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成为冥王后我靠直播爆红之第六章(6)

2022/1/15 6:18:08 作者:麻辣鸳鸯锅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成为冥王后我靠直播爆红
成为冥王后我靠直播爆红
作者:麻辣鸳鸯锅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全世界都想养我[末世]》9月18号开文,文案在最下方,喜欢的小天使们顺手点个收藏呀,谢谢!本文文案:傅莞,美穷惨入殓师一名,26岁时被天降花盆砸死。还来不及挣扎抢救一下,再睁眼就到了鬼门关,阎罗鬼差跪了一地:“恭迎冥王大人归来!”但是,傅莞看着挂满蛛网的鬼门关,泥泞的黄泉路,摇摇晃晃的奈何桥……这地府怎么比我还穷!于是,为了重振地府辉煌,为了让自己别当个穷鬼冥王,傅莞在判官司景丞的辅佐下,回阳间干起了——美妆博主!自此,一个奇怪的直播间异军突起,来的鬼粉比人粉多,卖的面粉比散粉多,在线人数

那一刻楚留香就已有预感,自己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这双眼睛,而且这使他更加希望能够看到那张面具下的脸,看看那张脸是否能够配得上这样一双眼睛。

而他是那种想到便会去做的人。

“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顾老板能否答应?”

问完这一句,楚留香却莫名地有些紧张。

顾非欢似乎早已料到他会这么说一样,道:“你说,不过,我若答应你,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楚留香微笑道:“好,我答应你。”

顾非欢笑道:“答应地这么快,你就不怕我要求你做一些你做不到的事情么?”

楚留香道:“那顾老板不也先听听我想请求的事么?”

顾非欢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缓缓道:“不知顾老板可否卸下这□□,让在下一睹真容?”

顾非欢略微一愣,道:“你就不怕我像……”

楚留香道:“像什么?”

顾非欢垂下眼,道:“算了,没什么……我可以揭下我的□□,但在这之前你得先听完你要答应我的事是一件什么事。”

“好。”楚留香答应之快,仿佛只要能见到她的真容,不管什么事他都可以答应为她做。

顾非欢叹了口气,抬头略带一丝苦笑道:“我一会还得再去见一个人,见完这个人只怕我……就要变成个死人了。”

楚留香讶然,她仿佛在说一个笑话一样,只是这笑话除了她自己以外一点都不惹人发笑。

顾非欢接着道:“想必你已经看出那骰子上的蹊跷,也应该能猜到是谁做的,我可以告诉你,你猜的没错。”她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瓷瓶子递给他,“这是解药,但是解药不多,还不够救所有的人,要想救所有的人就需要你找到另一个人。”

这些原本都只是楚留香的猜想,但他万万没想到竟这样简单地就从顾非欢的嘴里说了出来,因为他所猜想的背后黑手正是站在他面前的人。

楚留香接过那白瓷瓶子,神情复杂地看着顾非欢道:“……所以,你要我做的事,就是救所有被下了毒的人?”

“正是。”顾非欢点点头,旋即笑道,“我猜,你一定认为我就是幕后的主谋,你现在一定在想,为什么我还要你去救人?”

楚留香点点头,他忽然发现一切被他想的太简单了,而面前这个女人,远比他想的要聪明的多。

顾非欢道:“我可以告诉你真相,甚至是这天下第一楼里的秘密,但是楚留香,你能否答应我,我交代你的事情你一定要办到?”

当她说出他的名字时,他感受到她那坚定无比的意志,她是在将一件对于她来说最为重大的事交付于他,里头也包括她的性命。

而他也必须答应她,因为他无法拒绝那双眼睛,无法拒绝那双眼睛中对他的那份巨大的信任。

楚留香郑重地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得到他的承诺,顾非欢像是放下心底一块大石般松了口气,道:“我可以告诉你,毒,不是我下的,但确确实实是这天下第一楼的老板下的,因为天下第一楼实际上有两位老板!”

楚留香恍然,这并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但却超出了一般人的惯性思考范围。天下人只知道天下第一楼的老板从不露面,以为那只是一个人,却未曾想过实际上,如此大的经营背后就算有两位老板也不足为奇。

楚留香沉吟道:“原来如此……那另一位老板又是谁?”

顾非欢叹口气道:“另一位老板的名字,我不能说,他的身份,我现在也不能告诉你。我能告诉你的是这天下第一楼其实本就是他的,是他出的钱建起了在这里,只不过这么多年来是我在经营,他从始至终未曾露面罢了。”

楚留香道:“那这次这场拍卖,也是那位老板授意举行的?”

