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冰书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2/1/15 17:22:32 作者:百夜鬼 来源:纵横中文网
冰书
冰书
作者:百夜鬼来源:纵横中文网
你们已经毁去了我的所有。我也已经死过不止一次了。接下去就让我们好好玩玩吧,直到我们彼此都厌了,在余下的时间里。一代皇朝陨落,一位太子存活,十年归来,守护最后的珍惜之物,回到原属于的位子。

“秦清小友……?”中正盟长辈目光含笑扫视过来,态度和善却让秦清后背出了层冷汗。

秦清站起,面上挂着恭顺的微笑,师弟师妹们在旁面面相觑,被莫名的威势压得不敢插言。

“楼上这位仙子是二师姐吧,”霍冥云眼神一亮,嬉笑开口,“果然仙姿佚貌,令人仰慕。”挥手间,一块青绿色玉佩朝秦清飞去。

秦清稳稳接住,正眼一看,是师傅收徒时会给的身份玉牌,细腻青玉上勾画祥云纤竹,右上角还有个鬼画符似的伍字,一看就出自师傅惊天骇地的手笔。

霍冥云抱胸直立,饶有兴致地在心里描着所谓的"二师姐"的眉眼。

九层楼对修为已臻后天的霍冥云来说没有丝毫的距离阻隔,可以清晰地瞧见秦清低垂的睫毛掩去眸中潋滟神采,一缕黑发随着秦清低头查看玉牌的动作垂落白玉颊边,愈显得线条姣好的侧颜沉静安稳。

“过来途上中了埋伏耽搁了,”霍冥云懒懒道,“师傅先送了我过来,返去追踪那些宵小賊辈了。”

霍冥云漫不经心想,尚意门五长老一路夸赞着这“二师姐”秦清如何如何光风霁月天资过人,自己还起了两分期待,还以为多特别,见面才知就一副皮囊尚可外,笑得和其他正道虚伪无二。

无聊,霍冥云又懒懒挥了下软鞭,破音声噼里啪啦,吓得一楼人群下意识退却几步。

秦清有七八分相信了眼前就是师傅信中提的小师妹,收了玉牌朝四方长辈拱手,道:“正是门下小师妹,不甚了解这大会规则有所冒犯,还望各位前辈海涵。”

中正盟长老笑道:“既是尚意门门下,怪不得行事洒脱。小辈主动参与比武,锐气可嘉,请。”

秦清睫毛轻颤,再行一礼并未多话。小师妹身份存疑,中正盟不借势驱霍冥云回门探询规则,反而直接将人留与赛事……

中正盟长老一举获得此起彼伏的赞扬宅心仁厚,秦清将目光移向百无聊赖有些不耐烦的霍冥云身上,温声道:“……小师妹,切磋比武禁用武器,只比近战。请。”

霍冥云一挑眉,应了,那软鞭便如灵蛇般乖巧缠绕在其劲瘦腰间。霍冥云望向敌手,生疏但标准地做了个正域之间比武的手势。对面之人恰巧出自中正盟,木木的一张脸毫无表情,只听了长老准许后,才回了礼。

其他门派的视线再度聚焦擂台上,秦清站在围栏前,准备有什么不对就插手场中。

主场人让开主场,随着重重一道鼓响,两边人同时动了,身形如风,交错的短短呼吸间便交手十来次,又分站在两侧。

秦清身旁有初次参加大会的师弟惊道:“小师妹和中正盟道友都好生厉害。”

另一师妹解释道:“师弟有所不知,下面那位道友虽年纪大了些还是有几层实力的,是上届比武大会的十一呢。今年的修为看样子更精进了。”

“不过小师妹是……”大家把视线复又投在霍冥云身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怪怪的,初入师门便能和劲敌斗个旗鼓相当,“小师叔哪里捡的奇才?”

