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修仙录之梦红尘在线阅读第7节

2022/1/15 15:36:30 作者:梦相离 来源:纵横中文网
修仙录之梦红尘
修仙录之梦红尘
作者:梦相离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表面上是一个凡人的世界,熙熙攘攘,热闹纷呈。而当你抬眼望去,在云深不知处,在深山无人迹,在虚无缥缈间,也有剑踪侠影、仙路争锋!

贺瑾辰的话,不急不缓,但一双淡淡的眸子看着她,莫名的让她有种压力,也不再纠结称呼问题,配合的嗯了一声。

“我知道,你昨天说了,这不是你自己你的本意。”

“对,但是也希望你不要多想,并不是因为我对你不满意什么原因,只是,这一次的婚姻中心预约号都是我父亲擅自主张给我预约的。”

贺瑾辰的语气淡淡的,让人难以接近的感觉,就好像他是高山上的冰雪让人不可触摸,而通身的气度,给人一种世家公子优雅矜贵的感觉。

光是这些,姚多多就能感觉到她和他的距离,对他说的话也越发赞同了,并且希望贺瑾辰能有办法让她早点离婚,赶紧去找属于她自己的男神。

她紧接着附和道,“嗯嗯,我知道,其实你不用解释这么多,我很愿意配合你的。”

贺瑾辰眉眼微舒,似乎对她配合的态度很满意,嘴角也几不可察的轻轻扬起一个弧度。

“嗯,关于我们两个人的婚姻关系,我昨晚也思考了一些,并且针对这些对彼此列了一些要求。”

“第一,在婚姻关系还在的时候,彼此双方不得与异性走的太近或者发生其他关系。”

说到这一点,姚多多发现贺瑾辰刚舒缓没多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一双平静幽深的眸子带了几分冰寒。

她对这话双手双脚赞同,完全没毛病,毕竟在婚姻关系还在的时候,如果对方和异性走的太近或者怎么样,哪怕没感情,也是有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

贺瑾辰见她连连点头,眼底的寒意也褪去了几分,目光扫过她灵动的杏眸,又很快的移开,“当然,离婚后,彼此双方怎样都互不干涉。”

“第二,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彼此双方不得干涉对方的事情,并且分房睡。”

这一点姚多多也没意见,虽然她馋男人的身子,但也不是强男而上的恶霸。

“第三,我不喜欢房子有陌生人的气息,所以除了我们两个人,我不希望还有别人进来,你也不能进我的房间。”

贺瑾辰对个人领域很看重,现在他能够接受和姚多多身处一个空间,已经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再加上姚多多的特殊性,他也还是可以忍耐。

姚多多稍微思索了一下,然后问道,“如果是我爸妈过来呢?或者是玩的很好的朋友,也不行吗?”

贺瑾辰眉头拧了拧,半晌,还是选择了退让,“那最后一条,只要不让别人进我的房间,我可以忍受。”

这点,姚多多也没问题,两人友好的商量了这三点后,贺瑾辰又问她有没有什么要求。

姚多多沉吟了一会儿,眼睛突然亮了亮,“我记得每个月夫妻之间都要进行一次寄生排查,这个你必须配合我,还有其他属于婚姻存续期间合规不强人所难的事情,你都要答应下来。”

寄生排查主要是针对寄生虫的,星际时代,宇宙一统,除了一些星际盗贼还在蹦哒,最大的敌人就是星际边防的寄生虫族。

在星际时代,虫族猖獗,时不时出来作乱,尤其有时候星际军队军人不小心就被寄生了,危害异常。

虫族的寄生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是潜伏期,持续时长30天,其次是中期生长期,时长也是30天和末期成熟期永久,其中潜伏期间,被寄生人毫无异样,根本让人察觉不出来。

在寄生生长期,被寄生者脾气会变大,易怒、暴虐心理都会跟着被放大,而当到了成熟期,被寄生者将会被完全寄生,没有了自己意识,只凭借本能暴虐残忍,进行破坏,这时候的他们无痛无痒,相当于一个活死人。

所以,星际的人都对虫族又恨又惧,不过好在女性的治愈异能除了治愈由异能引起的外伤以外,也可以排查潜伏期的寄生虫,将寄生的虫子从躯体内驱赶出来,再封装好,拿到特定场所或者通过火异能者杀灭。

不过这些排查对于生长期后的却是没有办法。

但帝国针对这个,也特意颁发措施鼓励大家定期检查或者帮人检查,只要18岁以上女性30天内帮人检查一次,就可以获得一万星币的奖赏,这个措施大大减少了未婚男性被寄生难以发现的情况。

