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和徐教授闪婚之后在线阅读第5章

2022/1/15 16:17:45 作者:苏木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和徐教授闪婚之后
和徐教授闪婚之后
作者:苏木鱼来源:晋江文学城
结婚前~徐教授:我希望婚后我们能保持现在的状态,互不干涉。周漫漫:好的,可以。徐教授:当然,如果有一方需要对方的帮忙,对方应该积极配合。周漫漫:嗯……不违法乱纪的情况下。徐教授:没问题的话,下午去领证?结婚后~徐教授:你出去旅游怎么不提前跟我说?跟谁去的?什么时候回来?周漫漫:你放心,我提前打探好了。叔叔阿姨这周也出门了,不会需要我临时陪你回家的。徐教授: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周漫漫:你有事?某教授一低头:嗯,有事。徐教授:耍酷一时爽,一直耍酷一直爽。周漫漫:追妻火葬场,小心你天天火葬场。微博@苏

等那有可能是姜子牙的男人走了,阮连溪才从荆棘树后面走出来。

她左右四顾,想找找回去的方法,再不济能找到祝余也好,既然是她把自己弄过来的,肯定有办法再把自己弄回去。

正看着,身后忽然有人出声问,“姑娘是何人?为何会现身在我家院落里?”

阮连溪回头,看见一个穿着破絮的中年妇女,斜戴着一枝竹簪,手里抱着一木盆的衣裳,左右各领了两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好奇的看着她。

阮连溪猜测这应该是姜子牙的夫人,想了想,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胡乱行了个礼,“我…我和家人走散了,走着走着就迷了路,并不是故意闯入人家的,希望夫人见谅。”

“姑娘是贵人家的小姐吧。”姜夫人竟然相信了,对她笑了笑,“姑娘若不嫌,就在此处等吧,我家虽贫,也是个遮风挡雨之处。”

“谢谢…多谢。”

“姑娘去里屋稍坐,我还得去溪边浆洗了。”

怪不得带了一大盆衣服,原来是要去洗衣服的,阮连溪想想自己好不容易走大运来了一次商朝,一定要多看看这里是什么样的,于是就好说歹说,劝姜夫人带上了自己。

商朝还是奴隶社会,她们出门不多时,就看见在一块农田边上,一堆身上脸上烙有伤疤的男男女女在劳作,田埂边一个穿盔甲的男人抓着熟鸡在啃,有个年幼的孩子抬头擦汗的时候看见了,不自觉咽了下口水,那监军见了,立即甩一鞭子给他,“好好干活!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了!”

那孩子被打得脸上一道血印却不敢哭,摸着伤疤后退几步,一个女人连忙跪下来给那监军磕头,那监军踹了她一脚后骂骂咧咧让她把人带走,女人又磕了几个头,赶紧把男孩子带到野草最多的地方开始蒿草。

这是生产力最低下的时候,虽然有了一些骨器青铜器可以用作农耕,但除草耕地主要还是靠人手。

阮连溪读书的时候曾经听老师这么说过,那时候她还没觉得什么,但是真正看见一群人用手来拔草,用手来挖地,她觉得自己三观都受到了冲击。

虽然阮连溪看不惯,但她现在无依无靠的在这时空里,如果替那些人出头,可能马上就被杀了,所以她看了也只能沉默以对,跟着姜夫人默默往前走。

“姑娘,到了。”走了一会儿,她们到了姜夫人口中说的小河边,姜夫人放下木盆,嘱咐四个孩子不要乱跑后,把木盆里一堆的衣裳拿出来浆洗,对阮连溪歉意道,“姑娘对不住,我还要做事,这衣裳主人家说了后日要穿的,耽误不得,姑娘你自己绕着这河边游逛一圈吧,注意不要滑了脚。”

阮连溪应了,在河边四处走走权当散心,四个孩子跑远了兴趣盎然地捡石头玩,她则十分无聊,站在岸边开始担忧自己到底能不能回去了。

“姜尚,你怎么又在睡觉了,你是来钓鱼的还是来睡觉的。”她正想着心思,耳边飘过一道声音。

她扭头,发现早些时候出门的姜子牙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钓鱼,鱼竿插在水里,他自己躺在草丛里,嘴里衔着狗尾巴草,惬意的晃着腿。

“你懂什么,鱼喜静,我这样钓鱼才是对的。”

“你就吹吧,你一个上午连条小鱼都没钓到,还吹牛。不是我说,你拖家带口的也有那么多人,总得花心思供养供养吧,不然总是靠你夫人给人浆洗缝补过日子,不得累死她啊。”

“你知道什么,我是在等机缘!只要我等到赏识我的人,荣华富贵还不是唾手可得的东西。”

“整天做白日梦,我不和你争。”说教的男人钓到了鱼,换了处水草丰美的地方,姜子牙则一直躺在原地,摇头晃脑等着鱼上钩。

姜子牙钓鱼的时候鱼钩是直的——

这传说从古至今一直流传,阮连溪想好不容易来一遭,一定要亲眼验证一下到底这传说是不是真的。

于是她轻轻走过去,“你是在钓鱼么?”

