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天依言和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2/1/15 16:12:30 作者:妍墨言 来源:17K小说网
天依言和
天依言和
作者:妍墨言来源:17K小说网
下雨了,某洛突然闯进某言家里,“借我避避雨。”某言瞥了她一眼:”毛毛细雨而已。你家就在我隔壁,腿瘸了过不去?“某洛灿灿一笑,”咱俩合住一间房呗~“”不!行!“”阿和~言和和~小天使~拜托啦~“某洛努力撒娇。某言无奈扶额。一星期后的某个早晨……门被砰砰砰用力敲响了,某言抱着某洛开门,看见某柯站在门外。某柯瞪大了眼然后立刻捂眼嚎叫,”嗷嗷嗷!你们俩昨天晚上干了些什么?!啊!“之后飞速逃跑。某言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逃去的背影,”???前辈脚崴了。“

魏无羡觉得十分之不公平。

水缸里倒映淌着水的那一张脸,面相生疏,神态却太熟悉。

“这就是新的我了?!唉!怎么看都没有前世的我好看哪!况且……”

低头看看手上交错的深深血痕,一道代表着一条命……

“我死的好好的,拉我回来干什么?”

夷陵老祖臭名昭著,重生,有谁愿意看到?又会有谁开心?!

坐在满是狼藉的屋内,魏无羡满脸自嘲,满身落寞。一片青青竹叶,淡淡吹出心底一段悠然的曲调。

师姐温柔的目光亲切的笑颜在脑中闪过,魏无羡眼眶不由酸涩起来。不想了不想了,就让那些留在黑暗的过往吧……

也许……还有一个人,会因为我的回来……而开心?会吗?他会吗?他……算了,就算会,我猜他也不会笑。

真的这么巧?我这才活过来,姑苏蓝家的人就来了?!魏无羡跟着那一队白衣飘飘的少年,心里又惊又疑。

那……他……蓝湛……会不会来啊?

不敢见,不能见,却又想见的那一个人,那一双眼,让魏无羡心中好似小爪儿挠挠,难受!

状况接踵而至,偏生他又无法视若无睹!看着莫家这面目可憎心肠恶毒的几个人先后出事,蓝家这一帮毛孩子又应付不来,他这个夷陵老祖难道还真能不管吗?

跟死人凶尸打交道,是他魏无羡分内之事啊!

耳朵里才听着几个戴着抹额的小蓝蓝说起要唤“含光君”,眼见着一道蓝色烟火冲向夜空,魏无羡只能半张着嘴,欲说还休!

不能见他……速战速决吧!都说了我能应付,你们这帮孩儿们……唉!眼前这几具凶尸散发着只有阴虎符才能带出的特征,让魏无羡深深感到事情的不简单。

在那一帮蓝氏小辈的包围中,魏无羡穿插着发出符咒,催动控制着凶尸们的一举一动。

正乱着,月光下传来一声琴响。蓝色的剑光随即掠过为首的三具凶尸,瞬间就让他们垂下了手臂低下了头颅!

魏无羡手下一滞,心中却是一凛。他!这么快就到了?见他?还是不见?俯首片刻,他眼中那闪过的兴奋光芒已经黯然。

……不见吧!

别让我再祸害蓝湛了!他是那样雅正的一个人啊!

闪身躲进厅堂那厚厚的帘布后面,魏无羡终是忍不住探出头来,循着那琴声来的方向,悄然抬眼望去。

月色下,飞身出现在粉墙黛瓦之上的白色身影飘然出尘,全身浑若罩在一片柔光之中。避尘剑已然回鞘负在他背上,忘机琴在他手下铮然不绝,弦光不断。

好一个绝世无双翩翩公子!好一个含光君蓝忘机!

魏无羡看得出神了。他不在的这十几年,蓝湛一点儿都没变啊!貌似……还更出尘绝世啦!

“还真是你们姑苏蓝氏的家风啊!依然是‘披麻戴孝’!”

听着这一句悄然自语,魏无羡忍不住嘴角轻牵,眼底终是忍不住漾起一阵久违的笑意。

那是只有见了小古板就会自然而然流露的笑容,前世如此,今生如是。究竟为何,可惜魏无羡自己从来都不曾明白。

…… …… ……

十几年光阴荏苒,一琴一剑一江湖。是历练,是游荡,还是寻找?

