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夫人她权倾天下山雨欲来风满楼

2022/1/15 18:58:45 作者:施甘棠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人她权倾天下
夫人她权倾天下
作者:施甘棠来源:晋江文学城
靖国公最近很暴躁,他安静如鸡隐忍多年,不料娶了个女王爷进门,谋反关头,却被她锁在家里出不去了!赵西源(泪奔):夫人,开门啊!!卫令仪:咦?夫君,你怎么还在家里?赵西源(破音):我要去杀了那个狗皇帝!!!卫令仪(冷漠jpg):哦,没事儿,我已经顺手帮你做掉了。赵西源:……嘉临王卫令仪,长相貌美如花,身居亲王高位,养在皇后膝下。可皇帝陛下天天疑心她要谋反,逼得她沉默寡言不得不反。梦里结局惨死雪中,醒来的卫令仪觉着自己应该换一种活法。反正她还是当朝女王爷,她的日子她说了算。(女主人狠话不多x男主戏精一

“小老弟你醒啦”,秦安然刚踏进那寺庙大门,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幽无敌已经施施然走了过来,在篮子里左捻捻右捏捏,上下翻一翻,挑选出其中最大的一根黄瓜和秦安然一样叼在了嘴上。做完这个动作之后,他才挑起头仔细打量了一番秦安然,拍拍他的胸口,捏捏他的手臂,看看他的后脑勺,直弄的秦安然一阵鸡皮疙瘩一巴掌打掉他乱摸的手。

“啧啧啧,身体真好,昨天看你都快死了,今天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羡慕啊”

“没什么好羡慕的,总有一天会真的死的”

“其实吧,死了说不定更好些,轻松些”

秦安然没有接话,提起篮子顺着寺庙左边立柱走去,庙里的格局是两排立柱并列在大殿,五根一排,间隔五丈,大殿最里面立着三尊雕像,一个道人一个和尚一个布衣老者,每一根立柱旁坐着一个人,左手边第一个就是那幽无敌,所以秦安然直接向下一位走去。

是那普渡和尚,秦安然递了一根黄瓜,和尚笑眯眯的接了过去,还说了句施主自有福报。接下来是那裴姓武夫,接过黄瓜时不仅不说好话反而还对秦安然横眉竖眼,秦安然倒也不以为意,直接走向下一位。瓜未到已经响起“今日可否读书?”正是那书生,秦安然抿抿嘴同样没有接话,待他接过瓜之后继续向里面走去,左手边最里面那根柱子下坐着的是那满头花白头发的李姓老人,老人打量了一番秦安然之后才接过了瓜。

穿过殿堂来到右边柱子旁,这是那位一直躺着的瞎子,瞎子正在睡觉,秦安然蹲下来掰开瞎子的手,把瓜放在了瞎子的手中,给他把头发上的蜘蛛丝拂去。瞎子旁边是那一截一人高的枯木,秦安然走进之后上面出现了一张人脸,随后里面伸出了一小截枯木化作的手臂,结果秦安然手里的瓜,随后咔嚓咔嚓吃了起来。

“下次你送东西的时候先从右边开始,每次等你到这儿的时候,好的瓜都被挑完了”红袍男子没等秦安然走近就开口说道。

“我看你是欠抽,年轻火力壮吃点青瓜不是更好?要啥好瓜啊,尊老爱幼不懂,就你那辈分,有瓜吃就不错了。”秦安然还没来得及回话,对面的裴姓武夫已经接过话头,嘴巴像啄木鸟一样动了起来。

红袍男子听到这番话倒没有恼怒,歪着那双妖异的红色眼睛仔细瞧了瞧对面的裴姓武夫,很自然的接过秦安然手中的瓜。

“我就说你嘴皮子犯贱吧,是人是鬼你都要讲两句,哪有你这么啰嗦的武夫,你的本事都是用嘴练的吧,我旁边这位后辈可不是那种喜欢放狠话打嘴炮的人,在外面看来也是那种狠人,你最好要有他强,不然哪一天限制不在,你要是没他强,你日子可不好过咯”,那穿着黑白道破,戴着一顶莲花帽的老人边啃着黄瓜边说道。

