”

“什么王妃?”简星允还在摸墙壁,想了一下发现好像是在说自己,转回头去,“谁是她的王妃啊。”

盛耀把人打发走了,走过去捏了一下简星允的脸,柔声道:“当然是你了,住下来?”

简星允脸上泛红,往后退了半步:“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自然。”盛耀答得坦荡,“夫妻之间应该互相了解,何况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

像是为了应和他的的话,客厅的大钟此时“当当当”地响了起来,不急不缓的十二下,昭示着此时已经是午夜的事实。

“我又不怕这个,何况我也不是一个人。”简星允说着看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赵旭衡,又看了一眼两眼放光看着自己的盛芷秋,心里的算盘又打了起来,犹豫再三后在赵旭衡绝望的目光中点了点头,“只要你能保证我们的安全,我们就住一晚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王妃不要怂之偶像

    樱桃的周围总是比别人来的热闹。下课时分,总是会女孩子三五成群的集聚于此,讲着各种满是青春的话题。恋爱、时尚、学业。“这种东西说的真的有用吗?”骤然的安静让樱桃回过神来,抬头对上三双惊讶的目光,她才意识到自己将心中所想说出。也不慌乱,樱桃眨了眨眼睛,白皙的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声音柔柔的。“我的意思

  • 良婿美夫在线阅读第4章

    邢如诗心中一动,她在学设计这个专业的时候就一直想进维新。稍微犹豫了一会,问道:“什么时候可以去面试?”“明天,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你带上需要带的证件还有简历,到时候来了给我打电话就行。”蒋飞燕温和的说道。邢如诗点点头:“学姐,谢谢你。”“这有什么好谢的,我要是能够跟你在一起工作,那是我的福分。好了,

  • 这个主播挺会玩第7章在线阅读

    叶云一路过来的气场是在是太大。见到他过来,处于愣神中的叶炎都忍不住的后退一步,让出了首位。不过,高傲的自尊心却让他立即清醒过来,强撑着上前一步,然后对着叶云低声告诫道:“这些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现在可不能失了礼数...”叶炎的意思很明显,不想让叶云将风头抢过去。不过,他的计划注定落空。只见,他还未说

  • 重生之乘风破浪书生妙笔戏韩盈 斗酒又逢虬髯汉

    茶馆里除了卖茶的老者外,就只坐着一个年青的书手,一身白衣,脸色白净,却掩饰不住眉宇间的几分英气,腰间挂着一支长长的狼毫。韩盈和宁芳各自坐了一张桌,二人也不招呼,店家已为二人上好茶,那书生突然站起身朝着韩盈拱手道:“看姑娘的来路,可是从华山下来的?”韩盈冷冷看了那书生一眼,并不理会。那书生捋了捋了头发

  • 女配自救攻略[快穿]在线阅读交友

    一直过了差不多两年,这里的书我都看完了,我对这个小院子也感到厌倦了,我已经慢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只是看见月亮的时候会想家。“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最平常最简单的一句诗,有时都能让我泪流满曾经面。有一天我是在是无聊透顶了,就出去走走,莺儿告诉我,其实前院有个很大的花园的。进去看看,果然是个很漂亮的

  • 姐妹穿越治暴君第7章在线阅读

    “宫殿?”刀离尘向不远处的一座漆黑殿宇看去。这方虚无的空间没有一丝灵气,灵识也受到压制,只能凭肉眼看到四周悬浮着各种各样的野兽尸体,以及独立在众多尸体中间的一座漆黑殿宇。毫无疑问,这里的秘密必然藏在那殿宇之内。刀离尘在的位置离漆黑殿宇不远,只是随意两个瞬步便达到。踏!刚进入宫殿的区域,刀离尘便感受到

  • 乡野逍遥直播间在线阅读第五章

    与坂田银时不同,七月最喜欢的天气就是阴沉沉的雨天,空气压抑的像是要滴出水来,闷热过后是舒爽的清凉,这个时候七月就会站在登势酒屋的门口,在心里嘲笑那些没带伞的行人。“喂那边那个——”拿着扫帚在门口没有目的地打扫着,七月看了一眼站在眼前面无表情的栗发少年,继续扫自己的地。“万事屋请右转上楼。”“你不是老

  • 从今天开始建聊天群第七章

    无论在哪里,食堂似乎都不太符合人体的基本味觉需求。但维克托觉得还好。军队的食堂比普通食堂好多了,还管饱,起码比各种口味的营养液都好多了。而且在军事基地吃饭,几秒就咽下去了,根本不用担心吃不吃饭的问题。虽然只有在训练的新兵有时间限制,但是在吃饭的时候,一大堆人呼啦啦地涌进来,边在拿馍的时候抬头瞄一眼楼

  • [全职高手]叶家晓辞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二天是D组最后的一场比赛,乾VS龙马,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龙马在这场比赛里会使出另一个绝招了,而乾也是因为那个失去了正选资格,这样也好,乾能来帮我的忙倒也不错。“在想什么呢?小葵?”嗯?我听到对方对我的称呼,我浑身一颤,缓慢的回过身,不二熊站在那满脸笑意的看着我“你喊我(流川)什么?”嗯?菊丸大猫从

  • 当虫族穿越到现代第3章在线阅读

    冷透了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去外面将亲妈叫进来吃午饭。冷透了的亲妈带着墨镜款款落座,颇有贵妇的气质,但结合她那身碎花比基尼却诡异得很。“嗯~”亲妈嗅嗅饭菜的香气,十分满意。“我的儿啊,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呀!”“妈你喜欢就好。”冷透了笑笑,尽量不让表情很尴尬,他打开电饭煲,为亲妈盛饭。亲妈接过碗,拿着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