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炮灰女配的美食人生第二章

2022/1/15 17:08:02 作者:萌萌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炮灰女配的美食人生
炮灰女配的美食人生
作者:萌萌爱来源:晋江文学城
(11.17日周六入v,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哈!)[12.4请假!(* ̄3)(ε ̄*)更新移到晚上,(●?З`●)]防盗章比例70%,72小时娇娇穿成了文里的前女主,重生女配设计让她不得不嫁给游手好脚的二流子。而她穿越后刚好嫁给二流子。二流子虽然懒散四处游耍,但好面子。娇娇挽住男人的手:男人养家,你不会连家都养不起吧!好面子的柏新凯:谁,谁养不起。★☆★☆★☆★☆★☆★☆★☆★〖.预收.〗★☆★☆★☆★☆★☆★☆★☆★

“系统,你还在吗?”江圭眯着眼睛瞥了眼在病房会客区待着玩手机的何岂泛,呼唤脑海中的系统。

“在。”系统顿了顿,“我叫窥一,你叫我名字就行。”

“你不是失忆了么?”江圭指出。

“我只是丢失了一部分记忆,没有傻,谢谢。”

“好吧,窥一。”江圭没再纠结这个问题,他沉声问,“我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去哪了?他还活着吗?”

他因为车祸死亡才来到这个世界,照理说原主身上应该也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他的灵魂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鸠占鹊巢。

“不知道,不过并不是你的到来导致他死亡。”系统给了个模糊的答案,“你不必心怀愧疚。”

江圭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不太满意,嘟囔道:“你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

“不想听就别问。”系统淡淡。

江圭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一时找不到突破口,只能将疑惑按在心中。

系统顿了一会儿,忽然道:“我怀疑你不是今天才到这个世界。”

“嗯?这话怎么说?”江圭面色微沉,他心中其实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比如他脑袋上那伤口,医生说他脑袋里有淤血才导致他间接失忆。

江圭很清楚,他在山上并没有撞到脑袋,何岂泛应该也没有撞到他的脑袋,要不然他不会心大到在那种情况下还对亲弟弟恶作剧。那么,他脑袋上的伤口究竟是怎么弄出来的?

就在两人说话时,外面传来响动,江圭警觉地转过头望过去,正好瞧见一个气势强盛,打扮精明干练的年轻女人推门而入。

何岂泛将手机放在桌上站起来,面上带着一丝尴尬,“谷姨。”

江圭一听马上猜出来的是谁。

何家三兄弟,大哥何不渡,二哥何岂泛,最小的就是何船。

何不渡与何岂泛是不是同一个妈江圭暂时还不清楚,反正何船的母亲只生了他一个。何船最小,前些日子好像欺负人惹了祸,上山玩的时候撞见二哥何岂泛,被扒了衣服,名曰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何岂泛运气也不太好,撞上江圭刚穿来,江圭一头雾水选择装失忆,何岂泛注定要背锅。

何岂泛在江圭面前气场强大,站到谷曲悠面前却有些怂,连脑袋都低了几分,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险些直不起腰来。

谷曲悠面色不好,也不理他,径直来到儿子的病床前。

江圭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装作怯怯的模样望着她。

谷曲悠原本就听说儿子好像失忆了,现在见他这模样,心中一沉,面上勉强浮起几分笑容,坐在床边拍拍他的被子,担忧地叫了声:“小船?”

江圭看着面前精致优雅的女人,心中莫名地觉得亲近,见到她通红的眼眶,江圭忍了忍,最终还是有些不忍心地叫了声,“妈?”