本就不见笑容的一张绝世容颜,没有岁月的痕迹,却愈发冷然出尘。

俯望着月下凌乱的人影,蓝忘机挥手奏出最后一尾弦音,收了忘机琴。听着小辈们的一片惊喜呼唤,他澈然的眼光在苑儿清秀的小脸上一瞬而过,目中似是闪过了一丝柔软。

凶尸上腾然的黑气让他眉心一蹙。施出法咒凝神细看,蓝忘机的心跳忽然就乱了一拍。

“阴虎符?!”

忍不住举目四望,却见苑儿与景仪几个也正在四下寻望。

“那个人呢?”

“莫公子呢?”

“他刚才出的符咒……挺厉害的啊”

“莫公子?!”蓝忘机的眉心蹙得更紧了些,心里默念这这三个字。

忽地察觉院里假山竹丛后有人影一闪而过。不假思索,当即追出。

身影隐藏的很好去的也很迅捷,深夜空荡的街头只剩一片寂静。

微风拂过路边小店檐角的风铃,拂过蓝忘机悄然伫立的白色衣角,只留下一阵清澈的孤寂铃音。顾目四望,蓝忘机眼中闪过火般炙热的一阵祈盼,却又在转瞬又复黯然。

“魏婴,是你么?会是你么?”

蓝家一众小辈之中,蓝思追的优秀不单是学业优越,聪慧机敏善解人意更是他品性极佳之处。

在长街尽处追上含光君,后者脸上那几近落寞的神情让小辈们都放轻了脚步噤声而立。可是思追却望见了含光君眼中略带克制的几丝炙热。适才说起阴虎符,众人发现少了那位十分神秘的莫玄羽,含光君几乎是飞身追了出去……难道……他很在意那个人?

略略思忖一刻,蓝思追便挪步至蓝忘机身侧,作礼之后,细细说出了此次莫家庄所经历的所有过程。尤为详尽地叙述了那莫玄羽出现后的所有细节之处。

蓝忘机胸中那一簇火苗般的微光似是更加摇曳起来。可能吗?十几年的光阴荏苒,十几年的风霜寻觅,那个人,真的回来了吗?

理智却在提醒他,那个人,品性是何等的纯粹良善,夺舍之事,他断不会做。也许,又是一个追随模仿夷陵老祖脚步的人罢了……

定下心神,蓝忘机将莫家庄之事思索一番,阴虎符之气再现,一切绝不会简单。蓝家被卷进来,只怕不是巧合。且随小辈们走一段,看看还会有何事发生,再做论断不迟。

逢乱必出?是的,那是我的信条。可是,魏婴,哪乱哪有你,不也是你最好的写照么?你……会回来么?

…… …… ……

世上一切皆讲缘法。

魏无羡骑着那头和他甚为有缘的花驴子,悠哉悠哉走在山水之间。

当年身死,是因心死。十几载不为人的时光里,他的魂魄幽然飘荡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空间,安安静静。堂堂夷陵老祖,要死是自己死,死了魂魄也不会被任何人牵着走!

是以那些仙门世家每每做法招魂,也从未探到过他半点魂魄气息。

夺舍是魏无羡宁愿魂飞魄散也不会做的事情。可是对于莫玄羽这痴傻的献舍……他无语了。

光明重现眼前。重生,无喜,也无忧。活就活了吧!我就自自在在做个散人,决不与他们那些仙门勾扯就是了。

打着缩起头做个‘平常人’的念头,魏无羡一人一驴,一路倒也自在逍遥。不知不觉来到大梵山一带。

可夷陵老祖便是夷陵老祖,当看见一拨拨组队夜猎的修士,难免心痒技痒,好奇心大盛了起来。

探知众人皆是为蹊跷的噬魂怪而来的时候,魏无羡终于心痒难搔。又联想起莫家庄阴虎符的痕迹,心中直觉所指,隐隐觉得这两桩事仿佛会有所关联。

关联不关联倒是其次了。接下来的一切,一步步就这么走向了……失控。

因为看不惯兰陵金家那小娃子欺辱他人的所作所为,魏无羡终于忍不住出手教训。可是当江澄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的时候,他周身的血液都似要凝固了。

想回头不敢回头之间,一切变化已经不受控制。

魏无羡心里正在挣扎思忖着金凌的身份,耳听那小子的剑风已经到了身后。

他当然是可以避开的,只是必须要避得巧妙,才能让江澄这家伙不怀疑。

可还来不及动作,一道蓝色剑光已经呼啸而来,打飞了金凌的那一剑!那熟悉的剑风让魏无羡心中一颤:

“唉!怕什么来什么,出门没看黄历啊!”

