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月光之下皆旧梦在线阅读第4节

2022/1/15 2:12:29 作者:宁阿萌 来源:言情小说吧
月光之下皆旧梦
月光之下皆旧梦
作者:宁阿萌来源:言情小说吧
【悬疑恋爱文,坚毅深情的刑侦大狼狗一身孤勇陷入迷途的小鹿】最近,整支刑警队都发现,某人自从和白月光前女友重逢后,画风就彻底跑偏了。原本是高冷男神,现在成天围着姑娘转,有事没事就去撩一把;原本是钢铁直男,现在给姑娘剥虾夹菜,鞍前马后,不亦乐乎;只有在她面前,这条大狼狗,才会暴露深藏已久的流氓属性。有人问:“她有哪里好,值得你在一个坑里摔两次?”他淡笑:“那不是坑,是我的温柔乡。”……每次出任务前,她都要唠叨一遍:“你得保护好自己知道不?万一那什么——”他接话:“万一殉职了,别人就会来住你房子、睡你

大夫人与婆婆斗智斗勇十几年,深谙对方的路数,一看杜老夫人的眉头,便晓得她要借机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母亲看到宛然,是想起三弟了吗?”大夫人抢在老夫人之前道,“母亲放心,宛然既然回到帝京,儿媳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贵嫔娘娘不是说了吗,咱们家的女儿将来都会有大造化的。”

杜老夫人哪里还记得自己挂名的三儿子长什么样。

但她也晓得,在孤身一人来京的杜宛然面前,自己不能显得太过无情。于是她不得不将方才腹内的一番话咽了回去。何况她也听出来了,大夫人是在拿贵嫔娘娘压自己呢。至于什么“大造化”,显然又是杜贵嫔有了新的主意,可恨她不敬自己这个继母,凡事只与大夫人商议。她倒要看看,这姑嫂两人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杜老夫人胸中的一口气半天都没顺过来,只道:“你年纪小,又常年生活在乡下,以后跟着你的堂姐们多学些东西,也免得旁人觉得我们杜家的女儿不知礼数。”

杜宛然只垂着头,闻言再施一礼,便退到了一旁。

杜老夫人再无其他话好说,摆摆手让大夫人领着杜宛然退下了。

.

等到晚膳的时候,杜宛然便见到了家中其他的人。

杜老太爷一共有三个儿子,长子杜隐林娶妻程氏,育有二少爷杜行正和二小姐杜宛玉;二儿子杜隐丛娶妻郑氏,这郑氏乃是杜老夫人的侄女,一向颇得杜老夫人的青眼,竟先于长嫂生下长孙,便是刚刚订了亲的大少爷杜行端,另有一女杜宛清,已经出嫁。

三儿子便是杜宛然的父亲杜隐竹,娶妻陈氏,只育有杜宛然一女,夫妻俩都很早过世了。

杜老太爷一向不爱与家人一起用膳,早就吩咐了宛然无需前往书房拜见自己。两位伯父并两位堂兄也没什么话好与杜宛然说,只有二夫人与杜宛玉两人笑着和杜宛然打了招呼。

二夫人秉持着和婆婆一样的立场,开口就给长嫂下套,道:“听说宛然是一个人上路的,早知如此,不如让行端去接宛然。”

她一边说,一边用眼睛斜睨着大夫人,显然是在暗示大夫人苛待无父无母的侄女,连个仆从都不派。

杜宛玉开口道:“婶娘这话真奇怪,之前祖父说能谋到御林军的空缺,不是你说大哥骑不得马,行不了远路,愣是让二哥去了吗?”

二夫人十分溺爱儿子,哪里舍得让他去御林军中任职受苦?这事家中的人都知道,连杜老夫人都曾经怪过儿媳妇太过武断,阻碍了孙子的前程。杜宛玉口齿伶俐,一番话将二夫人堵得哑口无言。

大夫人早知妯娌连自己女儿都斗不过,从容道:“原先宛然的奶娘说是会一同上京,谁知刚要出门时忽然患了疾病。幸好有三弟的故交一同上路,宛然才能平安抵京。”说完她也不去看二夫人,直接朝着杜宛然道:“既然我们承了对方这样的情,改日便备了礼去谢谢人家。”

宛然这才有机会开口道:“多谢大伯母了。等到方伯父他们安顿下来,我再报予您知。”

大夫人母女联手,二夫人自然只能落败。她心中暗恨,稍稍用了一点饭蔬,便推说身体不适,下去休息了。

其余众人见怪不怪,显然两房的争斗已是常事,没有什么能够引人惊讶之处。

杜宛玉笑着对杜宛然道:“妹妹穿我的衣服还合身?”

