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何必悲欢慰寂寥第6章在线阅读

2022/1/15 5:48:17 作者:笑顾 来源:3G小说网
何必悲欢慰寂寥
何必悲欢慰寂寥
作者:笑顾来源:3G小说网
生孩子难产,婆家却拒绝剖腹,生生将我推上死亡的边缘。死里逃生的我遇到一个男人。他说:“我可以帮你复仇,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说:“什么?”他说:“我要你!”一场交易,我浴血归来,斗渣男,撕渣女,却在不知不觉,沦陷在这个男人的柔情中。我以为这是爱情,没曾想,是另一场深渊的开端……

借着夜未来临前仅剩的一点微光,女子在府中缓缓地走,不出所料,女子果然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他们回府的时候并不是很晚,孙云远看了看四周,府内极大,池塘的水映着天边血色的云,羲和已经看不见,也只有残余的夕影,晕染着云的颜色也朱砂色,云走的极慢,周边一切都相映成趣,充满生机,风掠过,孙云远不由默默感叹,这样的乱世,似南阳更是众矢之的,竟可以安详至斯,可见这府上的主人是何等的有地位权势和风雅。

“你这府上美则美矣,这一路却连个人影都不曾看见,也忒冷清。”乞丐道,孙云远微微颦眉,

是了,自进府以来,除却三人的缓步前行,并未瞧见什么人烟,按理说,这样的府上理应家奴满地,可是,他们却未曾看见一个人,连个家丁都没有。

女子回头:“最近外面乱的很,这个时间叫他们都休息了。”

说着,抬了抬锦袖,:“二位公子若是喜欢此处,便住在这个院子吧,家父唤我不知何事,二位需要的东西等一下会有人送过来。”说罢,俯了俯身,转身离去。

“这大小姐真是怪啊。”

乞丐絮絮叨叨,扭身进了其中一间房,:“好在,今天住的还不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见孙云远还愣在原地,便问道:“想什么呢?无论如何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快回去吧,明天我给你看看你的怪眼。”随后径直进了屋。

孙云远也不动弹,定定的站在院中,不一会,有几个家丁送来了几床被褥,和孙云远道了个好,孙云远也没有什么回应,他就站在那里,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也不知在想什么,南阳极热,这天更是蚊虫滋生,孙云远在黑暗中被蚊虫肆虐着,也毫无反应,一个时辰左右,女子在院子里面看见孙云远,便在一旁的石凳坐了下来,不发一言,她托着雪腮,媚眼半眯,紧盯着天边的玄月,月很不明朗,天阴沉时,月还会被暂时的遮挡,明明灭灭

“你该睡了。”久不答话的孙云远淡然道。

“哦。”女子嘴上应着,却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孙云远垂下头 ,:“外面蚊子多。”

女子眨了眨眼,:“那你怎么不进去休息?对我这里不满意吗?”

她认真的盯着他,让他无处逃脱,孙云远不曾想这女子竟这般盯着他瞧,谷中女子都敬称他一声七师兄,便是小玉,也只是怯生生的唤他师兄,便是有女子偷瞧他,也是飞快的转过羞红的面庞,再不敢多瞧,有时也到中原探访各方的情况,中原女子更是因伦理原因不敢瞧他,比谷中的女子更是不如,饶是有一人这般盯着自己,亦是那林中偶遇袭击的翎羽少女,只是当时二人处于对立肃杀的关键时刻,关注敌人的动向再正常不过了,更何况,那神秘女子充满了狡黠,稍不注意就中了她的招,不能不去注意,可这时,在南阳,被这个结识了不到半日的神秘女子这般看着,一时见多识广的他却不知所措起来,这不是皓霄谷,不是战场,到目前为止,她还不是敌人,她这样瞧,他也有些站不住。女子就那么瞧着他,看孙云远并未理会自己,不一会的功夫脸上还浮现出了许多奇怪的表情,一会皱眉,一会紧张的紧咬着唇,极是有趣,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表情千变万化,本是一脸淡漠的女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笑的花枝乱颤,哪有女子半点的矜持, 月光影影绰绰的洒在女子的侧脸,孙云远一惊,女子忽然的变化委实太大,亦不知女子何故笑得如此开心,这个笑和布店门前不一样,那个笑是温婉,优雅,现在这个,嗯……是俏皮和肆意,孙云远不由愣在原地,这个女子活的如此潇洒随意,真是,极美的……

“你盯着我看什么?”

