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第二章

2022/1/15 12:11:22 作者:凉夜白 来源:17K小说网
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
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
作者:凉夜白来源:17K小说网
【她拒绝皇上的册封,从此走红后宫!】不靠谱的爹死得早,青梅竹马的男人是个陈世美,惨被抛弃的苏幼仪入宫当个小宫女,不想被严肃脸皇上一眼看中。“听说你很漂亮?”苏幼仪白眼一翻,好好的大皇子不务正业,天天跟人吹嘘她漂亮,这下可怎么办……

“噢!老天!那不是蜘蛛侠吗?”

这时,恰巧路过的市民望见了这道熟悉的红蓝相间身影,纷纷伸长脖子仰头张望。

“嘿,瞧他手里拎着什么?!”

“一只——坏掉的拖把头?”

“God,这又是哪个可怜的倒霉蛋变的?”

“O-M-G!我要和他合照!”

其中一个带着红色鸭舌帽嘻哈风格的小伙子甚至吹了个长长的口哨:“嘿!酷毙了!”他兴奋地说。

而他们亲和度极高的纽约好邻居,这次自然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在牵引着蛛丝荡漾着自半空中迅速飞过的瞬间,甚至还不忘对着一名兴冲冲调出手机前置的金发姑娘比了一个“V”。

“咔嚓”一声脆响,糊掉了的红色身影出现在了那位姑娘定格下的照片的右上角。

“噢,你们看!我终于和蜘蛛侠合了一次照!”

她握着手机在原地雀跃起来,雪地靴踩在松软的雪皮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我宣布,今天就是我的幸运日了!”

即使……那张照片并未来得及开美颜。

并且再加上金发姑娘的头靠得离摄像头又及近的缘故,显得她整张脸也特别地硕大。

而且若是她拿这张照片去和同为蜘蛛侠狂热迷妹的闺蜜们去炫耀,对方肯定会指着右上角那一团模糊的红色质疑道:

“Excuse me?亲爱的,你确认这是我们的好邻居,而不是从哪里飘过去的红色儿童气球?”

但即使这样,金发姑娘还是十分满足,甚至转手编辑起了推特。

其他人也在为能够近距离目睹蜘蛛侠的身姿而感到幸运。

可见我们的小蜘蛛是多么地受纽约市民的欢迎。

“哦!非常感谢你,亲爱的帅小伙!”

几分钟后,重新与父亲团聚的珂拉小姐感激地从小蜘蛛手里接过的可蒙犬,甚至给了对方一个感谢的脸颊吻。

“我们家还在为找不到父亲的下落而焦头烂额着呢。这座城市,还好有你在。”

“这是我应该做的,女士,”彼得学着电影里那样来了个滑稽的绅士礼,还朝她调皮地歪了歪脑袋:

“另外,祝您有个愉快的周末。”

这把珂拉小姐逗得咯咯直笑。

和金氏父女分别后,彼得又在附近的范围内搜索了一圈。

在确认没有再次发现符合启事照片上的任何动物或者物品之时,他开始慎重地思考起“回去后是来一块抹着黄油的切片面包好,还是抹着果酱的切片面包好”,并一面马不停蹄地朝家里赶去。

“那么问题来了,”小蜘蛛熟门熟路地荡过一个个的街角,攀上一间间住宅区的房顶,小声嘀咕起来,“果酱的话,我是该选择蓝莓口味还是草莓口味?”

这是个向来值得深思的问题。

“……嘿!”突然,他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没准梅姨今天准备的是甜甜圈呢!”

唔……软软胖胖、香甜蓬松的面包圈,听起来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准,运气好的话,他可以问梅姨多要一份培根芝士汉堡和炸洋葱圈。

要知道,这类的高热量食品,唯有在下雪的周末是被特别允许的。

然而,就在彼得越过最后一个路口,离家仅有一街之隔的时候,他的余光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分不和谐的东西。

那是一团约莫有成年可蒙犬大小的白色团子,看上去毛绒绒的,身上一层软软的毛就那么在风里小幅度地飘啊飘。

——“那个东西”,就那样保持着静止不动的姿势匍匐在路边的雪地上,几乎要与地面的冰雪融为一体。

而就在刚刚,白色团子微微动弹了一下。

虽然仅仅只有短短数秒的时间,但还是不偏不倚撞入了彼得的视线。

也因为这个,我们蜘蛛朋友在“荡秋千”的途中分了神。

于是,下一秒……

Duang!——

他直勾勾地荡进了墙角处的垃圾桶里。

高分入垒。

彼得:“……”

似乎是被这一阵响动惊动了,不远处趴着的那团白糯米球一样的东西再一次小幅度地扭了扭,甚至尝试着向前摇摇晃晃地爬了一小点距离。

但很快,“它”再次不动了。

不敢动不敢动。

另一边的彼得好不容易才摆脱以头入篓的糟糕体位从垃圾桶里挣扎出来,左右偏转着脑袋确认四下无人过后,才彻底地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副逊爆了的模样,还好没被人看到。

他弹弹身上的脏物,满脸悲催地揉了揉发晕的脑袋。

虽然他戴着头套,我们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仿佛可以看见他头上实体化的黑线和一个平地而起的鼓包。

自此,彼得暗暗发誓:下次荡秋千的时候他就算是冻死,不回家,从复联大楼的最顶层跳下去——也绝对不会再走神了!!

