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鹄书院之祸从天降(1)

2022/1/15 12:55:13 作者:赏饭罚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鹄书院
天鹄书院
作者:赏饭罚饿来源:晋江文学城
梅雨时节,屋外雷声阵阵,奚画站在窗边,托腮看着雨滴沿屋檐落下。忽然,她想到什么,转身行至门口,嚯地将门拉开。外面蹲着的那人,和他身侧蹲着的黄狗齐刷刷抬起眼来看她。“……你在作甚么?”关何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淡淡道:“看门。”“我家有狗。”底下的黄狗委屈地拿眼看他,尾巴轻摇。后者想了许久,方正色道:“一条不够。”“……”奚画头疼地抚了抚额,“进来吧,再淋下去会得病的。”他和狗双双对视一眼,迟疑着迈步进去。门外,雨点仍旧纷纷扬扬。【本文主讲一个励志奋斗的少女和忠犬杀手少年的故事】【公告】

虞山的风,向来只会吹散一个人的头发,却不能吹散一个人的愁绪。山顶处,绝崖峭壁旁,盘坐着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淡紫色罗裙,乌黑色长发,轻挽着一株紫玉簪。如果,你能够看到寻常人轻易不能看到的东西,那么你就能看到这小姑娘身边汹涌澎湃的、却又完全无法注入她身体的灵气。就好像是有什么枷锁,将灵气与她隔绝,导致这世间无穷尽的灵气离她远远的。

虞曦来到这个陌生而又新奇的世界,已经整整十一年了。当初,她刚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虞山经年不开的月影花,几乎占领了整个山头,全部有序的绽放。那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景。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她会成为虞氏百里挑一的天才。

可惜,事与愿违。她虞曦,是个不折不扣的,万年废柴。

“虞曦!你怎么连御剑都不会啊?你娘不是大名鼎鼎的紫珍珠吗?”

“你别这么说!你忘了,她爹可是个只会砍柴的乡巴佬!再说了,她都这么大了,连颗金丹都练不出来,还指望着修仙不成?”

那年,虞氏举办博弈赛,适龄的族内少年都会参加。擂台离地足有三米高,旁人都是飞着上去的,只有她是爬着梯子上去的。博弈赛开始半个时辰不到,她就被小她三岁的表亲妹妹打下了台。至此,她虞曦废柴之名算是传开了。

虞曦呼出一口浊气,浓密的睫毛颤了颤,随即张开了双眼:“还是不行吗?”虞曦揉了揉酸胀的双腿,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想到:“就算是一头猪,夜以继日的修炼,也该凝结出金丹了呀!莫不是这天地灵气都与我犯冲,故意不肯为我所用呢?”思虑无果,虞曦抬头看了看天色,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转身下山回到了家里。

“啊曦,你回来了?”厨房里飘出来浓郁的香气,一个身穿朴素白衣的男子从厨房中走出来,憨憨的笑了:“快洗手,等你娘回来吃饭!”

这个男人就是旁人口中的乡巴佬,虞曦的爹——许千城。要说看样貌,许千城绝对不能算是乡巴佬。剑眉星目,身姿挺拔,怎么看怎么是仙门名士的气派。但他确确实实是个只会砍柴、烧火、做饭的“家庭煮夫”。

“知道了爹,”虞曦口里应着,伸手擦去额头上的薄汗:“我娘还没回来呢?”

“可能是族里事务重吧。”

虞曦她娘虞紫晴,绰号“紫珍珠”,乃是今世仙门名士,“紫蜘蛛”虞紫鸢的亲妹妹。虞紫鸢远嫁云梦莲花坞,虞氏大大小小的事务就全堆在虞紫晴一个人身上。至于许千城,很自然而然的就入赘了。

“啊曦!夫君!我回来啦!”身穿碧绿散裙的女子推门而入,笑意盈盈:“饭好了没有?真是要饿死我了!”

“就等你了!”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坐在一起,一边享受许千城这个“金牌家庭煮夫”的美味佳肴,一边聊天。许千城貌似无意的问:“最近,族里有什么麻烦事么?我看你最近总是很忙的样子。”虞紫晴撇嘴,有点愤慨地说:“还不是族里那群人,天天嚷嚷着复兴虞氏复兴虞氏的。虞氏这么多年与世无争,虽然不去与那些仙门豪族争锋,名不经传,但至少落得个安稳自在。我爹当年就是厌恶那些明争暗斗,才带着虞氏在虞山落得脚。如今这些人,是越来越闲不住了!”

许千城勉强勾了勾嘴角,似乎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过虞曦光顾着填饱她空空如也的肚子,虞紫晴只顾着抱怨,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

“六小姐!六小姐大事不好了!”门外急匆匆跑来一个人,一进门就冲着虞紫晴喊:“温家来人了!”

许千城不自在的咳嗽一声,手里的筷子竟然都拿不稳了。虞曦不明觉厉,一脸懵逼,心里想着:什么温家?温家是个什么玩意?

