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爱在手心手背在线阅读第9章

2022/1/15 15:32:34 作者:月下夕阳 来源:3G小说网
爱在手心手背
爱在手心手背
作者:月下夕阳来源:3G小说网
生活的痛苦都是从大学毕业开始。面临人生的再一次抉择,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能过的好。世界是公平的,却也是残酷的,我们只有努力让自己过的好,就足够了

跨国贸易,不是闹着玩的。洪军感到有些身单力薄,内心还是有些顾虑的,尤其是俄罗斯生意,背景复杂、难以掌控、资金巨大、操盘不易。

在闪光灯下,她神采奕奕地和外商签了合同。而穿着裘皮,带着礼帽,一副高贵气质下的洪军并不是很轻松,下笔签名的时候,没有人看得出她的手在轻轻发抖。因为从这一刻起,事情做大了,没有回头余地,往前走不仅仅需要勇气,还需要力量,一种能够支撑、足够强大的力量,一支能够接住落地往前走的团队,而不仅仅是卖鞋的力量和团队。

回到国内,刚走出火车站,一个熟悉的身影快步走过来。李宏图接过洪军手里的行礼,高兴地表示祝贺签订大单,生意迈上新台阶。李宏图接过洪军手里行礼的时候,很是自然,就像多年的朋友,亦或是亲人,是一种可以帮助分担重担的力量,是一种火热而温暖的感觉,是久违的心甘情愿托付的深情,是可以让人如释重负找到家的心境。洪军的脸上满是笑容。

思思和王德胜见状,立马拿着其他的行礼,退后几步。思思还向洪军做了个鬼脸,你们聊吧,我们别影响了。王德胜脸上没有表情,似乎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而他对洪军却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从来没有争辩、没有怠慢、没有消极。只要是洪军的吩咐,哪怕是半夜给他打一个电话,雨天让他送一样不起眼的东西,王德胜都从没有怨言,从没有说过一个“不”字。

中午大家找了个相对大一点的高档饭店饱饱的吃了一顿大餐,这些天在俄罗斯的饭菜不合口味,而且就像金思思说的,第一次吃俄式西餐挺新鲜,第二次吃有些腻,第三次就不想吃了。吃饭、睡觉,几个人商量好了,吃饭回去睡觉。从去到回,一直紧绷的弦终于可以放松了,去的时候遇到抢劫,化险为夷,回来时,谁知道还会不会发生,对方还会不会相信。尤其是洪军一次买了几件裘皮,很是扎眼。他们太累了,一路提防,这种心境是不爽的。王德胜更是如此,铁链子就放在随手拿的包里,要时刻注意车厢走动的人流。

第二天,洪军召集大家开会,李宏图“出席”会议,并且重点发言。洪军将人员分成两组,一组仍然做鞋帽生意,另一组做钢材贸易。鞋帽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成本增加,竞争激烈,售价降低,利润降低。钢坯生意则需要大家抓紧研究,尤其是挖掘市场、寻找潜在客户群。只有多挖掘客户群,才可以继续下订单;同时,要在俄罗斯安排自己的人员。一切安排妥当,洪军心里敞亮多了,可以稍微缓一口气。

晚上,李宏图邀请洪军两人共进晚餐。他说,可以用买方订单应收账款做质押,在自己所在银行贷款,第一次争取先贷款1000万元。洪军无比感动,两人的感情进一步升温。

除了李宏图找到的钢坯买家,洪军、刘德胜又联系了几个客户。其中,黑龙江工程研究所直接采购100吨,缴纳了100万元的定金。洪军与副所长郑启超对接这件事,签订合同,跟踪进度。

洪军一方面组织人员进一步联系买家,一方面准备钱款,再就是组织一些轻工业品,用一部分现金一部分货品来交换钢坯。准备齐全后,与安德烈双方交换相关信息,俄方开始发货。

第一批货很是顺利,洪军的大东北贸易公司赚了一大笔钱。胆大心细让洪军再次尝到了甜头。公司开始准备招兵买马,到俄罗斯扎营住寨。郝伟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公司。这是一个在社会上混过一段时间,脑子灵活,遇事不胆怯的年轻人。