悄然抬手摸了摸脸上完整以瑕的面具,魏无羡松了口气。飞快侧身于旁边一棵树后,又忍不住探头出来一望。

避尘的剑光他就算死多少次再活过来也是不会忘的。就像眼前握着避尘正缓缓走来的这个人,白衣若雪,俊颜亦若雪,他魏无羡也是永远都忘记不了的。

魏无羡前世的纷乱记忆里,避尘剑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无数次与他并肩杀敌,却也不可避免地在他的对立面剑刃相向。

而这一次,它又充当了一次他的保护神。这叫魏无羡心里真真是百味杂陈啊!蓝忘机的出现让他心乱,可是江澄的话更让他无比心乱起来……

寻找什么人?蓝忘机游历各处是在寻找谁吗?听江澄讥讽的语气,魏无羡心里忽然觉得江澄说的什么人,怎么有点像在说他呢?

蓝湛,你在找我吗?报仇吗?当年那一战,我拿命还了呀!还是……你对我仍有些许情义在,还惦记着要把我带回去改造重塑?!

面对江澄的言语不善,蓝忘机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十几年没有丝毫改变的沉稳冷漠,让魏无羡禁不住在心里摇头轻叹又莫名想笑。

眼看着之前拿剑要刺自己的那个金家小娃子,因为自负多言被蓝忘机禁了言,魏无羡脸上的笑意都快要憋不住了!小子你这可是自找的!

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最终在蓝忘机的沉默和江澄的忍耐之下终于平平过去,魏无羡听着蓝湛用那低沉磁性的声音吩咐小辈们,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亲切感。

忍不住一抬头,谁知正对上蓝忘机侧身看过来的目光。那目光中有探究,有疑问,而让魏无羡心弦震颤的,却是那目光中一闪而过的……一抹十分友善的温柔。

有着一个完美的面具,而面具之下魏无羡还有个人人不喜的新身份。最重要的,面前这两个前世的熟人,怎么说也是了解他魏无羡心性的。该是相信他不会夺舍重生。所以,蒙混过关应该是可以的。

于是乎,什么感觉也罢,大家终是分道扬镳。

魏无羡一人一驴走到河边,对着水中的倒影,他解下了脸上那道屏障。之前在莫家庄水缸里看见的那张脸,已经有所变化了。叹口气,他坐了下来。

虽没什么灵力,可他夷陵老祖的修为在那儿呢!况他本就是个心念极强的人,献舍重生之后,身体已经和他的魂魄完美相融,而面相,也因心智神态的缘故,不受控制地一丝丝慢慢地向他前世的容貌变化而去。

唉!看样子,夷陵老祖真得回来啦!

水中倒影脸上闪过一片自嘲笑意,却又慢慢凝固。最该回来的,不是我啊!

途中耳听那些修士们的言论,魏无羡已知那个金家小娃儿正是师姐和金子轩之子。难怪和江澄那么像!因为自己当时的口不择言,他已经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师姐不在了,他既重生,就必得倾尽全力护这孩子周全啊!

打定主意,魏无羡随着痕迹,一路跟着金凌和蓝家一众小辈的踪迹上山而去。山脚下茶肆里,他遥遥看见江澄和蓝忘机都端坐在里面,看样子是在等着小辈们的消息。

也是!他们俩可都是宗主级别,一般的邪祟还轮不到他们出手。交给小辈去历练就是了。

一路行一路看一路想,魏无羡越来越觉得这地方不对劲。等到到达那间天女祠,喷面而来的阴虎符之邪气让他心头一震!果然!

眼见那些娃娃们还不知凶险,他心里又是急又是想笑。抛出符咒暂压住舞天女的动作,他就差没开口骂这帮自大不知凶险的孩儿们一顿了!

