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悠然见南山之,少年与雨以及姑娘(1)

2022/1/15 19:16:19 作者:小白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悠然见南山
悠然见南山
作者:小白希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能够与那个青梅竹马却擦肩而过的人,再一次相遇,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形?现实中的凌未然未必能够再遇上叶东篱,他们早已一个向左一个向右,渐行渐远了。可如果有一天,他们在游戏里相遇了……=====================1.本文乃小白文一篇,纯粹是对于一种逝去的情感的YY的欲望,所以如果被其中的某个人物雷到,不负任何责任。2.虽然可能有点抑郁的情节,本文的基调是喜剧,请大家开开心心地大胆看下去。文已完结。新坑开挖,书剑同人,霍青桐的。日更,欢迎大家捧场~~~推文链接愿落滴新文,其实不用我推,估

人间一直有传说,把我们的世界比作一张纸,那么在纸的背面有另一个世界,两者平行而不同。有着不同的发展与历史。一个世界是人间,另一个世界在人类的社会中因为不可知而神话,显得高深莫测,在西方有人传说另一个世界叫天国,在印度有人传言另一个世界叫佛国,在东方也有人称之为仙界,不同文明不同信仰给另一个世界抹上了无数的宗教色彩,在代表这世界的纸上有一些小小的破洞可以从纸的这一侧钻到另一侧。于是纸两面的一些人们相互交流,相知,也有战争和相杀。...

人间:北京城-永定河作为景区游客还是很多的,河流颇为宽阔平静。横穿北京,游人在白天往来不绝,而到了晚上原本喧闹的地方寂静无人,只能听见岸边十几年前种植的柳树树枝被风穿过的声音。

随河水顺流而下,五环外的南郊。是锁龙井,这座四四方方的北京老井,半径有两米,在民国时期留下成打成打的民间故事,传说里面锁着妖龙。在某个晚上,有居民看见井中有白光闪出,那天晚上永定河的河滩上,有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儿路过,女孩儿低着头,眉眼在夜色中不大清楚,女孩儿很认真的走着。像她已经活过的这些年一样。她慢慢的走着认真的走着,方向是三环外的居民区。

我们的故事由此开始。

地点:人间-北京城凭凡是个北京人,姓凭名凡,这个的确很平凡的名字是一个山东大妈起的。这个声音很粗,长相很丑,但很温柔的孤儿院院长希望凭凡此生平安,凡事顺利,平平凡凡,风轻云淡。

事实上凭凡一直很平凡的活着,像大多数的北漂族一样,直到,四年前的大二。

四年后的某一天,天刚刚黑。在北京城,故宫的琉璃瓦顶,有两个老人相对而坐,好像那三四米的高度并不是问题,他们碰了一杯酒,坐在左侧的长发老人说道“这一座城真美啊!”另一侧的短发老者说道“ting可惜,从今天开始这座城就不是你的了。”长发老人的头发在风中飘舞,笑着说“世界总是年轻人的。李新雨已经去找他了。”“那你准备怎么做?”短发老人好奇地问。长发老人笑着说“送年轻人一场雨!”他招手,有雷声起。风雨欲来。

在三环街道的凭凡听见雷声风声雨声,看了一眼故宫的方向似乎知道这雨是某个老人的恶作剧,那位老人用了很强大的法术来制造了这场雨。于是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说道“神经病”,雨越来越大,连点成线,越来越大,风助雨势,压的凭凡抱头鼠窜。凭凡买了一把伞走在回家的路上,雨幕滴滴答答的砸在地上bgm好像电影里某个配角为主角挡刀死掉了,无比萧瑟,凭凡拿着两串糖葫芦作为晚饭用甜腻的甜食来慰藉他此刻因突逢大雨而落寞的心。

天已经完全黑了,他在雨中穿行,黑色的天堂伞融入黑色的夜。

他的心情不好,因为在某个大人物的恶作剧下,这场雨下的很混蛋,尽管有伞,但还是shi了这衫衣裳。

不过此时他的心情好了些,因为他在街角遇见一个姑娘,姑娘似乎在等人。漆黑色的夜幕雨珠,远方来的姑娘站在电话亭里头。这种莫名的诗意让这个男孩闻到青春的气息。

如果说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那么今天人生如戏,女主角来了。凭凡准备签收。

把步子放缓,因为现在心情不错,今天早上自己的某个上司兼朋友告诉自己今天有人会来,听到这个人名字的凭凡决定来看看。

电话亭里躲雨的女孩子穿着白色的复古裙子,长发披肩眉眼弯弯,小桥流水清泉明月,不倾国不倾城,但自有一股味道,好像一场新雨过后的春草,不明媚但认真而充满生气。

凭凡的身上本身就是shi的,一柄伞挡不住这种级别的雨,他索性把那柄黑色的天堂伞收好,折叠。迎接一片天降的雨幕,感受着秋雨凉意。他走向电话亭,敲了敲那层塑料壳。看到那个女孩子认真而好奇的脸,于是凭凡露出一丝微笑。笑容充斥在黑夜里,除了在电话亭里躲雨等人的女孩,没人看的真切。凭凡把伞在女孩面前晃了晃,他说:“我是凭凡,拿上伞别打shi了,跟我走。”

