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快穿之病娇BOSS黑化中之第五章(5)

2022/1/15 11:08:23 作者:小僵美仁 来源:小说阅读网
快穿之病娇BOSS黑化中
快穿之病娇BOSS黑化中
作者:小僵美仁来源:小说阅读网
莫然感到欲哭无泪,她这辈子是离不开蛇精病这个毒了吗?!!她好好的呆在蛇精病医院做他的小护士,结果莫名其妙绑定了一个不靠谱的啥啥系统。要穿梭众多世界完成任务也就算了,但是为虾米!!!要攻略的人都是一些病娇鬼畜.....啊啊啊啊,你们莫挨老子!!鬼畜丧尸,一言不合就黑化的宠妹狂,病娇徒弟,冷酷无情杀人犯.....太可怕了,我要攻略的这些是人吗??莫然生无可恋的看着眼前的人,只见他眸色一沉”当着我的面走神,嗯?那我把你的眼睛挖下来,你的眼里就会只有我一个人了。“”........某无良系统贼贼的妥协着

封北回头看少年,面色古怪,“躲我后面干嘛?”

高燃对他使眼色,我怕。

封北把少年拉到一边,“怕什么?”

高燃咕噜吞口水,他踮起脚凑在男人耳朵边说,“狐狸。”

封北露出新奇的表情,“你知道曹世原外号?”

高燃一脸血,忒他妈像了!

封北揉揉少年的头发,“你都敢在老虎头上拔毛了,还怕狐狸?”

高燃左右看看,“老虎?哪儿呢?”

“……”

封北刚要说话,曹世原就上这边来了,他对少年说,“热闹没什么看头,回家去。”

男人不说,高燃也不想待,他骑上自行车,两条腿使劲踩脚踏板,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巷子口。

曹世原望着少年离开的方向,“怎么才说两句,小朋友就走了?”

封北拍拍他的肩膀,调侃道,“小朋友胆儿小,怕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曹世原拍开他的手,扯扯嘴角说,“案子在我这儿搁了几年一筹莫展,封队才接没多久就破了,这时运一般人比不了。”

“你也别酸,兄弟为这案子下了不少功夫,你看不到而已,不过,老天爷确实关照了一下,这一点我承认。”

封北笑着给他整整衣领,“你要是心里不痛快就当面跟我说,千万别憋着,容易憋出毛病。”

曹世原面部的肌肉隐约抽了抽,“我有什么不痛快的,大家都是职责所在,依法办事,为人民服务。”

封北叹道,“曹队果然是深明大义,往后我要向你学习。”

曹世原的面部又抽,一言不发的走了。

封北嗤了声。

主巷支巷都被人挤满,个个脖子伸的老长,他们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指指点点。

生平第一次跟杀人犯离这么近。

原来杀人犯跟普通人一样,没区别,脸上没写字,也没在身上哪个位置打标记。

混人堆里,谁也不知道谁。

也许有标记,老天爷打的,就它老人家能瞧见,他们这些凡人是瞧不见的。

警车呜呜开走,大家伙看不着了,脖子还伸着,没回过神来。

高燃没回家,他拐进一条巷子里,一直往同一个方向拐,等他停下来时,已经出现在自己经常练习拐弯的窄巷里面。

这边的巷子将近两米一拐,特别短。

高燃平时有时间就跑来练习五连拐,脚不踩地,不刹车,掌握好速度跟平衡,一次拐过去。

他想带个人练习拐弯,还没机会试过。

高燃走着神,车头砰地撞向墙壁,他的上半身惯性的前倾,屁股离开座垫又重摔回去,疼的快要四分五裂,手也麻,“操!”

日头渐渐高了,巷子里明亮起来,自行车被丢在一边,车篓子撞的变形。

高燃靠墙蹲着,手肘撑着膝盖,两手扶住额头,他一声一声喘气,发梢滴水,整个后背都湿了。

头要炸掉。

高燃迫切的想再找个人验证一下,但人哪儿那么好找,他周围多的是人,却只在那个中年人的额头见过黑斑。

不对,封北的额头上……

高燃使劲揉了几下太阳穴,封北的情况跟中年人不同,转眼就消失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

不想了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这么着吧。

高燃决定回家做点暑假作业让自己冷静冷静。

我他妈好像有了一个了不得的能力,得藏着憋着,对谁都不能说,怕出乱子。

结果高燃回去翻开数学作业没半小时,就丢了笔给贾帅打电话,半死不活的问他要不要过来玩。

贾帅在电话那头说,“我还有物理作业没写完,等我全写完了给你送去。”

高燃说,“作业本不用带。”

贾帅伸头看看外面,没变天,“你确定?”