但在此之前,他必须得先搞清楚这个差一点害得蜘蛛侠的名声毁于一旦的团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天知道他刚刚完美入垒的小怂样被路过的人们看到,以后会不会成为纽约市的笑谈。

一面联想着糟糕的场景,彼得踩在松软的新雪中,脚步不断逼近。

而在就快要走到那团纹丝不动的毛绒绒的不明生物(?)跟前时,对方竟是较他先一步有了动作。

毛嘟嘟的白团子抖动了几下,努力甩掉身上沾上的一点点积雪。

随后,在彼得略带惊讶的注视下,从那下面猛地钻出来了一颗蓬松的小脑袋。

小脑袋:盯——

彼得:“……”

众所周知,毛团团放久了底下是会长出小孩子的!

而此刻出现在彼得眼前的,正是一个年龄看上去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之无限果实第三章

    摄政帝女决定了的事情,自然不容再更改,即便小皇帝万般不情愿,还是让钦天监的人夜观星象,为颜空选了个良辰吉日。如果皇姐非要娶个男人回来,那最好是由他亲自挑出来的,长得好看不要紧,关键是性子要温顺听话,野心越小的那种越好。颜空是不知道自家弟弟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她也不关心。毕竟是她选男人,最终还是得由她来

  • 被大龙看上了的后果[香蜜同人]第六章在线阅读

    “天沐!”看着天沐被一掌拍飞,慕月人顿时绝望了。果然,根本不可能打得过。这次是真的要死了。慕月人看着浑身是血的天沐,苦笑道:“这个傻弟弟啊。”一巴掌拍飞天沐后,域山魔牛对这两只虫子便失去了兴趣,直接捏死算了。砰……一声巨响,域山魔牛被巨大的冲击掀翻在地,庞大的身躯砸碎了许多古树巨石。域山魔牛的身前出

  • 帝后他还在跑路在线阅读第7章 敌方打野申请互动! 求鲜花收藏辣!

    宁易操作着已经落后对面打野两级的英雄,直接赶往野区,无视了队友发出的语音,一边殴打野怪,一边淡淡道:“说吧,什么时候偷听到的消息。”宁小慈满脸绯红,羞得就连晶莹剔透的精致耳朵都染上了一抹嫣红,抱着手机活像个受气包,一脸怯怯的道:“就是……就是半个多月前……”话音未落,就漏了一辆价值56金币的法拉利,

  • 海贼:最强海军元帅在线阅读第九节

    张清茵生气是有理由的,她和丁浩结婚的时候,丁浩的家里一个人都没来。虽然丁浩解释说,他家人很忙,又这又那的,不过张清茵觉得婚姻是人生大事,什么父母居然忙到连自己儿子的婚礼都没法参加。说白了,他们就是不赞成这门婚事,不满意自己。甚至于他们结婚,都没有得到二老的一句祝福。丁浩本以为这只是张清茵临走时说的一

  • 笑傲苍穹美味的食物

    “我们真的没食物了,从昨天开始就没吃过任何东西!我和老公今天与你发生争执后,一下午都在为吃的发愁。到后来实在是没办法,我就提出说要出门,看看其他邻居家是否还有人,或许能够找到一些食物也说不定!就这样我们一起从家中走出去,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对面老王家的门打开着,于是我们就进去找吃的。客厅很安全,但是打开

  • 娱乐之命运改造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自从那天把黄郁领回来,黄岐山就没搭理过黄郁,也没接送黄郁放学了,早餐也有时候不一起吃了,这样的话可能早上就叫不到黄郁起来上只有星期二早上有的第一节课!当然也只是可能,但是可能也是会发生的!黄郁喜欢赖床,从小到大都是黄岐山自己叫儿子起床,别人就算叫醒了他,也会被他的起床气吓到,然后他再接着睡,最后迟到

  • 网游之异界星凌绝恋之回归,洗脸开箱(5)

    第五章回归,开宝箱“雪梨姐姐,就是他!”自称雪儿的玩家挽着一个白裙少女的手,怒气冲冲的指着萧寂。萧寂眉头一皱,这不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节奏吗?来了老的又能怎么样?相当于满配15级玩家的萧寂,在新手村可以横着走。来多少人,也不过是多几刀的区别!“是你欺负我妹妹?”玩家:可爱的雪梨,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人

  • 穿*******]狼哥

    回到家中,陈信赶忙购买了一瓶战士级修炼药剂,第一瓶药剂的服用,具有相当强烈的效果,丝毫不亚于十战诀汇入体内的痛苦,所以陈信也早做好了准备,打开瓶盖喝了下去。一股暖流汇入体内,初时还算舒服,但很快便如同烈火焚身一样,全身感觉要炸裂似的……“啊……”这种痛苦更加强烈,来自于身体最深刻的痛楚,无论是四肢百

  • 快穿之打脸之旅在线阅读第八章

    “叮,宿主骨魔拳经太精妙、太流畅,已具宗师之风!”果不其然,随着郭定国的声音落下,苏浩脑海中,系统提示音响起。顿时,关于骨魔拳经,无数的修炼感悟灌注心间,仿佛一下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让苏浩顿时接触到了,超越功法本身固有精髓,更为精深玄妙的东西。对于骨魔拳经的理解,已经不是大成,而是超越大成,达到炉

  • 恶毒女配穿书指南在线阅读第十节

    而此刻古天涯心中却是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圣兽,宗族书籍中,魔兽在达到九级后,又被称为圣兽,并且有化形为人的能力。”而此刻,古天涯见到的正是一个已经化形为人的圣兽!古天涯猛地一咬舌尖,心里顿时平静不少。开口平淡道:“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你把我带到这里又有什么事?”虽然那位中年美妇人并未释放威压,但它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