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今君临之复仇(6)

2022/1/15 15:16:43 作者:燕栖岛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今君临
今君临
作者:燕栖岛来源:纵横中文网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邪凌因身怀五行之力而引发世间大变。人与隐士互相心存顾虑,而五行力则是连接双方的桥梁。

岭南七峰山往东十余里就是章平县,平日门派内物资的一应采购大多都是在这里。

隅中时分,以白鹤梁为首周申一行七人早已下山,赶到了章平县,虽说是有采购之名但大家心中都清楚,这是二师兄白鹤梁借此带他们出来理由,门派采购他们早有相识的商户,只需要派人前去说一声就自会送上门去,根本不用这般大张旗鼓。

一行人磨拳插脚、兴致勃勃,周申也早已习惯,四师兄好色,七师兄好吃,八师兄九师兄好赌~~等等,周申都已知道他们兴奋的根点,显然大家都在门派内憋的不轻。

“那咱们就在这里分道扬镳,日入时分在来这里汇合!”

“好勒,二师兄放心,一定准时!”

得了白鹤梁同意,一行人早已迫不及待,四散而去。

“老幺,要不要四哥带你去耍耍?”

四师兄宿星仁看着周申眼神怪异,突然出言调戏到。

“这~~”周申脸色发红,他还真想去见识见识,可怎样回答才能显得既不轻佻又不急迫呢,毕竟二师兄还在跟前。

他也是要脸的人,若是直接回答“好啊,好啊,我愿意!”之类怕是会被二师兄深深的鄙视。

可若是说“师兄,莫要戏耍师弟了、师兄,师弟不是那种人!”估计他这四师兄又会当真转身离去。

要是自己独自前去虽说隐蔽,但毕竟没什么经验,没有四师兄这么一位身经百战的人在身旁,他怕是连门都不敢进。

显然,周申戏有些多了。

“老幺还小,老四你莫要胡闹!”

“呵呵~~”四师兄宿星仁满脸尴尬,“我就随口、随口那么一说,跟老幺开个玩笑!”

“别啊!四师兄,我想去啊!”周申心在滴血,难得出来一次还是无功而返吗。可嘴上还要强自硬撑。

“二师兄说的是,老幺我、不是那种人!”

很快,老四宿星仁也转身离去,场上就只剩他与二师兄白鹤梁了,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周申也很想转身离去,他已经大半月不知肉味了,可想到此次一群人出来真正的任务却要由二师兄一个人承担心中又有些不忍。

“二师兄,我同你一起吧!”周申难得正经一次,想着就先陪白鹤梁把门派事物做完,反正日入时分才会回去,时间很是充裕。

“那师弟就跟我一起吧!”白鹤梁颇为诧异,不过既然老幺愿意他当然不会拒接。

走在大街上.,街上行人熙熙攘攘,颇为热闹。

“师弟,你的剑法练得怎样了?”白鹤梁随口问道,门派内对于传授武学之事师傅是不管的,一般都是由大师兄齐云轩与他负责。

“这~~这~还行吧。”周申支支吾吾,他虽对武学功法很有兴趣,但却对枯燥的学艺过程提不上心,平日对于练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师弟,武学一途,没有捷径可走,须得坚持不懈,才有所成!

“师兄,师弟知道了,”周申搭怂着脑袋,早知道二师兄会问这些,他决计不会留下,武学一途真的没有捷径可走吗?周申暗自难受,他突然想到了传闻中的吸星大法,听闻可以将别人的的内功吸到自己体内,吸得越多也就越厉害,如果真的存在那真是为他量身定做。

“那吸星大法呢!”

“吸星大法虽然神妙无比,可以把旁人真气纳为己用,但师弟你需知,世上没有白得的好处,你今日拿的越多,日后也就死的越凄惨。你忘了司空义了吗?”

司空义,充州人士,学成吸星大法后四处为乱,夺取他人内力,一时名声大噪,可惜最后也死于体内数股真气流窜,爆体而亡,听闻死状惨烈,足足叫了三天之久。而吸星大法也从此失传。

