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跑男之韩娱天王第7章在线阅读

2022/1/14 21:11:39 作者:尧帝 来源:飞卢小说网
跑男之韩娱天王
跑男之韩娱天王
作者:尧帝来源:飞卢小说网
首尔的上空星辰点点,长街上男男女女交错而行,千万人的呼吸不停流转,或许其中有她的味道。明知无人回顾,谁能初心不负?——姜皓白【尧帝出品,必属精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庄宴,你疯了吗?”

这是事情发酵导致第二天司南劈头盖脸对庄宴说的第一句话。

庄宴没怎么放在心上,他刚起床,双眼还有些惺忪,懒懒的往床上一坐,“你说什么呢,我脑子疼,小点声。”

司南摘下眼镜狠狠揉了一把眼睛,半夜看见热搜他就再没睡着,打电话给公司公关团队想撤热搜,公司没处理,也没给他一个理由。

从小到大司南都是别人家的孩子,礼貌懂事脾气好,像这样被气得跳脚还是头一次,他不得不感叹庄宴好本事。

“蹭符文州的热度弊大于利,你本身就没什么好评,在业界里符文州的粉丝基础太庞大,你何必去捆绑他来炒热度?”这也是司南不解的地方。

庄宴总算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从床上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上热搜了啊,怪不得司南这么生气,这孩子太年轻,就是有点一根筋,被学校里的系统教学教坏了。

他往后靠了靠,“谁跟你说我要蹭他热度了?”

热搜的影响不是一般大,其中以符文州的粉丝为首要战力,朝庄宴的那条微博发起冲锋,目前已被攻陷。

庄宴满意的看了一眼,抬头继续看片场拍戏。

今天整个拍戏过程都有点异常的安静,符文州是习惯了不爱说话,可是拍对手戏的祁盛儿却明显的心不在焉。

一连拍了几条都没过,她捂着脸说对不起。

然后跑了出去。

留下整个剧组呆愣着摸不清状况。

导演无奈的摆了摆手,“先拍下一个场景吧。”

后面是庄宴和符文州的首次对手戏,也是楽逍第一次见厌闻。他经常从俞牧禾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却是第一次见他。

也是这一次见面让楽逍产生了自卑心理,对俞牧禾产生的情愫被狠狠地压在心底,再也不敢拿出来。

庄宴乐呵呵冲符文州打招呼,“前辈好啊,多多指教!”

他笑得太灿烂,感染到符文州,让他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这条本来可以一次性过,只是一个慢镜头的眼神变化,厌闻当然不会对楽逍这样一个平凡且贫穷的少年产生什么心理变化,这里要拍出的是见到厌闻时,楽逍的震撼。

两次NG,庄宴特别不好意思的冲他们道歉,第三条才顺利过了。

司南站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庄宴,他脸色古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庄宴看符文州的眼神,特别缠绵。

产生这样心理的不止司南,还有符文州本人。

心里像被人用小勾子挠啊挠,发痒。

这样一个对视明明只有不到十秒,却让人感觉特别漫长,长到他想主动避开。

这条过了,符文州竟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助理送上水,脸色有些难看,她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把热搜的事情说给他听。

符文州一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娱乐圈里经常会有些明星说自己是符文州的迷弟迷妹来博取热度,这回却动了动眼神,往庄宴的方向看去一眼,他不知道在跟助理说些什么,一把揽住了助理的脖子。

他喉结微动,“手机拿给我。”

*

说实在的,庄宴没想跟祁盛儿扯上关系,在他眼里这就是个麻烦,得离得越远才越好。

可有时候他觉着自己就是命不好,上个厕所还能路过偶遇蹲在墙角哭的祁盛儿,她低低地啜泣着,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庄宴张了张嘴,啥也没说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他脚步靠近那堵墙的时候,祁盛儿抬起了头。

气氛一度尴尬。

她红着眼睛,气势汹汹,一点也不像委屈的样子,“你干嘛?”

“我......”庄宴指了指后面的公共厕所,“上厕所。”

祁盛儿像是被人发觉了自己的秘密,窘迫的低了低头。

庄宴忙不送往厕所走了。

回来的时候她还没走,他没忍住多了一句嘴:“你还不回去啊?”

“你管我!”

得,他就不该管这闲事,庄宴摸了摸鼻子扭头走,身后却传来特别轻的一道声音,跟错觉似的。

“他们都说我不配演这部戏的女主角。”

他眨眨眼,看见自己被骂的评论了啊,怪不得。

脑子忽然动了动,他回头跟在祁盛儿面前坐下了,地板有点凉,他忍了忍才没“嘶”出声。

这下祁盛儿又不乐意了,噘着嘴:“你又想干嘛?”

庄宴两手一摆,语重心长,“你挨骂是因为谁?”

