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秦时,我才是始皇帝之BOOM

2022/1/15 13:15:52 作者:酷酷的二哈 来源:飞卢小说网
秦时,我才是始皇帝
秦时,我才是始皇帝
作者:酷酷的二哈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成为燕王喜的二儿子,渣男燕丹的弟弟燕尘,一个原本不存在的人。燕尘有他的金手指——超级帝国系统,只要声望足够,燕尘可以兑换想要的一切。“剑圣盖聂?”燕尘摇了摇头,想着要不要把七剑之首虹猫叫来跟他比比。“东皇太一神秘莫测?”燕尘笑了笑,琢磨着是不是该把不良帅袁天罡弄出来了。七国争霸,且看燕尘如何截胡大秦,建立大燕帝国。秦时明月,我才是始皇帝!ps:求鲜花,求打赏,求评价票,求一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荀熙乐放弃了抵抗,男人眼中染上些微希冀。

“荀熙乐,现在回想起我是谁了吗。”

荀熙乐微微摇头:

“抱歉,还是想不起来。”

男人一瞬间变得失落,眸色暗暗沉沉,缓声说道:

“姜炎居,是你在华胥国的故人。”

听到这个名字,荀熙乐依旧没有特别的反应,没有蓦然想起的亮光,没有沉冷愤怒,对他来说,只是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而已。

姜炎居不死心地追问:

“那你还记得离珠吗?”

“……离珠。”

当听到这两个字时,头脑中忽然闪现一位红衣女子的身影,英姿飒爽。

秋日里山川仿佛染上了浓丽的虹彩,漫山遍野的红枫倒影在寒潭清水里,水里仿佛着了火般迷醉。

如此热烈如此昂扬,明明秋天是生命快要结束的时节,却仿佛要执意绽放般,爆发出生命最后的能量。

……原来她叫离珠。

碎片记忆涌入脑海,冲击得荀熙乐差点昏过去,冷汗淋漓。

姜炎居紧紧搂抱住他,防止荀熙乐滑倒,搂住那纤细的腰身,才觉察出荀熙乐远比想象中瘦弱纤细,不觉心疼地吻着他的额头。

“抱歉,我不该太过逼你。”

细腻的肌肤带着迷醉的冷香,心魂沉沦,勾引起欲望深处的火苗,火苗越燃越旺,有燎原之势。

留恋着荀熙乐的气息,那日看到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回放,耳鬓厮磨之际,浴火不断攀升,就算克制的理智也压抑不住这股热度。

对以前讨厌的祭司竟然怀有深沉的欲望,姜炎居却连感到羞耻都没有,灵魂告诉自己,这样才是正常的。

佳人在怀,哪怕柳下惠也把持不住,想压倒荀熙乐,想剥除他的衣服,想把他揉进血肉里。

砰砰。

外面传来敲门声,拉回了姜炎居的理智,差点就擦枪走火。

姜炎居懊恼之际却也有些遗憾,如果真在此处要了荀熙乐,结下灵契,其实也不错。

……只是需要荀熙乐的配合。

姜炎居凝视着怀里清冷干净的青年,有些怀疑他很难把自己交给陌生人。

“荀熙乐,你还在吗?为何锁上门。”

荀熙乐在混乱中并未注意到故人的欲望企图,而外面的敲门声唤回了他的思维。

“姜炎居,我们有机会再见,务必请您告诉我过去的事。”

他推了推姜炎居,对方依旧紧紧搂着他,并用深沉的复杂目光凝望着自己。

那目光里燃烧着情|欲,隐藏着痛惜以及流恋、自责。

回想起晏义均与自己亲热的画面,被姜炎居看到,荀熙乐耳根一热。

“荀熙乐,跟我离开如何,这是个机会。”

“不行。我虽然不了解你的具体状况。但你刚来到晏国不久,根基未稳,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荀熙乐理智冷静地说道,外面的敲门声越发急促,晏义均高喊着:

“荀熙乐,荀熙乐!”

