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大佬老想给我钱在线阅读第9章

2022/1/16 0:54:39 作者:泡茶坛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佬老想给我钱
大佬老想给我钱
作者:泡茶坛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七零之顾盼生辉[穿书]》求收藏,点进作者专栏可见。【本文文案】云灵山要被开发了,全山的希望——板蓝根精下山赚钱。要啥没啥,还是个黑户?这可咋整?好不容易混进个剧组,戏还没杀青就全网黑了?幸好她阴差阳错救下了金主爸爸。男主来报救命之恩。唐总:你要什么?乐知:什么都可以?唐总点头:什么都可以。乐知小心翼翼竖起食指:一百万!唐总炸毛:你这是在看不起谁?!接档文:《七零之顾盼生辉[穿书]》顾盼穿书了,成了重生年代文中的美貌背景板。七十年代吧:交通靠走,通讯靠吼,治安靠狗,取暖靠抖。身娇体弱的顾

简单冲了热了澡,叶遥坐在床边,给右脚涂药,脚腕处高高肿起一个大包,疼得她呲牙咧嘴,想到刚才自己的小脾气,她又后悔得直叹气。

哎,刚才真是气过头了。

那么矫情推开他干什么啊,他出现在叶家附近,不就是专门来找她的嘛。

叶遥一边闷闷地想着,一边机械地擦药,冷不防摁到了最疼的那处,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用棉签围着红肿的地方快速涂了一圈,叶遥哆嗦着把药酒瓶盖拧好。一头栽倒在床上。

打从顾川行重新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就没睡过一天安稳觉,每天顶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这样下去还没拿下顾川行,她自己就得先阵亡了。

敌强我弱,这势必会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持久战,一定要要养足精力再说。

这一觉睡得香甜,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叶遥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是纪茹慧火急火燎地找她,“叶遥,现在方便过来吗?出大事了。”

叶遥猛然从床上弹起,“是傅导要见我吗?”

“不不不,是比傅导还牛逼的人物。”说起对方的来头,久经沙场的纪茹慧也怕了,“这部剧的幕后投资人特意从美国飞过来了,他对我们的剧本也很不是很满意,其他几个代笔编剧都联系不上,你赶紧过来!”

没有顾川行,叶遥的动力不高,加上昨天扭到的脚踝现在还霍霍疼着呢,“茹慧姐,我脚崴了,走路不是很方便……”

“能打车过来吗?当姐求你了,这次真的是十万火急……”

……

推辞不过,叶遥硬着头皮下床,她收拾好东西,在大门的方向被叶志哲拦住了去路,“你昨天是不是遇见傅延了?”

叶遥不明所以地恩了一声。

“那你怎么没有留住他?”

平时就和这个大哥关系很一般,父亲在世的时候,他们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听到他满满的责备语气,叶遥不服气地轻哼一声,“留住又怎样?留不住又怎样?”

叶志哲震怒,“你眼里还有没有叶家!”

是啊,她的终身大事要被他们拿来做利益的筹码。根本不关心她是否真的能够融入到这段婚姻,这就是所谓的哥哥,所谓的亲情。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叶遥冷冰冰地说完,瘸着腿离开,身后传来叶志哲气急败坏的怒吼,“叶遥,你要还念着一点爸爸对你的好,就不要见死不救!”

叶遥脚步一顿,径直离开叶宅。

而这边的纪茹慧伸长了脖子等着她,叶遥在路上也要忙着跟纪茹慧沟通情况。

这部暂定名为《萌古先生》的都市玄幻电视剧改编自网络知名写手夜语千桦的小说《萌古先生别装蒜》,讲述的是历史上离奇死亡的蒙古小王爷拖雷穿越到现代,和现代考古女博士擦出爱情火花的温馨故事。

之前的编剧走的是狗血流,女主怎么苦情怎么写。在傅延的狂风暴雨下,叶遥已经大致往欢萌的方向扭了一些,但是制片方看过改后的剧本,仍然不是太满意。

他们的意思是希望能够和几位代笔编剧一起谈谈细节,可能之前拍过的一些片段也要重拍,这意味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所以情况紧急。

叶遥深感压力山大,见到纪茹慧,莫名就有些紧张了,“制片人亲自过来的?”

