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游戏GM的自我修养第六章

2022/1/15 18:13:41 作者:残落 来源:飞卢小说网
游戏GM的自我修养
游戏GM的自我修养
作者:残落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名玩家转过头,发现了隐藏在人**中的瘦长身影。“大家快看!我发现一只野生的GM!”“也许他身上带着稀有的第四代芯片,大家快上!”“快把他的嘴巴扒开,不管多少能量卡都没关系!我要一个三位数的代码!”这是一个苦逼GM开着无用的金手指,伪装成GM的故事。“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只是一个玩家啊!我家里除了一只神明之外真的什么都没有啊!”更新有保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还有什么是可以拿来抵换的?尹素儿不停的思索着,最终发现自己目前是一无所有,等等,那块地。记得有人要建立度假村来着,还联系过自己。就那块地好了,祖传的又能怎样,还不如卖给房产公司。既然是建立度假村,这样对那个寸毛不生的土地来说,或许也是一种福报。于是驱车前往,再看最后一眼自己祖传的土地。

另一边,南秀丽和河伯决定去有神之门的土地,去见神的仆人。两人刚赶到地方,尹素儿就开着车子出现了。

“你好!又见面了,我是水神河伯,而你则是神的仆人!现在伟大的神需要你,我在人间的时候,你要把自己的房子供出来,提供给我住!”

果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是觉得这个人有精神问题,没想到现在病的不轻,什么水神河伯?神的仆人?拍开他的手,胆敢莫名其妙的将手贴在自己的额头?而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呆在那里。

“莫呀,我记得有给你一张名片吧,没事的时候还是请来我的医院看一下吧。”随即上车,打算驱车离开。

河伯看着那个上车,即将走的女人,心里一阵无语,难道我的魅力倒退了吗?“呀!”

南秀丽害怕河伯生气发火之下再讲出不理智的话语,情急之下舍身拦车。

“艾莫,你没事吧!”哎呀,天哪真是绝了,这几天简直是倒霉透顶了!“还能起来吗?请到车上,我们去医院看一下吧!”尹素儿匆忙下车。

“素儿小姐,我没事的,我们殿下稍微有些...你明白的,这荒郊野外的,还请带我们一程。”在车上我们总有机会沟通的吧,希望殿下不会惹祸这位小姐,毕竟现在的处境不妙。

一路上河伯都在观察尹素儿开车的动作,南秀丽因为肚子太饿了,所以睡着了!尹素儿的车子是二手车,所以导航系统一直不太准,一直在山里绕圈,开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车子就抛锚了。

“即使你是二手车,也不要表现的那么明显呀!车子抛锚了,现在只能下车找人帮忙。”尹素儿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现在又遇到这种事情,脸上的疲惫很是明显。

在车上一路保持沉默的河伯,看着眼前的女人,有些恍惚,“你在车上休息就好,南秀丽你去下车找人帮忙!”

看来这个人不仅有精神病,而且还有王子病,支使人那么的理所当然。不过自己确实太累了, “南秀丽西,这是汽油桶,还有这是钱,拜托了!”

尹素儿在车里坐了一会儿之后,撑不住就在驾驶座上睡着了!河伯看着熟睡的女人,自觉的站在车外守候,尹素儿睡醒后发现河伯依旧在车外站着,心想着这人如果不是精神...反而有时候身上到有着难能可贵的品格。

“那个,你到车里来吧!我已经休息好了。”

河伯在车外站着的时候一直思考着怎么让尹素儿接受他,2800年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过着的,从他出生开始,就定好了,他是水国的王,水国的未来,别人只需要听从他的施令就好。上车之后再次尝试与尹素儿沟通,“我是水国未来的王,水神河伯!而你们家世世代代都是神的仆人!”

“阿西,又来了!呵呵,南秀丽西怎么还不回来?我们下车一起去找吧!”尹素儿下车之后,快步地走着,不去管后面的河伯在讲些什么,结果高估了自己的识路知识,走了不远就差点迷了路。在顺着原路返回途中,遇见了传说中野猪,可见祖传之地的偏远。尹素儿再次庆幸自己打算把它卖掉。

“快走!”尹素儿当即拉着河伯跑了起来,两个人一路狂奔,及时的躲进了车子的后备箱。

野猪一阵一阵的攻击后备箱,尹素儿因为害怕,缩进了河伯的怀里,一直在发着抖,随着野猪撞击后备箱的声音而发出尖叫,她紧紧的抱住河伯。心里在不停的呐喊,快来个人救救她们!