孙云远意识到自己走神,轻轻咳了咳:“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这天热,你金枝玉叶姑娘家是受不住的。”女子理了理锦袖,又恢复到原来的姿势,好似刚才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还管别人呢,一个自顾不暇的人有什么资格管别人啊。”孙云远咬了咬嘴唇,这女子说话伶牙俐齿,从没有人用这样的方式与他说话,一时语塞,明显停顿一下,正待要再次劝说女子。

只见那女子又道:“你呀,作为客人就应该遵守客道,客随主便好罢?”随后站起身来,走到孙云远后背,伸手欲推,孙云远侧目警视,女子抬眸看到孙云远忽然凌厉的眼神,

不禁后退一步:“你干嘛?”孙云远转过身来,满脸审视的望着女子,他要看看她的心思。这是孙云远多年习武条件反射,任何人站在自己背面的盲区都是最危险的,你永远不知道那个人会以怎样的方式要了你的命,高手对决,不会给你再转身的机会。他看见女子的面容姣好,一脸狐疑纳闷,颦眉似有埋怨之意,慢慢松了松病眼,随后揉了揉眼,“你要干嘛?”女子抬了媚眼看了眼孙云远,再次走到孙云远身后,孙云远同样迅速侧目,眼神更寒,目光如炬,女子瞧见努了努嘴,仍是伸手把住孙云远的肩膀,嘴上道:“哎呀,你放松点行不行。”随后抓了抓孙云远两侧的胳膊,示意其放松,不仅如此,女子挪动莲步,将孙云远往其房间送,孙云远从未与女子如此接触,他一路挣扎,满脸奇怪,又不能出手那女子,否则定会伤其身体,何况女子似无缚鸡之力,更无甚恶意,一时只有挣扎和无措,任其送入屋中。

到了客房,屋中虽提前打扫, 然毕竟许久未曾有人居住,也是要摆弄摆弄,这一切都是女子进屋不停归拢,孙云远见其并没有有离开的意思,孙云远正色道:“天色已晚,姑娘早些回房休息,这些琐事不劳烦姑娘。”女子弯腰背手笑眯眯 的看着他,:“好,看你那呆模样,我道你生活不能自理呢。”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孙云远静静看着女子跑出去的背影,低头思索,不久也收拾妥当,在那女子收拾好的锦床上仰面睡去,一夜无梦。

次日,孙云远刚醒不久,便有人来传,说大小姐叫去正堂,孙云远简单收拾便跟着来人向正堂走,到了正堂,孙云远本以为会见到女子的家人,不想,那屋甚是宽敞,天花板上面除了大户人家考究的花纹,孙云远隐隐觉得有些许不同。正堂上只有女子和乞丐两个人,连下人都在门口,乞丐在椅子歪着身上,打着呵欠,那样子满是不情愿,女子一身绯色,端坐在椅子上,沉静,是大户人家小姐的模样,听闻脚步声,女子抬头望向门口,看到孙云远,眼睛亮了一下,只那一瞬,二人四目相对,随后女子神色如常,是大户千金的大气和端庄,:“公子请坐。”孙云远揉了揉眼睛,他最近因眼疾有些条件反射,他觉得自己可能看错了,这个端庄的女子是不可能露出那样闪耀的眼神的,更何况,二人相识时间如此之短,女子的神色更是无法解释,他坚信自己是看错了。

“昨个晚上睡得真是差劲。”乞丐拍着自己的大腿埋怨着,随后挠挠头,

笑道:“我知道我们这样的叫花子有个地方住就是不错了,这样挑三拣四委实不甚厚道,可是大小姐家来时看着冷清,这入夜了,怎么那么吵,跟后院失火了一般。”

孙云远疑惑道:“我怎得未曾听见?“

乞丐嘿然道:“兄弟你有佳人安抚,和我可不一样。”说着眼神不忘看向女子。

孙云远心道乞丐定然将昨日女子推搡进屋的事情看个清楚,误会了二人,连忙辩解:“在下与姑娘无甚关系,昨日是……”

“是我不放心,才去看看他的。”

女子说完望向乞丐,:“玉先生,你看公子的眼疾,这……”

乞丐眯着眼,一副了然于胸的坏笑道,:“大小姐是我这叫花子的救命恩人,大小姐便是不主动提起,这小公子的眼疾我也定然医定了。”

