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综]九尾玄狐养老日常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2/1/15 1:30:50 作者:萧紫韵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九尾玄狐养老日常
[综]九尾玄狐养老日常
作者:萧紫韵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只从山海经世界转生入动漫世界的九尾玄狐,发现生命没有威胁后的咸鱼养老生活。

安槿绷着脸,昂首挺胸跟慷慨就义似的被赵承奕牵着往前走。大齐朝风气开放,亲戚家孩子十三岁以前牵牵手什么的还是被允许的。只是安槿觉得被只蛇精病牵着走委实风险有点高。

赵承奕感觉到她的紧绷,又是心疼又是气恼,最后想,她还真是个孩子呢,自己这是怎么了,整天跟个孩子较上劲了,慢慢哄着也就是了。

两人穿过槐林的另一边,又穿过一片荷花池,远处的池中是铺陈蔓延开来的荷叶,中间已经满满立着了一支支含苞欲放的荷花。近处沿着小径则是各色睡莲,它们的花期早过荷花,早已开出了各色睡莲,粉中带紫,白中带粉,淡色蓝莲,黄中带绿,霎是清新喜人。

安槿完全忘记了身边那人是个魔星蛇精病,已经甩开他的手,喜滋滋的去看花了,可惜要赶着去给外祖母请安,不然她一定要留几张速写,这是她穿到这边养成的习惯,没了手机就只能随身带着画簿。

想到画簿她猛然一惊,她怎么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将画板随手就扔在了小溪潭边,忙回头唤雪青:“雪青,我之前把画簿和画板拉在小溪潭边了,回头你叫上两个婆子陪你一起去找找。”

雪青脸色白了白,回道:“小姐,您刚睡的时候我已经去找过一圈了,并没有找到。也问过了负责那一片洒扫的婆子,并没有人见过。”说完,嘴巴又动了动,似乎想问什么,但显然想到现在不是问话的好时候,把话吞了回去。之前在院子里,因为有如意在,她一直就没有找到机会问小姐到底在溪潭那边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就更没有机会了。

安槿脸色略有点不好,不见了,除了管园子的婆子,那里少有人去,那就是那个变态神经病拿走了。拿走了就拿走了吧,她安慰自己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上面有一些自己前世样子的速写。近日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熟悉现在的容貌,却对记忆中以前的自己越来越模糊甚至陌生,怕有一天完全忘记了,便总试图画着自己前世的样子。不过,那也没什么,她只简单画了些轮廓,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被拿走了也就只能这样了。

赵承奕已经听出了异样,他一直在静静看着安槿,从她在看见荷花池和盛开的睡莲时那种发自内心的眼角眉梢都挂着的喜悦,到突然懊恼,再到听完小丫环雪青的话后一时惊讶一时愤愤最后无可奈何的样子,表情无比生动,让本来只是美丽的像瓷娃娃的脸变得光彩夺目,动人心弦。

他眼睛像是被刺痛了一般,微微眯了起来,心思却更加恍惚,为什么记忆里的槿儿,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她也没有这样喜欢外面的景色,没有养小乌龟,没有随身带着画板把各种遇到的景物都画下来,她只喜欢静静的坐着,有时候绣花,有时候看书,看见自己,会略带羞涩的欢喜的笑。而这些,是现在的安槿一样也不喜欢做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是记忆出了错?还是所有的人都出了错?

安槿眼光瞄过站在斜后方一棵大树下的赵承奕,少年藏在阴影里,抿着薄唇脸色阴晴不定又不知道在想啥,周身散发出忧伤又迷惘的气息。

安槿叹气,二舅母也真是不容易,生了三个儿子,两个死了,剩下一个还傻了,这可怎么办啊?她觉得自己好歹是个有着正直心灵的善良的人,只好走过去,道:“六表哥,我们走吧。”

赵承奕一喜,面上笑起来,却是十分之好看,之前身上的负面气息也立即烟消云散。

这次赵承奕没有再拉安槿的手,而是和她并肩一起走去了山庄的主院。

两人一起进了主厅,丫环禀告了,便掀了门厅帘子,迎他们进去。走入厅中,安槿一眼便看到厅中主位上正坐了一个面相庄严的老夫人,正是她的外祖母顺国公夫人,旁边则坐着母亲赵氏。

老夫人已是满头银发,面上却无明显的岁月痕迹,只是两道法令纹较为深刻,显示她平时应该是严肃威严的性子。不过她此时正面色慈悦的笑着听众人逗趣,见到二人进来,极是开心的叫着“槿姐儿”,唤她上前。

安槿走到她前面,刚屈身准备行礼,老夫人已经起身上前一把拉了安槿搂住了,然后又仔细打量了会儿,才道:“我的槿姐儿也大了,越发的水灵了。听你母亲说,你身体略有不适,怎么还跑了出来?现在可好些没?可用了午餐?”