“是你在呼唤我吗?如果是你,请再急切一点迫切一点!”尹素儿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所以没有在意。

河伯第一次看到一直处于冷静强大的尹素儿露出这么脆弱的一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能抱着她无声的安慰着。两个人在狭小的后备箱里呆了很久,久到南秀丽的回来才从后备箱出来。

“殿下,我找到人帮忙了!”

“刚才那只野猪呢!”

“啊?给我们帮忙的人是个猎户,他已经把野猪赶跑了!”

河伯看了尹素儿一眼,发现素儿的手一直发抖,还没从惊吓中走出来,“我来开吧!”

“莫,你有驾照吗?”尹素儿好笑的看着河伯。

“没有,但是以你现在的状态来看,只能由我来开!”事实证明,河伯的天赋是惊人的,仅看了那么一次尹素儿开车,就能自己开车带几人回去了。“虽然是第一次开车,但是感觉还不赖。”

车子开到尹素儿家的门口,河伯再一次提起了关于神与神的仆人的约定。

“你们家世世代代作为神的仆人是你们先祖和神的约定,如果你一味的反抗,那么你只会越来越的辛苦!”

尹素儿不以为意的摇摇头,再说如果是真的,还有什么比现在更糟糕的呢!

河伯见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决定采用那个特殊的方法,河伯靠近尹素雅,将其拉入怀中,对着尹素雅的唇亲了下去。时光在这一刻,仿佛有了静止!

尹素儿推开了河伯,满脸通红,说不上这一刻是谁的心跳加快,转身走进了自家的大门!

南秀丽懵逼的看着这一切,殿下,你已经没有神力了,那么以这种方式仆人还是不会觉醒的!!殿下总是这样,自认为自己做的都是对的。不问其他缘由,以自己的思想为主,不去考虑其他人的感受,也不去想事情的后果。

尹素儿回到房间满脑子都是自己和河伯亲吻的画面以及河伯对自己说的话,还有今天那个仿佛幻觉般的声音!真是要疯了,素儿极力的想要忘掉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却依旧平复不了内心那奇异的心情。

我,凤婉清,女娲族第十七位传人,于今时醒来。水国史记载,水神河伯登上王位的那一年,既水历4800年,水神河伯宫殿上空出现异象,数千万星辰,在夜晚放出光芒,汇集成一束,光芒中出现远古神明的景象。

大祭司在他所在星辰殿里又卜了一卦,结果卦象显示大吉。河伯果然是天生的王者,是神道所示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在人界,申后羿还在忙土地购买的事情,其中5000平的户主是申会长,就是当初收养他的义父,申紫夜的爷爷,也就是那个吝啬鬼老头。明明坐拥亿万财富,却吝啬的让人发指,就连地上五毛钱,他都会拣起来。

“代表,你将要开发的那块土地,其中有5000平是申会长的!”闵秘书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感到棘手。但想到那个蠢萌蠢萌的自恋鬼申紫夜,心里有那么一丝开心!

“这件事你先放下吧,我会亲自去找他处理,可能会花更多的费用,还有我最近在看一部搞笑的综艺,你也可以看一下!”

“麼,你在看搞笑的综艺吗?我还以为你只会一直工作呢!也不见你出去约个会。”

第二天一大早,为了能获得足够的钱维持两人的生活,南秀丽将河伯带到了一个轮滑比赛现场。

“殿下,有奖的,你就屈尊一下嘛!”河伯的学习能力很强,只要看一眼就能轻易的做到更好。

“好吧,是只要和前面的四个人做一样动作就可以了吗?如果都做得出来,那么123奖金都归我所有吗?”

“对的,你只要模仿出前四位的其中一位就好!”主持人看前面的人挑战都不成功,以为自己可以有奖金拿,但忘记了任何事情都有例外的,比如河伯。

河伯从来都是个不知道收敛自己光芒的人,只见他拿着滑板走向赛道,完美的复制了四位选手的动作,甚至比四位选手做的还要到位。神乎奇迹,大概就是现在的场景吧。观看的人们目瞪口呆,直到河伯结束表演,都没有反应过来。

“奖金,可以领了吗?”