已婚男性有自己的老婆是不需要担心这个的。

贺瑾辰听到她的话,点了点头没有反驳,他是一个军人,虽然自己异能强大,但长期呆在星际边防对抗虫族,也许也有意外的时候。

以往他都是军队的医疗兵进行定期检查的,但他自己的精神力太过于强大,也下意识的排斥其他的精神力触碰自己,所以每次定期检查他必须先消耗掉自己大部分精神力,才能保证医疗排查顺利进行。

而他父亲就是因为担心他被寄生也难以发现,再加上他对外人精神力的排斥行为,所以才打起了给他婚姻中心配婚的心思。

贺瑾辰垂了垂眸,对于他父亲的这个行为,他并不厌恶,但他向来不喜欢自己的事情被别人插足,这也是他坚定的想要离婚的原因。

不过对于姚多多的要求,他虽然答应了,但还是道,“我只能说我尽量配合,并非是我不愿意,而是我的精神力下意识的排斥别人的精神,这个我很难控制住。”

姚多多惊讶的张了张嘴,没想过有这种情况,毕竟在原主的记忆里是没有看到过的,因为治愈异能的温和性,根本不会给人任何侵扰的感觉。

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并非没可能。

她嗯了一声,眨了眨眼认真的看着他,提议道,“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先相处,熟悉一些了再试试看,也许你排斥别人的精神力只是因为太陌生了,或许熟人以及朋友的身份也许不一样!”

贺瑾辰对于她说的这话,心里下意识的还是有些排斥,他回想到当初也有一个女医疗兵这样对他说,当时他答应尝试一下,结果那女人三天两头的往他休息室跑,甚至散布两人在一起的谣言,还站在他休息室门口勾引他。

想到此,贺瑾辰眼底又有些厌恶,也许姚多多和别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同。

他这样想着,一双丹凤眼也泛着凌厉,眼睛尤同幽深的黑潭看向姚多多,但触及到她疑惑迷茫的眼神,眼底也并无其他多余的神色,眼底的冷色瞬间消散,心底也几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

“好!”

他轻轻的吐出这一个字,算是对自己最后的一次放纵,看在这女人是他名义上的伴侣份上。

姚多多不知道他先前在想什么,但看到他那吓人的眼神又恢复了平静,得到了他肯定的回应,她也没纠结什么。

也许贺瑾辰也并非他表面这般不近人情,难以亲近,至少他能够很绅士礼仪的和她讲两人的婚姻,哪怕他对她不是很喜欢,也能够答应她的要求。

想到这些,姚多多放松的笑了笑,粉色的唇瓣扬起一个弯月弧度,右边酒窝清清浅浅,对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嗓音软和,“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贺瑾辰犹豫了半晌,看着她嘴角的笑容,看着她清澈见底的杏眸,想到自己今天已经退让了多次,便也不再吝啬这一次,最终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握住了对面女人娇嫩的手。

“合作愉快!”

姚多多知道贺瑾辰不喜欢与别人太过亲近,也看到他那会儿眼睛里的纠结挣扎,所以握到他的手后,又很快的收了回来。

掌心温度一瞬即逝,贺瑾辰收回手了,心里深处竟然还有种淡淡的不舍与留恋。

女人的手娇嫩滑腻,比起他长期接触机械而布满茧子的手指,手感尤为的舒服,就好像一团柔软的泡沫,让他都舍不得用力,生怕一不小心便戳破了。

他手自然的放在身前,放在里侧的左手轻轻的握了握,面上依旧平静无波。

姚多多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她回想刚刚两人的谈话,突然想起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说要两月后可以离婚,那我们怎么才可以离婚?毕竟帝国法律不支持随意离婚,总归需要理由,一个能够让婚姻执法人员判断能够构成离婚的合理理由。”

贺瑾辰收回扰乱的思绪,或许是两人相处了一会儿,他这会儿的语气也自然放松了一些,“这个不需要担心,由我来就行了,这两个月我会居住在你这,不承担任何的经济费用,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可能需要劳烦你负责我的所有消费,我们离婚后,这段时间的消费我十倍赔偿。”

贺瑾辰想到让自己犯错,其实想了好久,赌博、斗殴、违法行为等都可以算作离婚理由,但以他的身份那些事是不了能做的,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改让姚多多先‘养’他一段时间,这种行为在帝国中也能被判定为离婚理由。

不过,帝国男人对自己的伴侣几乎有求并应,这种情况还没有人出现过,毕竟这时代的男人讲究实力,绝对不会做被女人养的那一方。

贺瑾辰虽然觉得听起来不好,很像吃软饭的小白脸,但相比其他的犯错行为,这种虚名他并不会那么的在乎,更愿意接受一些。

比起先前连连点头的配合程度而言,这一次关乎到钱,姚多多迟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奴隶开始的异世界真爱婊,洗脑?