安槿恭谨答道:“回外祖母的话,现在好些了。想着外祖母到了,必是要先给外祖母的安的。先前已经吃了一些粥和点心。”老夫人听了越发开心。旁边赵氏见了,忙道:“母亲快让她离远些,可别过了病气。”

老夫人不依,道:“你也忒小心了些,哪里有那么多的事。”

这时左下侧一位夫人出声道:“这便是姑表妹家的五丫头吗?果然是生的玉雪可爱,难怪老夫人常挂在嘴边上夸了。”安槿沿着声音看去,却见是一位陌生的贵妇人,身着绛红色襦裙,浓眉大眼,眉宇间带着京中贵妇少有的英气。

安槿正自惊奇,赵氏已经出声道:“槿儿,这是你表舅母庄夫人,还不快拜见。”原来是外祖母和二舅母娘家永毅侯府的世子夫人孙氏。孙氏出身武将世家,父亲为镇西大将军,常驻西宁,据说孙氏十三岁之前都在西宁长大,跟着哥哥们学的骑马射箭样样在行。

这时老夫人见状也已放开拉着她的手,安槿从善如流,转身向庄夫人屈身行礼道:“槿儿拜见表舅母。”庄夫人也拉过安槿上前,这时她后面的大丫环向前递了个锦包给她,她就接过递给安槿道:“真是个可人疼的丫头,表舅母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些小玩意给你玩玩。”安槿双手接过攻谨道谢。

安槿又转身对坐在右侧的一着白底挑金线绣着深蓝锦纹襦裙的贵妇行礼道:“给二舅母请安。”这却正是安槿的二舅母也是赵承奕的母亲庄氏。庄氏也似极喜欢安槿,细细打量安槿道:“怪不得母亲常夸,这孩子真是生得越来越好了,眉目竟有了太妃娘娘年轻时的几分。姑奶奶真是好福气,闺女们一个比一个长得好,可恨我只有一个媛儿,要是姑奶奶舍得,不若让槿儿做了我的干闺女吧。母亲,您说可好?”

她这话一出,厅里却静了下来,老夫人和赵氏不知为何脸色都有些不太好。庄夫人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状若无闻捧场道:“果是不错的,我看槿姐儿这副样子,真是十足的赵家女儿呢。寻常人家再生不出的。”

“奕表哥,你果然是回了这里!”突然一个声音闯入了厅中,打破了厅里的静默。伴着声音入来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身穿大红罗裙的少女,头上簪着缠丝纹镶红宝花钿,五官与庄夫人孙氏有七分像,只是下巴微抬,眼神倔傲,平空添了几分骄蛮。

众人都看向她,她却不管,只顾着走向站在二夫人庄氏身侧的赵承奕,唤着“奕表哥”。赵承奕却置若罔闻,脸偏向一旁,黑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奕表哥!”见赵承奕还是不理她,红衣少女便嘟嘴抱了二夫人的胳膊,撒娇道,“姑母,你看,你让奕表哥带我出去玩,他一转眼就不见了,回来这里,都没有跟我说。”二夫人宠溺的搂着她安慰。

“咦,你是谁?”她在二夫人怀里转过脸,正好看见了厅中的安槿。这时安槿已经退回到了自己母亲身后。

眸子转了转,红衣少女似乎想到什么,不屑问道:“哼,你就是那个阮安槿?”

“熙儿,不得无理。”孙氏喝道,继而转头向已经有些不悦神色的老夫人和略显尴尬的赵氏道,“还望姑母和姑表妹莫怪,这孩子在边疆给她外祖外祖母宠坏了。这两年可不得好好拘着性子。”

红衣少女在二夫人怀里不服的撇了撇嘴,二夫人安抚的拍了拍她,笑道:“不过是孩子们玩耍,母亲素来也喜欢孩子们不拘束的。我看熙姐儿就很好,又活泼又爽直。母亲还常说我们没出息,不像嫂子这样大方呢。”

赵氏也附和道:“是啊,熙姐儿这样的可不是难得,表嫂可别把孩子拘坏了。当年圣祖皇后还教导,女子也要骑射武艺样样出众,我看现在的女子可没几个有熙姐儿这样秉承圣祖皇后教导的了。”几句话就将庄夫人说得甚为得意,她本也不觉得自己女儿这样有多大错,只不过京中人素来规矩重些,女儿总是要在京中嫁人的,总得顾忌着些。

赵氏又对着安槿笑道:“这就是你表舅母家的三小姐令熙了,还不块拜见?你令熙表姐一半的时间都在边疆长大,骑射武艺都是上佳的,你之前不还嚷嚷着说要学骑射吗?回头可以多请教请教你令熙表姐。”

安槿忙对着红衣少女屈礼,唤道:“安槿见过令熙表姐。”一边心下诧异,这可不是母亲平时的作风。母亲护短的很,若平时谁对自己无理,母亲可没这么好脾气。继而偷眼看外祖母,果见外祖母脸色微绷,却没有说什么。看来,母亲这是什么地方有求于这个表舅母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虫族开始的进化之路在线阅读寒江雪

