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火影:我有一个抽奖箱在线阅读第7节

2022/1/15 12:34:08 作者:习惯性扑街王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我有一个抽奖箱
火影:我有一个抽奖箱
作者:习惯性扑街王来源:飞卢小说网
“来来来!抽大奖了,稳赚不赔那种!”“物超所值~888两一次!”“小伙子抽奖吗?可以抽到好东西哦!”苏夜穿越到了火影世界摆地摊,开局就凭一个神奇的抽奖箱开始赚钱。“老板,这个千代婆婆的手办算什么奖品?”“手办已经不错了,你看我这个掏耳勺。”“你们不用吐槽了,要想抽到好东西,拼命氪金就好了,看我身上这件黄金圣衣,帅不帅?200次抽到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审讯室像个密不透风的罩子,不夜城的老板王鑫财大腹便便,满脸油光,一坨颓在审讯椅上,灯光从两边打过来,影子缩在脚下小小一团,任何细枝末节都无处遁形,畏畏缩缩的。

梁宥廷从门外进来,身姿挺拔,平阔的肩膀将黑衬衫撑得很平整,冷白的灯光落在脸上,英俊的五官平添了凉意。

他面无表情,细看之下眉头有些紧,坐下时手顺势往桌面一搭,划过一道凌厉弧度,抬眼看向王鑫财。

王鑫财好似被他的气场煞到,下意识挺了下腰,艰难地坐直了一点。

审讯室的装修本就有压迫感,丁不二感觉梁宥廷一进来,气压又低了几分。

前天晚上他和那个叫黎笑的人从不夜城死里逃生后,整个人就是大写的不对劲,不得不让人想入非非啊。

“姓名。”梁宥廷冷声开口。

王鑫财疲软无力地抬起头:“王鑫财...”

王鑫财贩卖毒品的人证物证确凿,可出于畏罪心理和自卫的本能,还是象征性的拒不认罪了一下,享乐惯了的人吃不了苦,一天两夜的煎熬让他的精神和身体处于崩溃边缘。

按照惯例开场后,王鑫财松口了。

“我们不逼人吸毒,大部分人都是自愿吸的,有好奇的、失意的、为了解压、减肥、治失眠...什么原因吸毒的都有,有需求就有买卖,暴利行业,我不卖也有其他人卖。”

“不逼人吸毒?”梁宥廷低声重复他的话,眼锋如刃,淡淡扫过去,“那我们聊聊你们用什么套路骗人吸毒。”

这是误区询问法了,让罪犯误以为他掌握了充分的证据。

梁宥廷见王鑫财瞳孔一缩,立马接着问:“像你们诱骗女大学生一样,里面的框框套套用得轻车熟路了吧,吸毒可以减肥、治失眠,还有什么?你们是怎么做的?”

七秒内强制追问,问题一个接一个,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步步紧逼,罪犯极度疲惫下心理防线薄弱,很容易被击破。

梁宥廷父辈从政,从小家教严格,品行端正,自带一股浩然之气,一线毒品缉私历练出的锐利眼神逼视之下,心里有鬼的人一心虚就露怯了。

王鑫财分不清虚实,心虚得紧,遮遮掩掩地说:“人都有贪欲,要么追求新奇刺激,我们只是稍微引导一下,他们就信了,毒品这东西,只要开始吸了第一口,就没有最后一口,没钱吸了就帮我们卖...挣点吸.毒钱...”

“以贩养吸,被骗吸毒的人成为骗子,继续发展下线,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源源不断地从你们那购买毒品。”

梁宥廷说完,王鑫财低低“啊~”了声,算了默认了。

梁宥廷继续问:“你们的货是从哪儿来的?”

王鑫财不敢见人似的滑开目光,停了片刻才说:“交易都是单线联系,我哪儿知道是谁。”

丁不二:“提供有效线索对你定罪有好处。”

“我真不知道,警官,”王鑫财脚往椅子下缩,怂头怂脑的,“就像我单线联系下线,不会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老板,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份风险。”

王鑫财变成一只缩头乌龟,一问上线就缩回乌龟壳里,软硬兼施愣是再问不出一句有效的话。

走出审讯室,丁不二问:“队长,上测慌吗?”

“他说谎需要用测慌仪?”梁宥廷大步往办公室走。

“那倒是,”王鑫财是明显逃避,知道他说谎还不够,关键是——丁不二跟上梁宥廷,问,“要怎么让他说实话啊?”