杜宛然轻声道:“多谢二姐了。”

杜宛玉道:“我早就和母亲说,应该让你回帝京来。那北卢都是乡下地方,你总是待在那里,岂不变成了乡下丫头。”

“宛玉,”大夫人怕女儿越说越错,截口道,“你安生一点,让宛然好好吃饭。明日你若是无事,便陪着我一起带宛然去锦鸾阁。”

“太好了,母亲要给我做新衣服吗?”宛玉开心地道。

大夫人板着脸道:“谁说的?不给你做。是你妹妹定做的衣服好了,正好去试一试,若是有不妥帖,也能尽快修改一下。万一要是出门,她也有合适的衣服。”

杜宛玉才不在乎母亲的脸色,她知道母亲既然将自己的衣服借给了宛然,肯定会加倍补偿回来的。她只是听到“出门”两字,心中一动,道:“母亲,是贵嫔娘娘要举办春宴了吗?”

大夫人伸手点点女儿的额头,道:“你个鬼灵精,什么都能猜得出来。这事你就放在心里好了,莫要到处乱说。”

宛玉笑道:“我懂。所以母亲呀,为了我们杜家的颜面,你也得给我做几套新衣服吧。莫让秦安眉和周宁几个人小瞧了去。”

母女笑闹间,杜宛然默默用完了膳。等回到大夫人为她安排的居处“凌风轩”后,她婉拒了初伏的服侍,自己洗漱了,躺在卧房的锦塌上,望着高悬在天际的明月,只觉得这一日真是漫长。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一会儿便沉入了梦乡。

初伏轻手轻脚地走进来,将一袭锦被盖在她身上,又吹熄了灯柱,方才慢慢地退了出去。

.

第二日大夫人果然带着杜宛玉和杜宛然出门了。

这次杜宛然乘坐的牛车可比她进京时的那一辆宽敞了许多,坐了大夫人以及堂姐妹后,还能摆得下一张四方的案几。大夫人随身的侍女大暑拿了三个织锦的垫子,服侍着三人坐好,便退了下去。她与初伏以及杜宛玉的侍女小寒一同乘坐另一辆车子,跟在大夫人她们后面。

车轮辚辚,大夫人被女儿痴缠不过,到底答应了要给她再做几套衣服。宛玉想起昨日宛然总是没有向着二房说话,觉得她还挺识相的,就朝大夫人道:“母亲,也多为宛然做几套吧。”

大夫人难得见女儿这样友爱,正巧她本来也有这样的打算,便笑着应承了。

杜宛然自然又谢了她们母女一遍。

临下车的时候,大夫人叮嘱宛然道:“这锦鸾阁是安王妃的私产。虽说如今安王很是低调,我们总要恭敬一些。”

宛然不知大夫人口中的“安王妃”是谁,但她也晓得皇室的厉害,轻声点头应了。

宛玉笑道:“妹妹莫怕,母亲不过叮嘱你两句。其实锦鸾阁素来客气,款式新,做工又好,要不然他们的生意怎么会这般好呢。”

杜家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大夫人刚下车,便有伙计迎上前来,道:“杜夫人,难得今日有空光临鄙店。我们有新到货的潞绸,色泽明艳,正适合做春天的衣服。”他一边说,一边就引着杜家女眷向内走去。

大夫人笑道:“潞绸自然要看。不过还有一件事,我前些日子定了几件衣服,不知可做得了?”