    平日里,朱船都寅时起床,先是在床上打坐三周圈,然后清洗一番,开始练习兰卿给的破云刀法。而兰卿近巳时起身,此时的朱船已经修炼完,开始做平日里的活了,所以很少看见朱船修炼。然而今日朱船的刀法才打到第四遍,就看见兰卿披着厚厚的披风慢蹭蹭地走出屋。“你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兰卿四处打量了一下,道:“唔,我陪

  • 犯规的恋爱游戏在线阅读大隆有侠,秦霞客

    「或许这个叫曲相安的小白脸并没有外表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这个想法第一次在蒋三刀的心头升起,起初的重视只是蒋三刀不想让别人因为他的怠慢而看扁了太子、公主,在后来的相遇中,蒋三刀越发觉得这人不过是长得稍微好看一点小白脸罢了,并没有真的把他看在眼里,但方才的那番话让蒋三刀不得不真正正视起这个白脸书生了。「

  • 小城忆事在线阅读第7章

    见小枫满脸失落的样子,月下仙人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小枫啊,老夫这姻缘府除了红线多,还有便是这话本子,唱戏的最多了,今日老夫便让你开开眼,走走走”,说罢,便引着小枫到了后院的戏园子里。“来,今日排的是许仙与白娘子的断桥之恋,小枫你好好坐在这儿陪老夫听听!”小枫满脸好奇的看着台上的人,只见一老翁在一旁

  • 我绝不会喜欢你[快穿]在线阅读第10节

    李维早就对阿斯加德这个神奇的虹桥感兴趣了,这东西可以能够将人传送到九界的任何一个地方,堪称可以无限位移超级神器,而且用来攻击的话也是无上的利器。电影里曾透露过,如果虹桥朝一个世界完全释放能量的话,可以直接将一界毁掉。最重要的是…这么牛批又珍贵的神器,如果一拳砸下去的话,一定能够砸出很多的因果值吧~李

  • 宠妻日常之开学

    秦星河直到冲完澡倒在床上心还跳呢。顾倾野今儿的眼神像是带钩子的,勾着他的魂儿都归不回位了。自己是不是有病啊?这可不行。他一轱辘从床上爬起来,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就地一口气做了20个俯卧撑。爬起来的时候手机一阵响,气都没喘匀就接了电话。那头王佐藤听到秦星河的喘息声,道:“啊,星河,在办事儿呢?那先不打

  • 想做你的宝贝之滚出王氏

    刘丽愣了一下,趾高气昂的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既然是神秘富商,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身份。”“你说不出来那就是不知道他是谁呗。”苏自建看着刘丽难看的脸色,认准了戳中了她的短处,接着得意道:“你买这些东西诓骗我们有什么目的啊?”刘丽结巴了好几下,凶巴巴道:“那珍珠都在我手里了,还能有假吗?”咬着牙问:“

  • 我爱妾是波雅·汉库克第五章在线阅读

    一路上打打闹闹,好不容易到了姑苏。魏无羡便急着尝尝这传闻中的琼浆玉露——天子笑,可惜正事要紧,只能先到云深不知处报道。说来好笑,在云深不知处魏无羡见到,个有趣之人,大智若愚……呵,说的便是这人,清河聂氏的小公子聂怀桑,二人交谈甚欢,随即引为知己好友。在云深不知处的第一天,魏无羡终于知道人间疾苦这个词

  • 梦幻逍遥游在线阅读第二节

    说时迟。李山在那一刹那又一次全力一翻,躲过了致命一击。“等等,我要见徐江,我要见他!!”李山在竭力嘶吼,他感觉到了死亡,他还想回家啊!又被李山躲过去了,男子有些恼火。他扭动脖子,舒展了一下全身的肌肉,紧了紧握锤的手,又一次走来。“妈的。”李山知道没得商量,显然,徐江要置自己于死地。李山心中闪过过去的

  • 如何攻略黑月光师尊在线阅读第二章

    “宿主,请确认解绑。”系统恋恋不舍的说道。自己的宿主,竟然要解绑,系统伤心的都快哭了。高阳直接来了一个绝地大反转,笑眯眯的道:“系统乖哈,刚刚是和你开玩笑的,我怎么会舍得解绑你呢?”这么牛逼的系统,奖励内容还这么屌。随随便便填写个名字,就能获得逆天幸运满值。要是自己再填写完其他的属性,那岂不是要抽奖

  • 没能让你喜欢我在线阅读第7节

    李镇宇蜷着长腿,深深地望了眼宽粉卡在嗓子里说不出话憋得满脸通红的金施勳和咸元进。“做哥哥的不能让弟弟这么操心哦——不过既然已经解决了就好了。”才不好呢。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ajy那个死猴子要恶剪他们。两个人都会编舞结果起分歧的桥段跟202那时候时卢老师和五金一毛一样!不得不感叹剪辑的力量过于强大,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