“郝伟,你带两个人到俄罗斯工作,你看怎么样?”洪军有点吃不准郝伟是否愿意在俄长久生活,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绝对愿意去待一段时间。这些人没有出国的经历,甚至连飞机都没有做过,自然愿意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好啊,洪总,我愿意去,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承担起来这些任务,有点担心。”郝伟有点兴奋,内心是很高兴去俄罗斯的,不,是很希望。那种去国外的渴望,是一种大过任何事情的一种虚荣,似乎到国外生活过应该具备常人不具备的条件,是优中选优,是人中之龙。这在朋友中倍有面子,意味着郝伟很了不起,无论在道上、在家中、在同学的眼里,他都不应该被小视。

就这样,郝伟带了另外一个员工小刘做翻译,王德胜带了他们两个,前去俄罗斯。买车、买房、安置家具等等,俄罗斯办事处正式成立。当然,还要买上两把枪,防身之用。王德胜当过兵,自然对枪不陌生,而且还挺在行。郝伟缠着王德胜,王哥,咱们去放几枪,你教教我。他们开车来到野外,俄罗斯未开垦的土地很多,站在辽阔的大地上,蓝天白云飘,下面马儿跑。郝伟忍不住诗兴大发:“啊,蓝天,真他妈蓝啊!”随后,三个人大笑起来,跑起来。在一棵树下,王德胜让郝伟将带来的纸壳绑在树杈上,这就是靶子,几个人轮流开了几枪,“王德胜50环、郝伟20环、小刘20环”,郝伟看看打靶结果,大声喊着。

一块块、一片片、一车车钢坯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铺满了大东北公司的道路。

俄罗斯办事处既然已经成立,就要开始干活了。主要是两项业务,一个是继续联系钢坯业务,第二个是在当地批发中国的日常用品,包括鞋帽、方便面。郝伟也是很卖力气,带着小刘到处谈判,很快就又联系上一家可以大量提供钢坯的公司。但是,让他很难受地是,每一次谈判都让他着急,人家说什么自己根本听不懂,只有等着小刘翻译,也不知道翻译的是否准确,因为小刘毕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不过很多事情都有正反两方面,小刘在翻译的时候,他可以认真思考,在大脑里仔细琢磨,话该如何说,事情该如何办理。一段时间下来,郝伟的语言功夫渐长,能力提高,思维更加灵活。为了感谢小刘,他带着小刘去找俄罗斯小妞。

俄罗斯的美女相对是开放的,特别是在缺少物资、通货膨胀的那段时间里,只要有钞票,她们愿意陪你睡觉,愿意和你做男女之事。两个年轻小伙子不但开荤了,还是洋妞。郝伟的心从此膨胀了起来,拿着大哥大向着国内的朋友喊:“阿拉少,来吧,这里的妞很漂亮,很舒服。”

此时,在国内,洪军和李宏图等人也在忙着,签合同、发货、吃饭、看电影。如果两个人坠进爱河,彼此的眼中,到处都是闪光点。洪军觉得李宏图能量很强,做事情思路清晰。如果没有李宏图,她不知道钢坯如何卖出去;如果没有李宏图,她不知道是否能拿出那么多的采购款;如果没有李宏图,自己只剩下勇气,自信将会减少一大半。李宏图长得帅气,高高的个子、浓眉大眼。洪军的确喜欢上了李宏图,但是因为内心对婚姻的恐惧,她多少有些退缩,不敢去想结婚的事情。虽然,李宏图紧追不舍。三天看不见洪军,李宏图就会魂不守舍,就会急匆匆也要找到她,哪怕她在一个不该他去的地方。

就在这时,一个大事发生了。在老家,传来一个消息,张东方结婚了;不但如此,他还要带着新婚的媳妇来看孩子。

“祝贺你,东方、小兰。”洪军大大方方伸出手,去和张东方的新媳妇握手,还满脸笑容地说:“长得真好看,一会,姐带你去买衣服”。这些举动很让小兰感动,甚至很尴尬,不知道洪军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真心实意还是虚情假意,还是另怀鬼胎。实际上,这个见面的场合,她无数次想象过,想象过洪军会对她不搭理,那么自己也要忍着,为了丈夫和孩子;想象过对她不温不火,这样是最正常不过,自己就应该主动一点,毕竟人家才是孩子的妈妈,两个孩子的亲生母亲。可无论怎样,她都没有想象过一个大老板——丈夫的前妻,会对现任妻子如此热情,让人不得不怀疑这热情。以至于,她偷偷地问张东方,这个洪军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带我去买衣服。张东方笑了,你不要多想,她就是这样的人,没有任何坏心眼,对谁都很热情,何况现在手上很有钱,给你买衣服你不要阻拦,跟她去就是了。小兰放下戒备之心。女人哪有不喜欢逛街的,尤其是有个朋友一起去逛,是最开心不过的时候。只不过这两个女人的身份有些特殊,前妻带着现任去逛街,还要给她花钱买衣服。