最先反应过来的主持人叫嚣到,“你们没有看比赛的规则吗?职业选手是不可以参加的,所以你们没有奖金!”

“殿下,都说让你收着点了,你意思一下就好了吗?”南秀丽真是要疯了,殿下真的是我行我素惯了,从来都不听他说一句的。

结果他这边的牢骚还没有发完,河伯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尹素儿,转身向尹素儿追去。

呀西,都怪刘相柳,在我的表上定了那么多时间,什么周日去跑步,搞得好像他周日会去跑步一样。本来因为昨天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早上的时候,在刘相柳聒噪的提醒下,决定出门运动,准备放松自己的心情,没想到又遇到了比赛中的河伯。刚才没发现他的时候觉得还挺酷呢。但现在可不是见他的时候,见自己的行踪暴露以后,转身就跑了。

河伯看到尹素儿在躲着他,踩着滑板就追了出去,却依旧被尹素儿跑掉了。

尹素儿回到医院后,听见刘相柳在担心雨刷的费用,“不要去耍小心思,就坦坦荡荡的和对方说,按保险来吧”。

“馁,我会打电话告诉他们的,但是我们之前的那个病人马奉烈西,对方家长准备为其办理住院手续,需要你签字”

“好的,我知道了!”尹素儿正准备换工装,坐下来,就听到建筑物的代理人房部长过来通知,以后要上涨五千万的保证金。

“阿西,还真不让人活了吗?”现在只求能够追上房部长,认真拜托一下他!却在楼下十字路口处看到了一个老人在过斑马线,受父亲的影响,对于那些弱小总是存有怜悯之心,于是停下自己的脚步,陪着老人过了斑马线。

我从水国醒来之后,就根据当初放在骆飞灵魂上的的牵引线,找到了尹素儿,我站在马路对面看着这一幕,真是一个单纯又善良的孩子,又是骆飞的转世,我将来永生永世陪伴着的仆人,我很满意!

这一幕同样被来找申会长的申后羿以及来找尹素儿的河伯看在眼里,我站在路边看着他们三个人,他们的命运线相互交错,红色的姻缘线,蓝色的生命线。按说尹素儿和河伯的姻缘线会更深一些,但没想到他们的生命线居然不分了彼此。

另外一个更是奇葩,身上波动着浓郁的黑暗之力,在这黑暗之力之中又透着一丝金光。按照劣等下位神所创造的神界史来看,又是一个有着王族传承的孩子。不过,现在他身上的黑暗之力却是我最感兴趣的。没办法,在水国的时候看到的都是自然之力,现在能遇到一个意外该是多么的开心呀!

“你好,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在后来想起这段时光的时候,我深深的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先付出的人,总是会舍弃更多吧!

“比阿内,我现在有其他的事情,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联系我的秘书。”这是第一次见申后羿时,我们之间的对话。我堂堂女娲后人,居然被个半神给忽视了,好吧,是我唐突了!在此后的时间里一万次一千次后悔,是我的冲动没有给我们带来一个好的开始。但沉睡千年,我怎么知道现在的礼仪是什么?拜帖是什么鬼?

我强逼着自己冷静,阿西!我保持着微笑,维持着女娲后人应有的礼貌,“没关系,我们以后还是会再见面的。”

第一次往人的身上丢法术球,这个球球估计会让他破些钱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之平凡的活着在线阅读第二章

    阳春三月,富可敌国的祝家在渡口包了一条船,准备前往万松书院。祝英台和银心站在渡口等了许久,“少爷,咱们走吧,要不然就要错过书院的入学时间了。”“好吧。”祝英台只好依依不舍地上了船。家里没有一个人来,心中难免有些伤感。船快要靠岸,祝英台忍不住站在船头看看这渡口的风景,都是些亲朋好友接人或送人,只有她孤

  • 万界酒吧之化骨绵掌(6)