梁宥廷心口一动,脑子里立马出现一个人,着魔了似的,只是一丁点相关,思绪绕几个弯总能想到她。

顾老三从另一间审讯室出来,张口就是工作:“运尸出海的船是租的,平时偷偷带点走私货,船长一口咬定只是接了一单货,并不知道是要运去公海抛尸的,以前也没和王鑫财合作过,查过了,之前他们确实没有直接联系。”

梁宥廷:“一般抛尸会选择自己熟悉可控的地方,王鑫财对燕京港并不熟悉,不排除是他的上线提供的帮助。”

“这解释得通,根据之前的情报,新型毒品很可能从燕京港入境的。”

“货船是个线索,顺着往下查,联络各自的线人,看有没有新的情报。”

缉私局暗布在燕京港的线人可能是搬运工、船员、司机...平日里过着稀松平常的生活,有些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被用到,一旦需要的时候,便被悄无身息地点亮,细嗅海面吹来的异动。

审了两天,容易审的已经问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陷入对峙的僵持状态,大家开了个小会,各自领了任务,该干嘛干嘛去,梁宥廷到陈局办公室,向他汇报案情进度。

陈盛名摘下老花镜,捏着眉心说:“我的申请已经批下来了,这个案子重大,公安厅和分署都很重视,我们联合禁毒成立专案组,务必全面查清,捣毁贩毒团伙。”

毒品走私、运输、贩卖往往是一条复杂的长线,像一张蛛网丝丝相扣,部门联合办案是常有的事。

梁宥廷身长玉立地站在办公桌前,目光淡淡往下,看到桌面的专案组人员名单,名单最后有两个非公安系统的人员,燕京大学心理应激微反应的教授和助研。

陈盛名戴上老花镜,梁宥廷视线一收,目光坦荡毫无变化。

陈盛名透过老花镜上沿觑他一眼,压出三条抬头纹,说:“还有,这次邀请了燕大的贺教授做技术顾问,他会带一个得意门生来,到时候你负责对接。”

“好。”梁宥廷公事公办地应。

“在你进海关前,贺教授没少协助我们破案,后来被毒贩报复...老婆和女儿没了...”陈盛名叹口气,“他消沉了很久,后来一心做研究,不再参与任何案件了。”

梁宥廷:“嗯。”

“和他一起来的学生你还记得吧,笑笑,我是很多年没见了,老黎名字起得好,小姑娘爱笑,嘴甜,招人喜欢,就是可惜了老黎,你师父不该...不该是这个结局。”

陈盛名忆苦思甜,平日里搁在心底不提,一旦开口,辛酸苦楚跟着言语一起冒出来。

他又透过老花镜看梁宥廷,年轻人现在沉稳多了,眉目沉敛,连他都看不出情绪,不像刚来实习那会儿,自以为本事天下第一,不可一世,让他干点事唯一的作用就是拖后腿,陈盛名看他一眼都恨不得抽两棍子,老黎倒是看好他,说年轻人心气高正常,好好带,以后一准有出息。

陈盛名笑着打趣:“还不是你女儿喜欢。”

黎成耀笑了笑,不反驳,循循善诱,用心带梁宥廷,危难关头也是拼了命相护的,这小子资历好,也出息,倒是成长得快。

黎笑小梁宥廷五岁,那时候毕竟年纪小,至少在大人面前,他们的最后一层没挑明,不过所有人,包括俩孩子的父母,都默许他们在一起,男俊女美,站在一起笑闹的时候,那么干净纯粹,看得一众铁打的男人都心生感慨——真他妈像爱情。

要不是后来出事,一切水到渠成,说不定他们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陈盛名单方面感慨颇深,梁宥廷话不多,也没明显情绪,陈盛名莫名烦躁起来,不耐烦地挥手:“滚滚滚,八棍子捅不出一个屁。”

八棍子捅不出一个屁的梁宥廷,被赶走后并没马上下班,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轻车熟路地找到昨天黎笑做笔录的本子,上面清楚地记录了她的个人信息——身份、住址、联系电话......

不知怎么了,刚才还淡定自若的,现在看着眼底的白纸黑字,血液开始加速流动,心有点紧...仿佛有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在阙无人息的办公室扩散。

“哥,还没下班呢?”肖无敌不知从哪儿蹿出来,两步蹦跶到梁宥廷身边,脑袋往前一探,看向他手里的笔录本。

梁宥廷背脊一僵,勉强撑住一点淡定,将本子合上,塞回文件架:“你下班不走干什么?”

“人有三急嘛,”肖无敌瞅瞅梁宥廷,眨巴了下眼睛,“哥,你的侦查力呢?我来了都没察觉。”

梁宥廷面不改色:“很闲是吗?没事把这个月扫黑除恶的总结写了给办公室。”

肖无敌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没见过这么强势转移话题顺带碾压人的,不就是窥探到一点他纤细的男儿心吗?

肖无敌政治觉悟颇高,立马领悟到精神,说:“今天周六,笑笑姐这个时间在永生当兼职,哥,我把地址发给你吧。”

不等梁宥廷回话,肖无敌已经利索地编辑好地址发给他,然后微微一笑问:“哥,那个总结...我能下班了吗?”