亲王殿下想必是怒了。姜炎居放开荀熙乐,面色不甘地隐去身形。

而荀熙乐稍微整理整理仪容,拉开门,望着晏义均隐藏着怒意的冰山脸,而下一瞬间却体力不支地歪倒在他怀里,只听到他焦急的唤声。

“荀熙乐,怎么了。荀熙乐!”

怀里的人苍白如雪,单薄脆弱得宛如冰雪琉璃。

晏义均神色紧张,什么也顾不得,抱着荀熙乐便冲向停车场,保镖们也紧随其后,匆匆忙忙地驾车离开剧院。

******

车子刚驶过街角,突然BOOM发生连环爆炸,炽热的火浪爆发冲向天际。

附近的行人和汽车全被掀翻,猛然膨胀的热气流充溢街区。

顿时街上乱作一团,警车的鸣笛声不绝于耳。

晏义均抱着荀熙乐飞到了高空,黑色的翅膀展开、闪烁鎏金宛如神祗。

荀熙乐恍恍惚惚地望着晏义均的翅膀,意识海里骚乱不安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微微偏首,目光染上些许孩子气的好奇。

“怎么,连我的真身也不记得?”

晏义均抿嘴轻笑,丝毫不在意自己尚在危险之中,在他看来,荀熙乐的反应要可爱有趣的多。

荀熙乐诚实地摇了摇头,他真不记得晏义均还有怪物形态。

楼下姜炎居一直偷偷追随着荀熙乐,仅相隔三个车位,所驾驶的车子不可避免的受到冲击。

待火光光影蒙上挡风玻璃的刹那,他便弃车而去,安全无虞地站在街角。

顾不得观看悬浮汽车在街区翻滚,目光紧急搜寻着荀熙乐的身影,然后望见高空中的晏义均,展开翅膀、怀里搂抱着荀熙乐,眸色深沉如夜。

******

翌日。

媒体网络铺天盖地报道晏义均遇刺的事情,慰问的电话也接连不断。多数已经被管家挡回去,而有个他只好过来书房请示:

“熙乐先生的电话。”

“谁打来的?”

“……司徒玖月小姐。”

晏义均冷冷哼笑。

“接通。”

“是。”

腕表型的终端甫展开光脑荧幕,司徒玖月的声音就顺着电波连珠炮地询问,焦虑而急切。

“荀熙乐大人,听说你昨晚遇袭,车架被人做了手脚,发生爆炸。请问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晏义均不得不把终端拿得稍微远些,等对方终于安静,才慢慢说道:

“荀熙乐很好,没有受伤。”

“怎么是你!”

司徒玖月显然惊诧万分,强装镇定片刻,有些气闷地说道:

“亲王殿下私下接听别人电话可不好。”

“荀熙乐是我的,想接就接。”

晏义均双腿交叠,霸气回应道,对方无语片刻。

“……都是因为我,才叫你们遇到危险,下午可以过去探望吗。”

“不必,你不来,荀熙乐可以多活几日。”

“什么意思。”

“司徒玖月小姐,脑子是用来想事情的,不是用来提问的。”

“真是恶劣的人。我又不是天神祭司,无法预料到这种状况,如果知道的话,怎么也不会请他来看剧。”

那边忿忿不平地挂断了电话,对付晏义均,她发现完全无法忍耐怒气,那就不忍了,怪罪下来,顶多央求晏叔均帮忙解决了。

司徒玖月的话倒是引起了晏义均的沉思,思索片刻,吩咐管家道:

“叫荀熙乐过来。”

管家依言应是,不多时荀熙乐走进书房。

晏义均目光深沉地望着他,说话却极其温柔:

“过来熙乐。”

荀熙乐走过去,立马被搂进怀里,晏义均若有所思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昨天遇见危险,你似乎没有预言到呢。难道失去了记忆,天神祭司的能力也一并失去了么?”