顾非欢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其实这么多年来他除了提供了初始的资金外,其余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建立起来的,他也从来不管经营运作之事。但是,只要他有需要,天下第一楼的一切都必须要听他的调配,这是我们最初的约定。”

楚留香道:“所以,他办这场拍卖也绝不仅仅只是为了拍卖血玉观音,必定有其他的目的。”

顾非欢蹙眉,望着黑洞般的夜色喃喃道:“是的,而且这一次只怕……”只怕她也守不住她经营多年的这片地方和这些人。

因为那个人若是为了他的目的,即便倾覆了这天下第一楼也不会眨一眨眼。

楚留香看着她的神情,心中有些不忍,低声道:“那你一会要去见的人是……”

顾非欢摇摇头,整理了下情绪道:“并不是他,他不在这里。”再抬眼时,他已看不到她一丝的软弱,“我已将这天下第一楼里最大的秘密告诉了你,而我需要你做的是两件事:第一,找一个人;第二,找一样东西。并且你必须现在就动身,否则就来不及了……”

她将要找的人与物都与楚留香仔细说清,末了顾非欢解下自己腰间的玉坠,将其交给他。楚留香接过,那是一块上等好玉,润如凝脂,在这清冷的夜里竟然摸起来有丝丝暖意。

她道:“我若是死了,凭这玉坠,这天下第一楼便是你的。”

楚留香惊诧,正要说话却被顾非欢打断:“你已答应了我,所以这玉坠你定要好生保管,其他的财物我也并不在意,只希望若是有个万一,你能替我好好散了这天下第一楼里的上下众人。”

楚留香无奈道:“你交付之事责任如此重大,莫不是要我骑虎难下?”

顾非欢却笑道:“凡事都做好最坏的打算总是不会错的。”

楚留香叹口气,将玉坠仔细收入怀中道:“好,你说的事我都答应你,那你答应我的事现在是否能允现了?”

顾非欢讶然,忽然噗嗤一笑道:“你倒是确如传说中那般……”

“那般怎样?”楚留香追问。

顾非欢耸耸肩道:“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楚留香要是哪天死了,如果不是因为女人,那就一定是被你的好奇心害死的。”

楚留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顾老板,你倒是了解我的很!”

顾非欢看着他的笑也忍不住勾起唇角,悠悠地叹口气道:“也罢,你也好好记住这张脸吧。”

该说的话都已说完,顾非欢伸手缓缓揭下了那副□□。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张渐渐呈现在他面前的那张脸。

春风微拂,淡浮花香。

顾非欢掀开快意堂的玉珠门帘,花厅里只在四个角落里点上了灯烛所以显得略微幽暗,与往时不同,作为天下第一楼的赌坊主厅,现在显得格外冷清,既没有汗流眼红一掷千金的豪客,也没有满头珠翠眼波如蜜的少女。

她走到最大的赌桌边上,在赌桌的另一端放着一张背对着她的高背软椅,软椅上坐着一个人。

“我来了。”

顾非欢的声音如落入玉盘的珠子般在这空荡的花厅里显得尤为清晰。

那软椅上的人慢慢起身,缓缓地转身朝她,幽暗的烛光映在他的脸上落下奇怪的阴影,他捻了捻羊须,咯咯笑道:“小姐到了,小人真是有失远迎啊。”

他的笑声在这安静之中也显得更加诡异,他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一丝一毫敬畏都没有,他眯着双眼,锐利的目光在顾非欢身上逡巡。

顾非欢冷笑一声道:“自不用魏掌柜恭迎,废话也不多说,那血玉观音在何处?直接抬来我看便是了。”

是的,她正是为这血玉观音而来,或者说是魏骏邀她来看的,毕竟她也是这天下第一楼的老板,要拍卖这么一件珍宝,她到现在却连这件珍宝的样子都没见过。

魏骏也不着急,慢慢说着话绕着赌桌踱着步向她的方向靠近,却只字不提血玉观音之事。

“小姐,你也是知道的,我们也算是替同一位主子干活,说到底,那位公子说的话我们就必须得听,要我们办的事,我们也不能不办,您说是吧?”

魏骏说的那位公子,便是天下第一楼的另一位老板。

顾非欢盯着他,一语不发。

见顾非欢不说话,魏骏便径自道:“平日里呢,您是最体恤下人的,因为您最知道,我们做下人的难处。”

顾非欢冷哼一声,道:“想说什么你便直说吧。”

“唉,小姐您也算是带了我们七年,我们也是真心心疼您的……”魏骏故作为难,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顾非欢,“但是,这次公子说了,要是小姐您不肯配合我们的话,我们也只能用一点点‘非常的手段’了。”

顾非欢不怒反笑,眼神却依旧澄明且冷静,她将自己的动作放到最缓,一边道:“‘非常手段’?什么样的‘非常手段’?”