“哼”裴姓武夫明显不爽但也没再讲话。

“下次来我给你们分好”秦安然在后面补了一句

秦安然走向最后一个人,也就是那个活死人,往他手里也塞了一根,对方漆黑的眼眸睁开,嘴角裂开直至耳根,对着秦安然露出了笑容,配和这一嘴的獠牙,惨白的面容,这种笑容一般人可承受不来,实在是太渗人了,秦安然倒也习惯,不觉有他,只是一直奇怪,他为什么也要瓜,死人还需要吃东西吗?但转念一想,这一圈的人就没有个正常的,连棵树都能吃,这好歹也算个人不是?

分完瓜之后秦安然扭头看见幽无敌坐在寺庙大门口,他也挎着个篮子来到他身旁坐下,放下篮子,继续啃着黄瓜,秦安然见幽无敌眼睛直直的望向前方,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嘴上倒是一刻没停,一根黄瓜已经消失半截,秦安然大口啃起了黄瓜,眼睛向下,那儿一群蚂蚁正在搬家。

大殿里这一刻没有其他的声音,都是此起彼伏的“咔嚓”声。

不一会儿,身旁的声音停下,幽无敌已经啃完了瓜,他往旁边瞥了一眼正在低头看蚂蚁搬家的秦安然,“最近村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幽无敌开口道,他无法走出这座破庙,他只能通过秦安然来了解外面的事情。

“恩”,秦安然微微点头,“今天我在巡天府时,林责的书房里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人,早些时候我去重楼街的时候还看到一队官兵,领头的那个骑得居然是一头老虎,还有前面那座茅屋里,除了那干净的乞丐之外,他屋里好像也是有着生人,这两天这样的情况很多,这地方好像来了很多陌生的面孔。”

“这是要变天啊!”如果就按我们之前的推测,领你进来的那人,也就是你嘴上的老青,他原是这座坟里的头头,所以这才能解释你当时那三年不说顺风顺水,也谈不上得吃得喝,但起码出门行走、挑水挖菜时身旁不会突然闪出一个所谓的神仙把你捉去扒皮抽筋,而且当时村子里的十八条街,中间的十七座坟外人的府邸,你也是来去无阻,面前就没有出现过一个人阻拦,可爱如你当时居然认为这是因为这些地方都没有人居住。

而往后的五年,先是村外那座小山突然化为平地,我当时就算在破庙里都看到那阵从天而降的白光,简直就像是太阳落了下来一般,动静太大。然后是你突然被抓去研究,那猥琐老头开的药铺、那真小人建的唐王府、那假仁假义酒肉和尚的金光寺.....,这十七座府邸你怕是去的比他们自己还勤,只不过倒是被抓去的。“咔嚓”,仿佛话说的太多口有点干,幽无敌又从身旁的篮子里抄起一根黄瓜开始啃。

“啧啧啧,我到现在还记得你当时被丢进这座庙的画面,傻傻的、呆呆地,仿佛没有魂魄一般,哦,不对,当时是真的没有魂魄了的,血淋淋的,仿佛刚被人从血池里捞起来。就丢在殿堂前面的露天院子里,也没有声息,隔天一场雨一下,冲刷掉血斑,露出发白的肉与骨,小小的一只,就像被那屠夫剥完皮但又嫌弃肉少而被丢弃的小羊。”

“但你当时竟没有死透,三天后居然自己爬起来,”幽无敌抬起手往小木屋方向指了指,“然后你自己居然爬到靠在墙角双手抱膝坐了下来,就像你现在这样一般坐着,傻傻的,呆呆地。你可知道当时我直看得傻眼,还以为世间要出现第一个没有魂魄还能自己动的尸体,对,就是尸体,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你当时那副模样还能大言不惭的说你还活着。”

