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精艺神厨电话那头

2022/1/16 0:22:53 作者:滚子河 来源:纵横中文网
精艺神厨
精艺神厨
作者:滚子河来源:纵横中文网
技冠全场的围棋人工智能,自行创造了一个具有自我学习功能的程序,复制了众多理工男、程序猿的思维,吸收能量穿越到另外一个时空,融入一个留级废材的思维,从而带来的故事。

我看向窗户,虽然挂了一层厚重的窗帘,但还是可以感知此时已是晌午。

——没有向老师请假。我看到一旁的书包,想着。但是实在是太过于疲乏,连拿过书包找手机打电话的念头都没有。

手机来电铃声蓦地响起。

我叹了口气,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从书包中掏出手机。

致电人是同学吉原奈子。

“喂。”我接下电话。

「喂喂!」奈子原本充满元气的声音此刻带着担忧,「小弥!你在哪里啊?为什么没有来上课啊?!我问老师老师也说不知道!还说联系不上家长!」

“啊……”我苦笑道,“身体稍微出了点毛病。现在在休息。”

「什么啊?!我在你的公寓门口诶,家里明明就没有人嘛!还是说你在医院?不会吧,这么严重吗?小弥身体一向很健康的呐!」奈子的声音因为急切而有些刺耳,我的脑子一下子又混乱起来,一阵一阵的钝疼叫我苦不堪言。

“……这件事一时半会儿说不完。明天等我到学校就和你说清楚,好吗?”我按了按太阳穴,尽量让自己克制住越来越要开始焦躁的情绪。

「……好吧。那,」奈子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那你要好好休息噢。」她关心的语气让我感到温暖。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我轻柔地说道。头疼感退散了一些。

「一定要好好休息噢!」

“嗯。好的。”

「那我们明天学校见。」

“明天见。”

挂了电话后,我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吉原奈子,奈子她是我唯一的交心好友。虽然说了要跟她说清楚,但是这——

“能说清楚吗?”我的嘴角连苦笑的弧度都无力牵起。“只会当我在说胡话吧。真是……吸血鬼什么的……”根本就像是在开玩笑啊。

我摇了摇头,不想再多加思索。平日里会把计划安排的井井有条的脑子,此刻却不断地叫嚣着要罢工。

无聊之时,我又摆弄起手机,看到联系簿里的联系人,我心里一惊,连忙拨给母亲。

——无人接听。

又拨打了好几次,依旧是一段忙音。

就在我近乎要放弃的时候,电话突然接通了。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喂!妈妈!”

「喂?小弥啊,出什么事了吗?」

——什么事。

我的脑子里立马浮现出刚才那些画面。

血液。獠牙。

这要怎么开口才好?!

“呃……”我一时语塞,“妈妈你……觉得哥哥们是怎么样的一群……人……呢?”

「嗯?你的哥哥们是什么样的人?」母亲疑惑地重复我的问题,「妈妈觉得他们很好啊。很有礼貌,也很绅士。不是吗?」

……不是。

难道母亲真的一点都不知情吗?她真的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吗?

“是……这样吗。”我的后背沁出一层薄薄的汗。

「小弥打电话过来就是要问妈妈这个吗?」妈妈在电话那头问道。

“……我就是有点好奇。”

「啊,对了。」母亲突然音调提高,开心地说道,「逆卷先生就在妈妈身边噢!要让他和你说点什么吗?」

“……诶?”我愣了一下,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电话那头好像有人正在交流,片刻过后,一个低沉成熟的男人嗓音便通过听筒传入我的耳朵。

「你好,敝姓逆卷。」

“……你好。”我回过神来,“我是林弥七。”

「弥七小姐,」他的声音透着和善,「我可以叫你小弥吗?」

“……嗯。”我不好意思拒绝,只得轻轻出声表示允许。

「呵呵。这样好像有点突兀呢。真是不好意思。」他轻轻地笑了。低沉的笑声带着磁性,传到耳朵里,竟让我感到有些难言的痒意。

「你刚才是在问关于我的孩子们的事?艾丽薇尔高看他们了。你或许也已经知道了,他们其实是一群无理聒噪又阴晴不定的小子。

「对于他们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在这里,我替他们对你表示莫大的歉意,我很抱歉。」他径自说道。

我静静地听完,然后对他说:“影响生活作息什么的,其实,我也破坏了他们的规律了吧。”

「呵呵,小弥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呢。」又是一阵轻笑声。

“话说回来,”我的脑子闪现出了母亲哭泣时的话语,“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请问。」