周申不禁打了个寒颤,那种死法也着实太过恐怖,想想还是算了。

~~~~~~

陈郡道安府,振威镖局内堂,总镖头卢震东大马金刀踞坐在正中太师椅上,他今年六十有二,朱颜鹤发,虽然已不是当年,但依稀能辨认往日风采。

“查的如何?”

他的身前,一人双手抱拳,“回总镖头,据岭南那边回报,七峰山根本没有什么流寇,山上只有一个小帮派,他们猜测,此次劫镖八成就是他们所为!”

“好啊!居然劫到了我振威镖局手上,是真当我卢震东老了不成。”卢震东左手一拍,落在一旁八仙桌上,八仙桌顿时四分五裂,“传我命令,把岭北所有镖头都召集回来,这次,定要踏平七峰山!”

“是,不过~清源派那边需要知会一声吗?”清源派乃岭东第一大派,弟子上千余人,其掌门霍清谦更是享誉江湖的人物,号称轩云剑。

“不用,此事就先不要通知那边。”卢震东思虑片刻,心中已有打算,振威镖局乃清源派产业,双方关系密切,这也是振威镖局能称霸岭东的原因,背靠大树好乘凉。但卢震东也是要脸面的人,若是什么事情都要上报那清源派如何看他。

就这样一连半月过去。周申每日待在门派内,除了练武便无所事事,偏偏他做事又是个虎头蛇尾的人,往往一套剑法练到一半便失去了兴趣。

山腰上一处跷崖边,一颗平整的大石啟立在此,这里是周申的练功所在,从这里往下看去,可将大半七峰山风景收入眼中,更重要的是这里位置绝佳、阳光正好,躺在这里小睡也比其他地方更加舒服,此时他刚练完一遍剑法,正坐在石边休息。

周申没由来的想到了他们师傅,由于平日饮食还有房间清扫都是由他负责,他也比一般人了解更多,他们师傅这几日是越来越怪,他常常听到师傅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好像有人和他说话一样,可等他打开房门却又空无一人,瘆得他好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

“师傅中邪了?”“师傅见鬼了?”“师傅练功走火入魔了?”好几个可能在周申脑海中划过,然后定格在了最后,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最后一个更加靠谱,可知道又能怎样?走火入魔他也只是听说,具体什么情形也不清楚,告诉师兄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之我在异界做生意在线阅读第五章

    正朝着会场走来的一个男人,安然看不见其周围萦绕了多少目光,只觉得那人浑身散发着浓郁的迷人的灵气,心里想的便是将其一口吞吃了,定然能涨千年的修为。安然抿下嘴角看向那人,询问走在前面的安父:“那是谁?”安父正在前面走着,突然听到询问,转过头看向那边的人,奇怪地看了安然一眼:“那是之前来家里的陆大师的小孙

  • 傻妻种田之见家属(10)

    今天是个难得晴朗的天气,阿加莎晚上肝文肝的太晚,一觉睡到了十点钟。她手边纸质书库存太少,所以查资料要去网上查。阿加莎不喜欢电子书,她喜欢纸质书的触感,阅读的时候一触摸纸张就像能见到作者人一样。阅读完厚厚的一本书还特别有成就感。可惜啊。这又不是她的家,没有书房,仅存的书架上被堆满了《尸体图鉴》《人类流

  • 六零奋斗日常之有村大平

    天楚呈心二十九年春,大平村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雨季。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早已习惯了这一下就是一整月的漫长雨季。农夫们无人为此忧愁,反而格外享受这一个月的悠闲。只因春雨过后,田里所有的作物都似被施了仙术一般疯长,秋收时总是硕果累累。都说春雨贵如油,大平村历来不是如此,也有人提出这好像不合常理,可却没人

  • 直播:开局一个未婚妻主播找上门了?

    『下班后,马上回家』结束一整天忙碌的工作后的樱刚回到休息室换好自己的衣服后,打开手机一看,竟看到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樱眨眨眼睛,淡定的收拾好东西后,并没有向手机里讲的直接回去而是打的去到了市中心。最近她的工作压力太大了,以至于皮肤有些敏感,所以她打算去美容中心坐下护理水疗,然后再跟井野去吃法国料理,

  • 大唐从纨绔皇子到皇帝第4章在线阅读

    趁着警察还在和服务员在门外交谈之际,我从原本的藏身之处溜了出来。在房间侧面有一个窗户,但是面积有点小,我现在真的挺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去减肥了。可在我还没有找到一个更适合逃跑的地方时,就依稀听见那个服务员告诉了警察我的踪迹。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立马将房门锁住,打开窗户,用吃奶的力气尽量把自己缩成一团

  • 可以给我吸一口血么在线阅读第四章

    乔斯达几人对他的加入都没什么异议,于是五人迅速准备一下,即刻就打算启程。男人们在空条府外集合。放眼望去,低矮的青砖院墙旁,整齐停着一排汽车,不管是轿车,救护车,还是别的什么,都印着“SPEEDWAGON”的字样。专业的医疗团队人员在大门口进进出出,正向内搬运器材。阿布德尔拿处一叠塔罗牌:“JOJO,

  • 长生劫[大唐双龙]在线阅读第三章

    休息了几天,《潜溺3》正式开拍,第一幕有叶晓晓的戏份,这天她难得的起了早赶到了片场。今天拍的是外场,远远地就能望见围在片场外的粉丝们高举着牌子,叶晓晓到的时候正碰上保安们出来赶人,她心头一喜,正打算进片场时被一个保安拦住了。“小姑娘,你还是快回去吧,你再待在这里会妨碍拍摄的。”保安上下打量她,晓之以

  • 大明之最强王爷在线阅读第九节

    任凉确实还在警局。他确实按照言叶的话死都不认,也泼脏水到苗渺渺身上了。可惜他算错了一点,这个警察局的局长是周舜言爸爸的弟弟的舅舅的远房表妹的丈夫!根本不听他的话,一味拘着任凉不让走,非说是他绑走了任净淑的母亲。言叶打听到这些之后,果断的走了,连探视都没有。废话,人家自己人,她还能怎么做?我只是个小县

  • 世转千秋在线阅读第二章

    乔出第二天就光荣上岗,挂着蓝色的工作证,在故宫里畅通无阻。这部名为《风花雪月》的电影在开机之初就备受关注,光微博热搜就挂了两天,各大论坛的讨论度也都高居不下。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个剧组的主创团队,实在是过于闪闪发光。坐镇大导演是常宇不说,后期也是好莱坞班底,几位领衔主演更是有影帝封鹤华、影后楚露得以

  • 天龙之屠夫白起之下手(6)

    中军大帐里摆放了火盆,点亮了灯,暖意浓浓。跟姐姐陈丹妍一样细心,李梁已经备好了姜汤,还有两个婢女一个仆妇——从城镇上富贵人家借来的。陈丹朱在婢女仆妇的服侍下泡了澡换了干净的新衣,衣裳也是从富贵人家拿来的。头发就不是李梁帮她烘干了,虽然小时候李梁也做过,李梁和陈丹妍成亲时十八岁,那时候陈丹朱八岁,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