纪茹慧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在里面等着呢。等会儿我们一起进去,见机行事。”

她其实不忍心让这个刚入行的小师妹去经历这些,只是事情赶在这里,不面对没有办法。

两人一路往片场休息室的方向走,纪茹慧诚恳地表示歉意,“真是难为你了。早知道我打死都不让你接这个剧……不对,早知道我自己打死都不会接这个剧……”

走到休息室门外,纪茹慧客气地推开玻璃门,缓缓走入,叶遥快步跟上,沙发上端坐着身穿白色绣花旗袍的年轻女人。

叶遥一眼认出她,这是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女星关云洁,她小时候追过她演的电视剧,还买过她的贴贴纸,贴在铅笔盒上到处显摆。

啊啊啊啊,所以她是近距离接触到女神了吗?叶遥顿时觉得,自己跛着一条腿过来,似乎不是那么亏。

叶遥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了,身旁的纪茹慧倒显得淡然得多,她拉着叶遥在侧首的沙发上坐下,客气地打招呼,“关总您好。”

岁月几乎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齐刘海,高马尾,她仍像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红唇白齿缓缓张开,她动人的声音飘入耳膜,“齐进是这部剧的总编剧,但因为他手上要改的剧本太多,基本上他只是定一个整体的方向,不会参与其中。这其中的细节,还是要麻烦茹慧和你们……”

纪茹慧连连摆手道,“关总,您跟我们客气什么,这都是我们分内该做的事。”

“你们不用太紧张,之前的编剧没有选好,也不怪你们,现在我们及时补救还是来得及的。”

女人敛眸微笑,眉眼间的韵味似乎能把人的魂魄勾住,事实上叶遥也差不多被勾走一半了。只有纪茹慧在一旁绞尽脑汁周旋。

“我大致看过一遍剧本,现在剧本最大的问题是人物形象太过单薄,无论是男主人公还是女主人公,为了迎合市场,都被塑造得过于玛丽苏,杰克苏,没有一点深度。”

“关总说的是,我们几个编剧其实都在讨论这些问题。”

“哦?是吗?我想听听叶小姐有什么高见?”

关云洁的目光缓缓望向叶遥,纪茹慧用力拽了拽叶遥的长裙,“叶遥,关总问你的看法。”叶遥那懵懵的样子一看就是刚刚走神没听,纪茹慧趁机给她提示,“关于电视剧人物形象的。”

从怎样管女神要签名的幻想中脱身而出。叶遥定了定神,急急忙忙道,“女博士艾晓棠是集悲剧和戏剧于一身的复杂人物,她时而懦弱,时而勇敢,时而坚定,时而又脆弱得很容易动摇,不管过去对她的改编如何,我希望我们不要仅仅只表现她的一个方面……”

“那具体应该怎样表现呢?”

叶遥从身后翻出随身携带的电脑,打开一段改好的剧本呈到云洁跟前,“关总,电视剧不同于小说,我想的是,如果要把诗一般的小说语言全部搬上荧幕,必须要在语言和神态上多下功夫。尤其是神态和心理变化的提示必须要细致,这是演员能够诠释好这部剧的关键,比方说这里……这里和这里。”

那些被摆放到跟前的文稿都经过了细致的更改,重点段落都做好不同颜色的标注。

关云洁面露赞许之色,三人又就着人物形象的主题说了一会儿,她突然对纪茹慧说,“茹慧,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想单独跟叶小姐交流一下。”

才聊这么一会就结束了?

纪茹慧狐疑地看了一眼叶遥,一脸不放心地退了出去。

休息室隔壁,傅延和另一个身着休闲装的男人一起品茶,“高哥,我很抱歉。”

剧本的问题是他没有处理好,傅延诚恳地赔礼,由衷向这个一路帮助,将他提携到今天,如师如兄的男人道歉。

高齐泽轻轻摇头,“这不怪你,我本来就不喜欢这种格调的肥皂剧,没办法,家里那位死活要拍,我也管不住她。”

宠溺之情溢于言表,他们两人之间的坎坷傅延也知道一些,想到那个仅有数面之缘的气质型美人,傅延弯了弯唇角,“嫂子最近还好吧?”