笑意更甚:“那自然极好,那玉先生……”“诶,大小姐,这几日可否让我好生休息,小公子的眼疾也不可急于一时。”女子捋着自己的辫子,点点头,不再作声,女子一番言论令孙云远倍感疑惑,未出阁的女子将自身的名声看的极重,这大户人家的小姐不避嫌竟然还如此自然而然的说出来,孙云远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是血气方刚的男儿,这姑娘敢作敢当更有过男子。

乞丐眼角含着笑:“昨日在街边看见杨家铺子的包子真是美味,那热气腾腾的啊。”说着还搓了搓手,随后不好意思挠挠头,只是我没有银子,哎……”

女子扭身道,“包子?吃那劳什子做什么,远歌。”

随后大厅门外进来一位儒生,那人甚是年轻,谦和笑道:“小姐。”“去再逢楼定两桌上好的酒菜。”“好的,小姐。”随后抖了抖身上的青衫潇洒离去。

“这……这怎么好意思,哎呀大小姐我就想吃个包子……”

“包子,好说,远歌,给他银子。”

只见方才那玉面儒生再次进来,径直进入内堂,不一会手中多了个锦袋,看起来有些许分量,儒生将锦袋恭敬的递给乞丐:“玉先生,这个劳烦先生拿好。”分明是谦卑的模样,偏生有几许不可抗拒的意味,乞丐接了过去,紧忙打开,开袋的瞬间,孙云远分明看见乞丐的眼睛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金光,口中语无伦次:“这……我有好久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了,这能买多少个包子啊。”说完仔细将那袋子收好,揽入怀中,:“大小姐,小公子,我还有事,先去一步,不好意思啊,告辞告辞。”说罢头也不回的冲出那屋。

孙云远目送着乞丐消失,他那模样真是……喜形于色啊。自然而然的望向女子,才发现女子正饶有趣味的望着他,嘴角还挂着隐晦的笑。孙云远皱了皱眉,女子弯了身子端了凉了许久的茶水,轻轻抿着,那茶碗端的老高,以致于看不见女子姣好的面容,却见那茶碗颤抖的极为厉害,孙云远努力想要看清茶碗后面发生了什么,只见女子放下茶碗眼中迅速闪过一丝狡黠,

随即恢复如常,:“玉先生看来不能与我们同行了。”

孙云远问道:“要去哪里?”

“苍梧山。”

“苍梧……去那里做什么?”

女子云眉一展:“那玉先生说要医你,你也知道,你那眼疾并非随意便可医好,这玉先生虽说就是个乞丐,我就行了个好,看他那落魄样子我大可权且当他疯言疯语,他说能医你,我就行好行的彻底点,就当他能医你,嗯……可是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没有药材他拿什么医你?拿命吗?”

“姑娘,他都尚未给我诊治过。”

“啊?哦……哦那个他私下你同我说有些药材是养眼必会用的。”孙云远深深的看了一眼女子,哦了一声转身走出正堂。

他背对着她,她不知道她望向他背影的神色有多么许凄厉。

孙云远从正堂出来也就顺便在府中散散步,府中人能看见的并不怎么多,只有那偶尔的几人,但这偌大的府邸一切都井井有条,却也并非这几人便可打理清楚的,今日在正堂见女子唤那名为远歌的儒生就能感觉到,那儒生并非下人家仆那般平常。孙云远揉了揉眼,苍梧…...

这去了苍梧,武林大会当如何,时间已然如此紧迫。若放任眼疾,便是到了武林大会也难免意外,这病眼定然耽误事,苍梧苍梧,快些便是了。

孙云远正思绪万千,角落忽然悠哉游哉跑来一只猫,这府上猫似乎特别多,孙云远抬头的时候,房顶上都有休憩的猫,孙云远望着那猫,眉头松了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超级英雄亚瑟王的日常第3章在线阅读

    春去夏来,转眼间已过了四五年,这期间林海夫妇却始终未能再有个嫡亲的儿子承继香火,故对顾睐爱若珍宝,顾睐虽无法真正将林如海夫妇当作亲生父母,但也放下心防,视其为亲人。林如海为聊解膝下荒凉之叹,把这个独生女儿提到男子的待遇来抚养,从小便教她读书识字,而顾睐本就是成年人心智,自然学的快。见顾睐如此聪慧,林