此时魏骏已靠近至她面前一丈远处,他其实远没有顾非欢那般淡定,因为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控制住顾非欢,即便他已跟随她七年之久。

他虽然喜欢刺激,但却并不爱冒险,他要做的这件事必须成功,不容许有一点失误,正因为太过在意于这一点而使他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

那位公子说过,整件事中最大的变数是两个人,一个是楚留香,另一个就是顾非欢。

楚留香的难对付天下皆知,他败过石观音,也败过水母阴姬,公子也曾说过,若是天底下他还需要顾忌的一个人,恐怕非楚留香莫属。

而顾非欢的变数在于,他们知道彼此最大的弱点,这些弱点,有时候甚至于比楚留香更加可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谁比谁霸道在线阅读第10章

    “道者,无相无形也,乃天地中的至上法则。然因果轮转,阴阳顺逆,衍化无中生有,外化而生三千大道。”“三千大道者,乃法则之力也。又细分为数十条大道与数千条小道。但无论修的各种道法,只要精得其门中真谛,便可有窥探大道玄妙之机。”“为师所修的,乃是三千大道中的时间之道,也可称为时间法则。”博渊老祖让博渊与其

  • 娱乐:我真不是渣男呀!之超神下载系统(1)

    一座修缮在山脚的巨大广场。此时人满为患,聚集了数千名少男少女,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但无一例外。所有人的目光,尽皆汇聚在广场尽头,那恢弘磅礴的山门之上。高达百丈的拱形建筑,雕刻着奇异纹路,有光芒在流转,神圣而庄重,而在顶端,则龙飞凤舞书写三个金漆大字——流云宗。“这是哪里?”人群之中,一名相貌俊美的华

  • 东厂提督之算借你的(9)

    “婷婷,你觉得奶奶生气是谁的错?”苏静问。“这……”苏婷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谁的错,她总记得娘的教导,不要跟苏楠和苏保川闹,也不要跟姐姐置气。她本来也不喜欢争吵,所以处处退让。现在姐姐对她好了,她比任何人都要开心。因为终于有人关心她的感受了,所以她觉得自己之前的退让没有白费。可……奶奶……苏婷秀气的眉毛

  • 参佛第三章

    3.复活的杀手“小鬼子退了。”方晓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泥地里,全身仿佛虚脱了一样。老赵一竖大拇指:“小子,你牛。”方晓一翻白眼,不理他。“快二十个了吧?”老赵一点也不在乎,点燃一支烟,凑了上来。“二十六个。”方晓嫌弃的向旁边挪了挪。第一次上战场,方晓完全不像一个新兵,冷酷、理智、残忍。他的战术动作

  • 我在异世界重返二十岁遇到在线阅读第九章

    花雅站在公园门口,看着千巧于人群中缓缓走来,她微微一笑,伸手探入手中提着的塑料袋里,将一瓶矿泉水拿出来,递了过去。“解决了?”“只是个第二阶段的奥菲尔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千巧接到手中,扭开瓶盖,小嘴靠住瓶口沿边,喝了几口,继续说:“唯一麻烦的是,在处刑的时候被一个护士给看到了。”“嗯…这件事很

  • 异世腾魔第8章在线阅读

    虹猫在最前面走,说了一句:“大家看,冰泉到了!”小狸说:“这就是冰泉呀,好壮观呀!”五人收去轻功走到了冰泉前,叮当问到:“虹猫,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只见虹猫一直盯着那块写着“冰泉”的石碑,叮当生气的喊到:“虹猫!”只见虹猫走到了石碑前,仍没有理她。小狸说:“叮当,你就别叫了!”蓝兔走到了虹猫身边,亲

  • 女总裁的风流药婿之科幻病娇(完)(6)

    “这个Harry不会是爱上小蜘蛛了吧?”蔚桑中朝Cooky问道。『那你演Harry的时候就没想过他的情感?』蔚桑中想了想,说道:“这次的反派逼格味太重了,光顾着扮妖孽,没注意这些东西,不过小蜘蛛的线条粗成这样,我就算暗送秋波内心千回百转他也只会当我又发病了吧?下次如果是情感戏的话我会认真一点。”『呵

  • [卫聂]同人于野之诡异死法

    只听虎叔说,门前种槐树,不是养尸就是养鬼。叔,这棵槐树,是你自己种的吗?爷爷听后陡然色变,说不是,说是自己住过来后,自己长出来的。虎叔很快让爷爷砍了。爷爷当时动手就把槐树给砍了。说起来也奇怪,槐树被砍了之后,我那晚上睡觉都睡的香甜了一点。隔天晚上,虎叔上门,对爷爷说,需要带我出门一趟。爷爷现在对虎叔

  • 佛系代购的六零生涯在线阅读吴坪打虎

    与小镇渐行渐远,早已看不见小镇的影子了。栖息镇外的风光很是秀丽,树木丛生,炎炎的的夏日却丝毫不影响吴坪他们的行程。在栖息镇经常有人说谁谁外出上山的时候遇到了山鬼野怪了,回来后就变得疯疯癫癫的,高烧不退,最后请了镇上的老和尚念了好几天的经文,才得以退烧,只是那人好了之后就瘦得皮包骨,躺在床上休息了好几

  • 等一颗星相遇

    “这除了他本人恐怕没人知道。”吴邪看着窗外成堆的云,越发觉得心中如同刀扎。张起灵从青铜门活着岀来了,但又他娘格盘了!自己没能去接他,万一他出什么意外……操!吴邪非常后悔,虽然他知道这没有任何作用。张起灵比计划重要千倍万倍,可是,不能回头,不能回头,绝对不能回头!“该死!”吴邪一拳打在自己膝上,“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