    白玉堂这家伙还挺将义气,虽然刚刚与我认识,却毫不犹豫的拦在我身前:“想干什么,以多欺少啊。”展昭和张龙几个到底是官府中人,再怎么着也不敢与郭淮正面冲突,都站在一旁不动弹。几个太监得了郭淮的指示,气焰嚣张的很,纷纷勇往直前。白玉堂不是浪得虚名,三拳两脚将这些个小角色放倒在地。郭淮怒火暴涨,尖着公鸡嗓大

  • 从倚天开始签到刷经验在线阅读第三章

    温绒其人,实在人不如其名,别人乍看一眼这好名字,潜意识里联想到一个清秀可人的女孩子。谁知道站在面前的是个彻头彻尾的假小子,剃到耳根的短发,干净是干净,就是太利落了点。虽然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但是太平淡了点。身高中等偏上水平,身材往好听了说是骨感,其实就是块板砖。小时候还不觉得,年纪越大,她和妹妹

  • 驭游之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结束了在交易所的事项,海宁告别了维拉尼,一人来到街道上。这是十一月的第一天,这里的人称为[热月之初],虽说称为热月,但实际上漫天飞雪,与热这个词实在是挂不上号。一大早出的门,到了现在竟然天就快黑了,该说果然是富人的世界吧,竟然能为了这种事情付出一整天的时间。肚子不由得咕咚作响,说起来维拉尼也和自己一

  • 五术玄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霍雨浩?这名字……为何有些熟悉……唐三一愣,一时间有些出神。所幸他反应快,脑海中思绪万千,面上却半分不显,在场的另三位一个也没有看出异样。“哦,我记下了。看样子你说得那件事应该是猎杀魂兽吧?”唐三按捺住心中的思虑,看了看死在一旁的风狒狒尸体,转移了话题。听他这么一说,另外三人才想起这么一回事,唐雅急

  • 蓝九鼎云荒在线阅读训练开端

    “容我问一句,这是什么?”沐颂一脸无话可说的样子伸出了手,指向前方的物体问道。此时沐颂正处于大厅右边的一个隔间中。而他的眼前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木笼,是那种圆形的能转动的木笼,简单易懂的来说,这玩意儿就像是沐颂前世用来关仓鼠的笼子。“你不会,让我进去干什么吧?”沐颂追加了一句。“这东西叫反应笼,具体作用

  • 我出生在末法时代之心魔(6)

    还未等南宫磊作出反应,他已经又,直勾勾的冲了过来,来吧,让我一起领悟你们力量“三弟,这孩子现在因该是被魔物所控制,不可伤害他”“大哥,我不会伤还他,咱们一起把他体内魔物逼出来”“好”随后,二人一起冲了过去,这样的架势好像是要跟他再打一场,可是两个人以为他是被魔物附体,结果我没想到是体内魔物生出“来的

  • 论如何和沙雕攻he第三章在线阅读

    女人的突然消失,让徐维茫然的站在太阳底下,脑袋变得迷糊起来,整个人晃晃悠悠的好像要倒一般。夏天的温度,室内和室外是两个天地,回到里面以后,徐维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舒服了很多,然而只是这么一会儿,背后已经有一滩水渍。等稍微好受了一点,徐维看着手上的伤口,还留着血,酸楚的感觉很细微,却很真实的告诉他,他受

  • 我与真君解战袍在线阅读第9节

    按照今日的约定我们早早的来到了大昭寺内阁等待“阿拉”的会面。“阿拉“,该词在字面上看,没有实际的意义,是一种表达恭敬的语气词;自从成为“活佛“的别称之后,该词就有了实际的意思。在不少藏族地区尤其是安多藏区以“阿拉“一词来尊称活佛,并成为活佛的专用名称,从而完全代替了活佛的另外两种重要称谓,即“珠古“

  • 逆天而行海的鹅子②

    好不容易才从那片几乎闪瞎他双眼的五颜六色中缓过来,薛采痛苦的闭着双眼,守在他身边骑着海马忠心耿耿的守卫关心问道:“殿下,是不舒服吗?”“没有。”薛采摆了摆手,他发现自从绑定了新系统开始了新任务之后,短短的时间内他就几次陷入了迷茫。“我打我自己……”薛采看向小美,“这是什么意思?”“嗯……”小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