“往后的五年里,你大半时候回来都是不正常的,有时是被人丢进来,有时是从天上掉下来、有时是自己走回来,有时有伤,有时无伤,有时只有三魂,有时仅有七魄,有时傻笑,但好像从来没哭过,这一点其实是比我猜想你为何会被如此对待而更加想不通的,一个从儿童一直被折磨到少年的人几年间我居然没看到过他哭,简直怪哉。”

“你今天很烦,不用帮我回忆了,我自己知道”目光一直盯着蚂蚁看的秦安然终于开口。

“行行行,您老不高兴了小的哪敢多说,只是这些事太过印象深刻,仿佛发生在昨日,再加上啃了两根黄瓜有点醉,所以啰嗦了点。言归正传,你最近去享受的次数没那么多了,算上今天,这个月也才第二次,再碰上最近这坟里多了很多外面的人,这些异常怕是跟你有点关系。”

“我可不认为他们是怕影响不好,吓到他们的同乡所以才这样做的”秦安然撇撇嘴。

“呵呵,当然不是,一个炕上睡觉的人谁不知道谁的长短深浅啊,太熟或太聪明的人都不用装的,善良的面具什么的只是戴给哪些天真无邪,脑袋不好的人看的,我指的是,他们是不是已经确定你这儿是不会有老青的遗泽的,所以不准备折腾,转移注意力到其他事情上,相较与那虚无缥缈得到还不知道怎么分的遗泽,我觉得他们还是会现实一点把注意力集中到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上。”

“比如?”

“比如老青原来的那个位置由谁来坐,比如后面那九个老家伙谁归谁处置,据我所知,这几个老家伙都是来头大的吓塌一片天的人,这样的人手指缝里随便扣出点什么来不比你这个穷光蛋强?”

“你的意思是我快要死了”

“你的意思是后面那九个老家伙也会出事儿?”

“这样理解也没错”

“你的意思是你也快活不了了?”

“可以呀,小伙子脑袋很活呀,都会举一反三了”

“你今天跟我讲这么多是有什么计划?”

“我能有什么计划啊,阶下囚一名,苟且活命中啊”

“真没有?”

“真没有”

“那我走了”。语罢,秦安然站起身来,一脚送底下已经出动全部力量搬运食物的蚂蚁们全家富贵,另一脚跨过门栏,走到木屋前,放下篮子,扛起锄头,既然运气好今天又没死,那他得去给庄稼松松土了。

直到秦安然瘦小的背影在幽无敌的眼中从小到无,他才转过身来,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看了一眼头戴莲花冠的道士。那道士视乎感受到他的目光,“放心,五年前一场变故以后,这坟内的阵法虽然没有受到影响,老夫还是无法伸手,但阵法只要不是在那老妖怪手中,我动个小手脚是没问题的,现在这座庙内,就算是释迦牟尼,只要不出现在这方天地,那么也只会看到我等静坐的画面罢了。”

幽无敌闻言眉梢一挑,倒是没有马屁随后而至,只不过干净的眼睛里还是出现了一丝敬佩,毕竟刚才那老道士的比喻对象可是那一尊佛,而老道士也不像说大话的人。

“杀心很重啊!”普渡和尚眼睛一直盯着那窝横死在前庭的蚂蚁,脑海中还是刚才那少年“无意间”落下一截黄瓜吸引一窝蚂蚁来然后“无意间”起身“无意间”踩死那一窝蚂蚁的画面。

“异地处之,皆如此,光头,你那惺惺作态的语气让我浑身舒坦,直想拧下你这好似会发光的事物,看看里面到底是哪个天下的假仁假义”。

普渡和尚没有理会裴姓武夫的冷嘲热讽,接着说道“我只是觉得,如果一次放出两个恶魔的话,对那些一心只求安安稳稳过日子的人会不会不太善良”?

听到这句话的幽无敌将手中的瓜蒂丢了出去,直丢在那一窝蚂蚁的尸身之上。

裴姓武夫闻言只觉得像吃了屎一样难受,竟然呛得说不出话来。

“外面已经是吃人的世道了,一两个苦命人也杀不完全天下的人,个体力量再强,再无恶不作都对大势没有影响,起码,对于外面那个世道没有影响,已经无法更坏了”。

“可是......”