魏无羡跟着小辈们一路退走。懒汉娶亲,天雷劈棺,失魂女一家三人的离奇遭遇……魏无羡一边串珠般解答着蓝家小辈们的疑虑,一边叹息着让蓝家小辈们发信号。

这尊舞天女可不是一般邪祟,这帮人怕是降不住。而他身边没有法器符咒,也是没了办法。

含光君的威力他魏无羡是深深了解也深感佩服的。蓝湛来定能解决比物,保金凌这帮小娃儿们平安。而他这个见不得光的,躲起来就是了。

听闻蓝家小的们竟然用光了信号弹没有补充,那边金凌又自大地冲上去与那舞天女缠斗,凶险万分!魏无羡暗骂一声,当下也顾不得其他,劈手抽出身边一人的佩剑,飞至山边砍下了一支翠竹。

众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个戴着面具的人飞快做好了一支竹笛,吹出了一阵怪异的音符,都是讶异得说不出话来。

抱着能召来什么是什么的心态,魏无羡卖力吹着这五音不全的新笛子。绝技太长时间不练,显然生疏了不少。

几个音过去,感觉慢慢来了。凄戾的笛声响彻山野。

金凌背上的箭已经放完,眼看着那诡异巨大的石头人朝自己张牙舞爪扑了过来,他心里因为那笛声有些狂乱,索性闭上眼等死。

可是他不会死了。一阵石破山崩的声音响起,耳边只听周围众人发出的惊呼声,睁眼看去,一个被铁链缠着的黑色人影正收回踹断了舞天女手臂的脚,稳稳立在他面前!

魏无羡心跳狂乱起来,温宁?!怎么会是他?!温宁,没死?!一时间竟分不清心里是喜是悲,定住心神继续吹笛。

温宁既出,那这怪物就不在话下了。魏无羡的笛音几乎是带着自豪的笑意了。眼见着舞天女被温宁徒手劈成了石渣,还没来得及走上前去,却发觉那救了大家的黑色身影已被众人呼喝着包围了起来!

又来了!是非善恶在这帮世俗之人面前永远是这般混肴不清!魏无羡心中不免有气。

本想催促温先行离去,谁知温宁的状态有些奇怪,似是凶性难抑有些不受控制。眼见他抓起了一个蓝家小辈就要掐住喉咙而死,魏无羡深深吸气,吹出了心底里久藏的一段柔和乐曲。

已记不清这是哪里听来的一段乐章了,可每个音符就像是刻在他心里一般。这曲子稳人心神很是有效,所以魏无羡自然而然就吹了出来。

只是这竹笛做工太粗糙,音律难免失了准头。可是显见已然够用了!温宁的狂躁之态消失了,放下手里掐着的人,他茫然地跟着笛声迈出了脚步。

大家都不敢再往前冲,那无疑是自寻死路!魏无羡心里叹了一声,气息不停吹送出去,笛音渐稳,曲调悠扬地飘散在四周。

…… …… ……

山中邪魅的气息散了开来,蓝忘机和江澄同时感应到了。御剑而行,才至半山腰,忽然一阵五音不全的笛音传来,让蓝忘机剑上的身影倏地微晃了一晃。

他全力催动灵力朝那笛音出处闪电而去,江澄远远看着,心中腾起一阵讶异。

你回来了?魏婴?你真的……回来了?等着我!等着我!我来了!

笛音丝毫未断,蓝忘机收了避尘,朝着山坡空地上那个黑衣翩飞的瘦削身影直直而去。其他的任何人,此刻在他眼中皆无立影。

转轴有些嘶哑的笛音虽有生涩,可是那一声声的音符却是丝毫未错!难为你!就那一回,你便已然记住了!蓝忘机心念闪过,人已停在了黑衣人身前。

胸中似要炸裂的喜悦已将蓝忘机冲得快要没有理智。伸出手去,他一把紧握住了眼前人的手腕。笛声戛然而止!

蓦然回首的,是一张带着面具的脸孔。这人因为蓝忘机手上的大力全身一震,略显惊慌。

可面具下露出的一双眸子里闪烁的光芒,却是无法逃遁的。一闪而过的除了慌乱,还有一抹似曾相识的询问。

蓝忘机心底的狂喜更甚,手下的力道丝毫不减,眼中的探寻比对方却是更深更多!

魏无羡避无可避,鼻中尽是一阵熟悉不过的清冷檀香之味。不由在心里叫了一声哎呀,心道十几年了,这家伙脾气见长啊!把我当坏人了?这么凶!可是……不像啊!这眼神里,怎会有着这般带着火一样快要烧着的兴奋呢?难不成他认出我了?!凭什么啊?

微一凝神,魏无羡记起此刻的最重要之事是温宁!为免他与这些玄门再起冲突,必须要让他先躲起来!