不等她回答,他自己接着说:“因为符文州啊!她们为什么骂你,还不是因为嫉妒你能跟影帝男神合作!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这话仔细琢磨琢磨好像有道理,可是祁盛儿带资进组是真,她是看不惯爸爸把岳欣送进这个剧组,心里赌了一口气,这会儿被网友捞出来骂肯定心虚。

庄宴又说:“全都怪符文州,骂你的你可都看清楚了吧,那可都是符文州的铁粉!知道你该恨谁吗?符文州啊!你在脑海里想象一下辱骂符文州的场景,是不是觉得痛快多了?”

他还想继续说的时候,面前情绪低落的祁盛儿开口了:“没觉得多痛快,反而后背凉飕飕的,有点起鸡皮疙瘩。”

庄宴一扯嘴角,“那还是你骂得不够狠。”

他刘海有点挡视线,仰了仰头,一眼看见站在祁盛儿身后不远处的符文州。

整个人血液凝固般,四肢僵硬。

他面无血色,尽显苍白,祁盛儿看见他的脸色,抱着胳膊瑟瑟发抖的回头,怪不得后背凉飕飕,说人坏话被正主听见了。

她看见庄宴被吓得脸色惨白的模样,心情忽然就晴朗了。

“我先走了,谢谢你啊庄宴!”

谢谢那俩字儿,被她说得尤其重。

庄宴咬牙,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他垂了垂眸,也不知道符文州听见了没有,听见了多少。

扬起灿烂的笑冲符文州打招呼:“前辈!你也上厕所啊!”

他还坐在地上,长腿自然的弯曲着,有种少年的放浪不羁感,但是不太雅观。

符文州看了他一眼,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起来吧,地上凉。”

“不凉了,都被我焐热了。”庄宴嘟囔着说了一嘴,还是老老实实站起来了。

他甩了甩头发,要说厚脸皮庄宴就没输过谁,往符文州身边一站,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符文州转身回片场,庄宴就跟在他后头。

在后面偷偷比划了一下身高差,他已经182了,符文州这身高还比他高半个头,起码得是186以上了,他嘀咕:“吃什么长大的,这么高。”

声音很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懂他说了什么,符文州嘴角弯了一个很小的弧度,很快又放下。

庄宴跟同一个组里的其余人等不合并不是秘密,尤其是祁盛儿和岳欣,娱乐圈小道消息没少报道过他们之间的那点事情。

于是在组里一连几天,庄宴理所当然的黏在符文州身边。

他这样倒是没有引起别人怀疑,毕竟整个剧组只有符文州和他没有旧仇,而且谁不想跟影帝套近乎呢?哪怕有人看不惯庄宴的做法也奈何不得他。

片场很热,庄宴手里拿着一个小风扇吹风,搬个小板凳坐在符文州身边,边笑边说:“前辈,帮忙对一下戏吧?”

这一段戏正是他试镜时候的剧情,需要女主角的配合。

庄宴摆摆手:“你演楽逍,我来演俞牧禾。”

看出符文州有些犹豫,他伸手勾了勾他的衣袖,小声说:“上回前辈评价我技巧不足,我想看前辈做个示范。”

符文州的眸光在他身上微微停顿,然后道:“好。”

庄宴演女角色一点不矫情,他往前走走,像被什么吓到般惊叫一声往后躲,符文州伸手将他揽在身后,庄宴看着那只把他护在身后的手臂,怔了怔,然后嬉笑着用手抓住他的腰,啧,真细啊。

下意识的,符文州皱起眉。

他往后瞟一眼,庄宴还不自知,用手楼得更紧。

“庄宴,”他叫了一声。

“啊?”

“松手。”

庄宴没撒手,符文州忽然两只手覆在他手背上,将他的手整个包住,然后用力掰开。

随后,符文州一言不发的走了,留下庄宴两眼发愣。

这...这么害羞?

他没了事干,拿出手机刷微博。

庄宴的微博下几乎瘫痪,从他发了那条“表白”符文州的微博开始,下面的恶评就没有断过,达到恐怖的数量,他的单微博评论数再创新高。

怪不得司南那么大火气,这反应是有点大。

[庄宴,我以前没骂过你,但是这一次我实在忍不了了,你蹭符文州热度一天我就黑你一天。]

他打开这条评论的微博主页,往下随后一翻然后撇嘴,放屁!去年还给黑老子的微博点赞了!

[庄宴死gay!远离我们哥哥!!!]

庄宴对着手机嘿嘿一笑,远离是不可能远离的,刚才还楼了小腰呢,气不气?

[蹭我哥热度?死gay能不能做个人了?私生子果然天生的基因,没下限!]