“嗯?”姜子牙眯眼转过头,看见她的时候怔了一下,随即就笑道,“这是哪家的贵人小姐偷着跑出来玩儿了,这里可不是玩儿的地方,等你父兄找到你,怕不是会打死你。”

“我到时候自己会回去的。”阮连溪说着,目光落在河面上,“你钓鱼的鱼钩是直的吗?”

“哼,果真是贵人家的小姐,不知疾苦,鱼钩是直的,那还怎么钓鱼?”

“但史——”不行,她要是说史书上记载的,一定会被怀疑的。

于是阮连溪想了想,换了个说法,“但是,鱼钩是直的,说不定不止能钓到鱼,还能钓到别的东西呢。”

比如周武王之类的。

“哦?”姜子牙愣了一下,开始认认真真打量自己面前的姑娘。

年纪约莫十五岁,穿着墨色十二章纹衣,腰间嵌有弧形凤鸟纹玉佩,束腰的腰带也是凤形玉佩。

看装束,这姑娘绝非是一般人家的女儿,她说将鱼钩变成直的,就会钓到意想不到的东西,莫非是某位大人物的女儿,特意授意她对自己说这些话的?

姜子牙起身,郑重对阮连溪施了一礼,“多谢姑娘赐教,望明白了。”

嗯?你明白什么了?

阮连溪一头雾水,姜子牙则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收起了除了水草,什么也没钓到的鱼竿,“时候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休息了。”

“日头不是刚出来不久吗?”阮连溪看着天上还不太烈的太阳,估摸着最多也就十点的样子,对姜子牙十分无语,“你还没钓到鱼,中午你一家人吃什么?再钓一会儿不行吗?”

“钓鱼要看缘分,既然这些鱼不肯咬我的钩,那我强求也是没用的。”

这都是什么逻辑,古代人可真会说话。还好这里只有他们两个,没有人记下他的话,不然要是流传到后世,肯定又是一大佳句,写高考作文的时候,被莘莘学子引用摘抄无数。

阮连溪十分无语,姜子牙却不管这么多,扛着鱼竿竹篓,慢慢悠悠的往家里走,阮连溪没有地方去,也只好跟着他。

两人回去的时候,正碰到姜夫人洗好了衣服在院里晾晒,看见丈夫回来的喜悦还没维持一刻,又被他空空如也的竹篓击溃了。

“夫君回来了。”她低下头,轻轻说,“家里没什么了,中午只能喝菜汤了。”

“菜汤就菜汤吧,记得帮我打一箪酒来。”姜子牙把手里的鱼竿竹篓丢到地上,“帮我收一收。”

姜夫人正要过去收鱼竿,阮连溪快他一步把东西捡了起来,“我来吧。”

“让贵人家小姐做事,我这村妇真是该死。”

姜夫人十分惶恐,阮连溪则笑了笑,“什么贵人家小姐,夫人肯收留我,已经是我的万幸了。”

姜夫人抹了抹眼泪,强颜欢笑点点头。

阮连溪心里不太好受,然而这毕竟是人家的事,她一个外人并不好插手,只能当作没看见。

吃饭的时候,果然如姜夫人所说,只有菜汤。

菜应该是姜夫人从田间小道上挖的野菜,但说是菜汤,其实只有一点点绿叶子飘在上头,因为她是客人,姜夫人特意给她舀了一大碗,阮连溪刚喝了一口,就想吐出来。

没有油没有盐,这只能算白开水烫菜吧。

她艰难的将那口汤咽下去,眼角扫到姜她的几个孩子,发现他们喝得十分畅快,甚至开始要第二碗。

而姜子牙,他一个人边喝着酒,边吃着刚刚邻居送过来的一小碗鱼。

她们的女儿见父亲吃鱼,也拉了姜夫人的衣角,小声说,“娘,我也要吃。”

“乖,让你爹爹吃,只有他吃饱了,咱们一家才能有东西吃,才不会饿。”姜夫人神色凄苦,摸着女儿的头,强颜欢笑说。

姜子牙抹掉胡须上的油,点头笑道,“是啊,爹以后荣华富贵了,就带你们吃好的,顿顿都是鱼和肉,好不好啊?”