语气简单,但很真诚。使人亲近。

女孩接过伞撑开,很认真的看着雨中被淋的男孩。看到了他衣服上的哆啦A梦图案。确认了某些事情。于是接过伞看着眼前人的眸子,如水一样净,伞柄留有余温,她跟上去撑开伞,堕入雨幕。

一条笔直的人行道上,有两个人缓缓的走女孩踮起脚把伞罩在两个人头上。凭凡用目光量了量身高差,有把伞接回来,两人并肩而立,因为伞小凭凡又把伞倾向女孩的缘故,两个人靠的太近,似乎能闻得见对方身上的味道。女孩左肩还是被飘雨浸shi,肩胛骨若隐若现,在刚刚经过的路灯下,凭凡不经意间瞄见,第一次有点欢喜于这场雨。

凭凡和李新雨都不说话,凭凡只是认真的打着伞左手四十五度角撑着伞,目视前方,在考虑一些事情。女孩则静静地看着他,身体略略前倾,把眼前右侧人的样子仔仔细细得看,眼神越来越亮。两个人都沉默着,沉浸于自己的世界,然而气氛却并不显尴尬好像两个人认识了很久一样。

路的尽头,凭凡停下,转身撞见女孩的目光,如仓鼠看见零食一样喜悦着发着光。被盯得有些发毛,把目光偏开。在三环的某公寓内,有一个套间在深夜散亮起着淡淡的灯光。

凭凡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对着笔记本屏幕有些发呆,眼睛斜斜的望着阳台上的女孩子,凭凡沏了两杯茶。递出一杯。也站在阳台上。

“我是李新雨”女孩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在那等你。”凭凡接着补充问“你是从纸那边来的?”

“如果你把人间比作纸的这一面,那我的确来自临界”

“你来做什么?”

“找你。”

凭凡直接问道“你认识我?”

“我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你了而且很了解你。但也许你不认识我。”

“我知道你的存在,知道纸的那边有你这样一个女孩子,知道姓名。年龄。但别的一无所知,包括相貌,身高,爱好。”凭凡喝了一口茶继续说“直到今天有人告诉我你会在那等我,所以我去看看。”

女孩有些疑惑于对方口中之人为什么会知道今天自己会出现在在电话亭中。

但并不在意。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在七岁那年收到了来自止戈楼的天启。”

凭凡眯了眯眼,止戈楼是代表着纸的这一头利益的最大政府联合组织,他身为楼里的一员,知道即使是楼里的成员,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天启的存在。只有少量的传言,在世界纬度这张纸的两面,两个世界交汇处的不多的孔洞中,空间和时间极度的扭曲,像天津炸麻花一样盘绕折叠,有些来自于未来的东西会从这个孔洞中溢出来,来修正纸两面各种量子物理空间学之间的差量。或是一个片段的记忆被封存在一片光幕中,或是一些别的事物,比如一片叶子一块砖瓦,这些东西被掌控这个孔洞的止戈楼收集,选择性的将这些来自未来的记忆或事物送还给这些记忆或事物的主人。

“那是什么样的天启?”凭凡直接问道。

“一段记忆,关于你的,嗯,”女孩偏头想了想“还有我的,都是一些片段和瞬间,最完整的一段是一个雨天我站在电话亭里,然后你递给我一把伞。”所以我想来人间来看看。

“只有这些?”

“最重要的一段记忆,是你去了剑阁,也就是我的故乡,另一边世界中五大势力之一,然后...”女孩停顿了一下,表情有点不自然,似乎在考虑措辞,“然后,你死在了剑阁。”

你将会死在某处,绝对精准的预言。这样一个消息够爆炸够生猛。

凭凡愣了愣,然后冷不丁爆了一句粗口脸色难看的像死了爸爸的大头儿子“我了个操?”

尽管这个消息很难让人接受,但凭凡还是控制住情绪不去想它,接着问“怎么死的?”

“临界,也就是你们称呼的我们的世界发生了战乱,如八十年前一样,魔族企图攻占临界然后从五大势力中抢夺两个世界间的通道,他们有很多人,很多强者,所以我所属的剑阁被包围。”

“然后呢?”