    日记昨天胸口被撞到现在还有些疼,那个妹子是铁打的吗?话说今天有关于历史名人的公共课,她一定会去的,虽然搞不懂她为什么突然喜欢这类课,但是想到只要能和她在同一间教室就很开心了。-------------------我是日记的分割线------------------------赖小菁经过重生前的教训已

  • 乱世狂刀放荡不羁的人生在线阅读第6节

    继上次落荒而逃之后,我和他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明明在同一栋教学楼的,上下隔了层地板,怎么就遇不到呢?正想着,同桌凑过来动了动我的手臂,说:“中秋去哪玩?我听说本市有个卡勒星球乐园,好像挺不错的,要不一起去?”“呃?卡勒星球乐园?我还没想好。”同桌白眼:“你那个竹马约你了吗?”对,万坤言中秋要干嘛?要

  • 记录2朱红缎绣氅

    第六章朱红缎绣氅“恭请太后圣安!”这一日,是给太后请安的日子,凤翕然起得比往日早些。晨起沐浴之后,端坐在镜子前,风翕然突然发觉自己的面色似比之前好了些,大概白了一个色号。她赶忙拿起一面小镜子,就着晨光左右细细端详,惊讶地发现连毛孔也变得细腻起来。一连几日,兰心十分尽责地用羊奶皮子为凤翕然抹身敷面,每

  • 玄幻之无尽世界在线阅读第七章

    距离太近,有时候会让我们分不清友情和爱情。KO一直都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直到吻过正在熟睡的郝眉之后,就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抱着郝眉用过的被子,大口大口的闻着早已不会存在的他的味道,无数遍的回忆当时的那个吻。KO从来都知道自己居然还有欲望,直到遇上郝眉。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KO也如此确定了对

  • 网游之坏蛋传说第七章

    “大人!空知原离村,至今不曾回来。另外,方岩在空知原离开后跟了出去,也尚未回村。”“派人去找!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空知原带回来!没有他,那个女人是不会听话的!那我们只能等着心脏爆裂而亡了。记住!不许伤他,找到他,带他回来。至于方岩……没有我的命令居然擅自离村!找到他带回来听我处置!”“是!”这就是幻隐村

  • 阳光终会破云而出落水剑诀

    “嘶~”客房之中,应天脱掉自己的上衣清洗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的伤口,刀伤不及时处理化脓就麻烦了。他到楼下取了一盆清水擦拭过后他取出师傅临别时交给自己的伤药直接撒了上去,霸道的药性使应天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还是半夜整个客栈都很寂静,借着灯光他从枕头下取出一本书简,赫然就是先前李逍遥交给应天叫他多加练习的《

  • 总有妖精想做人在线阅读风起云涌雨落

    海上某处小岛,长满了参天古树和半人高的杂草,一片郁郁葱葱。然而,在这绿意盎然的地方,居然听不到任何虫鸣鸟叫。而杂草丛里那藏着的细长蜿蜒的小径表示了,这里是有人的!崎岖的小径通向一个山洞,如果你有机会走进去,就会发现这只是一个简陋的洞府,但是如果你以为这只是一个野人或者鲁滨逊那种遇难者临时的住处,那就

  • 世子妃今天又作妖了之尹!志!平!???(9)

    这天干完活感觉有些累了,便在一旁睡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李涛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睁开眼睛,李涛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眉清目秀的少年道士。少年道士看到李涛醒了便问到:“你是哪一个?怎么在我李师兄的房里?我怎么没有见过你?”听到少年道士的话,李涛揉了揉眼睛说道:“我叫李涛,是来拜师的,我打杂回来便没有看

  • 阴阳我独尊在线阅读第一节

    元和二十八年秋。落英山上,风起云涌。一曲《绿衣》在山中回荡,幽幽琴声如泣如诉,催人泪。山顶上,整整齐齐一排坟茔前,长发飘散在身后的女子,麻衣布裙,风骨傲然。修长的纤纤十指在琴弦上翻飞,流淌出来的幽幽琴音回荡在山间,百转千回。从山下路过的人无意中得闻此琴音,无不停下脚步静静聆听,听着听着就被充满思念的

  • 逆龙第6章在线阅读

    武冲之离奇的消失在了断魂涯,这是伍玥怎么也无法接受的事,她苦寻半月无果,只能心力交瘁的回了归雁山庄。她内心始终坚信,天生道体之人,是不会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的,他一定是摔落悬崖了。武冲之,肯定还会再出现!伍玥病倒了,伍家全乱了。张家,虽然被王家、赵家压制了三百年,可对于修道界,其龙头地位一直没变。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