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情到殇处花自落第9章在线阅读

2022/1/15 15:10:31 作者:冰箱里的腌肉 来源:17K小说网
情到殇处花自落
情到殇处花自落
作者:冰箱里的腌肉来源:17K小说网
慕清说:“我什么都不要,有他我便有了一切。”顾泽言说:“慕清,我给不了你爱情,但愿我能将自由还给你。”南御墨说:“清清,我要你的心。”南御淑谨说:“泽言哥哥,你终于来娶瑾儿了吗?我等了你许久,许久,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南御轩说:“慕清,没想到果真应了师傅的预言,你我两不相爱,却果真一同度过了余生。”

此言一出,房间内顿时陷入了安静。

“臭娘们,你真是给脸不要脸!”

王启明被戳中了痛楚,顿时恼羞成怒,随手抄起了一把破椅子,虎虎生风的砸向苏柔烟的脑袋。

“你给我去死吧!”

苏柔烟畏惧的抱住了脑袋,预料中的疼痛并未到来,她疑惑地睁开了眼睛,只见陈川挡在了她的面前,臂膀如同高山般伟岸。

王启明举着椅子的手臂,被陈川单手抓住,他使出吃奶劲儿来挣扎,可是根本没有用处。

“你是脑袋秀逗了吧?真把这小娘们的话当真了。信不信老子只要喊一声,外面的兄弟冲进来,让你没法活着走出这扇门。”

“你喊吧。”陈川不以为然道。

“不见棺材不落泪。”王启明冷笑了一声,扯开嗓门大喊了起来。

“哥几个赶紧进来帮忙,这有个不知死活的傻子,把他的胳膊腿通通都给我卸了。”

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全都把目光望向了刘华波,等待他下一步的命令。

“这肯定是杀手的阴谋诡计,故意让王大少喊出声,让我们进去自投罗网,大家千万不要中计,保持冷静地待在原地,谁都不要进去。”

刘华波大手一挥,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些人原本都被吓破了胆,如今有了个台阶下,顿时脚底下像是抹了胶水似的,一步也不挪动。

王启明对此毫不知情,面带冷笑的看着陈川,轻蔑地说道。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给我滚出去,老子今天心情好,还能饶你一条狗命,不然……”

他话音还没落,陈川的虎口微微一发力,顿时传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我帮你喊的再用力些。”

陈川手上的力量何等惊人,连钢铁都能够捏成碎末,何况是早已被酒色掏空身体的王启明,疼得鼻涕眼泪全流了下来。

“王八蛋,你这辈子完了!老子是王家的少爷,我爹一定会帮我报仇的,杀了你全家的。”

陈川面对他的威胁,根本就没放在眼里,手掌又加了几分力气。

咔嚓。

清脆的骨骼哀鸣声,让王启明心中的愤怒全部变为了恐惧,他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对他的生命有掌控权,哪怕有再多的报复,今天晚上没了命,再多都是空谈。

“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是看上苏柔烟了吗?我让给你,千万别杀我。”

陈川手掌一松,抬腿一脚把他踹出去了三四米远,淡淡的说道。

“滚吧。”

王启明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闪过强烈的阅读,随后屁股尿流地跑了出去。

守在门外的刘华波,一看到他出来,连忙捂着肚子跑了上去,鬼哭狼嚎的喊道。

“王大少,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刚刚我奋力抵抗,奈何不是对手……”

王启明一手捂着胳膊,肚子里憋的全是火气,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气急败坏的骂道。

“你们这帮狗娘养的,平时老子大把的钱撒给你们,出了事没一个来帮忙的,回头我再好好收拾你们。赶紧给我叫救护车,老子的胳膊断了,还有通知我爹,一定要把这对狗男女挫骨扬灰。”

刘华波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群人片刻也不敢久留,夹着尾巴狼狈的离开了。

屋内。

苏柔烟看着神色复杂地看着陈川,张了张嘴巴,神色欲言又止。

“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陈川眼神打量着房间,家里几乎是一穷二白,看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不过打扫的倒是很干净。

他双眼仔细的看着苏柔烟,果然从眉眼之间,瞧出了几份苏志成的影子,看来典明的消息不假。

苏柔烟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看着心中羞涩不已,低着头攥了攥拳头,洁白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

“我……我之前说过的话会兑现承诺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随时嫁给你。”

“不必。”陈川眼皮子也没抬,干脆利落的拒绝道。

这下轮到苏柔烟傻眼了,她可是南海市赫赫有名的大美女,追求她的男人能够沿河岸排出三公里外,竟然被拒绝了。

她差点儿以为耳朵出了毛病,再次重复了一遍。

“你真的不愿意娶我?”

陈川看了他一眼,纳闷的问道:“你是大龄剩女吗?”

苏柔烟被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心中轻松的同时,又有几分的不服气。

从来都是别人求着娶她,如今好不容易同意了一回,居然还被拒绝了。

这种莫名的落差,让苏柔烟心中多了莫名的情绪,看向陈川的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王启明不好惹,他向来是有仇必报,咱们还是赶紧逃走吧。”

逃?

陈川嘴角扬起了几分,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苏柔烟看到他满脸不以为然,顿时急了起来,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千万别大意,王家养了几十个地痞混混,特别是他爹,更是个出了名的无赖,就算你浑身是铁,又能够打几根钉?不要这么头铁,赶紧逃命去吧。”

陈川笑着摇了摇头,当年整个樱国高手尽出,他也能够全身而退,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王家?