那伙计忙道:“因您说可能还需要修改,所以那衣服还留在店内。只等您吩咐,便可以马上按照尺寸修好。如果需要,也可以让师傅去您府上量尺寸。”他知道大夫人定做的乃是少女的服饰,又比宛玉素来的尺寸要小,便晓得是为家中其他的小姐定做的。今日见到宛玉身边站着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伙计猜着多半是为她做的了。只是大夫人没有开口,他也不便探问。

大夫人道:“那就好,也不需要让师傅到家里了。今日我带着侄女儿来了,这衣服便是给她做的。”

伙计这才笑着朝宛然道:“那便有劳小姐到隔房内量一下尺寸。”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进了锦鸾阁。昨日杜宛然从外观看,只觉得这锦鸾阁开间阔大,门庭轩敞,此时步入其中,更觉得内里别有洞天。

当先映入眼中的是锦鸾阁的迎客大厅,此处窗明几净,案几上燃着熏香,看上去倒像是一个官宦人家的屋宇一般。大厅内侍立着几十名妙龄少女,带客的伙计走到这里,便不再向内了,改由这些侍女接待客人。

因来锦鸾阁添置衣物的大多为官家女眷,所以大厅左右两侧各有十间隔房,专供客人择选货品。左侧十间隔房内悬挂着成衣,卖给那些来不及定做的客人,右侧的十间隔房内则放着来自大梁各地的布料,以备定做的客人选择。

宛然不过匆匆看了一眼,那负责接待她的侍女已经领着她朝大厅后面走去。转过一道屏风,宛然的眼前豁然一亮,原来在迎客大厅之后,竟然是一个葱葱郁郁的庭院。

此时正当万芳争艳之时,庭院之中芬芳遍开,姹紫嫣红。又有一道清澈的溪水蜿蜒而过,水中养着锦鲤,一见到有人进来,便摇头摆尾地簇拥过来,显然是在等人喂食。

花木掩映间,几座小楼散落在其中。

原来锦鸾阁内另有专门用来接待京中权贵女眷的房舍。杜家靠着杜贵嫔的名号,才能在此占据一席之地。这几座小楼也各有功用,有储放衣料的霓裳厅,有量体裁衣的镂云轩,还有添置配饰的摘星楼等。

接待大夫人和宛玉的侍女,便引着她们朝靠南的霓裳厅走去。大夫人对宛然道:“你先去量尺寸,一会儿来霓裳厅找我们。”

宛然点头应了。

.

这庭院的小道以青砖铺就,旁边砌着色彩各异的鹅卵石,又有木制的小桥跨在溪流之上。

初伏道:“三小姐,可要奴婢扶您?”

宛然摇摇头。从北卢到帝京,千百里的路,她都行得,难道还怕这区区小径吗?

那服侍她的锦鸾阁侍女笑道:“杜三小姐真是善心。”

宛然莫名地看了她一眼,不晓得这“善心”两字从何而来。

那侍女也不解释,继续殷殷地道:“三小姐可唤我青雀,以后您有什么想要做的衣服、首饰,只要派个人来锦鸾阁告诉我。我一准儿给您备好。”

这名唤青雀的侍女如此殷勤,宛然倒有些不好意思。时新的衣服首饰,她当然也喜欢,但她心里明白,自己不过是靠着大夫人才能来此一趟,至于以后如何,还难说的很。

不过这些话,实不足为外人道。宛然只笑了笑,并不接话。

青雀眨眨眼睛,似乎有话想说。她的目光在宛然身后的初伏身上转了一转,到底将口中的话收了回去,识趣地不再提起这个话题,转而问起宛然此次来锦鸾阁,想要做些什么衣服。

宛然有些奇怪,听方才大夫人的意思,早就为她定下了要做的衣服款式,只不过还需要调整一下尺寸罢了。哪里还有她自己择选的余地?

她想了想,只道是青雀刚才失了言,为了弥补一二,故有此问。

宛然便笑着道:“我伯母已经择选好了款式,只依着她的意思来办即可。”她不愿意多生事端,只需按照大夫人的吩咐,量完尺寸就好。

听到宛然的回答,青雀的表情有些惊讶。她趁着宛然提裙过桥的时候,朝着镂云轩南侧的那座小楼望去。只见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二楼的窗前,虽然隔着十几丈的距离,青雀依然能够感到,来自那里的目光一直落在杜家三小姐的身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酒吧之化骨绵掌(6)

    白玉堂这家伙还挺将义气,虽然刚刚与我认识,却毫不犹豫的拦在我身前:“想干什么,以多欺少啊。”展昭和张龙几个到底是官府中人,再怎么着也不敢与郭淮正面冲突,都站在一旁不动弹。几个太监得了郭淮的指示,气焰嚣张的很,纷纷勇往直前。白玉堂不是浪得虚名,三拳两脚将这些个小角色放倒在地。郭淮怒火暴涨,尖着公鸡嗓大