秦清敛眉心道:霍冥云武学功法自成体系,必定自小另有名师教导,不知道师傅为何刻了玉牌收她作徒。

霍冥云不知道几层楼的心潮涌动,勉强提了点兴致:能应下自己十分之一的力道,尚可。可惜招式太过单调古板,不知变通。过了数十招后看着对敌又把武学招式第三遍使了出来,不耐烦了,多用了半分力将人直接踹下擂台。

中正盟的弟子栽倒在地,老半天没起来,似是还没反应过来打得棋逢对手的时候自己怎么突然倒了。

霍冥云昂首,精致小脸上凤眼轻佻,写满桀骜不驯之色:“下一个。”

全场哗然,饶是秦清也忍不住额角青筋跳了跳。

“这……”有师弟弱弱道,“小师妹可能真的不太懂规则……”

“可能是小师叔没说吧,不知道小师叔何时能回……”

秦清深知师傅已被引走,明天前都不会出现,只有这不知哪冒出来的霍冥云是此次大会的一大变数,头疼。

秦清足尖轻点,跃上围栏,青衫微扬,人轻巧落在擂台上,身形纤纤如竹,声音温和饱含歉意:“是我疏忽未向小师妹说清规则,扰了秩序,向各位赔不是了。”

碍着尚意门面子,众人极给面子嘻嘻哈哈揭过去了。

霍冥云这才隐隐想起路上“师傅”所说的一轮轮的正道对战规则,而非像魔道或车轮或混战或一对多般随意而为,有些心虚,被秦清抓住手腕带回九楼也未挣扎,乖乖跟着跃上楼层。

秦清心里倒是诧异,还以为自己得使蛮力将人强硬带回,没想到未受到挣扎。落在九楼上,秦清才发觉这小师妹眉眼近看更是耀眼无双,眼角灼灼红痣更添风华,且还比自己高上半头。

秦清将手放开,师弟师妹们簇拥过来,眨巴着眼聚在霍冥云身旁:“你真是小师叔新收的小师妹?”“你和小师叔怎么认识的啊?”“你们路上遇到什么了呀?小师叔还来观战大会吗?”

霍冥云:怎、怎么回事?这些人怎的如此热情,师兄妹之间不是互抢资源趁你病要你命堪比不死不休吗?难道这些人觉得自己实力不够,想先套近乎再趁我没防备的时候搞偷袭?

霍冥云神情比在下面应战还严肃,紧紧皱着眉,认真回想自己的剧本:“当时我正在被不知哪来的人围攻,师傅救了我还收了我作徒,半路又有人围攻,师傅击退他们后先送了我过来,又回去追查他们踪迹了。”

师弟师妹们恍然大悟状:“这样啊!”

秦清一时不知道自己的师弟师妹们是真的相信还是假的相信。

又一局开始了,这次念了尚意门的名号,引得了在场门中人的注意力,秦清略瞥一眼底下,朝霍冥云介绍道:“回去再细说吧。左侧之人是你三师兄。”

跃上擂台左侧的小少年似有所感,仰头咧嘴笑着朝这边挥挥手,正是清早来敲秦清门之人。

“三师兄呀——”霍冥云拖长音调道,心里微妙地升起矮了一头的感觉,问,“这辈分是按修为排的吗”

秦清瞥了眼霍冥云,眼底划过几分深思,开口:“不,是按入门时间。”

霍冥云:什么,这种安排一点都不利于同辈竞争。我们那地儿是实力为尊,修为越高辈分越高,大家都憋着气拼命修炼呢。等等,这个门派里,我岂不是辈分最低的?

霍冥云将警惕的视线扫视左右,他们纷纷露出春风般的微笑,和蔼询问:“小师妹,怎么了?”

绷着小脸摇摇头,霍冥云心想,太可怕了,所有刚入门弟子会受到全门派的欺压,只有等到下一个倒霉鬼拜入才能摆脱境地,当真可怕。

其他人疑惑地对视几眼,将视线复又放回擂台之上,有些担忧地讨论起来:“我记得对面之人是上届十三。”“三师兄初次参加尽力即可玩玩罢了,没事没事。”

等比赛真开始了,大家定睛一看:嚯,还真是在玩,三师兄像个猴般蹿来蹿去,还有闲心朝他们又一招手,把对手气个够呛。

秦清压住嘴角翘起的些微弧度,坐回木椅复又端起茶杯。

霍冥云觉得这“三师兄”还算有趣,旁观了两眼又瞧见秦清坐回去,仿似不经意间凑过来:“二师姐啊,不知你年芳多少?”