他眯了眯眼,符文州,老子要是不gay了你,老子就不姓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酒吧之化骨绵掌(6)

    白玉堂这家伙还挺将义气,虽然刚刚与我认识,却毫不犹豫的拦在我身前:“想干什么,以多欺少啊。”展昭和张龙几个到底是官府中人,再怎么着也不敢与郭淮正面冲突,都站在一旁不动弹。几个太监得了郭淮的指示,气焰嚣张的很,纷纷勇往直前。白玉堂不是浪得虚名,三拳两脚将这些个小角色放倒在地。郭淮怒火暴涨,尖着公鸡嗓大

  • 从倚天开始签到刷经验在线阅读第三章

    温绒其人,实在人不如其名,别人乍看一眼这好名字,潜意识里联想到一个清秀可人的女孩子。谁知道站在面前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假小子,剃到耳根的短发,干净是干净,就是太利落了点。虽然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但是太平淡了点。身高中等偏上水平,身材往好听了说是骨感,其实就是块板砖。小时候还不觉得,年纪越大,她和妹妹

  • 驭游之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结束了在交易所的事项,海宁告别了维拉尼,一人来到街道上。这是十一月的第一天,这里的人称为[热月之初],虽说称为热月,但实际上漫天飞雪,与热这个词实在是挂不上号。一大早出的门,到了现在竟然天就快黑了,该说果然是富人的世界吧,竟然能为了这种事情付出一整天的时间。肚子不由得咕咚作响,说起来维拉尼也和自己一

  • 五术玄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霍雨浩?这名字……为何有些熟悉……唐三一愣,一时间有些出神。所幸他反应快,脑海中思绪万千,面上却半分不显,在场的另三位一个也没有看出异样。“哦,我记下了。看样子你说得那件事应该是猎杀魂兽吧?”唐三按捺住心中的思虑,看了看死在一旁的风狒狒尸体,转移了话题。听他这么一说,另外三人才想起这么一回事,唐雅急

  • 蓝九鼎云荒在线阅读训练开端

    “容我问一句,这是什么?”沐颂一脸无话可说的样子伸出了手,指向前方的物体问道。此时沐颂正处于大厅右边的一个隔间中。而他的眼前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木笼,是那种圆形的能转动的木笼,简单易懂的来说,这玩意儿就像是沐颂前世用来关仓鼠的笼子。“你不会,让我进去干什么吧?”沐颂追加了一句。“这东西叫反应笼,具体作用

  • 我出生在末法时代之心魔(6)

    还未等南宫磊作出反应,他已经又,直勾勾的冲了过来,来吧,让我一起领悟你们力量“三弟,这孩子现在因该是被魔物所控制,不可伤害他”“大哥,我不会伤还他,咱们一起把他体内魔物逼出来”“好”随后,二人一起冲了过去,这样的架势好像是要跟他再打一场,可是两个人以为他是被魔物附体,结果我没想到是体内魔物生出“来的

  • 论如何和沙雕攻he第三章在线阅读

    女人的突然消失,让徐维茫然的站在太阳底下,脑袋变得迷糊起来,整个人晃晃悠悠的好像要倒一般。夏天的温度,室内和室外是两个天地,回到里面以后,徐维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舒服了很多,然而只是这么一会儿,背后已经有一滩水渍。等稍微好受了一点,徐维看着手上的伤口,还留着血,酸楚的感觉很细微,却很真实的告诉他,他受

  • 我与真君解战袍在线阅读第9节

    按照今日的约定我们早早的来到了大昭寺内阁等待“阿拉”的会面。“阿拉“,该词在字面上看,没有实际的意义,是一种表达恭敬的语气词;自从成为“活佛“的别称之后,该词就有了实际的意思。在不少藏族地区尤其是安多藏区以“阿拉“一词来尊称活佛,并成为活佛的专用名称,从而完全代替了活佛的另外两种重要称谓,即“珠古“

  • 逆天而行海的鹅子②

    好不容易才从那片几乎闪瞎他双眼的五颜六色中缓过来,薛采痛苦的闭着双眼,守在他身边骑着海马忠心耿耿的守卫关心问道:“殿下,是不舒服吗?”“没有。”薛采摆了摆手,他发现自从绑定了新系统开始了新任务之后,短短的时间内他就几次陷入了迷茫。“我打我自己……”薛采看向小美,“这是什么意思?”“嗯……”小美:“人

  • 我真的不是大佬啊之教授、院士也要排队哦!【求收藏!求鲜花!】(3)

    每个人都代表了身后的集团或机构。但是这个平台也融合了社交软件类似的东西。比如,可以互相点赞,互相关注,推送卖家拍摄的照片。杨天一在这个平台上所在时间并没有那么多,但是粉丝量确实整整有一百万之多。此时杨天一所发的这条肉芝信息之下,评论量已经有十万句。“杨老师,您终于上线了!我代表西北医院总部衷心祝福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