“那一段记忆是你的,混杂在我的记忆中,我看见你奔跑在剑阁的竹林中,一个人与很多人战斗。然后受了很重的伤。”

“停会,我为什么要去剑阁。”凭凡问。

“你听到了我死在剑阁的消息,很愤怒。”李新雨的表情伤感起来。

凭凡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有一份天启,是一个朋友四年前从止戈楼里带来了来的,不过不是记忆,是具体的事物据说同意批的天启还有一张五年后的彩票所以这份天启应该来自五年后发生的事。”

“你看看吧!”凭凡的表情有些怪异,尽管刚刚得知自己死亡的预言。他走回房间,从衣柜下垫衣架防潮的四块不知道从那个建筑工地偷来的板砖中抽出一块,啪的一声拍在阳台的护栏平台上。

李新雨把砖摆正,仔细看了看,脸突然红了些许,那块砖上用某种锋利的金属刻着苍劲的一行小字:止戈楼凭凡携妻李新雨到此一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朝野隐[展昭同人]全能影后宠萌夫【连载】

    皇甫子依被人害死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一个如此痴情的暗恋者,不仅为她报了仇,还在暗中默默守护了她十余年,悄无声息的成为了她生命中最特别的存在。只是,这人是不是有点傻?做了这么多,怎么就不说呢?让她死后都觉得有些亏心!“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重生之后,皇甫子依神色莫名的问道。“不需要交易,你想要什么?

  • 洪荒:鸿钧小徒第三章

    江炽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紧紧盯着他的妈妈,无奈道:“妈,我们又没打架?你这么这么护着他?”苏烟在程砚白回国之后应该还没见过,他现在怀疑当时他与常青阿姨一个病房,两人是不是抱错了?所以苏烟其实知道程砚白才是他亲生儿子,每天差点没说一万遍,不要跟人打架,要对新同桌好一点。苏烟咬着手里端着的水果盘,吃了一

  • 诱之在线阅读欠人家的总有一天要还

    大概是在能够下床走动之后,高杉这才发现自己彻底沦落成了某人的免费劳动力。先开始莲见请他帮忙的时候还客客气气的,后来居然发展到使唤自己使唤得无比顺手的地步。上到伐木劈柴,下到扛物挑水。大到跟随少女下地干活,小到踩死出没在厨房里的每一只小强。事无巨细,全都需要他这个铁血汉子亲自上阵。其实少年始终想不明白

  • 反派老婆不好做在线阅读第8节

    七月十日——也就是三天后长琴就带着小(or大)娇妻回门了,或者说是妲己甜蜜蜜的带着小丈夫回娘家串门了。自从新婚那夜,妲己功力又有了突破,她现在看谁都是笑眯眯的。不知情的人都夸长琴会照顾人,瞧这苏家小娘子满面红光的。到了家门口,就看见父母和哥哥都站在哪里。特别是哥哥旁边还有个道士装扮的糟(喂)老头。妲

  • 天命所归[上古]在线阅读第一章

  • 都市:文气助我成圣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 海贼之海军走狗章抱小姐大腿没错

    “你………”狐狸楞了几秒,似没想到白纳雨真的会为了一只鸡腿而要烤了它,它可是神兽啊!哪点比不上一只烤鸡腿了?狐狸为它的兽生深深感到悲伤,是时代变化神兽比不上烤鸡腿了吗?“啊……痛……本大神的毛……死女人放开本大神……”青狸一行人同情的望着毛发被烧焦的狐狸,心里暗暗发誓,小姐连神兽都不放在眼里,一定很

  • 【综】奇怪的老板增加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薛洋知道,金光瑶又要搞事情了。果真,十天后发生了一件大事,金光善死了。金光瑶登上了金家家主之位。这是他谋划已久的。薛洋的伤略有好转,他觉得也差不多了,再不走,金光瑶就要来杀他,而且他也很担心晓星尘。于是晚上拿上阴虎符准备离开。“薛洋!丧心病狂屠白雪阁,这回你没法抵赖了!”来拦着他的是苏涉。果然金光瑶

  • 带个城市闯大唐之第十章

    苏袖水深知这是楚易寒获取李婉清好感的重要机会。她内心有些担忧,尽管她隐隐察觉楚易寒必然知道了些什么。可是他查出了多少呢?她倒是想给楚易寒传音告诉他她了解到的事情,但是一方面身边坐着李婉清,如果传音之事被发现,弄巧成拙引发李婉清恶感反而不美,另一方面,她所知也有限,固然她知道凶手是谁,但动机是何,此案

  • 重生之暗都之主在线阅读心意(3)

    “依依,人家在说正事啦!”见卢静依一脸事不关己的说着,莫贤雅委屈的哭诉着。“你呀!真是死脑筋,天下美男何其多,怎么你就偏偏这么死心眼呢?”卢静依无奈的说。面对莫贤雅对上官默的痴情,卢静依真的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可是人家就只喜欢他嘛!”喜欢到没有他也许会活不下去的可能,莫贤雅也很苦恼呀!如果可以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