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超级土豪app在线阅读第2章

2022/1/15 12:22:58 作者:晚风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级土豪app
超级土豪app
作者:晚风来源:飞卢小说网
只要点一点手机屏幕就能赚到票子,只要完成任务就能在app商城买到任何能用钱能买到的东西。更是可以通过手机穿越世界,获得更多强大的app!张家家族会议上。哥们刘小瀚一脸感慨地坐在真皮沙发上道:“我当初跟着凉子混真是走对了路子!现在秒秒钟几百亿上下,无数的妹子抢着搭讪!”表妹张雨柔甜甜地坐在张凉身边道:“凉哥哥,人家的小公司刚刚步入银河系的大门,你就送我几万亿的商货当个见面礼啦!”坐在另一身侧的未婚妻唐木心抱紧了张凉的手臂撒娇道:“凉,人家想在夏威夷那边建个小游乐场,不大,就是填个几十万平米的海而已

是夜,月上柳梢头,京华最是风流繁华之地非秦河之畔的“醉云楼”莫属。灯火彻亮映得水光焕彩十色,歌喉柔糯,美人半抱琵琶幽院笑谈,容颜楚楚,光彩照人。

园中三两高门才子击掌称赞,铺纸砚墨下笔行云流水,意气风发。

却见回廊之处有小厮领着几位妙龄女郎,步履匆匆。

“诸位公子实在抱歉,挽歌姐姐今晚有人定了,这几位皆是上等牌子,诸位海涵!”那小厮哈腰赔笑。

众人微愠,其中免不得有人不满,冷冷道:“何人如此不讲规矩,说好今晚挽歌姑娘只在此处!”

那小厮上前接了挽歌的琵琶,低头行礼,“旁人倒也罢了,可来的人乃是当今太子的表兄弟,宁侯府上的小侯爷,诸位公子担待了。”

此言一出再无人阻拦,虽说太子势微但宁侯府依旧紧握兵权,那小厮见势急忙领了挽歌回房。

“挽歌姑娘真是让人好找。”

“寻芳斋”内一人锦衣华服朗声推门而入,一身纨绔习气。

挽歌半抱琵琶欠身,浅笑道:“小侯爷抬爱,挽歌无以为报便以一曲相赠。”

宁文远故作潇洒拿起桌上一杯酒,举杯落座。

琵琶声起铮铮清明,杜鹃鸣啼,是云水间一股潺潺清泉,是乱红中一袭侧侧清风。

“好曲。”倏而一声赞叹自里间画屏后响起,凛冽一声若铮然剑鸣,破空穿云。

“谁?哪个不长眼……”宁文远不防房中还有其他恩客,张口怒斥,话到一半却硬生生吞回肚中,险些咬断舌头,匆匆起身行礼。

苏雾推开画屏拨开云纱,落脚悠悠,玉冠垂缨,眸中噙笑道:“挽歌姑娘,好曲功,得闻此曲还是托宁小侯爷之福。”

挽歌虽不识眼前之人是何显贵,却也知远非寻常,恭敬一礼退至帘后。

宁文远战战兢兢,他本属太子亲族此等场合却夜王存心瞧到,不免心生不妙,呐呐开口:“殿下何……何以在此?”

苏雾仿若未闻,只端起案上酒盏内剩余的酒,举杯浇落平地,笑意一凝,横眸睥睨,“人生得意须尽欢,看来宁小侯爷很是明白这个道理。”

宁文远张口结舌,汗湿襟背,“殿下这是何意?”

苏雾冷眼一扫,宁文远瞬间冷颤腿软,“噗通”一声跪地,门外一阵兵戈之声整齐划一。

“宁文远,私吞军资,贩卖兵器,你可知依律何罪!”苏雾一字一句说的清晰缓慢,话落酒盏掷地,数柄刀剑瞬间架于宁文远肩头,兵将面带银盔,凌然杀气。

宁文远大惊失色,面色惨白,极力稳住身体,几番吞吐仍未发出声来,苏雾眸光如风,滟光轻晃却毫无温度,异于常人殷红的双唇微抿,带着危险的味道。

“不必急于否认,宁文远,刑部大牢候你多时了。”

是夜,宁侯府灯火通明,一品军候宁驰两鬓星星,愁眉不展,东窗事发独子入狱,偏偏落入夜王手中,接二连三的打击使得赫赫威风的一品军候锐气大减,颓然困坐书房。

天色色蒙蒙刚亮,坤云殿前喝道,“夜王殿下钧令,今日封门不见任何人。”

一众宁侯党羽碰了一鼻子灰,在禁军冷冽目光下悻悻而归,窸窸窣窣一阵之后殿门外瞬间安静下来。

殿内,几案前人影成双,熏烟袅袅,黑白棋弈。

“向来得乾坤者刚柔并济,取人心,权利弊,谋定而后动,扶摇青云,你这般作为究竟是要血流成河还是乱国根基?”银白袈裟若静夜幽昙,举止形容似穿花拂柳,容颜风貌是佛性掩盖不了的锋利凛然。

苏雾白子入局,蛟龙出海一盘棋瞬间打乱平静,霸道凌冽攻营掠地,他犹自一笑,冷漠之中三分散漫,“杀尽该杀之人,不好吗?”