这边一条胳膊都快要被蓝湛给抓麻了,奈何这呆子并无丝毫要撒手的意思,魏无羡只能是就着这个略显尴尬的姿势艰难地再次吹响笛声,暗嘱温宁速速隐去。

温宁听懂了指示,飞身而去,转瞬便消失在了山野树丛之中。

而蓝忘机的目光,随着这乐声的再次悠扬,变得更加的深不可测。盯牢眼前的人,他紧紧抿住双唇,只因心中想要表达的太沉重太多了!

这溢满胸腔的万般感受,此刻他只想化作念了十几年的两个字而已——

“魏婴……!”

还未来得及唤出口,烦人的江澄已到。

烦人!烦人!为何十几年过去,江澄你这家伙烦人的功力有增无减?!这是此刻同时出现在魏无羡和蓝忘机心中的相同感触!

手下的几丝挣扎让蓝忘机心有所动。看着面前人眼里闪过一丝近似乞谅的神色,他心中柔软大盛。不由自主地放开了紧抓着的手掌。

耳边烦人的嘈杂声让蓝忘机十分厌恶。他只想尽快带着这个他失而复得的人远离纷扰,好好的,好好的看看他。

可怎么事情一下子就变得混乱了?感受到江澄紫电的杀气,蓝忘机瞬间神智清明起来!

你太过分了江澄!你怎可如此对他?!

心念闪过,忘机琴已然翻展而出,一阵裂帛之音响彻山谷,白紫光芒交汇之处,蓝忘机已将那飞向魏无羡的一记紫电之光尽数化解。

“蓝忘机!你竟然拦我?!”

我为何不拦你?!我怎可能不拦你!从今以后,护他平安便是我此生最重要之事!确认了心里坚定涌上的这个念头,蓝忘机竟然有种想笑一笑的冲动。

可是立于他身后的魏无羡可不是这么想的。

就这么被认出了,那可是大大的不妙!也是……大大的不情愿!凭什么呀?才不要这么快又回到以前的局面!

念头转如闪电!看着身前的蓝湛全神贯注对着江澄,魏无羡一咬牙,斜刺里蹿了出去。

果然,紫电紧咬而来,这一鞭可是受了个结结实实!

满场有片刻的寂然,随即一片声音响起。有讶异的也有似乎恍然的,当然也少不了嫌恶嘲笑之声。只有蓝家一众小辈,始终守礼,只观不言。

魏无羡扑地而倒的样子是夸张的,可是喊痛的叫声却是真实的!这个江澄,真是越来越狠了!

一边哼哼一边抬眼睛看看,江澄是意料之中的满脸不可置信,围在四周的修士们脸上也是意料之中的人间百色,只有……只有蓝忘机,那毫不避讳的直视里,竟有着一层深深的责备。

魏无羡心里一动:这个蓝湛,怎么还是一副认定了我的小样儿?难道我拼命受这紫电一击,还不能证明我没有夺舍吗?

那边江澄还在犹疑,却被众修士七嘴八舌的言论给包围了。

莫玄羽这张面具看来还挺有标志性,只不过他这难以明言的爱好就有点……魏无羡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不如就借着这点恶心恶心江澄和蓝湛这两个大男人吧!我才好脱身啊!

“那个,江宗主!虽然……我是喜欢那个……什么的,可也不是什么类型都喜欢啊!我也是有选择的呢!你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像含光君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一次恶心两个!魏无羡说完后大大的得意!

“这,可是你说的。”

那点得意却被蓝忘机面无表情的一语打断,魏无羡不敢相信地张着嘴看着他,看着他转头面向江澄接着说:

“那江宗主,这个人我就带回蓝家了。”

胸中一阵气血翻涌,魏无羡只觉眼前开始模糊起来。该是紫电那一击过重了些,而他现在这副身子,看样子底子并不太好。

他还想辩白几句,可是身子已经要支撑不住。闭眼前,他感觉自己跌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之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话之开局满属性在线阅读第9节

    第九章万鬼门【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少爷,不可。”驼背老者一把拉住林少阳。“不行,我就要去!驼叔不要拦我。”“少爷,你是不知道厉害啊!这根本不是一般的鬼魅。”驼背老者看众人没有注意自己,低声解释。“这里有鬼修的气息,最低也是炼气境的鬼修。”林少阳根本听不进去,抬脚跟着楚天走了进去。“前辈,等等我