“哎,三天不管上房揭瓦,现在都被我惯坏了。”提起太太关云洁,男人眼里的幸福肆意流淌,他含笑看了一眼男人,话锋一转,又隐隐透着担忧,“倒是你,看起来状态很不好。”

“我一切如常,没什么不好的。”

男人瞥了一眼他蜡白的脸色,微微皱眉,“刚从鬼门关出来,还没休养好,何必那么拼?干脆这部剧我换个导演好了,反正你不太熟这种剧的套路,近期还是以休养身体为重。”

他这样的人,不拼还能干什么呢?

傅延张口拒绝,“不用麻烦,中途换导演动静太大,反正我也只是提供一些方向性的指导,真正导戏的还得看那几个执行导演。”

高齐泽轻轻叹息,第一天认识他就是这样,决定的事情永远不会更改,他欣赏他的坚决,却也拿这样固执的他没有一点办法。

沉默少顷,他淡然提起茶壶,给傅延添了半杯茶,“随你喜欢吧,不过千万别把自己弄得太累。人生路上还有很多别致的风景,等着你欣赏。”

·

关云洁和叶遥一起出的休息室。不远处的老公正恭恭敬敬地候在那里等她出来,她稳健的步伐也跟着加快了些许,男人快步上前,霸气地伸臂将她搂在怀里,两人的身躯紧紧贴合。

叶遥愣在原地,目睹了整个过程,无辜地被秀了一脸恩爱。

直至纪茹慧走过来跟她打探情况,叶遥的脑袋还处于有点打结的状态,“茹慧姐,你刚才怎么不早说是要见关云洁啊?”

要早说是见她,她一定好好化个妆,多喷点香水再出来。

“我们都知道这部剧是关云洁和她的影帝老公一起投资拍的啊,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绝!对!没!有!”叶遥碎碎念,“我刚才连笔都没有带,签名都不知道怎么要……”

纪茹慧还在担心她会不会应付不来关云洁,现在感觉跟她完全不是一个频道的了,“诶,对了,她单独跟你说什么了?”

提起这个,叶遥的脸颊不自在地红了半边,“没什么啊,就是随便闲聊了几句。”

“不会是见你长得漂亮,要给你介绍对象吧?”纪茹慧见状也放心了些许,嘿嘿一笑道,“人家关总阅人无数,手里可是有大把大把的好资源哦……”

“哪有?净胡说!”

两人正说说笑笑地往片场方向走,迎面走来一个高大男人,纪茹慧定睛一看,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傅,傅导,您有什么事吗?”

“我找叶编剧谈剧本。”

近乡情怯,想到上次的不快,叶遥杵在原地,忽然就有些挪不动步子了。

纪茹慧小声喊了她几次,以为她是被吓傻了,决定舍命陪君子,“哦,这样啊,那我需要一起吗?”

男人没有吭声,纪茹慧见叶遥扭捏着不想上齐前,使劲地推了推叶遥,“那我们还回去休息室吧,这里说话不方便。”

不知是被纪茹慧推了一把,还是因为过度紧张的缘故,叶遥刚迈出一步,脚腕处的疼痛无限放大,疼得她直抽气,拧紧了眉头。

男人见状三两步上前,弯腰抱起她,无意中性感的薄唇轻轻擦过她的额头,带来极致的触感。叶遥只觉轰的一声,浑身血管都要炸开。

休息室二楼,云洁滔滔不绝地跟高齐泽介绍,“才华横溢,相貌出众,气质脱俗,你那好哥们是捡到宝了。”

男人顺着她指的方向遥遥一望,不可置否地点点头,“那也没有我老婆好。”

说话间他们一起瞧见了傅延紧紧地抱起叶遥的画面,关云洁笑得合不拢嘴,一边瞪大了眼睛继续观看战况,她看得津津有味,冷不防被男人突然扳过身体,关云洁不悦地皱眉,“你干什么啊?”

“总看他们多没意思,我们回家有的是机会实践。”

关云洁顿时涨红了脸,一把将坏笑的男人推开,“老不正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装后被快穿系统选中之第一章

    那凶险的丛林里,一男子拉着一女子飞快地走,走的刻不容缓。寂静的四周,这两人的举动宛如待被捕食的猎物,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丛林之中射出几道飞剑,刺向两人。男子拔剑挡开时,四周已出现了几伙人,此时再跑已是无济于事,男子摸了摸女子的侧脸,女子眼眶含着泪舍命的摇头,紧拉住男子衣袖,“严哥,不要。同生共死...