匆匆赶来报信的人递给虞紫晴一张纸,上面写了什么,虞曦看的不真切。但虞紫晴反应很大。她的一双美目几乎是要冒出火来了:“混账……混账东西!这群人是不是疯了!”因为气愤,虞紫晴声音都有些颤抖。她愤怒的拍桌而起,气冲冲的就要出去。“啊晴!我跟你一起去!”许千城随她一起起身。

虞曦讶然,心想:爹这是怎么了?寻常有关虞氏的事情他都从来不会过问,甚至是闭口不谈,怎么今天这么积极?虞紫晴也有些诧异:“夫君,你跟我去做什么?”

许千城笑了笑:“就是想陪你去罢了。你气冲冲的,怕你冲动。”他转过身面向虞曦,眼里带着看不透的复杂:“啊曦,你留在家里,好好照顾自己。对了,你不是一直想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剑吗?我屋里有一把剑,你拿去吧……一定不要弄丢!”虞曦呆愣着点了点头,在那一瞬间她好像有种错觉,她百无一用的爹,竟然让她有一种紧张而又敬畏的感觉。

虞紫晴和许千城走了。虞曦却坐立难安,再也吃不下一口饭去。爹爹临走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虞曦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走到许千城的房间,从床头矮柜里,找出那一把剑——是一柄几乎就要破旧到长铁锈的长剑。

“这?这把剑真的还能用吗?”虞曦越发想不明白了。联想到这几日她爹的异常:许千城总是心不在焉的,时常偷偷出门,一去就是一整天。虞曦抓起这把破铁剑,匆匆跑出家门。

还没走到虞氏的会谈大厅,虞曦就感觉到了整个虞氏的不同。没有小孩子跑来跑去,也没有大人们的谈笑声,整个虞家就好像是被一口沉重的大铁锅笼罩住,死一般的寂静。虞曦心跳加速,她不明白这寂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但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东西。

“砰——”

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突然响起,狠狠地砸在虞曦的心上。虞曦跑到大厅前,鼓足勇气,推门而入。

“娘!”

虞曦瞪大眼,一种恐惧感几乎瞬间占领她全部的意识。她刚刚还欢声笑语的娘亲,正倒在血泊里,碧绿的散裙已经被鲜血浸染的看不出原本的样子。而在她血迹蜿蜒的最那头,是被一剑贯穿胸口的许千城。

“快跑……啊曦,快跑!”

虞曦明白了许千城的意思,只是双腿根本不听使唤。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飞箭破空的声音尖厉异常,几乎要划破虞曦的耳膜,她终于从恐惧中回神,转身不顾一切的飞奔,似乎想摆脱这个荒诞的噩梦。随着她的逃跑,又是几发长箭像是毒蛇一样追赶她。被她险险躲过,钉在地上。

“大人,还需要追吗?那是‘紫珍珠’的亲女儿。”大厅上站立的竟然是虞氏的大长老,他此时正卑躬屈膝,费力讨好一个年轻的男子。那个年轻男子,身上穿着火红的衣裳,衬的他眉眼更加妖艳。如果仔细看,竟然还与许千城有几分相似!

“不必了……”年轻男子负手而立,一开口就让大长老打了个寒战:“‘紫蜘蛛’想必已经闻讯赶来了。你这次做事,很不高明。”

大长老几乎是弯着腰,面色如铁:“大人,时间紧迫,我……”

“‘紫蜘蛛’如果知道你设计杀了她的亲妹妹,还将她爹的心血毁尽,把大好的虞氏拱手让人,她会怎么报复你呢?”

“大人!小人定以大人马首是瞻!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年轻男子似乎是笑了,只是那张脸摆什么样的表情,都是一副骇人疏离的样子。

“谁要你的,肝脑涂地……”

话音刚落,就有什么黑乎乎的圆球一样的东西噗通落地,跟满地的鲜血混杂在一起。大长老弯曲的身体,保持着最卑微的姿态,直挺挺的倒下。

男子的手上干净如初,一点脏东西都没有染上。他轻轻的走到许千城的尸体旁边,伸手拨开许千城的碎发,漏出那双与他极其相似的眼睛。捧着许千城的脸,像是端详着什么,他沉默了半晌才说:“千城,何必呢。为一个女人去死。”又好像是在对着一个不听话离家出走的小孩子,他喃呢到:“醒醒,该回家了。”

地上蜿蜒的鲜血,像是一条条血色的蜈蚣,缓慢的爬进许千城的尸体,那双已经伴随着主人的死亡而闭上的双眼,竟然再次睁开。只是,那双永远饱含笑意的双眸,被空洞的漆黑代替,再无一点温情。同时,离他不远处的虞紫晴,也同样的站了起来。不是像人类一样的爬起来,而是如同木偶一样,直挺挺的被什么东西扯了起来。