高燃骂道,“靠,我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行啊!”

“大新闻啊,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贾帅放下话筒跟家里说了声,就骑自行车上高燃那儿去了。

高燃拿菜瓜招待贾帅,“我妈在我舅厂里种的,刚摘回来,特甜。”

贾帅吃一小口,注意着不让瓜汁溅到褂子上面,不光如此,还整齐的沿着一个方向啃,不乱啃。

高燃摇摇头,贾帅还是他认识的贾帅,不是假帅,是真帅。

处女座,挑剔讲究,吃个鸡蛋还要剥了壳放在小碟子里面,蘸着酱油一口一口吃。

贾帅住在老城区,三家一起住,一左一右是大伯二伯,他家里小,地方不大,楼上一间,楼下一间,带个小厨房。

生活却很仔细,烧个饭的准备工作很到位,配菜放在哪儿,放多少,一点都不马虎。

高燃有次见贾帅洗脸的时候脸上一层白,带着好多沫沫,当时他吓一跳,问是什么东西?

对方说是洗面奶。

贾帅有个速写本,从幼儿园到初中画的画都在,保存的很好,他的玩具也都保留着,一样样视如珍宝的放在玻璃柜里面,上锁。

像一个小展览馆。

高燃的那些玩意儿早就丢了,人跟人没法比,人比人,必然有一个要被气死。

贾帅忽然说,“对了,告诉你一个事儿,新开的那家租书店昨儿个被查了,小黄书全没了不说,店也被封了。”

高燃一口气卡在嗓子里。

卧槽,这事儿铁定跟封北有关!

他痛心疾首的在房里来回走动,牙都快咬碎了,还没顾得上去看看,店就没了,糟心。

贾帅拿纸巾擦擦嘴再接着吃瓜,“没就没了吧,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高燃翻白眼,“你又不看小说不看漫画,当然觉得无所谓,它们可都是我的精神粮食。”

贾帅说,“精神粮食换个别的就是,况且学校旁边的租书店还在。”

高燃叹口气,“早看完了,有的书我都复习几遍了,说好的一周去市里进一次书,结果好长时间都没新的。”

贾帅去卫生间拿了抹布过来擦桌上的瓜汁,“你把看漫画的坚持不懈精神用在学习上面,早就进班级前二十了,不至于总是卡在那个位置。”

高燃翻桌上的作业本跟草稿纸,“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有几个题我不会做,你过来帮我看看。”

贾帅擦桌子的动作一停,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什么?”

高燃找着做了标记的几道题,没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答应奶奶要考上大学。”

贾帅头一回看高燃这么认真,他二话不说就给对方讲题,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既然定了目标,漫画跟小说还是少看的好。”

高燃抓抓头发后往椅子上一瘫,蔫了。

贾帅留在高燃家里吃的午饭。

下午高燃跟贾帅打算去一个倒闭的商场,三楼有个烂的乒乓球桌,他们每个星期天都过去,用砖头把脚垫起来打乒乓球。

左边张绒家的大门开着,高燃跟贾帅推着自行车从她家门前经过,都不约而同的往里头瞧。

张绒碰巧在院里泼水。

水泥地上发出一连串“滋滋”声响,晒冒烟了。

她是一成不变的齐刘海,遮住了饱满的额头,大眼睛,苹果脸,肉肉的,像小包子,让人看了想捏一下。

贾帅喜欢张绒,高燃知道,见他一个屁都蹦不出来,就主动开口,“张绒,我们要去打乒乓球,你去不?”

张绒说不去。

高燃晓得张绒会这么说。

张桂芳什么家务都不让她做,只要她搞好学习,放假在家不让她出门。

除了吃喝拉撒以外就是做作业,做卷子,做练习册,多得很,做不完的。

张绒往门口走近了点儿,一张脸红扑扑的,“高燃,早上你妈来我家串门,我听到她跟我妈聊天,说的是警察来抓人的事,我没听全,你去看了吗?”

高燃点头,简短的说了,他也没法往细里说,自个都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绒惊讶的张了张嘴巴,她的情绪很激动,眼睛都红了,“太残忍了,连孩子都不放过,那种人就该被枪毙!”