  • 随机穿入诸天万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正是三四月份天气正舒适的时节,方天语换了身运动服,干脆利落地下了楼。方建德正一脸春风得意地坐在沙发上打电话,不知道在安排什么,完全不复刚刚暴怒的神色。见她一副要出门的模样,不由得警惕地问道:“你要去哪?”“去看看西郊的地,你不是都答应给我了。”方天语道。方建德依旧狐疑地盯着她,这个女儿从刚刚开始就似

  • 王妃重生记强迫性失恋(中)

    大四的课已经很少了,早上也就2节课。下课前,林夏短信唐明说明事由,等了很久都不见唐明的回信,熬到下课,打电话过去被挂断。打了好几个电话,唐明才回了短信:我早上三节课,课后拿吧。三节课后取完证再去食堂正好是高峰期,若是平时,林夏铁定怕麻烦,此刻想着早解决早超生的念头,三节课后就三节课吧。如此,林夏回了

  • 听说国师要娶萌兽为妃在线阅读第8节

    “唔......我......这是在哪?”申离揉了揉半挣的眼,昏昏沉沉的。突然,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并没有之前一段时间的记忆,只记得水晶球里有很多种颜色的光球围绕着中心转来转去,于是他就晕了过去。“这里,灵气浓度很高,应该是在天逸学府里,但具体在哪就不清楚了,得问问人。”申离冷静分析到,就在这时,申离听

  • 海贼王之无限果实第三章

    摄政帝女决定了的事情,自然不容再更改,即便小皇帝万般不情愿,还是让钦天监的人夜观星象,为颜空选了个良辰吉日。如果皇姐非要娶个男人回来,那最好是由他亲自挑出来的,长得好看不要紧,关键是性子要温顺听话,野心越小的那种越好。颜空是不知道自家弟弟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她也不关心。毕竟是她选男人,最终还是得由她来

  • 被大龙看上了的后果[香蜜同人]第六章在线阅读

    “天沐!”看着天沐被一掌拍飞,慕月人顿时绝望了。果然,根本不可能打得过。这次是真的要死了。慕月人看着浑身是血的天沐,苦笑道:“这个傻弟弟啊。”一巴掌拍飞天沐后,域山魔牛对这两只虫子便失去了兴趣,直接捏死算了。砰……一声巨响,域山魔牛被巨大的冲击掀翻在地,庞大的身躯砸碎了许多古树巨石。域山魔牛的身前出

  • 帝后他还在跑路在线阅读第7章 敌方打野申请互动! 求鲜花收藏辣!

    宁易操作着已经落后对面打野两级的英雄,直接赶往野区,无视了队友发出的语音,一边殴打野怪,一边淡淡道:“说吧,什么时候偷听到的消息。”宁小慈满脸绯红,羞得就连晶莹剔透的精致耳朵都染上了一抹嫣红,抱着手机活像个受气包,一脸怯怯的道:“就是……就是半个多月前……”话音未落,就漏了一辆价值56金币的法拉利,

  • 海贼:最强海军元帅在线阅读第九节

    张清茵生气是有理由的,她和丁浩结婚的时候,丁浩的家里一个人都没来。虽然丁浩解释说,他家人很忙,又这又那的,不过张清茵觉得婚姻是人生大事,什么父母居然忙到连自己儿子的婚礼都没法参加。说白了,他们就是不赞成这门婚事,不满意自己。甚至于他们结婚,都没有得到二老的一句祝福。丁浩本以为这只是张清茵临走时说的一

  • 笑傲苍穹美味的食物

    “我们真的没食物了,从昨天开始就没吃过任何东西!我和老公今天与你发生争执后,一下午都在为吃的发愁。到后来实在是没办法,我就提出说要出门,看看其他邻居家是否还有人,或许能够找到一些食物也说不定!就这样我们一起从家中走出去,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对面老王家的门打开着,于是我们就进去找吃的。客厅很安全,但是打开

  • 娱乐之命运改造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自从那天把黄郁领回来,黄岐山就没搭理过黄郁,也没接送黄郁放学了,早餐也有时候不一起吃了,这样的话可能早上就叫不到黄郁起来上只有星期二早上有的第一节课!当然也只是可能,但是可能也是会发生的!黄郁喜欢赖床,从小到大都是黄岐山自己叫儿子起床,别人就算叫醒了他,也会被他的起床气吓到,然后他再接着睡,最后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