“此事休要再提”,一直躺在佛像脚下不出声的瞎子打断了普渡和尚的话,“昨天此事已经盖棺定论,八人同意就你一人反对,除非你临时想要退出,不然这件事也就不要再讲,现在我问你,你 要 退 出 吗 ?”

随着瞎子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几个字,普渡和尚光亮的额头直冒冷汗,这件事昨天就商量过了,结果八票同意的压倒性优势给这件事定了基调,如果昨天他明确表示不参与的话还好说,可能今天就不会压力这么大,但如果现在他敢临时说退出二字,他一定会死,这里都是什么人他一清二楚,个个都是魔头般的人物,谁要是认为调戏他们好玩的话一定会死的很惨,他光是对上一个就感觉压力山大,要是八个的话,不出十个呼吸,这世上也就再没有了普渡和尚了。

“我当然不是要退出,只是有点惆怅罢了,再说那老妖怪在这千年以来为我等在外各办过一件心头大事,虽然是一手钱一手货的公平买卖,但毕竟还是有些香火情的,他既然托我等将这苦命孩子捎出去,既然是顺手而为的小事,我也义不容辞了,至于心性问题,也不是不能改嘛”普渡和尚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听到和尚这番话,瞎子本就空洞的眼眶里刚刚升起来的黑暗慢慢散去,凝固的空气重新流动了起来,李老头见状拢了拢袖子,靠着柱子坐的笔直,由于长时间没有怎么讲话,还咳了咳热了热嗓子道;

“既然意见统一,那事情就好办了。看情况那些杂碎是放弃了从秦小子身上找青老头的可能留下的东西了,现在正在争夺坟里的话语权,也就是我们的处置权,我们没有时间慢慢磨下去了,要是等到洗牌顺利完成,他们也把蛋糕分配的妥帖,那把位置上重新出现了主人,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得过下一个万年?

这座坟里十八条街牛鬼蛇神众多,但能上桌的除了光就街的那一条黑龙、都难街底下被封印的妖僧、乌略街上的那个疯子、莫干街上的刀魔外,也就是在座的各位道友了,好汉不提当年勇,赌鬼不话多倒霉,大家曾经在外边多么不可一世也好,是遭受围堵、出卖还是中计而被捉进这座坟也罢,种种骄傲、愤恨现在请全部丢弃,在他们整理好这个烂摊子之前尽量的恢复,一座炼神阵可以困住虚弱的我们,但当我们身上重新生长出力气时,我倒想看看这座由三家四宗所有圣人联手构筑,号称另一个地狱的“炼神”,禁不禁得住我们的怒火”。

“现在的炼神从我身上吸取法力的力度已经减少很多了,我最近五年盈余了不少,再过一段时间我相信我在不论代价的情况下可以递出当初水准的三剑”,瞎子不知何时已经躺下,幽幽的说道。

“贫僧也定当舍命一搏”

“这样的日子也该结束了!”

“挡路者,杀无赦”

“......”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殖民异界在线阅读第10节

    听到声音,王瞬楞了一下后,便转过身去。看到身后的人的一瞬间,他的神情恍惚了一下。那是一个有着一头赤色长发的女孩,如同瀑布一样的秀发自然的从她那精致可爱的脸颊两旁垂下。微风吹动之下,隐隐的能闻到一股令人心猿意马的幽香。女孩有着一双让人看了后就无法忘记的美丽大眼睛,那黑白分明的双眸所发出的眸光,给人一种

  • 永恒校园第九章在线阅读

    “无妨,我可以帮你,况且你是我凌家血脉,遇到此事也都怪我啊!我自然要为你解难。虚影说道,虚影右手一挥,一颗散发金色光芒的珠子缓缓飘到凌天手中。“这是我特殊炼制的破厄丹,吃下他自然会突破练气初级境界。还有这本九天决,分九天和九转,九天炼功,九转炼体。你好生学习,我送你上去,天元世界看你了。说完手又一挥

  • [综]妄想学园之修炼,修炼,修炼(第二更)(7)