高燃跟贾帅都愣了愣,他们互看一眼,女孩子真心软。

张桂芳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张绒揉揉眼睛,“我妈喊我呢,不说了。”

高燃骑上自行车,冲贾帅说了声,“门都掩上了,还站着看什么,刚才张绒在的时候,你怎么不找她说话?”

贾帅在他后面出了巷子,“现在大家都以学习为重,没什么好说的,上了大学再说来得及。”

高燃按铃铛。

前面两只汪汪大叫的黄狗立马停止战斗撤到了一边,保命要紧,“你也不怕她在高中跟人好?”

贾帅冷静的说,“如果她跟人好了,那就说明我跟她的缘分不够多,她不是我丢失的那根肋骨。”

高燃后瞥,“肋骨?”

贾帅不快不慢的骑着车,热风吹乱他额前发丝,他有点痒,用手拨开了。

“《圣经》第一章有记载,上帝造了亚当,看他孤单一个人,就取下他的一根肋骨融合了他的血肉造了夏娃。”

高燃啧一声,“这说法你也信?”

出了支巷右拐上主巷,贾帅跟高燃并肩,“我们生来都有一根肋骨丢失在外,找到了才能变得完整。”

高燃逆风前行,脸上热乎乎的,太阳太大,眼睛都没法全部睁开,“行了贾帅同学,别说什么肋骨了,咱俩赶紧上阴凉点的地儿去,快晒死了。”

贾帅闻言就把头上的帽子摘了丢给高燃。

他骑到外面去,让对方在里面,从路旁的建筑物底下穿过。

高燃跟贾帅打完乒乓球就去打老虎机,俩人一把没赢过,前者是心不在焉,后者是技术不到家。

贾帅把棒冰递过去,“小燃,我怎么觉着你瘦了?”

高燃接过棒冰使劲嘬嘬,冰冰凉凉的,泛着丝丝甜味儿,他有苦难言。

现在天太热了,等凉快点,高燃要攒钱买个熊玩偶抱着睡试试。

他努力把成绩搞上去,哄哄他爸,没准有可能咬咬牙狠狠心给他买台电脑,现在想也是白想。

“这鬼天气没胃口吃饭,睡也睡不好,不瘦才怪。”

贾帅说也是,他也低头吸溜起了棒冰。

两个少年站在一起,身形瘦高。

一个模样清俊,透着一股子文人雅致,另一个眉眼带笑,阳光帅气,路过的小姑娘频频侧目。

高燃把棒冰上面一大截全吸成了白色,嘴皮子都吸红了,“帅帅,玩不玩红警?我俩连局域网大干一场。”

贾帅说不了,跟他妈说好了五点之前回家,他走之前跟高燃说,“拿成绩单的时候叫上我。”

“提什么成绩单啊,真是的……”

高燃扔了棒冰袋子,无聊的骑着自行车瞎转悠。

大街上人多。

他懒得转,就随便拐进了一条巷子,漫无目的的乱拐。

十几分钟后,高燃瞥见了什么,他把车头一转,拐去了一个地方。

小摊前,几个人坐在板凳上吃馄炖,汤碗里的热气直往脸上扑,个个都汗流浃背。

高燃回过神来,人已经鬼鬼祟祟躲在了墙角,他抽抽嘴,没必要嘛,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过去要一碗馄饨吃。

“小王,我跟你说啊,我们头儿有两个怪癖。”

忽然有一个年轻的声音飘进高燃的耳朵里,他迈出去的那只脚又立刻收了回去,听到那人说,“一,出门必带水,跟命一样,二……”

另一个人大笑着接上去,“二,怕沙子。”

“你能想象得到吗?一个快一米九,壮的跟头牛的男人脚踩到沙子,两条腿就打摆子,脸死白死白的,额角青筋暴突,两眼猩红,像是要哭出来……”

高燃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是什么怪癖?