荀熙乐微怔,随后事不关己地笑起来。

“看来我已对你没用,那么放开我如何?”

“放开?想多了。就算你失去了能力,身体还是很美味的。”

荀熙乐被按到在书桌上,刺啦几声报废了一套衣服。

不只是自己的,还有晏义均的。

身上的男人目色幽沉,黑色翅膀冲破肩膀,伸展开来,六翼闪烁金色粒子,遮住了外面的日光。

“对我是魔鬼的事情感觉害怕么。”

荀熙乐摇了摇头,这有什么可怕的?反而觉着亲切。

晏义均露出奇妙的笑容,于是发狠地要了他。

******

承香殿。

暮春景色,枝头已经没有多少樱花,花瓣飘零在泥土里也少人打扫。

晏义均静静地观赏片刻,跟着内侍面见母后源名雪。

暖阁里屏退闲杂人等,源名雪将晏义均唤到跟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回,有点不放心地问道:

“没有伤到哪里吧。”

“没有。”

“那就好。”

源名雪往后坐直,轻抚胸口。

“只要你和叔均平平安安,我便别无所求。”

“……”

“话说你怎么想去剧院看戏?因为荀熙乐对不对?明知他是华胥人,还看这么一出戏。华胥国想复仇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他们的天神祭司玩玩可以,但不可宠信。”

“母亲,想杀我的人如果来自外邦就好了。”

晏义均面色不爽地淡淡回应,源名雪勃然变色。

“什么意思?”

“母亲不也有所怀疑吗?才没有追问犯人。”

晏义均冷声轻笑,源名雪沉默无语,随即作为儿子的别开话头。

“父皇呢?儿子受到了这般惊吓,也不来看看么。”

“……他在妃宫那里。”

晏义均奇妙地轻笑。

“母亲,不要忍耐了,忍耐是没用的。”

******

从承香殿退出,晏义均沿着轩廊慢慢地走着,抑郁烦躁的心情让他神色不爽。

宫中女官见之皆避走不及,不过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打断了他的思绪。

“义均殿下。”

形容邋里邋遢的男子,身上穿着破旧的法衣,有着仙风道骨的奇妙气质。

晏义均虽有些好奇,但一时没有上心,微微颔首,目不斜视地与男子擦肩而过。

“翅膀很漂亮啊。”

晏义均容色微变,回眸观瞧,但见一只三足乌从男子手中振翅飞翔,啼鸣着冲向高空。

男子哈哈大笑,甩着袖子大摇大摆地离去,晏义均久久凝视。

“他是谁?”

质问路过的一位女侍,对方有些慌张地答道:

“听说是皇城司的异能者顾问,法力无边,名叫吴宪。”

“吴宪。”

咀嚼着这个名字,晏义均目色渐渐变得深沉,他展开光脑荧幕,拨通荀熙乐的电话。

“荀熙乐,你恨我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主刀剑)遥远的归途之请柬

    一直等到傅老爷子吐完,被扶着躺好,兄弟俩才缓缓舒了一口气。傅景多看了两眼那堆呕吐物,似乎想找点什么,但实在是太恶心了,又听顾笙说里面有蛊虫,没敢靠太近。傅老爷两个多月没有任何运动,身体状况十分不好,但人却精神十足,想必之前睡的太久,休养好了。早在傅老爷子吐的时候,傅恒就把下人喊了进来,等到吐完,又漱

  • 逐梦江湖——记忆修复系统之卷 古城之谜

    四秦玉娇我再次来到了董奶奶的身边,鼓励她把蟾城的闲话讲下去,意想不到的是,董奶奶讲起蟾城来,竟是滔滔不绝,俨然是一位知识渊博的辽代历史学家,我的文学才华忽然显得非常贫瘠了,董奶奶的故事直装得我盆满钵漾,只好慌忙恳请作家左一相来帮忙,令人惊喜的是,竞整理出一部气势恢宏的长篇闲话来,它给我的印象是不亚于