“好,自是好。”云渡缘执了黑子随手一落,对峙之势各不相让,“若除内患必然伤筋动骨,大厦不稳,外敌环伺,岂非进退不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值否?”

苏雾白子辗转手中,似笑非笑从棋局之上瞟向对面,挑眉喟叹:“和尚,枉你吃斋念佛,还汲营权术,心中不曾有愧?”

云渡缘不为所动,眼风一转便与他相视:“世间有权欲,佛度世间事,此之亦佛门弟子分内之事。”

苏雾闻言头大如斗,摇头叹道:“得,您是圣僧舍身度世,佛祖欠您可成?”

云渡缘收了目光,啼笑皆非,眉梢眼角风华遗世。

苏雾抬眼亦是一笑,心底却暗生疑窦,云渡缘显然异于佛门信徒,他的疏达通透,隽华雅贵并非梵音暮钟所能掩抑的。

“和局罢。”苏雾丢了手中辗转多时的白子,自顾的收了残局。

云渡缘无奈一笑,哪有人杀性正酣时叫停,不给人说话的机会便打乱棋局,他拂了棋子皆推向对面,悠然看着那珠圆玉润的双色玲珑子被一一归置,恍然不觉那眉眼神情早已着了魔,笑意氤氲宠纵。

苏雾抬眸间神色微冷,一颤之间竟失手摔了最后一子,那般目光,像极了多少年前那碧心湖底的一簇火,灼灼燃烧,生生不息,叫人那般无所适从,这么些年,无亲无故,无牵无挂,这猝不及防间的珍重止不住又撕开了那血污狰狞的回忆,父亲……我总是提醒自己不可以忘记,终有一日!终有那一日,破城克土,血债血偿!

“我说从不想将这抚国握在手中,你信吗?”苏雾敛眸一笑尽数洒落手中棋子,唇畔之色冷魅妖冶。

云渡缘蹙眉微微思忖,倏而握了他的手腕一拉倾身,眼风如水,笑意如煦,“你尽管去做,如何问我信与不信?莫不是在乎我?”

苏雾静默片刻,一手推翻案几,乱玉声中相距毫厘,呼吸可闻。

“等有一天我死了,你不妨挖出心来,问问它可曾鲜活跳动?”

“我不要皇权高位,不要名利声誉,我只要这江山血流千里,要这人间烈火焚烧,大师,你想以身渡我吗?”

他的话在耳边萦绕,落尾之音冷嘲讥讽,落到他心底却如细羽轻抚,带着敏感与心悸,诱人深陷。

少许,音若菩提子坠,声声入耳清明,他说,“渡你怕是不成,不过这里恰好有颗鲜活的心,予你如何?”

他握住他的手,按在胸口心脏之处,眉峰微扬,眼角徐挑,幽寂之中渐生情愫。

千里之外,承国紫机殿内,重重鲛纱垂下,翡玉屏扇,一人白龙鱼服,腰系双玉,长簪束发,侧倚云榻假寐,一侧竹筒之内流水回觞,滴漏可闻。

“陛下,云鸾殿内太后召见了徐将军。”怀济挑了内侍衣角,轻手轻脚上前呈上一纸信笺。

榻上少帝仍旧不曾抬眼,只缓缓笑了,“嗯”了一声,散漫之中积威凛冽,教人琢磨不透何意。

“拿下去吧,朕不看也知道写的是什么,徐渭倒也有些本事,不枉朕的栽培。”榻上君王容颜如玉,回风流云般缥缈又带着皇廷内的深沉雍华,像是九天之上的神人堕入红尘泥沼,别样的引人遐思。

“陛下,当真要走到这步棋,您万金之躯,岂可以身犯险!”怀济几番踯躅出言相劝,老泪纵横。

“天子担社稷,朕的江山朕来护,先帝的错不会出现在朕的身上。”叶宸枫缓缓睁了眼,一双深不见底的眸中冷寂漆黑,一抹笑意抿在唇畔几无温度,翻手间落玺折上。

“听闻抚国昆帝久病沉疴,大权旁落,不想太子苏霖却是个狠辣决绝的,私通他国,拼着自伤八百也要抢来那个位子,一出好戏马上就来,咱们且看看那位夜王殿下有几分能耐,守不守得了抚国社稷。”

一丝天光透过重重鲛纱为他披上光影,越发显得墨发玉颜,如凝珠辉,三千月华织就,那微不可查的一抹笑意,氤在唇边颠倒容华。

不日,抚国边关之界,沂城六十里之外,越河之水,汤汤而去,一如往常般恒古浩荡,越河对岸借夜色掩护,有甲军黑水般涌驰。

越河横穿九州之腹,越河之南为抚,之北为漠、承,漠、承之北相角之间为华,而越河东起洛国,西穿奚国,直入滨海。

刀剑无声,万军渡河,巡查边界的士兵还未来得及拉响警哨,便被乱箭穿胸。

战地秋霜,将军埋骨。

边关,乱。

沂城,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能造型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对于伯爵大人来说,儿子学武的希望算是彻底破灭了,委实让其很是失望了几天。不过在善良美丽的伯爵夫人安慰开导之下又重新振作了起来,毕竟,那是自己唯一的孩子,同时在孩子出生到现在自己还没做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虽然海威伯爵罗余年大人的家族一直以来是以武勋而立足于皇朝的,可是在历史上不免会出现几个异类,其中就有