秦清动作顿了顿。

还留有心神在这边的两三个师弟师妹面色古怪:小师妹一见面就调笑二师姐光风霁月,这儿又追着问芳龄几许,这……

秦清声色和煦似拂面春风:“……二十有二。不知小师妹年岁……”

霍冥云随口应付:“再过几月就二十了。”心想:二十二岁数大了些啊……可不像便宜师傅说的那般简单了。

秦清面无表情啜了口茶,瞥眼擂台上。三师弟似只飞虫般咻咻咻绕来绕去,把面前之人耐心终于磨没,看着对敌之人气得涨红脸皮使出十二力气冲过来,演技拙劣地脚滑跳下擂台,笑意盈盈拱手道:“哎哟怎么我就下来了,认输认输。”

那对敌之人冲到擂台边上又急急停下,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瞪着赤红双眼气喘如牛,忿恨喝出三师弟的名字:“楚!谨!行!你这鼠辈——!”

楚谨行笑道:“可不敢和强抢我们药铺灵药之人争这鼠辈之名。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敌手变了神色,所属同是九大门派之一燧涯派的此行之人脸色也不好看起来,望向尚意门这处。

秦清音色饱含歉意:“三师弟与燧涯派的几位弟子有些误会呢。”

师弟师妹们极为上道在旁摇头叹息:“唉唉唉三师兄冲动了。”“误会说开就好呢等三师兄回来二师姐得好好说说他。”

秦清带着一众师弟师妹态度无错可挑朝燧涯派远远行礼,恭敬开口:“三师弟年纪尚小性情爱闹,此行回去必定请师傅出手好好教育一顿再来解开误会。先代顽劣师弟向前辈们赔罪了。”

燧崖派长老当着众目睽睽之下不好为难小辈,只皮笑肉不笑皆记在心底,装模作样扯个笑:“小友言重了。必定是误会一场,不敢受不敢受。”

嘴里说着不敢受,长老的身子可没别开半分,燧崖派年轻弟子仗着尚意门此行没有修为较高的长老,双耳听不到这边动静,彼此间小声商量着今晚必定夜袭给尚意门一点教训。

霍冥云呵了一声。秦清神色如常,又行了一礼,坐回原座,低声让一个修为较高的师弟接三师弟上楼来。

下面几层楼人声沸腾地口耳交接“抢药”之事,还有人啼笑上一场尚意门霸着擂台不想走这一场尚意门施施然主动跳下,真真有趣古怪。

秦清端坐,心里明镜般:三师弟步法诡谲轻功了得,蛮力与那燧涯派之人相比就落了下乘,知道落败不过是时间问题。一开始便未想取胜,只想戏耍一番出口之前纷争的恶气。

秦清又低头借茶掩了嘴角笑意,今早只是少年怕输了丢面子逞强说只是随意玩玩,还是存了争名的心思,结果一语成谶真是上去玩玩就下来了。

主场人满头是汗维持了秩序,忙不迭准备喊接下来的比武之人,看到号码喉咙像突然被狠狠扼住般卡了一下,才又艰难开口:“三号——尚意门霄鹤长老弟子——秦清——”

怎么,又是,尚意门!

主场人捏着号码牌痛苦想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身为联盟最强的ALPHA在线阅读杀气扑来

    看清祖父的模样,虽然一时错愕,但孟剑云也随即胆气大涨,一股力量从丹田涌入全身。孟剑云猛地化掌为拳,抵住对方掌心。可是这种变招,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作用,因为对方似乎更容易发力,让孟剑云的双臂渐渐弯曲,眼看就要抵敌不住。这时,孟剑云突然一声大吼,拳劲瞬间如同破堤洪水,喷泄而出。与他对战的阿卡斯顿时发出惨叫