    “先锻炼着吧,接下来还早呢!”自语了一声,鸣人摇摇头没有去多想,事实上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查克拉已经极为的庞大,甚至身体有着抑制不住了。如果有人用白眼来观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经脉当中充斥的全是查克拉,丰腴的几乎让人崩溃的层度。不过好在。明显负责监视他的暗部,或者根的成员当中没有日向一族。当然也许发现

  • 丑女入学记之装备(6)

    姜神医这个名号绝对不虚,绝对是中医界的泰斗,也就是今天苏家这种身份地位的人才能请的动,平时都很少出现的。如果能够被他看入眼,随便指点几下,都是每一个学中医的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尽管秦辉现在已经有了游戏面板的加成,但是心中对泰斗的那种敬仰之情还是散不掉的,因此他在听到姜神医主动邀请他的时候,简直兴奋到无

  • 此情为劫渡来生在线阅读第2章

    黎静愣了一下,仿佛没有想到我会是这么一个反应,但是脸上仍旧维持着很得体的扇形统计图。眼睛里带着一分凉薄二分讥笑三分嘲讽四分虚伪。眼底还藏着幽幽的暗光和精明的算计。身为主角,别说扇形统计图,就是一个柱形图我也能看出来。“千千姐,你别生气,刚才嘉哥哥帮我挡酒,真的只是嘉哥哥人好,我和嘉哥哥,真的只是朋友

  • 皇极惊天之重生小学生(1)

    叶晓晨抬起头来,睁开了茫然得眼睛。面前就是一台亮着的崭新液晶屏幕的电脑,还处于玩游戏的界面。四周喧嚣热闹,都是狂按键盘,疯点鼠标,大呼小叫的声音。不对啊,我之前用的电脑屏幕根本没有这么大,而且还脏兮兮的,自己也没有玩过这个游戏?再看身上,居然是小胳膊小腿。尼玛,这怎么回事?叶晓晨记得自己在网吧里玩了

  • 金庸学院群英录在线阅读第7章

    ‘扑通……’天空一声巨响,儿童劫闪亮登场。戴着面罩的劫,依然还是那么流氓混混气息,大摇大摆地朝着梦想酒馆走去。当他看到亚索,盲仔,提莫等人时,脸上露出一抹阴翳的笑容来。“是谁?竟然敢欺负我影子帮的人?站出来?”众人齐齐后退,将亚索三人推到最前面,这下,他们三个人,可以说,是瞬间到达高潮。“给我围起来

  • 平行世界的我是男神基友太后责罚人

    “不用准备了,您先请!”贺亦瑶自然听出她是客套话,连忙伸出一只手让她先请。以桃点了点头,直接走在前面带路。整体来说,她对六局的人不算陌生,但也绝对不亲近。贺亦瑶能从浣洗房的末等宫女,爬到尚宫之位,自然是有过人之处,而且她十岁才入宫,现在十九岁,当上尚宫也有几年了,当初被老尚宫选中的时候,可是引起了不

  • 不要让我上头条[重生]在线阅读第6章

    自邵岩说要带她去参加宴会之后,宋娇儿每天都很认真的对着镜子护肤,那些瓶瓶罐罐一个不落的都用到了脸上。力求让自己容光焕发的站在他的身边。“你还不睡觉吗?”十点了,邵岩有些睡意,上了床准备睡觉,可宋娇儿还在前面不停地飞舞着手臂。“我打扰到您了吗?那我去其他房间。”宋娇儿拿着手机准备跑去客厅。她问舍友们怎

  • 搅动学校的篮球事件在线阅读第六节

    继续拍摄,被抢钱、抢书包后,周冬与再一次被推I倒地上。“这妹子看他长得好看,想帮他,啊,是吧!”“好啊,那我们就奖励你亲他。”混混龙套甲嚣张着说,混混头子立马把地上的沈修寒勒着脖子抬I起了头。紧接着,只见混混深深吸了口痰...“呸!”的声,一口吐在了沈修寒眉心顺鼻留下,让他不得不暂时闭上了右眼。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