突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满头白发浑身带着酒气的干瘦老头,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二话不说扬起手臂就抽向了苏柔烟。

“你这个赔钱货!亏老子白养你那么多年,明明已经和王大少谈好了,你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我看你纯属是打的轻!”

陈川哪容得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放肆,千钧一发之机,抬手抓住了老头的胳膊。

苏瑞鑫愣了一下,扭头瞟了一眼陈川,冷嘲热讽地说道。

“你是从哪钻出来的癞蛤蟆,少在这缠着我女儿,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该滚的是你。”

陈川面色一沉,单手拎着他,像是丢垃圾一般的扔了出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伪装者之纵横都市之离开(9)

    看着盒子里面的三件东西,落天清楚的明白,盒子里面隐藏着爷爷身前的秘密。落天心里的爷爷,原本并不在这个小镇上生活,只是很多年以前,他突然来到这个小镇,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人们知道的是,在爷爷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落天。先前,人们还以为落天是爷爷的孙子,后来,爷爷经常带一些孤儿回来收养,人

  • 只身横守人世间在线阅读意外的偶遇

    我们轻松的聊了一个多小时,感觉彼此更进一步。我们做一个小时也有点冷,她说咱们一起再爬一下山吧,去山顶上,这样心情开阔,我点头同意。我拉着她的手,一点点的往上走,也没感觉那么羞涩了,或许是适应了,我们一路有说有笑的往上爬。他问我你家几个孩子,我说我有个姐姐,比我大四岁,在县城上班呢,她说有姐姐可真好,

  • 从取关开始变强在线阅读赚钱养家

    大好的天气,勤奋的人啊有肉吃。勤奋的安倍晴明一大早就召集了他的式神们,并严肃的表示,自己又要出去赚钱了。式神们纷纷表示这个想法非常好,不然自家阿爸以前实在是太懒了,会长他们每次回来都要给自家阿爸捎一份回来,导致他们会有原来阿爸那么有钱的错觉。妖狐也认真的点点头,正好源博雅他们也回来了,不用担心家里会

  • 昭昭在线阅读第2章

    有情后有感、有感后而发。文字,很多时候就是情感的一种宣泄。有感情的文字才能够真正打动人心。没有情感的文字,就算技巧性再高,也不过是一具空壳,无血无肉,引起不了别人的共鸣。所以今天,我之所以写这片文章,也不过是情感来了罢了。今天偶然翻到以前写的一篇文章,时间是2012年,刚好是我刚踏入大学的时候。文章

  • 都市之死者复苏在线阅读小白狐

    A市。城市下了一天一夜的雨,钢铁丛林淹没在雨雾间,逐渐模糊不清。傍晚时分,雨势稍小,泥泞的雨水流向四面八方,老城区里也有三两行人出来走动。雨水压下了夏季的燥热,但上了年头的老楼里依然弥漫着一股陈腐的气味。两栋老楼中间的小巷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纸壳箱,箱子上面盖着一把旧雨伞,透过雨伞的缝隙可以看见里面蜷

  • 全家都是穿来的,就我土著之求救电话

    本人此书作者:在这里首先说是上几句,这作品本叫《迷!途》因为本网站不可再书名加标点,又因《迷途》有重名作品,所以再与本站的协调下在本站更名为《末路不是天堂》还就就是看我的作品第一要有耐心,第二你要看到70章以后才会了解大概,第三就是谢谢你们了呵呵,如有愿意加我的稻米可加本人QQ1696187878郑

  • 都市风流东少第1章在线阅读

    混沌初开,清者上升则为玄,浊者下沉则为黄。中间亦有残留玄气,此为玄黄之气。后,玄上升即为天,黄下沉则为地。而其玄黄之气却远遁不知其踪。后,无数星辰一一衍生而出。然,天地初始,诞生各种奇异生物。有兔身猫脸之物,其口一吸万物皆入其中而不可出。亦有鹿身虎脸之物,一吼之威可裂星辰。更有胜者其无实体,乃一团黑

  • 病娇大逃杀第10章在线阅读

    冬天虽冷,却也为人们带来了美丽的雪景。看着大雪在空中纷飞,雪如棉花,又似鹅毛,更似精灵般,婀娜着落了下来,最后为大地、屋顶、群山等等披上了一层白衣。两人的脚印排成一列向远方延伸过去,周围非常的安静,只有德拉科和赫敏踩在雪地上的“咯吱。咯吱。”为静谧的雪景带来一丝别样的情趣。“啪。。”德拉科捡起一个雪

  • 当林黛玉遇见花满楼在线阅读第三章

    接下来几天,宋晴岚都没见过季雨时。听段文说,季雨时这几天上午都会去培训新学员的班里听课,下午则会在个人训练室训练,每天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汪部长来看过他一次,对他好一番夸奖。在领导眼里,这些搞文职工作的人大概做什么都显得很努力。汪部长打电话给宋晴岚敲警钟:“小季勤奋聪明,到时候出任务了你们也得讲究

  • 糟糠妻之女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怎么可能?我是说…你是怎么做到的?”班纳喃喃自语。德鲁伊的听觉十分敏锐,介德放下手中新用石片削好的木箭道:“你是指浩克?我能感受到他翻涌的内心就像……新生的岩浆。稚嫩,不甘,怨恨和愤怒在肆意的流淌。真的很奇妙,在同一个身体,同一个灵魂中,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生命。不要去恐惧他!”介德一下将木箭投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