  • 娱乐之最强主持人成人礼

    阵阵微风习惯性吹打着我,眉清目秀的脸颊,枯黄的落叶,也随风飘荡,我似乎感觉到了秋天的脚步,有点悄悄,也有点神秘,也好像在暗示什么。慵懒坐在板凳上的少女,嘴角微微向前嘟着,那酒窝也若隐若现,提笔时,一个小手放在小腰上,让人不觉得一笑。做个温柔恬静的公主,应该是许多少女孩梦寐以求的想法吧?嘻嘻,当然我也

  • 虚幻降临在线阅读第7节

    “White小姐请随我来,我想,您一定是个比Potter先生更加挑剔的顾客。”Ollivander先生扭头冲Harry和巨大的海格抱歉一笑,“那,祝您有美好的一天,两位先生。再见。”“好的,Ollivander先生,”海格粗声粗气地说,“那我们…”“请等下,Potter先生,”叔叔在我的示意下向Ha

  • 输出型选手在线阅读女儿心、随君行

    “桃子、诗会是什么情况啊?我都写了些什么?”酒楼内凌尘不禁向桃子问到。桃子细致向他描述了当时的状况,更是崇拜不已,“橙子真厉害,想不到你文采这么好”。凌尘无奈笑了笑,这其中‘我身后所站的乃是数位前辈先贤,皆是能人大家能不厉害吗!’当然,这话也只是心中所辩。“桃子那我先去睡了,你也早些休息”便起身往自

  • 超次元爸爸公会之徐娜的婆婆

    “铛!铛!铛!咣!咣!咣!”骏鸿家的那个防盗门正在被疯狂的击打着,本来还在做梦的骏鸿猛然被惊醒,下身没控制住,一股强大的白色液体喷涌而出。但他来不及换裤子,急忙去开了门,可刚一打开,一个人就冲了进来,并把他按回了床上和她撕打着“你这个混蛋!害的我昨天掉级,败类,人渣!”骏鸿并没有进行过多的反抗,因为

  • 绿窗集第五章在线阅读

    五音效落下,陈星身上的帝骑铠甲消失不见,而且想象之中的变身并没有出现,只是出来了音效而已。“不能变身其他的,而且变身后的材质好像还是塑料材质,并不坚硬。”接着,陈星将变身器拿下,将目光看向了那些摆放在那里的其他变身器。几分钟后,陈星的手里拿着一个海蓝色的帝骑变身器,而他身边那些其他假面骑士的变身器也

  • 有间面馆[综英美]在线阅读激斗

    长剑在手,徐青的灵气突然爆发,灵气如海,冻结了李平的杀招“李平,这是你自己找死,你既然想要我的命,我就只好先要你的命!没有什么好说的,动手吧。”徐青森然开口嗡!长剑铮铮作响刚刚斩杀了张康二人,不过是热身罢了,徐青此刻还意犹未尽,正好这李平是天人境的实力,虽说只是天人境初期,但也足够了,正好来试试自己

  • 跃界者碰运气

    “启禀少爷,果然不出您所料,那几个小子正是青冥剑派备选弟子。”不得不说陈家在王城可谓是权势滔天,没有花费多长时间就有手下人前来禀告。“行了,你下去吧!”听到这消息陈明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下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能被赐予法器的弟子,资质至少都在中品灵根以上。至于另外一种自身机缘巧合获得的法器,陈明压根就没

  • 大道辉煌古遥公子

    夜无良看了一下对着云迹道:“全是素菜,没有荤菜吗?”这是夜无良故意说给他们听得,修仙之人多都以素菜为主。荤菜者,绝非正道仙门。但夜无良除外,夜无良在无涯山上就经常打野味吃,但不老僧确还是放纵着他,不老僧曾对夜无良说过,“凡事没有绝对,更不能去衡量绝对,有些事看着是好事,但转眼便是坏事,有些人看着是好

  • 现在完成时在线阅读第9章

    “呵呵!那就先知名字,再做老婆。”“你啊!要不~还是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总不能一直你、你的这么叫我啊!”“好啊!好啊!好啊!”林子成了点头的小鸡,小脑袋那个狂点啊。女孩儿站起身来,一手背后一手捧胸,正容说道:“我名安安倾城!”话音未落,就听外面响起呼啸之音,狂风大作!伴有电闪雷鸣!“我的天啊!是不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