“哎,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谷曲悠坐在床边想摸江圭的脑袋又不敢,心中又气又心疼。

“头已经不怎么疼了。”江圭看她一眼,小声补充一句,“就是还想不起来以前的事。”

谷曲悠看着自己原本有些骄纵的儿子现在不自觉带出小心翼翼的表情,看得心都要碎了。她瞪旁边的何岂泛一眼,温声对江圭道:“没事,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妈妈跟你慢慢说,别急。”

“嗯,我不急。”江圭看着她露出一个笑容,模样乖巧异常。

谷曲悠心中一颤,看着他缠了绷带的脑袋,帮他整理脑袋下柔软的枕头,让他好好睡觉。江圭配合地上半身略微抬起来,免得压着枕头。

这么一整理,谷曲悠的目光盯在江圭白皙的后颈上,那里赫然有一大块青黑的淤痕。谷曲悠手一颤,轻轻勾开江圭的衣领往他背上看,只见肩胛骨以上的部分已经淤痕斑斑,像是被人打过一样,肩胛骨以下的部分压在床垫上,谷曲悠看不见。

谷曲悠脸色一寒,伸手按下床头的呼叫铃,语气却依旧柔和,“小船翻个身,你背上有伤,妈妈让医生给你擦点药。”

何岂泛闻言探过头来看,谷曲悠并不理他,只是轻轻拍拍江圭的胳膊,让他动一动。

江圭乖乖地翻过身来趴着,上衣被脱下来。

这时,床前的两人都能见着他背后的伤,大大小小的淤青附着在他白皙瘦削的背上,简直像打翻的墨盒。这么大面积的伤应当挺疼,但江圭什么都没说过,大家自然不知道。

何岂泛愕然,“怎么会伤成这样?我上午看的时候还没这么严重啊。”

江圭没有接话,谷曲悠恨恨地瞪他一眼,“怎么会伤成这样你还不清楚吗?要不是你把小船骗上山又推他下来,他怎么会躺在这里?”

何岂泛百口莫辩,谷曲悠抢先道:“我早就说让小船挨近你们兄弟两个就没好事,小时候你们没弄死他,现在回来又忍不住下手是不是?”

这话里的指责太重,江圭目前对情况不了解,不想矛盾升级,于是忙坐起来伸手去拉谷曲悠,想让她冷静一些。

谷曲悠轻轻环住江圭的肩,对上何岂泛却毫不客气,“你要是真的心怀愧疚,就离小船远一点!”说着谷曲悠按下呼叫铃,找医生过来帮江圭处理身上的淤伤。

医生来得很快,与医生护士一起进来的还有何不渡和一个中年男人。两人有七八分相似,江圭一下就猜到两人是父子关系,想必这中年男人就是何船的父亲何骁。

“小船没事吧?”何骁先到病床前仔细打量江圭的伤口,得到江圭的肯定答复后,他转过头呵斥何岂泛,“你长没长脑子,多大的人了还下雨天带弟弟到山上恶作剧!”

何岂泛低着头不敢说话。

谷曲悠本就愤怒,一听何骁将这场冲突定义为恶作剧,心中气愤更甚。

她冷冷地开口:“是,他二十大几的人了,只是恶作剧。当年我怀孕的时候他们在背后告状是恶作剧,小时候偷偷打小船是恶作剧,现在害小船撞到脑袋还是恶作剧,合着小船就不是你儿子,活该被欺负是吧?”

何骁一噎,强忍下气安抚谷曲悠,“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小船是我儿子,我怎能不心疼?不过岂泛这次确实也不是故意的,他要真有心害小船,怎么会给小船留保镖?”

“保镖?呵,留保镖小船不还是伤成这模样?反正千错万错都是小船的错,好好的为什么要投胎到何家来!”谷曲悠胸脯剧烈起伏,看着何岂泛咬牙道:“活该他运气不好,下雨天还爬山,活该他被人扒光衣服,活该他脚滑从山上摔下来,活该他摊上一个叫何骁的老子!”

江圭原本还趴在床上,见谷曲悠气得眼睛都红了,他顾不上脑袋难受,忙爬起来揽着谷曲悠的肩防止她真扑上去厮打,“妈,妈你别气,我现在好好的,你别为这事气坏了自己。”

何骁也怒,“你这叫什么话,难道我这做老子的还会害他?他从小到大惹了多少祸,我跟在他背后收拾了多少烂摊子?岂泛管他是为他好!要不然迟早养出个败家子来!”