  • 通天剑神杀伐之气(求收藏)

    早晨的阳光,带着温暖透过窗户,散漫房间。房间之中一个少年正盘膝端坐在床都,额头上的点点汗珠象征此人正在艰难的修炼某种功法。少年此时的呼吸急促,脸上时而露出痛苦之情,时而平静。若是有天元境强者在会发现此时这个房间之中聚集大量的元力,而且这元力的源头赫然就是端坐在床头的少年。少年此时心情急迫他想要多吞噬

  • 绝世仙尊第二章在线阅读

    2012年8月9日,今天是周韶坚可以查询自己被哪所大学录取的日子。“韶坚啊知道自己是哪个大学了没啊”周母对周韶坚问道。“妈稍等一下我还有一组俯卧撑没练练好了就去查”还在练着俯卧撑的周韶坚说道。周韶坚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手掌撑在地上非常的挺直标准地单手做着俯卧撑手臂上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汗水也一滴一滴往地上

  •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极域传奇在线阅读第五章

    三个月后。星斗大森林中心地带,一条三十米左右的紫色巨龙。她便是叶小小,现在的她经过三个月的成长,已经突破三万年魂兽的魂限,这三个月里,叶小小依靠着强大的实力,猎杀了接近百头的万年魂兽,而且这些万年魂兽都是五万年以上的存在。叶小小还依靠这寻宝宝树的能力,找到了两件对她非常有用的天材地宝,一件是一块巨大

  • 武侠之一代剑神之心虚的穿越

    杨府,三郎在万花楼打伤三殿下和一帮纨绔,被锦衣卫抓去的消息传回来后,整个府内就沸腾起来了。杨嗣昌上完早朝,便在书房内处理公文。说不担心儿子的生死,那是自己欺骗自己。毕竟,锦衣卫那可是一个有进无出的地方。但是,要想让他去捞人,还真抹不开面子。而此时的祖母陈氏和母亲尹氏,却是又着急又担心,双双火急火燎的

  • 攻略我方反派大佬第一章

    “蓝擎广场站到了,请带好您的行李从后门下车。”公交车上响起一阵甜美女声,昏昏欲睡的林州被那个在心里反复念叼的地名惊醒,连忙站起来,使劲揉了揉脸颊,让自己清醒起来。车门打开,人群有条不紊地朝着后门移动,依次下车。林州手忙脚乱地拎起地上的行李,两个扎口的麻袋和一个红蓝条的大行李袋,袋子上还沾着干裂的细碎

  • 印世神魔在线阅读第2章

    午夜时分,灯火阑珊,风呼呼的在吹。迎面的风吹拂着洛玫的长发,洛玫凝了眉,她感觉有些凉,便抬手紧了紧身上的薄风衣。何小萌瞧见了洛玫的动作,便将准备的小熊保温杯递到了洛玫的手中,道了句:“洛洛,喝口蜂蜜水,润润嗓子,也软和一点。”“谢谢。”洛玫拿着小熊保温杯,喝了一口蜂蜜水,便走在前面,而何小萌背着包,

  • 夫人来自山里在线阅读第九章

    刘欣眼睛睁得大大的,心乱跳,惊恐的瞟了一眼匕首,闭上眼睛摇着头,“我没有!”打了一个寒颤,“我没有说谎,真的,不过还有一件事。”刘欣战战兢兢,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什么事?”刘欣回忆:刘欣落水后高烧不断,腹痛不止,意识模糊不清,家丁一直忙,直到晚上好了一些,突然一个黑衣人进屋,用剑指着刘欣,发现吊坠不

  • 因为太帅,所以神豪第六章

    回柳家的路上并不顺利,柳汲安驶了一段距离,就被旁边的交警同志拦下来了。交警同志示意他放下车窗,车窗慢慢往下,他也将车内的情形看得更清楚了些。这位长得跟大明星一样的年轻男人,有些眼熟,开着亮眼的跑车,但这还不是最引人注意的,最吸引人的眼球的,是他肩膀上趴着的小猫。鹅黄色的软毛毛覆盖着她的全身,额头有点

  • 我在修仙界混吃等死超能力者的烦人正月

    1月1日。元旦。人很多,这是真帆唯一的感想。大毛领的外套把她的脸遮挡得严严实实,虽然对神明并没有太多指望,却仍旧在初诣来到了神社。在拜殿排了长时间的队伍好不容易轮到她,把硬币随手抛下去,摇了摇铃,真帆还是许下了一个不能称之为愿望的愿望——希望不要再与那个男人牵扯上任何关系,以及在天堂的妈妈,要幸福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