  • 从倚天开始签到刷经验在线阅读第三章

    温绒其人,实在人不如其名,别人乍看一眼这好名字,潜意识里联想到一个清秀可人的女孩子。谁知道站在面前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假小子,剃到耳根的短发,干净是干净,就是太利落了点。虽然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但是太平淡了点。身高中等偏上水平,身材往好听了说是骨感,其实就是块板砖。小时候还不觉得,年纪越大,她和妹妹

  • 驭游之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结束了在交易所的事项,海宁告别了维拉尼,一人来到街道上。这是十一月的第一天,这里的人称为[热月之初],虽说称为热月,但实际上漫天飞雪,与热这个词实在是挂不上号。一大早出的门,到了现在竟然天就快黑了,该说果然是富人的世界吧,竟然能为了这种事情付出一整天的时间。肚子不由得咕咚作响,说起来维拉尼也和自己一

  • 五术玄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霍雨浩?这名字……为何有些熟悉……唐三一愣,一时间有些出神。所幸他反应快,脑海中思绪万千,面上却半分不显,在场的另三位一个也没有看出异样。“哦,我记下了。看样子你说得那件事应该是猎杀魂兽吧?”唐三按捺住心中的思虑,看了看死在一旁的风狒狒尸体,转移了话题。听他这么一说,另外三人才想起这么一回事,唐雅急

  • 蓝九鼎云荒在线阅读训练开端

    “容我问一句,这是什么?”沐颂一脸无话可说的样子伸出了手,指向前方的物体问道。此时沐颂正处于大厅右边的一个隔间中。而他的眼前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木笼,是那种圆形的能转动的木笼,简单易懂的来说,这玩意儿就像是沐颂前世用来关仓鼠的笼子。“你不会,让我进去干什么吧?”沐颂追加了一句。“这东西叫反应笼,具体作用

  • 我出生在末法时代之心魔(6)

    还未等南宫磊作出反应,他已经又,直勾勾的冲了过来,来吧,让我一起领悟你们力量“三弟,这孩子现在因该是被魔物所控制,不可伤害他”“大哥,我不会伤还他,咱们一起把他体内魔物逼出来”“好”随后,二人一起冲了过去,这样的架势好像是要跟他再打一场,可是两个人以为他是被魔物附体,结果我没想到是体内魔物生出“来的

  • 论如何和沙雕攻he第三章在线阅读

    女人的突然消失,让徐维茫然的站在太阳底下,脑袋变得迷糊起来,整个人晃晃悠悠的好像要倒一般。夏天的温度,室内和室外是两个天地,回到里面以后,徐维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舒服了很多,然而只是这么一会儿,背后已经有一滩水渍。等稍微好受了一点,徐维看着手上的伤口,还留着血,酸楚的感觉很细微,却很真实的告诉他,他受

  • 我与真君解战袍在线阅读第9节

    按照今日的约定我们早早的来到了大昭寺内阁等待“阿拉”的会面。“阿拉“,该词在字面上看,没有实际的意义,是一种表达恭敬的语气词;自从成为“活佛“的别称之后,该词就有了实际的意思。在不少藏族地区尤其是安多藏区以“阿拉“一词来尊称活佛,并成为活佛的专用名称,从而完全代替了活佛的另外两种重要称谓,即“珠古“

  • 逆天而行海的鹅子②

    好不容易才从那片几乎闪瞎他双眼的五颜六色中缓过来,薛采痛苦的闭着双眼,守在他身边骑着海马忠心耿耿的守卫关心问道:“殿下,是不舒服吗?”“没有。”薛采摆了摆手,他发现自从绑定了新系统开始了新任务之后,短短的时间内他就几次陷入了迷茫。“我打我自己……”薛采看向小美,“这是什么意思?”“嗯……”小美:“人

  • 我真的不是大佬啊之教授、院士也要排队哦!【求收藏!求鲜花!】(3)

    每个人都代表了身后的集团或机构。但是这个平台也融合了社交软件类似的东西。比如,可以互相点赞,互相关注,推送卖家拍摄的照片。杨天一在这个平台上所在时间并没有那么多,但是粉丝量确实整整有一百万之多。此时杨天一所发的这条肉芝信息之下,评论量已经有十万句。“杨老师,您终于上线了!我代表西北医院总部衷心祝福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