梁宥廷睨他一眼,佛光普照地放过他:“去吧。”

肖无敌生怕他反悔,拿起钥匙和手机,一溜烟没了人影。

梁宥廷看了眼手机上的地址,走出海关大楼,天将黑未黑,渐渐落下的夜色朦胧而柔和,风里有芙蓉花的淡淡的香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钟情何许之活捉(7)

    “找掩护!”胡斯的一声大吼惊醒了正在睡梦之中的德里慕,随之而来的便是投石机发射的石块撞击地面所发出的“轰隆”的声响。“多少敌人?”自从底特里陷落后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德里慕一直在溃败和撤退中度过,他早已对失败和撤退习以为常。“大约3千骑兵,还有五台投石机。”胡斯站在简易的高塔上观察着远处的敌人。“收拾行

  • 西游:开局就当了女儿国国王在线阅读回忆·深思

    夜,深了。小伦躺在床上还没入睡,嘉文和赵信早已进入了梦乡。小伦想着和彦在一起的时候,经历过的一点一滴:要不,今天晚上我们找个地方合体,合体之后,你就拥有了天使的某些能力......而我可以等你1000年,1000年后,你,是我的......我?我即将谢幕,现在,只好胡乱选一个了,胡乱--选一个。回忆

  • 虫附身第五章在线阅读

    颜朵和周映梦上午都没有戏份,因此慢悠悠地吃过早饭才坐班车去片场,下楼的时候已经十点了,此时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坐着很多人,周映梦奇怪地说道:“今天酒店生意看着不错。”一边的方芳摇头,“这些应该不是客户,我听酒店里的张阿姨说,昨天客房部解雇了两个保洁员,这会儿来的人应该是应聘的。”周映梦闻言重新打量了一下

  • 乌鸦和两个人生活的家在线阅读大湖城

    大湖城是一个临靠碧水湖而建的大型城市,它是冰皇帝国内的商业之都,正如它是商业最发达的城市,被人誉为“商朝都”一个披着蓝色披风的少年坐着小船游荡在湖面上,碧水湖很广大,一艘船至少要一个半小时才能游完整个湖,少年岸靠码头,登陆大湖城,大湖城内商业繁茂,行人不停的购物,买卖奇珍异宝,少年穿着裹着全身的大外

  • 雪落清城第六章在线阅读

    17.依旧是部活结束后回到家里,迹部刚走进大厅,一如昨天的架势他甚至连书包都还没来及放下,就直接被留在家里的爷孙两只勒令向家里的甜点师傅学做甜点。迹部妈妈估计是今天的事情比较多,这时候还没有从公司回来,所以暂定只有迹部爸爸和小家伙两只坐在沙发上等待着试吃。虽然昨天一时脑热被激得答应了下来,但迹部原以

  • 超脑特工第5章在线阅读

    隔日,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天气阴沉,往窗外望去,山间似乎萦绕着一层浓雾一般,朦朦胧胧的,雨滴落在树叶上、湖泊里,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屋内光线昏暗,只有床头亮着一盏暖黄色的台灯,余绥正躺在床上查看着论坛的留言。或许是因为工作包饭,留言意外的多。思索片刻,余绥置顶了自己的新帖子,决定在今天下午来个面

  • (琅琊榜)轮回之末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秦岚还没反应过来,她不知道是谁做的。看着满脸笑容的林凡走了过来,难道是这个瘦弱少年做的?不可能,但还是下意识问道:“是你做的?”“额,算是吧!”林凡笑笑。“你知不知道杀人是犯法的?!”秦岚怒道。“那不是我做的吧!”林凡依旧笑着,不把这当回事。“你……”秦岚还想说什么,发现苏小小过来了。“哇

  • [老九门]佛爷,一起倒斗否?在线阅读第六章

    “这三人地天赋还真不咋的,排除着莫多杂质,这种天赋真令人头疼啊”跳进河里才洗了几下,河水就黑了,黑黝黝的河水流向远方。“天杀的,到底是谁,这是谁干的,这的多少年不洗澡”河里下方传来一整整的咆哮声。可是却没有一个上来讨说法的,上面的领地可是大佬们住的地方谁敢去,所以就仅仅抱怨谁上前理论谁就是在闲自几命

  • 才子撬佳人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回诺伊泽大陆的边缘,一个被密林泥沼断崖所包围的小板块,名字叫做东玉诧岚洲,基本与世隔绝,在东玉诧岚洲的边缘,有一个被密集的热带雨林所隔断的国家,名字叫吒寒帝国,吒寒帝国的一个角落,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只拥有一条通往大城市公路的小镇,名字叫岐木镇,岐木镇的一个小角落里有个穆家村,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

  • 丁见月历险记第10章在线阅读

    圆房?本大小姐自然不可能这么傻傻的呆在宫殿里等着自己成熟了跟那个脑缺太子陌皓轩圆房。自从结婚之后我又开始每天过着睡觉吃饭的日子,皇帝依旧三天两头的前来打搅我。不过总算没有碍着本小姐成长……时间哗啦一下过去了四个年头,在本小姐5岁的时候已经可以绕着宫殿将整个皇宫闹得起飞狗跳的了。因为在皇宫里……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