“小兰,我跟你商量个事吧?”“您怎么这么客气,洪姐。”小兰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会是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秘。“我想让两个孩子在一起,都到哈尔滨来上班,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得孩子该上幼儿园了,哈尔滨的教育质量更好一些。”“姐,听你的,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回去,我和东方说一下。”

张东方听到这个讯息,既高兴又难受,高兴地是能让小哥俩天天在一起,难受地是自己没有这个本事。好在洪军主动提出来,也算省心了,再说洪军现在是真正的大老板,有这个能力。张东方现在也是知名人物了,自己的徒弟是国际冠军,张东方的名字也是名扬四海,想到这些不由得想起自己和洪军的小时候的过往,回忆时自己也会动情边哭边笑。

也许,这就是人生,总有意外的惊喜或悲欢,没有什么逻辑可言。

也许,这就是生活,不知道在下一个路口会遇到谁,会发生什么。

洪军看到张东方和新媳妇的甜蜜生活,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不是嫉妒,也不是高兴,是一种很复杂的怪怪的心情。曾经的青梅竹马,曾经的美好爱情,曾经的欢笑与幸福,曾经的花前月下,曾经的痛恨与泪水,曾经的过往历历在目。本来,洪军就是性情中人,在张东方带着小兰离开哈尔滨后,她独自来到江边,望着江水东去,泪水止不住留下来。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春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锲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忍不住拿出大哥大,调出了李宏图的电话号码,想了想又关上手机。洪军有些矛盾、纠结,自己是害怕婚姻的,害怕亲人之间的争吵,害怕有情人之间的隔阂。那种痛苦太难受,就像在身上割肉一样,肉疼可以忍受,关键是心会颤抖。可是,明明是两个人已经相爱,难道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爱下去,这样带来的伤害也令人难受。她心里是喜欢李宏图的,一个有能力、有品位、有地位的男人,如果你不要,自然会有人要。她再次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毫不犹豫地拨出了号码。

“宏图,你在哪里呢?”

“我在单位刚刚出来,没什么事。你怎么了?”李宏图听着洪军的声音有些怪怪的,不是很正常。

“我一个人在江边,突然想起给你打个电话,看看你在干什么。你来吧,咱俩聊一聊。”洪军似乎有点严肃,又似乎有点伤感,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想说什么。

告诉你宏图,我也真心喜欢你,可是我有婚姻恐惧症,我第一次婚姻就是约定了如果有三次吵架,就一定要离婚,你能接受吗?你不急着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会有婚姻恐惧症。那是因为我的爸爸、妈妈,还有那个年代……我看够了争吵,我烦透了争吵。或许,那个年代的人可以争吵,甚至没有争吵的生活过于寂寞,而我却特别的敏感,争吵是我心里的一道坎,永远也跨不过去。因为亲人之间的争吵是建立在所有事情的集合之上的,有前因后果,有复杂的背景,根本不能分清对与错,为什么还要争吵。从小时候,邻居们的争吵,妈妈掀桌子像疯了一样的场景,我都历历在目,我忍受不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会生不如死。可能外人无法理解,但对于我,就是这样,我没有夸张。

“洪军,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我不认为这是一件致命的大事,我可以与你约法三章,绝不争吵。而且,我认为和女人争吵的男人都是愚蠢的,是没有修养的。还有,爱一个人怎么能像野兽一样去咆哮呢。”李宏图几句话让洪军的心理暖暖的,感到这是一个有着内涵和城府的男人,是值得托付的男人。

很简单,二人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夫妻,没有大肆宣扬和置办婚礼。但是,他们也把亲戚、朋友和同事分批,轮着请吃饭,以此告知。

人的感情是最无常的东西,往往一句安慰,可能会成为一生的知己;一个举动会托付终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荣誉老王[快穿]第7章在线阅读

    “大敏,不好意思了,回头我再给你赔礼道歉,但今天这个事情,已经不是你的事了。”其中一个混子站了出来,看着刘大敏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领头冲向赵山河。同时还对身边混子说:“你去把两个妹子架住。”赵山河心里叹了一口气,无奈啊。他身边两个妹子傻兮兮的一直跟着赵山河,也不知道自己先走,一群人虎视眈眈的,又不能说