谷曲悠冷笑一声,“我的儿子用得着别人管?败家子我养不起么?”

“好好好,你自己管,看你惯出个什么玩意儿出来!当街打小孩,你得的教训还不够是吧?你非要等有一天他蹲了大牢……”

“爸!”何不渡拉住何骁的手臂,强硬地打断他。

江圭有些茫然。

等在病房里正准备帮江圭处理伤口的医生和护士非常尴尬,面对这场家庭闹剧只能低着头当做没听到。

好在江圭所住的这个VIP单人病房够大,再来几个人也不显得拥挤,要不然这闹哄哄的,手脚都没地方放了。

何骁闭口不再说话,谷曲悠在江圭的小声劝慰下也没再说话。

何不渡身上天然就有种威严感,他对医生和护士点点头,“麻烦你们先帮小船处理一下背上的伤。”

“好的。”医生带着护士赶紧上前帮江圭处理身上的淤青。

江圭背上大片大片的淤青看着恐怖,其实不碰它的话并不怎么疼。即使这样,屋里几个人看着感觉也并不好。

何不渡开口问道:“小船,你背上的伤是谁打的?”这么大面积的伤,绝不可能是撞到哪里能撞出来。

江圭摇头,小声道:“我不记得了。”

谷曲悠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何岂泛道:“会不会是那对和小船打架的姐弟打的?”

谷曲悠咬咬牙,“我找他们去。”

“行了,找什么找!都多少天了,还嫌不够丢人吗?”何骁不耐烦地挥手,“都是皮外伤,何况小船也不占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何不渡眉头微皱,“医生,麻烦你带小船去拍个片,检查一下身上别的地方有没有伤。”

医生应下,等护士给江圭擦完药后,扶着他的手,示意他跟自己出去。

江圭穿上拖鞋,光着上身想出去,谷曲悠拿一旁的病服给他披上,嘱咐一声,“药干了就穿上,别着凉。”

江圭乖乖点头,出去了。

等走到走廊上,江圭叹口气,在脑海里道:“大兄弟,我觉得这个家庭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啊。”

原主不仅有两个继兄,父亲貌似也不怎么喜欢他,好在母亲真心爱他,不然江圭也不知道要怎么走下一步。

说来也奇怪,江圭今天才第一次见到谷曲悠,但他总觉得他与谷曲悠已经相处了许多年,对谷曲悠也不自觉地产生孺慕之情,仿佛她真的就是他妈妈,一点隔阂都没有。

系统道:“不是那家庭复杂,是你以前的生活太简单。”

“也没有多少人会有这种复杂的家庭关系吧?”江圭反驳,未了又有些迟疑地说道:“我总觉得这个家庭我很熟悉,好像我就是何家的小儿子,并没有什么穿越一样。”

“你把它当成你本来就在这里,别想太多,多投入一点感情对你没有坏处。”系统告诫道。

江圭觉得他这话有些奇怪,不过一时又没有头绪,只好应了一声。

系统见他没什么精神,告诉他道:“你还记得那个进度条吗?它涨到了百分之二十。”

“刚刚的事?”江圭精神一振,眼里带着些惊喜。

系统肯定,“你从病房里出来做检查时,它就涨到了百分之二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完美会长在线阅读第二节

    上马街。展昭看着街边人来人往,或有好事者对自己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耳边听得秦怀正百般不厌的重复昨日快班赵班头的话:“开封城除过主城皇城不归咱们管外,剩下的东城、西城、南城、北城都是咱们的辖区。每一片都有一条主干道,由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四位校尉大人带队巡视,每队二十人。主干道之外的小路,由咱们这样

  • 临风若离不准叫老子小红花

    前世,即便是被誉为“颜家第一御兽鬼才”的颜折月,在极兽无疆诀的修炼上,也只能到第二重境界。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她还能不能再次修炼御兽心法。颜折月简单运作了下以前的功法,气流在体内运转,整个人彻底放空,万物的声音在耳畔越发清晰。颜折月欣喜若狂。这世界居然还能修炼极兽无疆诀!极兽无疆诀的入门名为“凝神倾语