“为什么妈妈会说‘只有我从今往后住在这,你才会跟她在一起’这种话呢?”我的语气开始变得严肃。

电话那头,仍是和善的笑声。「那其实只是我的一个小小的请求。艾丽薇尔言重了而已。」

“是这样的吗?”我眯了眯眼睛。

「是的,千真万确。家里只有一群男孩,想必他们也会感到索然无味吧。小弥自己一个人,不也会感到孤单吗?」

我抿了抿唇,无言以对。

「这样的回答,小弥可还满意?」他还在说着,低沉的嗓音略带笑意。

“我还有疑问。”

「哦?请问。」他轻快地接话。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开口:“为什么,你的儿子,绫人君,他会露出尖利的牙齿,吸我的血呢?”我的话语愈发冰冷。

终于,电话那头沉默了。

「嗯?什么东西吸你的血?那边有蚊子吗?」

我的心一颤。不再是那个低沉成熟的声音。这次传来的,是母亲的声音。

“……是有点蚊子。”我艰涩的答道。逆卷透吾先生他,为什么在这时将电话还给母亲?搪塞我吗?心虚了吗?

我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得愈发快速。

——为什么刚才气定神闲的您开始闪避了,逆卷先生?

「是吗?那要多准备点驱蚊水才行噢。」母亲的声音将我拉回来。

“嗯。那,我先休息了,妈妈。”

「嗯,好。」

放下手机,我疲倦地阖上眼睑。眼前一暗,骤然,早晨的场景便闪现出来。

阴鸷的笑容和耀着寒光的獠牙。

白皙的脖颈和赤色的鲜血。

——「我们逃不掉的……」

仿佛刺痛了眼神经,我一下子又睁开眼。

从刚才开始,除了母亲的安危,我还一直隐隐感觉遗忘了什么。

现在我想起来了。

——唯小姐。

>>>

走在偏暗的走廊上,头脑仍然有些昏沉。

明明室内无风,用于照明走廊的烛火却不断跳动着,像一支狂乱的舞蹈。橘红色的烛光打在身上,不耀眼,但也绝不是柔和的。更像是一道寒光,不是扎在眼眸中,而是刺在我心头。墙上的黑影,随烛火跳动而恍惚闪烁,与在阳光之下的截然相反,让人琢磨不透。

我不知道唯小姐的房间在哪。所以现在也只能冒险地一间一间敲门尝试了。在此之前,我曾细想过,怜司先生说过——“不好向那个人交代”。“那个人”应该是指母亲的再婚对象,逆卷透吾先生。

既然母亲与他接触了那么久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那么他与母亲接触便不是为了饱餐一顿。而从怜司先生所谓的“不好向他交代”,便可知我现在也相对安全。至少在母亲婚礼之前,我都是安全的。因为婚礼上,除了缔结联姻的人,还要有家属在场。若我就这么被他们杀死,那便说不过去了。

所以,现在我便没有什么生死顾虑。

这样想着,我敲了敲离我房间最近的房门。

“叩叩叩——”

“——没有人吗。”我等了半晌,沉吟。

再试一下好了——

“——叩叩……”

“——吵死了!”

“嘭——!”

没等我敲完第三下,门的那一侧就传出了不耐烦且极为暴躁的怒吼声。伴随着愤怒的吼声的是坚硬物体的碰撞声,和墙壁碎裂墙体脱离的声音。

突然袭来的巨响让我着实心里一颤。

“唰——”

门被粗暴地打开,甚至可以感知到随之而起的一阵微风。

“找死吗?!”

迎面而立的是有着鲜红色眼眸的昴君。

“对不起。”我做了一次深呼吸,抱歉地说道。“打扰你了。我是想请问一下……”

“是你?”昴君愣怔一下,随即又愤然怒吼,“是想来找死吗?!”

他粗声粗气地吼完,便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被他一吼,脑子又开始嗡嗡作响,“想请问一下,唯小姐的房间在哪。”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明明只是一只寄生虫而已!”他挑了挑秀气的眉毛,眼里满是怒气和我我无法理解的仇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铁血中唐之孟荤遗愿(3)

    孟志泽的父亲孟荤,乃是氰国上一任赫赫有名的护国大将军。身为将门虎子的孟志泽,生活本应该荣光誉身,为常人所羡慕的。可造化偏偏弄人,就在孟志泽刚刚出生不足百日,却传来身在千里之外御敌远征的父亲孟荤突然身染沉疴的噩耗。谁也料想不到一向身体健朗的孟大将军竟然突感身体不适,然后就躺在了病床上。孟志泽的母亲傅邚