虞紫晴朝着年轻男子走来,带着骨头摩擦的“咳咳嚓嚓”声,每走一步,尸体上的血肉就消失一点,直到变成森森白骨。男子看了看整个空荡荡的虞家,转身离去,身后跟着两具白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客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蔡镭和蔡雄的盛情邀请下,李锋和古柔暂住在了蔡家。当然了,按照正常情况来说李锋也不会这么随便就住在蔡家。但蔡镭说过几日风雷城就会举行一次比武大会,届时李锋和古柔可跟随蔡家的队伍前去观礼。李锋虽然有了这个世界的基础知识,但对目前的环境还是不了解的,所以就答应了下来。这几日李锋闲来无事在古柔的指导下开始

  • 为贱独尊之魔兽白狼

    侍者疑惑的看着阿骨,年轻人手中的长矛看样子并不短。比这个还要重?这个难道是木头做的?疑惑的接过长矛,侍者一个趔趄。他没有想到这根长矛这么重。这家伙是在逗我开心吗?这根可是钢铁打造的。他拿着都有些难以举动,若是再重一些,难道只是为了扛着?“您请稍等,我去叫下店主。”侍者重新将长矛递还给了阿骨,便回头朝

  • 网游之贼法传奇在线阅读季樾回来

    “我听人说季樾,季大将军要回来了”“嗯”陌怀桑应道“呵,没想到陛下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了”涯香轻笑着拿起茶慢悠悠的喝了口放下转而看向陌怀桑。陌怀桑看上去心情也颇好“人是回来了,只是……”“只是什么?”“人疯了”“疯了?”涯香惊讶的提高了声音,似乎是有些无法相信。“听他手下说是他生了一场大病,后来病虽医治

  • 伪装者之桃夭宜楼凄惨经历

    很快少年带着一行人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发现还有一个局外人。准确来说,是局外魂。邪奇停顿片刻,飘过去查看了一下夜临的伤势。一剑刺中心脉,还拖了这么久,怕是某陀神医在世也无力回天。胸口最为明显的剑痕倒映在眼底,再次扫了一眼瘫在地上进气少出气多的少年,邪奇眼中流露出一丝少见的怜悯,随即在原地消失。几个呼吸的

  • 白布回忆录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样啊,你是顾乐的朋友。”在盖医生与顾安在路边遇见了之后,经过了简单的交谈之后,盖医生便邀请顾安到卫生院去坐一坐。村里不是很大,从村门口到卫生院走了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在盖医生给顾安倒了杯温水之后,就已经明白了全部的事情。第一次遇见顾安的那股剧烈的心跳,也渐渐被盖医生压了下来。其实,盖医生并非花痴的

  • 北辰以北歌声浅之已成陌路

    “水精灵,你说的……都是真的……”在一处破败不堪的大厅里,一位金发少年眼神颤抖的看着面前至尊无上的女人,回答道……“没错,你姐姐就是为了她的神使而变成现在这样,这都是她自找的,你们这群贪婪的人也一样,践踏我父亲大人的完美世界而参加凹凸大赛你们都是一样的!”“可是,凹凸大赛不就是创世神所留下来改变命运

  • 退休大佬在豪门兴风作浪在线阅读一字一天

    白磊听完,颇为赞同,看来古人也是有大智慧啊。怪不得这位张大人能位极人臣,果然有两把刷子。张长遥是黑衣使两大敛事之一,算是黑衣使的二把手。他主外,也就是主要处理江湖上的事儿。另一个敛事,黄启恒主内,主要负责盯着朝堂上的文武百官。事实上,朝堂和江湖千丝万缕,两人虽然不想有瓜葛,但总会不得已互相配合。至于

  • 总裁轻轻亲:丫头,好久不见在线阅读第二章

    天庭。凌霄宝殿内,玉帝高坐于九龙椅之上,面色凝重的看着下面的文武众臣,商讨着今日的一些琐事。突然,一个双眼冒着金光的天将跑了进来,单膝跪地:“报……启禀玉帝,刚刚人间界天罚突至,属下探查之后发现有人因意外砸死了天定取经人。”轰……话音落地,整个凌霄宝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听到了有生之年

  • 命劫断情在线阅读第6节

    林星儿早早的就在君豪酒店预订了房间,所以我一直跟着五位美女一直走到房间,心里乱跳着。来到房间,点过了菜,美女们逐个自我介绍.“你好,我叫李静,听说你叫林枫。”说话的正是刚刚那个说话比较严肃的美女,一身工作白领装,胸前的对34D,还有一张绝美却带着严肃的容颜,然后她伸出了手。“你.你好。”这时候我完全

  • [文野]横滨日常第3章在线阅读

    话音落下,那李元霸已然准备动手。在他看来,自家主公让杀的人,便是该死,所以,自然也就没有缘由。而李儒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后者连忙退后几步,躲在西凉士卒群中,方才是稍微安心,但是其目光中,依旧有些忌惮地感觉道:“镇北王,你未免是过分了吧?在下奉董相之命,诚心诚意,前来邀请你前往皇殿观礼,你竟然不问青红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