他探出头,眼前多了一片阴影,头顶响起封北的低笑声,“躲猫猫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开挂后游戏的可玩性第八章在线阅读

    此时此刻,南海之滨。作为统御南海领地的南海龙王熬钦,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南海龙宫之中饮酒。在他的面前,不少来自南海的绝色美人鱼,在歌曲的伴奏下,在跳着唯美的舞蹈,展现着自己过人的纤细腰肢。南海龙王虽然和东海龙王同为龙王,掌驭一方海域,但南海物产丰富,法宝众多,又有不少道人将此地作为道场,所以,南海龙王

  • 神话之开局满属性在线阅读第9节

    第九章万鬼门【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少爷,不可。”驼背老者一把拉住林少阳。“不行,我就要去!驼叔不要拦我。”“少爷,你是不知道厉害啊!这根本不是一般的鬼魅。”驼背老者看众人没有注意自己,低声解释。“这里有鬼修的气息,最低也是炼气境的鬼修。”林少阳根本听不进去,抬脚跟着楚天走了进去。“前辈,等等我

  • 刑警吴波第一章在线阅读

    “嗯啊,好疼,脑袋怎么好像被人打了。”这里是哪里,不像是我家啊。”唐梓夜捂着头,艰难的坐起来看了看陌生房间的周围。“我tnd不是在给人看病吗,怎么跑这了。”“卧槽,头好痛,感觉要炸了,啊~”唐梓夜突然抱住头感觉头痛欲裂,在痛苦的叫声中再次昏了过去。……唐梓夜再次醒来后满脸复杂的打量着房间周围。是的,

  • 娱乐:演绎成神之淳朴的小姑娘

    夜晚时分,辰河大陆光明帝国森罗行省的一个边陲小镇上,行人来来往往,热闹非凡,而在这小镇的角落之中,立着一座散发着荒凉气息的学院,过往的行人在路过这里时都会议论两句,随后便满脸鄙夷的离开。此刻,一对年轻男女站在这学院的空地之上,男子留着一头黑色短发,穿着一身破旧的铠甲,面色苍白,眉宇之间满是忧愁,只是

  • 美女蛇神gl在线阅读第九节

    东西收拾完了吗?老白问道收拾的差不多了,等柳欢欢下来就可以走了。真是麻烦你了,刚下夜班还要开车送我。张洋说道没事,不要紧。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之前也没听说你过你有要走的打算…这时柳欢欢拿着一个小包下来了,张洋赶紧走过去接过包,向柳欢欢介绍,这是我同事老白,我看你晕车就让他送我们过去,同时也像

  • 异世界剑神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白天遭受变异鬣狗群袭击后,车子又毫不停歇地奔驰了一个晚上。本来车子在黑夜中的原野行动,又发出巨大的响动是很危险的,会吸引一大群夜间活动的猛兽。但令维奇意外的是,昨夜却格外的平静,连野兽的踪迹都很难寻觅。直到凌晨,维奇才算知道了原因。自维奇醒来后便从未停歇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从驾驶室里跳下来个英姿飒

  • [美娱]歌后之路在线阅读第三章

    江南的作息时间在她这一圈的二代里面算是独特的。每天雷打不动七点一刻起床,简单洗漱一下,就会换上宽松的运动服出门跑半个小时步。她跑的速度也不会多快,主要目的是想要活动活动身体,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按照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像他们这类从事科研的人员,猝死的几率很高,但她很惜命,不愿意成为其中的倒霉蛋子。所以

  • 与鹤醉在线阅读我是领主?

    钟神秀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天花板一愣。“这是哪?”钟神秀懵逼的想道。他慢慢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后发现这里不再是自己熟悉的卧室。周围的一切家具都是木质的,单从环境上看就像是古代的卧房。我这是穿越到了古代?那我啥身份啊?熬夜打游戏真能穿越?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仿佛有千万根钢针

  • 九霄天骄在线阅读第6章

    今天不仅仅Y市有如此人山人海的场面,我想全国各地凡是有销售点的城市都会有如此让人头皮发麻的场面。孙木易吞了口口水,摸了摸口袋里准备好的钱,“咋办?”杨琴同样捏了捏手里的信用卡,白痴般的看了眼孙:“等个毛线,赶紧排队,再晚一点晚饭都排过去了。”我们三人赶紧穿过马路,来到公园门口一起跟在了一条看似有点短

  • 凡天武纪上任第二日(1)

    短刀组九振,归刃六振;肋差四振,归刃三振;打刀十二振,归刃九振;太刀十五振,归刃五振;大太刀四振,归刃一振;枪一振,归一振。以比率来算,太刀还剩下十振能够维持人形,概率很高,但在征太眼里并不代表什么,只因为留下来的太刀暗堕尽管没有深入骨髓,却是极其顽固。打开拉门,审神者目空一切的走进去,室内挤满了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