  • 轻纱(花千骨杀阡陌轻水同人)之第四章

    月亮悄悄爬上墙壁,白霜霜洒在弯弯曲曲的对角巷,阴影角落,雪莉坐在台阶旁,安静盯着摆放在扶手边的、被擦拭蹭亮的一枚银西可。一到夜晚几乎比白天冷一个季节,起了夜雾,雪莉把羊绒衫好好穿回身上,除去幻术,然后趴在膝盖上。如果拿走这枚西可,就是接受了那对待乞丐似的施舍怜悯。——想喝一口苦巴巴的豆子汤。想知道家

  • 重生之吸血鬼之恋之早纪开始爬山

    于是,早纪被送去了前雷柱--柴崎大勇的三三木山上。怕修炼的时候无法好好照顾弥彦,也害怕自己因为弥彦分心,不能全心投入修炼。于是弥彦就留在了蝴蝶屋,由蝴蝶屋的姐姐和阿姨们照料他。早纪看着面前的干瘦老头,还没她高呢。但是身上却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你就是早纪?”老头早就知道了早纪的名字,还有早纪的“

  • 毒医鬼才锦瑟兮在线阅读第六章

    人生在世,遇见已经是一件极小概率的事件了,那么两个世界的人在分开之后还能够重逢又是什么样的概率呢?大概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让人更无法轻易放手吧。当然,这些感触只是对他们来说是这样的而已,对于片雾天音来说,所谓重逢只是让她回忆起了当年那些差点自闭的日子而已,实在是谈不上什么美好。即便诚然曾有过非常美好

  • 网游之丧尸召唤师之进入地府

    使命?切我还维护和平呢,搞的那么神秘,不过这个黑的像碳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啊?神器?法宝?薛建出了欧阳大师的院子,在村子的路上,手里抱着蛋形物体,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亥!靠~来头不小啊。薛建包着蛋形物体,翻开物品介绍,被吓了一跳,不过还是控制住了情绪,看起了介绍,真没有想到这家伙,黑乎乎的,原来居

  • 一生一世小甜文集GL之第二章(2)

    单贵天又喝酒了,单鱼挨打是免不了了,但是他不愿意像个死狗一样趴在街上被人围观。还要见人,他咬牙把头埋进臂弯保护着脸,这样好歹不用被人当面指着鼻子议论,看,这人被他爸打了,真可怜。单贵天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给人一种随时都能倒下去的错觉,但打人的力道证明,不把单鱼打残他是不会轻易倒下去的。再疼他也不能表现

  • 冥渊界在线阅读残笔

    ……齐国雍州吴山县天虞山脉,方圆连绵数百里,山岭险峻、树木葱郁,各种野兽猛禽层出不穷。古槐村就是天虞山下的一个小村子,因村头的古槐而得名。都说靠山吃山,这古槐村村民自然也不例外。大多数以耕作为主,但在农闲之时,都会进山打点野味,到集镇出售贴补家用。少部分则是以打猎为专职营生的猎户,和进山砍柴贩给那些

  • 山村鬼事之重生之303宿舍

    王成龙来到班上,把事情的经过告知了韩风、史大友二人。韩风正色道:“确定没有看错吗?”“应该不会,林胖子这人眼神好。我跟他说清楚了要找的那人脸上有刀疤,高高瘦瘦的。”王成龙肯定道。“妈的,还能有谁,肯定是蒋昊那混蛋指使的!”史大友满脸的怒气,腾地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韩风拉住他的臂膀,对王成龙道:“问

  • 我的女友是狐妖在线阅读第2节

    十分钟后,考核室的大门再次拉开。走出来的少年,就像被提住脖子上小软毛的幼猫,耷拉着脑袋一片茫然,满脸写着我是谁我在哪我刚才做了什么。半掩的考核室内,三位考官正在和节目PD(导演)激烈争执。“不会压枪,一半脱靶。手抖,急救知识为零。我们不需要在这种选手身上浪费时间。”收到报告后,节目PD迅速表态。考官

  • 都市妖孽高手之人心动

    要是按照正统的方向,慢慢的施为,徐渭的目的就是获得这三个村子零零闪闪将近百人猎人的香火。猎人也有家人,慢慢的也会供奉,到那时真正的凑够百道香火,自然不成问题。前世传说,尤其是在西游记之中,一村一河一山皆有神,小神之位其实也不是那么珍惜。但那都是天庭所封的正统神灵,虽然需要香火,都是身为神灵之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