“好!”孩子们不明就里,高兴的答应了,只是眼睛依旧巴巴地看着,口水流了满襟。

阮连溪看得十分难受,找了个借口退出来,看着院里的鱼竿,心里一动,拿起来就往河边走。

她那边是暮春,这边的时空却是盛夏,中午日头火辣辣的,晒得人身上脸上发烫,加上周围都是茂盛的野草,密不透风的,有点急躁人。

阮连溪把鱼钩抛到水里,没一会儿头就有点晕。

不会是中暑了吧,早知道去问问姜夫人她家里有没有草帽之类的戴上了。

眼前的情形越来越模糊,阮连溪觉得自己头重脚轻的,觉得头顶被晒掉一层皮一样,实在撑不住了,直直往后倒下去。

意料中栽在地上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反而感觉自己靠在了软乎乎的地方,有股淡淡的香味在她鼻尖蔓延,随之她就感觉浑身清凉。

她迷迷糊糊的睁眼,祝余的那张温柔美人脸在她面前放大,她笑道,“阮姑娘真是力必躬亲,别人的鱼不买,竟然亲自过来钓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之簪缨在线阅读南柯子·秋思

    南柯子·秋思适深夜风雨大作,感慨万千,故吟之一夜凉风透,枕簟罗衾寒.茜窗影动疑重重,却道芳菲相侵树孤单.辗转久无眠,侧听声声慢.幽思暗滋无人诉,强将闲语意阑珊.2001年7月

  • [凹凸世界]作为一个假人之是福?是祸?

    不得不说沈福今日很倒霉。今天正是高考的时候,可怜的沈福同学正在考试,由于他进考场时忘了关手机,也不知是谁打来的电话,沈福的手机很不适时宜的响了,结果可想而知,沈福被赶出了考场。夏日炎炎,沈福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他的内心很慌乱,不知道回家怎样交差。想想自己家境也不是很好,父母为了供自己上学不知欠了多少债

  • 山羊之歌[综主文野]在线阅读第4节

    “太子、太子,快醒醒!”一个侍卫摇晃着睡着正熟的昊无言。“唔,怎么了,啊湫,为什么感觉这么难受呢?”昊无言迷迷糊糊的说。“额......太子殿下,您睁开眼咳......就知道为什么那么难受了。”那名侍卫支支吾吾得不敢说。“什么呀!啊!!!怎么会这样。”昊无言睁开眼后,不仅没有穿衣服,而且连遮羞布都没

  • 奸臣有毒小有收获!

    得到传承后的那一晚,杨辰彻夜难眠。“废材之名,被人强行解除婚约的无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个弱者。杨辰躺在床上透过天窗望着满天星空发神。想着自己变强的一天,能够让人尊重的一天。因为把杨家的百年传承交给了杨辰,福清也是把后山封锁起来,不准让任何人去后山打扰杨辰的修行,每次送饭也是福清亲自去送的

  • 具有异能的警员第8章在线阅读

    “我就是个另一个世界来的平凡小子,我现在什么都不是,这种实力也指不定能活几天,也指不定修炼的上限就在眼前,你为何不多等几年挑个厉害的呢?”秦梦满脸不解,其实也是担心自己万一不能帮前尘门复仇。“啊?另个世界?你不就是这个世界的吗?”门主惊讶道。“我来自另一个世界,估计离你们这里天地之遥呢。”门主思索了

  • 综英美一心破坏,无心向学在线阅读第八章

    为了防止乔乐庭再开口安慰他,大白主动发问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啊?”乔乐庭把手里的报纸扔到了地上,道:“先别着急,我先看看这些东西上都写着什么。”然后大白就看见乔乐庭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一本又一本的笔记和账簿,这还不算完,紧接着他又掀起了衣服,还几个本子被他别在裤腰上。大白忽然注意到乔乐庭肚子上还在

  • 补天阵盘第4章在线阅读

    文一米八零的个头,眉若远山,笔直挺秀的鼻子显得很有个性,线条柔和的脸庞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和随和,脸上总戴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文有着一双变换莫测的眼睛,平时总是那么朦胧,象在很投入的想着什么,而在他清醒的时候,那双眼睛变得异常的清亮深邃,深深的吸引住了与他相处的每一个人。文是从一个小城市走出来的,十八岁的

  • 网游之极品穷人在线阅读第7章

    夜晚来临,美丽的夜空繁星点点,神墓林里的事物依然清晰可见,到处都是寻找传承的古修。羿凡调好心态,哼着古曲。“骏马奔腾不息,理想港湾在前头喂,在前头……”“我的传承我来了,还不快快出来迎接你的小主人。”羿凡又站在一座神墓的门前大声,叫道。这时在这座神墓门前进不去呆在一边打坐的古修,纷纷朝羿凡望过来。一

  • 请叫我王木木之氛围压抑的会议!(9)

    星宇和头目的尸体同时落在地上。“该死!”那几道黑影暗骂了一句,眨眼消失在夜空。而日向日足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星宇,神色一片惊骇。他为什么躲在这里,不重要。他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补刀本就奄奄一息的头目,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居然能使用八卦六十四掌,而且还是在空中使用?日差不是说他是捡回来的弃婴吗,难道这件事

  • 万劫求道录之丧尸闯进来了?想活命就跟我来(8)

    其实刚刚迷迷糊糊的时候,秦楚就感知到了危险在靠近。末世之中,他又怎么敢睡的太死。“怎么回事?”他旋即打起精神,手下意识抓住了腰间的贝雷塔。“楼下一个消防通道,有丧尸闯进来了...”兰还没说完,秦楚就听到了丧尸的嘶吼声,说实话,难听的要死。秦楚是个大男人,没有起床气,但这丧尸的嘶吼,算了...这些低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