  • [家教]D·斯佩多的几件小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段时间时间就像灌满沥青的沼泽,一不小心就陷入了关于M姐的记忆。一个人走进你的生活,越是浑然不觉就越刻骨铭心。还好有写不完的代码,不至于闲着出神时脑子里突然闯入她的影子。本以为可以慢慢一如往常上班下班,风平浪静。偏偏下午改代码时看到一段M姐做的注释,短短几行字竟然叫我陷入了不可逆转的漩涡。那是刚入职

  • 神域求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5胡柚犹豫了很久,出于同学关系,还是接了。“胡柚,这学期快要实习了,我大姨妈有个还算小有名气的报社,我和你一起去实习,你愿意吗?”张毅是个比较阳光的小伙子,和女生交流方面很腼腆,等了许久,听着胡柚没有出声,急忙开口解释,“你放心,我叫了一些同学和我们一起,反正人多了也好交流。”和任何人说话,胡柚本身

  • 兽神龙尊婚宴

    梁逍把李璐璐加入黑名单,定好闹钟睡了过去,等到火车到站,梁逍打个辆车,在订婚宴的酒楼旁边找到最近的一家的旅馆。梁逍知道,所谓的“订婚宴”,只是纪龄的一种玩法,纪龄完全可以利用家族实力对姐姐梁欢用强,但这个人渣偏偏要用骗的。酒店前台是个20出头的女孩,身段不错一脸浓妆艳抹,看着一身普通衣着打扮的梁逍,

  • 神奇宝贝之女帝之梦第4章在线阅读

    雪地被血污染红,寒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和刺鼻的腐臭味。阮秋秋双.腿发软的攥紧了手里的兽皮袋,紧张的抬起了头,望向了突然出现在山洞边上的那头狼妖。那头浑身血迹的狼妖。他妖形巨大,略佝偻着身体,有近三米高,将不大的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她得努力仰着脖子才能看到他庞大的身体。那是一具伤痕累累的身体——

  • 渡仙缘之风云起•中品蛊种

    看了几家人多的面馆,打量了一圈,然后找了家比较干净整洁的。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价格表,嗯,价格也不算贵。再看了看吃饭的几位客人,眼前突然一亮,目光停留在一个正在等吃的小美眉身上,不错,就是她了。小美眉身着清凉装扮,露出两条粉嫩修长的细腿,低头正拨弄着最新出来的iPhone7,不知道玩什么,正面露微笑,

  • 星石计划镜魔

    砚归也不知道有没有转换场景,还是后宅内,这一次,只有镜魔云妍一个人在,她坐在梳妆台前发呆,忽然用手捂着脸,摸索着。裴度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女人名是小蔷,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云妍不知道,这个事情在整个城主府是个禁忌,即便是想打听也无人知晓,可是她知道一件事,她不想做别人的替身,她是个魔族,魔族女子从来不

  • 纵剑第五章在线阅读

    定国公高峻年轻的时候就是个风流人物,出身世家,又文武双全,赢得不少贵族女子的青睐。在妻子齐氏死后,不知出于什么心情,他不再续娶,反倒将家中的内务交给妾室柳氏,也就是高纯名义上的母亲来管理。说起来柳氏也是出身士族,这样家族出来的女儿给人当妾室,是会引人非议的,但是年轻时候的柳氏看上高峻的丰神俊朗,甘心

  • 重生之逆转仙途在线阅读第10章

    轩辕释音微微一笑,拍拍他左边的榻,“离我那么远做什么?过来坐。”白落是这样想的,人家法力深厚,自己是个识时务的狐狸。她慢吞吞的走过去,轩辕释音也很有耐心的这么看着她走过去。“你不用理会那对母女,往后再碰上了也不必理会她们。”刚一坐下,轩辕释音开口道,“那对母女很擅长蛊惑人心,这九重天的人都觉得那对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