  • 看门刺客之旧金山在线阅读第10章

    方娅的开口让托尼·斯塔克斯和斯蒂夫·罗杰斯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这个时候两人似乎才注意到在洛基的身后还有一个女人存在。“哦,看看这是谁?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孩儿,你是怎么和这个小鹿斑比混在一起的?”托尼·斯塔克不愧为花花公子,一开口就哄得女孩儿眉开眼笑。相比之下,美国队长可要沉稳多了:“你是谁?和洛基是

  • 恶霸抽奖系统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个半时辰后苏怀拿着一个蓝底白点的包袱悄无声息的到了呼延傲房间背面,轻轻地将窗门推开点缝隙,发现房间内全无动静后,苏怀猛地一推窗户整个人窜了进去。呼延傲正睡得香,突然听到房间里一声巨响,沉生道“谁”。借着窗口的月光看到一黑衣蒙面人手里提着一个蓝底白点的包袱,猛地一惊伸手一摸却是发现自己身边的包袱也还

  • 复仇总裁霸妻上瘾之打斗?

    玄武反应极快,使出自身防御能力,罩住了南宫月周围,不让黑气入侵,凤凰、麒麟、青龙一脸同情的看向那无知的少年。少年反应也很快,闪身躲开,但黑气追踪着不放,速度比少年还快,没多久少年就被白虎吐出的黑气团团包围,不管怎么挣扎也无用,怎么也打不散黑气,脸色顿时涨的通红,跟他头发颜色有的相比,最后受不了了,两

  • 从今天起做吐槽大王在线阅读第2章

    冰冷毫无温度的东宫偏院,新婚奉仪古师师和太子卫长风圆房,宫里的老嬷嬷将消息传给太子正妃韩锦,韩锦气的一晚上没有睡意。然而,和古师师圆房的人并不是太子卫长风。昨夜,卫长风醉酒,不知道去了哪里,快黎明时分才被人悄无声息地送到了古师师的床上,然后被人扒了衣服,伪装出了一副卫长风和古师师圆房的假象……导致卫

  • 叁月在路上之丰饶(3)

    第二天沐晨下了飞机,直奔UnitedCenter。演唱会还没开始,现场人潮涌动,各种肤色,口音和年龄。一个高大清瘦的金发男孩儿和他的黑卷发伙伴念叨:“我在网上看到Dave(丰饶)的舞蹈视频,想学来在毕业典礼上跳。”黑卷发伙伴笑笑:“你可以试试。但你知道为什么人们叫Dave“舞蹈魔法师”么?他跳舞像我

  • 镇星海都是我老婆!

    “啧!有你这个主人怎么这么麻烦啊,动不动就濒死……”手镯又变成了小萝莉。“治疗!”小萝莉喊了一句,然后冷凌的伤开始愈合,冷凌又慢慢睁开了眼,发现又有一个人拿着火把向可心走过去。“不行!不能伤害可心!”冷凌的喊了起来。“我没能守护好我珍视的两个人……”冷凌嘀咕了一句。“不能这样……老子的青春怎么能被你

  • 寻龙秘术之最后一次生死体验(新书求鲜花月票评价票)

    沪市明珠塔,高约468米,是华夏最为出名的地标性建筑之一上午十点,风和日丽,位于180米处的的观光室内,四周的落地窗户已全然打开。此时,一个年轻男子,站在边缘处,任由狂风吹在身上,仿佛随时会失足掉下去。男子身高约188公分,体重75公斤,板寸头,长相帅气,是个十足的大帅哥。“林峰,你疯了,低空跳伞2

  • 漠视山河第5章在线阅读

    噗!尤韵沁吐血。“小糯糯,这个真不行,你爸爸已经有心上人了,如果我们在一起,我就属于小三,很不道德……”“我没有心上人!”!!尤韵沁怀疑易晟睿是不是故意的。易大总裁,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目光认真的看着风中凌乱的尤韵沁,易宸睿以为她没听清楚,又重复了一遍,“我没有心上人,那个女人是家里安排的,跟我

  • 乱世混江龙在线阅读第1章

    “书双,书双.....书”床上的男子猛然惊醒深呼吸了口气这是她离开我的第四年,我还是不能忘掉她咚咚咚,门边传来管家的敲门声。“少爷,该起来吃早点了”随后便听到了管家下楼的脚步声。咔哒,管家见到司深时,司深已经穿戴完毕,司深走到餐桌前拉开凳子斯文条理的吃着早餐。“昨天夫人来过。”管家在一旁站着道。司深