  • 刑警吴波第一章在线阅读

    “嗯啊,好疼,脑袋怎么好像被人打了。”这里是哪里,不像是我家啊。”唐梓夜捂着头,艰难的坐起来看了看陌生房间的周围。“我tnd不是在给人看病吗,怎么跑这了。”“卧槽,头好痛,感觉要炸了,啊~”唐梓夜突然抱住头感觉头痛欲裂,在痛苦的叫声中再次昏了过去。……唐梓夜再次醒来后满脸复杂的打量着房间周围。是的,

  • 娱乐:演绎成神之淳朴的小姑娘

    夜晚时分,辰河大陆光明帝国森罗行省的一个边陲小镇上,行人来来往往,热闹非凡,而在这小镇的角落之中,立着一座散发着荒凉气息的学院,过往的行人在路过这里时都会议论两句,随后便满脸鄙夷的离开。此刻,一对年轻男女站在这学院的空地之上,男子留着一头黑色短发,穿着一身破旧的铠甲,面色苍白,眉宇之间满是忧愁,只是

  • 美女蛇神gl在线阅读第九节

    东西收拾完了吗?老白问道收拾的差不多了,等柳欢欢下来就可以走了。真是麻烦你了,刚下夜班还要开车送我。张洋说道没事,不要紧。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之前也没听说你过你有要走的打算…这时柳欢欢拿着一个小包下来了,张洋赶紧走过去接过包,向柳欢欢介绍,这是我同事老白,我看你晕车就让他送我们过去,同时也像

  • 异世界剑神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白天遭受变异鬣狗群袭击后,车子又毫不停歇地奔驰了一个晚上。本来车子在黑夜中的原野行动,又发出巨大的响动是很危险的,会吸引一大群夜间活动的猛兽。但令维奇意外的是,昨夜却格外的平静,连野兽的踪迹都很难寻觅。直到凌晨,维奇才算知道了原因。自维奇醒来后便从未停歇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从驾驶室里跳下来个英姿飒

  • [美娱]歌后之路在线阅读第三章

    江南的作息时间在她这一圈的二代里面算是独特的。每天雷打不动七点一刻起床,简单洗漱一下,就会换上宽松的运动服出门跑半个小时步。她跑的速度也不会多快,主要目的是想要活动活动身体,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按照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像他们这类从事科研的人员,猝死的几率很高,但她很惜命,不愿意成为其中的倒霉蛋子。所以

  • 与鹤醉在线阅读我是领主?

    钟神秀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天花板一愣。“这是哪?”钟神秀懵逼的想道。他慢慢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后发现这里不再是自己熟悉的卧室。周围的一切家具都是木质的,单从环境上看就像是古代的卧房。我这是穿越到了古代?那我啥身份啊?熬夜打游戏真能穿越?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仿佛有千万根钢针

  • 九霄天骄在线阅读第6章

    今天不仅仅Y市有如此人山人海的场面,我想全国各地凡是有销售点的城市都会有如此让人头皮发麻的场面。孙木易吞了口口水,摸了摸口袋里准备好的钱,“咋办?”杨琴同样捏了捏手里的信用卡,白痴般的看了眼孙:“等个毛线,赶紧排队,再晚一点晚饭都排过去了。”我们三人赶紧穿过马路,来到公园门口一起跟在了一条看似有点短

  • 凡天武纪上任第二日(1)

    短刀组九振,归刃六振;肋差四振,归刃三振;打刀十二振,归刃九振;太刀十五振,归刃五振;大太刀四振,归刃一振;枪一振,归一振。以比率来算,太刀还剩下十振能够维持人形,概率很高,但在征太眼里并不代表什么,只因为留下来的太刀暗堕尽管没有深入骨髓,却是极其顽固。打开拉门,审神者目空一切的走进去,室内挤满了十

  • 网游之王牌悍法在线阅读喵。

    胤礽猫陷入沉思。胤礽猫陷入慌张。胤礽猫使出吃奶的力气,用两条小后腿扒拉住地,浑身用力将自己身体往后拉……失败!胤礽猫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两条小后腿蹬在木板上,浑身用力再来试一次……失败!胤礽猫僵在原地,面无表情。他的尾巴一甩一甩的,俨然陷入严肃的思考之中。而在他的身后一群被声音吵醒的小猫咪可不知道胤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