  • 紫殇未央(猎人同人)在线阅读变强的方式

    “......这!那晚辈就愧受了!”李兆苦笑着松开了手。见他这副样子,林院长嘴角抽了抽。“你这小子,得了大便宜,还像是受了委屈一样。就你手上的那枚戒指,可是我修为最巅峰的时候制作的,比之盛瑞一世手上的那枚也不知强了多少倍,你可别不知好歹!”“嘿嘿!”李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以前的事我多少都了解,你

  • 碧云异能录恐怖晋升

    这股灵力流淌过陆子峰身体的每一处经脉,那处的经脉就重新生长出来。到最后,滑入陆子峰原先丹田的地方,这一次的重塑比重塑经脉速度慢上了许多,只见丹田慢慢地重新生长出来,而丹田每生长一部分,这股灵力就消耗不少。到最后,丹田重塑完毕的时候,这股灵力已经消耗得一滴不剩了,但是效果是惊人的,陆子峰重塑之后的丹田

  • (末世)末世旅人之可怕的见闻色!【三更,求支持】(7)

    “轰——”“哇啊!”路奇重重摔在那里。骨头都不知道被那可怖无比的冲击,震断了几根。大口吐血,满是骇然!“咳咳……”嘴角不住溢血,原本的伤势复发,甚至是伤上加伤,面色苍白无比,胸膛上鲜血淋漓。生生退出了兽化的状态。已然失去了反抗之力。“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充满了震惊,不敢相信的望着对方。那种可怕的力量

  • 倾若颜火之再遇旧时光在线阅读第8章

    圣洁的光环在我的身上一闪,我又升了一级。【系统提示,你已升到了十级,请前往村长处接受任务村子。】大功告成,心情特别的好,突然想起刚才掉落的装备里有一本书的样子。忙打开了背包,首先看到的是冒着亮光的长剑。【隐士的长剑】(青铜)攻击:15-20速度:13需要等级:10不只是有长剑,装备竟然还有好几件。【

  • exo之女配逆袭炮灰女主在线阅读第8节

    丽贝卡遇袭了!赤井秀一如坠冰窖。他挂了电话以后就开始准备订返回的机票、收拾行李。向来冷静的他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他刚刚还在思考是否要将父亲、FBI的事情全盘脱出,他知道的,情侣之间最重要的就是要诚实,既然他想要和丽贝卡共度一生,那么他们之间必须要坦白。可是当得知丽贝卡遭遇危险之后,他犹豫了。他真的

  • 天地禁典第五章喧闹的日常

    当杉崎键走进学校,迎面而来的便是一阵刺眼的目光,而这些目光的原因,都是来自于他头上的白发。昨天,他因为动用了心念系统与瓦莱丁残片的原因导致生命力流逝,一头棕发也变成了白发,虽然后来成功弑杀神明、谋夺了他们的权能,生命力得到恢复,但是满头的白发并没有变回棕色。不过,杉崎键的头发虽然是白色,但并非那种苍

  • 盗鬼人第九章在线阅读

    “真是麻烦了……”太宰凝重地看着穿过烟尘向他走来的少年。在他眼中,被削弱得几近于无的妖力聚集在少年的头部,分不出来多余的去控制其他肢体,但即便只靠身体记忆,少年依旧强得吓人。“哈哈哈哈哈——阴阳师,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少年帅气的脸庞露出邪恶狰狞的笑容,张嘴吐出与外貌极不匹配的女妖声线。话音未落他猛一

  • 女主她不想负责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四章起风小空还是拒绝了陈天的要求,天快黑了,她必须得去找到族人,找到她的哥哥,族内有明确的规定,未得允许,他们不能在外边多停留片刻。因为族人搬家的速度是不会停下的,一旦错过,就要独自前进好久,才能找到新的家。此时,正值冬季,天色暗的比较早,小空看了看外边,预感到这里即将刮起一阵大风。每逢天有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