  • 飞升天界第6章在线阅读

    对于这场盛大的烟火告白,整个杭城市都轰动了。毕竟,烟火的范围实在太广了,将半片天空都铺满了一片。“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市里居然放烟花了?”“我都在市中心边缘了,居然还能看到这么大的烟花!”“到底怎么回事啊,这烟火里的一男一女是谁啊?”“好甜啊,感觉看完了一段甜甜的恋爱。”此时此刻,整个杭城市民的朋友

  • 穿越明月公主之凤舞九天在线阅读第七章

    新的一批蔬菜也成熟了。林陌因为没有出现新的任务,辣椒和西红柿只是做了链接,补充了土豆和萝卜的库存,顺便涨了价。并没有特意为辣椒和西红柿出视频。视频真的好累,林陌……林陌只想撸狗。说到底,她并不是特别积极向上的性格,在地球的时候只是为了早点还清恩情,迫不得已参加比赛。在有了足够的积分情况下,谁不想当一

  • 重生之王妃不要怂之偶像

    樱桃的周围总是比别人来的热闹。下课时分,总是会女孩子三五成群的集聚于此,讲着各种满是青春的话题。恋爱、时尚、学业。“这种东西说的真的有用吗?”骤然的安静让樱桃回过神来,抬头对上三双惊讶的目光,她才意识到自己将心中所想说出。也不慌乱,樱桃眨了眨眼睛,白皙的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表情,声音柔柔的。“我的意思

  • 良婿美夫在线阅读第4章

    邢如诗心中一动,她在学设计这个专业的时候就一直想进维新。稍微犹豫了一会,问道:“什么时候可以去面试?”“明天,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你带上需要带的证件还有简历,到时候来了给我打电话就行。”蒋飞燕温和的说道。邢如诗点点头:“学姐,谢谢你。”“这有什么好谢的,我要是能够跟你在一起工作,那是我的福分。好了,

  • 这个主播挺会玩第7章在线阅读

    叶云一路过来的气场是在是太大。见到他过来,处于愣神中的叶炎都忍不住的后退一步,让出了首位。不过,高傲的自尊心却让他立即清醒过来,强撑着上前一步,然后对着叶云低声告诫道:“这些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现在可不能失了礼数...”叶炎的意思很明显,不想让叶云将风头抢过去。不过,他的计划注定落空。只见,他还未说

  • 重生之乘风破浪书生妙笔戏韩盈 斗酒又逢虬髯汉

    茶馆里除了卖茶的老者外,就只坐着一个年青的书手,一身白衣,脸色白净,却掩饰不住眉宇间的几分英气,腰间挂着一支长长的狼毫。韩盈和宁芳各自坐了一张桌,二人也不招呼,店家已为二人上好茶,那书生突然站起身朝着韩盈拱手道:“看姑娘的来路,可是从华山下来的?”韩盈冷冷看了那书生一眼,并不理会。那书生捋了捋了头发

  • 女配自救攻略[快穿]在线阅读交友

    一直过了差不多两年,这里的书我都看完了,我对这个小院子也感到厌倦了,我已经慢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只是看见月亮的时候会想家。“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最平常最简单的一句诗,有时都能让我泪流满曾经面。有一天我是在是无聊透顶了,就出去走走,莺儿告诉我,其实前院有个很大的花园的。进去看看,果然是个很漂亮的

  • 姐妹穿越治暴君第7章在线阅读

    “宫殿?”刀离尘向不远处的一座漆黑殿宇看去。这方虚无的空间没有一丝灵气,灵识也受到压制,只能凭肉眼看到四周悬浮着各种各样的野兽尸体,以及独立在众多尸体中间的一座漆黑殿宇。毫无疑问,这里的秘密必然藏在那殿宇之内。刀离尘在的位置离漆黑殿宇不远,只是随意两个瞬步便达到。踏!刚进入宫殿的区域,刀离尘便感受到

  • 乡野逍遥直播间在线阅读第五章

    与坂田银时不同,七月最喜欢的天气就是阴沉沉的雨天,空气压抑的像是要滴出水来,闷热过后是舒爽的清凉,这个时候七月就会站在登势酒屋的门口,在心里嘲笑那些没带伞的行人。“喂那边那个——”拿着扫帚在门口没有目的地打扫着,七月看了一眼站在眼前面无表情的栗发少年,继续扫自己的地。“万事屋请右转上楼。”“你不是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